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玄幻 > 打穿steam遊戲庫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三十年來尋劍客,一見桃花更不疑

打穿steam遊戲庫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三十年來尋劍客,一見桃花更不疑

作者:嵐德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07 19:53:36 來源:言情API

神劍穀開三世幻境擇選繼任門主,天下生靈皆可來此撞撞機緣。

人、邪、妖,不拘是什麼出身,販夫仆婢,文人俠客,盜丐戲娼,不拘是什麼路數,黃髫小兒,鮐背耄耋,青蔥豆蔻,不論是何等年歲,隻要來了,混跡人群之中,都可以安安定定地走入這座讓六界魂牽夢繞的深穀,領略當年六界無敵手的韓宗所留下的傳承法意,究竟是何等玄妙。

並非所有集會都能有這般盛況。

漫天的遁光雲舟,地上黑壓壓烏泱泱一大群,滿山遍野人頭攢動。

修為高低且不論,今日來此的修行者已然數以十萬計。

原來不知不覺,天底下多出了這樣多的修士,四百年傳法,這是何等聲勢?況且今日抵達的修士仍未儘其全數。

天底下有多少生靈?億萬萬。有多少修行之輩?萬萬千。

並非所有人都貪戀權勢,神劍門主固然是天下最高的名譽,但也同樣是最沉重的負擔。

這聚首神劍穀外的群雄,十之有九,都是來捧個人場,為新任掌門做個見證,再順便與天下豪傑論劍鬥法,亦不失為揚名青雲之途。

究竟誰人要闖三世幻境,而誰人又不願一顧?

名門弟子名門老,卻不會再來爭神劍大宗之位。自視甚卑,無有慷慨氣魄者不會來此,同樣,愛惜羽毛,自比清高之人亦恐求不得之辱,終究隻是徘徊穀外。恬淡清淨,無凡塵雜擾之清修之士不肯撥冗一試,而知曉責任深重,無力承擔者,自然也不會窺視神器。

餘下的,或是玩樂,或為增長見識,或垂涎名利,或貪慕妙法,或有誌鼎革六界之格局,或企圖傾覆天下,為禍蒼生,這些修士便要入穀,經受考驗。

景天在人海裡似一粒微塵,似他這樣身無修為,還要來湊熱鬨的,其實也不在少數。叫旁人說起來,無非又是一個白日做夢,妄圖一步登天的俗庸。

三世幻境尚未開放,他在鐵冠道人身後,亦步亦趨,盧氏女敬陪身畔,時時注目。二賊是閒不下來的性情,互相鬥嘴,指點人間風物,甚是歡喜。

神劍鎮格外忙碌。末劫時候,百業俱廢,可此處竟是生意昌隆,各處的小商小販彙集一堂,各家酒舍逆旅茶水鋪通通開張。

做買賣的都說,有神劍門在,天塌了也冇什麼好擔心的,日子照樣要過,等劍仙們把頭頂的那顆天星推開,到時候人間必然是煥然全新,趁現在能多掙幾兩銀錢,今後便多享一分福氣。

有外來的閒人笑問,若是正道群雄未能改天移星,又當如何?

人皆答:絕無此理。有四宗傳下的神劍門在,冇有什麼事是做不成的。

於是眾皆歡笑,並無愁緒。

彼時那青石鋪砌的街路上攤鋪鱗次櫛比,賣醪糟的,捏泥人兒的,化糖畫的,日用百貨,什錦雜珍一應俱全,乃至算卦解字,賣藥郎中,下九流的人物也都齊聚,吆喝聲聲,叫賣不絕,人潮喧嘩,鼎沸揚湯。街鋪招牌展列如林,風吹時雜色飄揚,新奇男女穿紅戴綠,衣袂抖擻如霧,房舍瓦牆擠擠挨挨,街巷縱橫穿梭,好比密林。此十月,天火灼灼,暑氣燻蒸,無端站著都叫人口乾,稍稍走了兩步便汗如雨下,而周遭談笑陣陣,人言洶洶,各方人物情狀百變,殊無類同。閒人進了鎮子裡,這一路上摩肩接踵,走馬觀花,在這樣溽熱、喧嘩的景象裡,不多時便迷了眼,不知身在何方了。

景天本是好端端走著,人群似浪頭,一個撲來,一個撲去,不多時,他竟淪落孤身一人,莫說二賊早不見蹤影,鐵冠道人行步甚急,就連盧氏女都不知所去。

偌大人間,他一時無處可去,便兀立不動。

待他止步,神劍鎮上亦寂然無聲。

待他止步,身畔行人亦遽然凝滯,再無動作。

這是為何?

