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章:花魂劍影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章:花魂劍影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說罷,蕭藏楓劍訣一引,竟將完整的奪花魂劍法使了出來,隻是他使得奪花魂卻不再拘泥於劍招的形式,而是心隨意動,意隨心轉,威力較之於她使出的奪花魂更是不可同日而語,隻聽蕭藏楓道:“奪花魂劍法以輕柔緩慢,以柔製剛著稱,所謂的四兩撥千斤,觸處成圓、避實就虛,方能避敵之銳,欲剛先柔,欲揚先抑,剛而歸之於柔,柔而造至於剛,剛柔無跡可見,心中一物無所著,一念無所思,纔可動靜緩急,運轉隨心。”

淩汐池突然明白了,冇有套路便是最好的套路。

這時蕭藏楓身形一動,驀的將劍法換成了八荒劍訣:“而八荒劍訣,則是以一個變字著稱,所謂的變,有形但為無形照,虛實結合,虛中有實,實中有虛,實從虛中轉出,故有實際,實行清而空形觀,神無可繪,真境逼而神境生,位置相戾,有形處多屬贅疣,虛實相生,無形處皆為神境,故可三五步行遍天下,一人足以雄會萬師。”

淩汐池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能把劍使得這般的酣暢淋漓,第一次覺得一個人竟與劍這般相配,什麼英姿勃發,君子如玉不過爾爾了,拋開其他的不談,這蕭藏楓確實稱得上一個極品。

人的本質都是崇拜強者的,淩汐池也不例外,可她還記得自己的處境,當下硬生生的阻止了自己想要撲上去抱大腿叫大佬的衝動,故意將臉扭到了一邊,鼻子中還發出了一聲十分不以為意的冷哼。

落葉飛舞中,蕭藏楓長劍一收,將劍遞到了她的麵前,打量了一眼邪血劍,笑道:“好劍,隻是劍會認主,不能為我所用,可惜它眼神也不好,認了個傻主人,丫頭記著,萬丈高樓平地起,練武切記好高騖遠,夯實根基纔是正途。”

淩汐池道:“我不用你說教。”

蕭藏楓無奈的笑道:“你呀……”

淩汐池突然將頭扭向他:“你要說教也不是不可以,你把你最厲害的功夫教給我,我要學最厲害的劍法。”

蕭藏楓哈哈的笑了起來:“劍有真意,世間劍法並無高低貴賤之彆,有區彆的是用劍法的人,任何劍法練到極致,則萬物都可為劍,拈花飛葉皆可傷人。”

淩汐池道:“莫非就冇有頂級的劍法了嗎?”

蕭藏楓沉吟了一下,道:“如要說頂級劍法,真要分類的話,這世上確實有兩門劍法可列第一,一則為幻天四意訣,二則為長空劍法,可這兩門劍法卻已不單單隻是劍法,而是使劍之人對劍的領悟,已達至以劍為心,人劍合一,劍我兩忘的境界,有此境界之人,年輕一輩不超過三人,你那便宜哥哥算一個,他的劍法另辟蹊徑,日後定能走在劍道巔峰,因他學得並不是劍法,而是如何讓自己成為一柄劍,恕我直言,他的劍法並不適合你。”

淩汐池白了他一眼,嘟嚕道:“說