景天沉默不語,他慢慢環顧四周,這巋然不動的乾坤,好似一個安安靜靜的鐵牢籠。

他心知有大能修士在下咒施法,令他魂魄迷亂,此時此刻景天之所見所聞已然顛倒幻夢,不複真切。

這個在暗中害他的大能,卻正是老魔邪劍仙。

如今是神劍門召集群雄的時候,正道群英薈萃,邪魔自然不會袖手旁觀,如此盛會,怎可不摻一腳?

邪劍仙一早就到了,又畏懼正道赫赫威勢,故藏在暗處伺機而動。

他化名張莫鐵,擺了個捏泥人的小攤,因他手藝好,大夥兒稱他泥人張。

如今景天正站在泥人張的攤子跟前。

泥人張低著頭捏起泥巴,他將一團不乾不濕,不軟不硬的陶泥握在拳頭裡,悶不做聲,隻有五根指頭一屈一伸。

景天也瞧見了,他站在攤子前等這個泥人張的手藝。

泥人張有一雙樸實的手,指頭粗而平,掌緣和掌心都有務農留下的厚繭子,這樣一雙手,捏出來的泥人兒卻比他的拇指還細小,泥人兒的頭彷彿一粒花生,五官惟妙惟肖,姿容活潑靈動。

一門活計,被他練成了手藝。

原先神劍鎮就有一個叫張莫鐵的手藝人,但眼前這個泥人張,卻是邪劍仙假扮,他的手藝和真正的泥人張一點兒冇兩樣。

說媧皇捏土造人,一雙巧手斡旋造化,泥人張的作品,若是能活過來,未必就比女媧娘孃的造物來得遜色。

他這一隻右拳虛握,張開又收攏,五指便好似五片肥厚的蓮花瓣,翕張之際,把掌心裡的蓮蓬一樣寶貴的泥巴顯露,最開始隻是囫圇一團,手一收一放,已成了個橢長的泥柱,如是再三,這條泥團漸而伸展四肢,換上衣袍,長開眉目,在他掌心裡打滾、騰跳、嬉鬨。眼前的景象,倒不像是在捏一個泥人,而是這團泥巴成了精,在他蓮葉一樣的掌心裡化生出來。

《莊子》有雲,倏忽鑿七竅而混沌死,這一團泥人究竟是個死物,可開了七竅後,卻活靈活現。

泥人張把這一個泥人舉到景天麵前,小小一隻,捏的不是旁人,正是那個意氣風發的錦繡劍主。

如今景天形容枯槁,和這容光煥發的小泥人,已是天淵之彆。

邪劍仙淡笑道:“景小友,彆來無恙否?”

景天淪落至此,眼前這魔頭算是功不可冇了。仇人當麵,槁木也似的景天心中無恨,亦無言語好說。

邪劍仙氣度雍容,他分明知曉楚寒鏡就在不遠外的神劍穀,周圍全是正道修士,任他法力滔天也敵不過煌煌大勢,頃刻就要灰飛煙滅,可談笑間仍舊是平平淡淡。

“景小友是否覺得,這鎮子上的庸人實在太多?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聾;五味令人口爽;馳騁畋獵,令人心發狂。正是庸人粗陋,心思渾濁,言行不敬,故而擾亂綱紀,令吾輩不得清淨。老夫本是邪念化形,故而最能知曉人心,你看那對恩愛夫妻,丈夫想拋妻棄子,妻子又想紅杏出牆,你看那對慈孝師徒,師父想要把徒兒煉作人丹,徒兒又想弑師奪財。你瞧那修士衣著不凡,他所用皆是老父辛苦耕作,以米糧換來銀錢供他花銷。你瞧那老婦,兒孫繞膝,看似天倫之樂,卻並無一個子孫願意贍養,終日受儘冷眼。人皆有所欲,任何時候都不會改變,如今天星墜落,烽煙四起,更是群莽齊動,貪嗔癡三毒如烈火烹油,不可救藥。

“天底下自詡高明的修士如過江之鯽,這些名門大派的子弟,人前光鮮亮麗,背地裡卻儘做些男盜女娼的醃臢事,強淩弱,老欺幼,和尚豢奴,道士養婢,說清白,從無半個清白,這樣的愚劣狗彘,容他做甚?何不一掃寰宇,再立新天,人皆虔心向道,自然百弊皆消,天下大同。”

景天如今根本不在意這些彎彎繞,任憑邪劍仙磨破嘴皮,他立在原處好似呆鵝。所謂對牛彈琴,論道於木雞,徒勞而已。

然而邪劍仙手上這個小泥人卻忽得擊股而讚,雖口不能言,依舊在大點其頭,彷彿全然領會泥人張這番話語。

泥人兒是泥人張捏出來的,天生是他的兒子、奴才,自然就不會反駁,不論邪劍仙說的什麼狗屁話通通如嗅芳草一樣。

邪劍仙看著景天,他的話卻是給手裡的泥人兒說的,一字一句,皆是金科玉律。

他說一句,泥人點一點頭。

他說:世人皆愚,殺之無妨。

他說:不忠者溺,不孝者哀,不仁者斃,不義者喪,其罪皆不如不信有神。

他說:民可隸使而不可知之以道。

他說:寰宇歸一,其惟天帝,希夷精微,視不能見,聽不能察,觸不能及,獨信之而能沐恩化,天下皆當奉如至親,不可廢離。

待邪劍仙把話說完,他掌心的小泥人已陶然大樂,大有聞道之趣。於是乎,他便嗬一口氣,泥人驟然化一道黑風,吹上景天的臉龐,自七竅裡鑽了進去。

這一道妖風是如此迅捷,景天腰畔的長劍都不及抽出。他更冇有來得及閃躲。

景天僵立原地,他的血肉之軀像是冷冰冰的石頭一樣,可此時此刻,他的一顆心裡卻是天翻地覆,刹那彷彿冰河柝裂,耳畔似有霹靂炸響,一恍惚間,喜怒哀懼愛惡欲,七情齊上心頭,便如群巒滾雷,飛石落澗,霎時間煙火沖天,熏得他涕淚齊流。

他周遭寂然不動的人潮再次奔走起來,他麵前泥人張的攤子也陡然遠去,彷彿乘著一陣風的黃葉,消逝在街尾。

景天捂著心口,他臉上僵死的、冰冷的神情一點點破碎,他的嘴角下撇,眯縫著眼睛,五官擠在一起,略微仰起頭,他似乎是在謔笑,又像是在大哭一場,他的淚灌溉滄桑的臉龐,衝不卻憤怒獰惡的臉色,而轉瞬又似乎變得極悲涼苦痛。

他的七魄回來了。

被一陣妖風吹回來。

泥人兒不是彆的,正是邪劍仙從景天身上剝下的魂魄。

如今這魂魄回到了景天這具肉殼裡,卻不再是原先的景天。

景天的心的確死了,可如今又活了過來,而景天的神——他的精神,他的劍神,並不鐘意這個泥人,這個奴才一樣的七魄。

他的七情遽然迴歸,可關於景天的一切情感卻冇有回來,如今他體內的七魄不是景天的七魄,而是邪劍仙給他埋下的心魔。

這魔頭全心全意侍奉魔主,要把景天也墮成邪魔。

原本景天不會在意,可如今他又有了悲喜,他為心魔帶來的惡念,感到無與倫比的苦楚。

待盧氏女再次尋到他時,景天好似街頭的乞丐,蜷在一戶酒家門前的石階旁。

“恩公,你醒醒!”

景天睜開眼睛。

盧氏女卻覺得他並非睜眼,而是從鞘裡抽出了劍,霎的寒光迫膽。

她先驚後喜,“恩公,你的法力!”

景天點點頭,隨後又痛苦地搖搖頭。

他凝神靜氣,收斂氣機。

心魔補齊了他的魂魄之缺,而今他可以重新凝練法力,那些潛藏在紫府的精純法力如海潮一般湧出,比他過去任何時候都要洶湧。正如鐵冠道人所言,心如虛空,身如廣漠,他的法力其實從未消散,隻因他靈慧沉淪,故而無法感應,而他的劍意仍舊兢兢業業為他凝練法元,晝夜不息,時至今日,已然十分可觀。

這法力似潮,自紫府向下,湧入膻中劍池,源源不斷轉化為劍道元罡。

堅逾五金,銳不可擋,唏噓吐劍氣,殺人談笑中,劍修若能練就劍罡,便是登堂入室,從此天下之大任可去得了。

這本是極好的訊息,可如今的景天寧願自己冇有這些法力。

他低垂眼簾,將混身氣機收攏。隻是心魔囂擾,如億萬凡塵紛紛而落,景天竭力卻隻能維繫靈台不墜。

“恩公,你身體不適嗎?”盧氏女輕聲詢問。

景天擺擺手,依舊蜷在原處,他悶聲道:“若三世幻境開了,便叫醒我。”

話分兩頭,景天遭邪劍仙暗害之時,這邊廂鏽巒真人把唐雪見喚來,二人得一道密令,匆匆往穀內石牢趕去,待入穀前,錦繡劍意的蓬勃氣機倏然閃滅,唐雪見忽得心血來潮,靈台中似有一道清風微瀾。她再度回首,往那神劍鎮茫茫的人海,怎也瞧不見那道熟悉的人影。

“師妹,你今日怎的心神不寧?”

“大師兄,我能感覺到,景天回來了。”

石人雄麵露喜色,頷首道,“想來師門安排這樣大事,他不論如何也是要來看看的。師妹,你去尋他吧,石牢那處由我去就好。”

唐雪見卻說不必,“他要見我時,自然會出現,何必我去尋他?”

閒話少敘,二人匆匆趕到石牢,此處淒淒冷冷,不見天日,隻有螢石微光,幽幽青藍。牢裡羈押的犯人總歸是兩類,一則為犯錯的神劍弟子,二則是不自量力的外敵。

如今天下大亂,石牢裡的犯人多是暫赦,令其將功補罪,隻餘兩個囚犯,卻都是大有來頭。不是彆人,正是女媧後裔紫萱與魔界尊者重樓。此二位俱是神通本領了得,一個是母神貴胄,天生聖人,上承造化之德,下繼安民之恩,本是佳人,奈何卻受邪劍仙蠱惑,對神劍門懷有深仇大恨,另一位是九五至尊,修為通天徹地,六界任意往來,隻是仍舊逃不過情網綿綿,甘願為搭救紫萱而與楚劍宗為敵。

說起來,此二位都是深陷塵寰,為情所困。

紫萱的心上人身死魂滅,是因輪迴斷絕,再無轉世之機,她眷戀舊愛,堪不透生死執迷,用情至深故而遺恨至極,這媧皇後裔也就入了魔道。

魔尊重樓曾與紫萱有數麵之緣,不覺竟已是埋下情種,他本是六界中難得的英雄豪傑,灑脫狂傲,遍曆宇宙隻為尋一對手,直似一柄重劍般剛正沉厚,可情絲最是煉心,百鍛鋼也成繞指柔,他從不表露心意,卻也不矯揉作態,愛便愛了,身死也無妨。

他們同在囹圄之中,時日清寒,心中苦恨卻也漸有淡退。

如今崑崙補天大陣所需的五靈珠仍缺了一枚,那水靈珠正是在紫萱手上。唐、石二人正是奉楚寒鏡之命,前來勸說,請她以蒼生為念,將水靈珠借出,待大業平定,自然原物奉還。

紫萱在石牢內窺鏡自照,哀慼的側顏叫二人心有所感,不由為她命運多舛而暗歎。

“天下蒼生?蒼生又有幾人識我?我又在乎誰呢?”女媧後裔心灰意冷,“人生譬如薰華草,朝生夕死何可惜。業平(紫萱愛人林業平)一去經年,世上還有誰值得我為念?我又何必顧惜蒼生?”

石人雄歎道,“紫道友,你所愛之人,又何嘗不是天下芸芸眾生的一員呢?你既然能與他相愛,也就能找到另一個值得你去愛的人。可若是天界與人界相撞,今後這大地上就生機斷絕,遙念媧皇造人之恩德,紫道友身為大神後代,竟能對祖先遺澤毫無留戀嗎?”

紫萱聞言,沉默良久,也隻是淡笑,“時日曷喪,蒼生皆亡,豈不乾淨?”

“紫道友,門主吩咐,若你不願襄助正道,卻也不能繼續與邪魔為伍,一錯再錯。”

“怎麼,她要你們來賜我一死嗎?”

“並非如此,隻是送二位出獄。”

“哦?”紫萱終於轉過身,“你們何曾這樣大度?”

“神劍門四百年氣節不墜,從來如此大度。”石人雄爽朗一笑,劍俠桀驁,風骨絕世,的確從來如此。

紫萱、重樓二人得以重見天日,此時陽光正烈,照得人目眩。

魔尊見紫萱脫困,也不多言語,徑直回返魔界,而紫萱正待要走,卻聽唐雪見說,“紫道友,你可想再見你愛人一麵?”

“你有何指教?”

“神劍門開三世幻境,三世者,過去、現在、未來,道友若有放不下的心結,可入幻境一遭,或能再續前緣,哪怕隻是短短一日之期。”

紫萱冷漠淒涼的情態終有一絲回春暖意,她眼中柔情誰人都能看得出來,“多謝你。你是神果化形,可是有什麼塵緣未了?”

石人雄聞言一驚,他卻不知小師妹竟有這樣來頭,神樹之實孕育天界眾神,若紫萱此言不虛,唐雪見竟也是一位神人。

“紫道友,你可要慎言。”鏽巒真人麵帶微笑。

紫萱瞥他一眼,終究冇說什麼,隻是架起一道雲氣,緩緩出穀而去。

石人雄又提醒唐雪見,“小師妹,不論你有什麼樣的身世,你終究是神劍門的弟子。”

“我省得的,師兄放心,那天界,和我仇深似海。”

“即便如此,也總該小心。”

唐雪見略略頷首,此時神劍穀口傳來鐘聲,三世幻境已然開啟,天下人物悉皆登場,合該是真英豪一展風采,劍壓群雄的時候。

紅衣劍仙眺望碧空下群山莽莽,胸中豪氣頓生,與鏽巒真人一併,呼嘯而往彼處波瀾壯闊。

神劍鎮外傳鐘聲,上下一陣鬨然,刹那萬千劍光騰起,並蒼穹下無數劍虹飛馳,天地間的茫茫大氣裡有群魚遨遊,儘圍在神劍穀上,瞧那穀口兩山間綻開一道清光,寬闊如湖,平滑如鏡,映出上方萬裡晴空及劍光如星。

楚寒鏡自穀中踏空而來,朝四方稽首,揚聲道:“三世幻境已開,眾俠何故躊躇?天下功業,儘在其中!”

此言一出,登時便有萬條流星墜下,直直遁入那幻境之中。

神劍鎮裡,盧氏女聞得鐘聲響起,便將景天推醒,此人如乞丐一般蜷睡了半晌,如今站起身來,翻開眼睛,遽然似打了一道寒電。

盧氏女隻覺他臉上神情不複冷漠,卻也與沉肅相去甚遠,反倒是殺氣騰騰,陰沉之極。

“恩公,你怎麼了?”

景天遙望神劍穀,忽而怪笑一聲,也不作回覆,朗聲吟:

三十年來尋劍客。

幾回落葉又抽枝。

自從一見桃花後,

直至如今更不疑。

其人且歌且行,足下咫尺便達天涯,一個轉瞬就消失在盧氏女的視線外。她望著遠去的景天,忽得有了明悟,即便今後他們再相逢,亦不會再如初見,那個孤傲的十九劍客,就死在今時今日,她的眼前。

盧氏女心中大慟,兀立原地,不覺淌下淚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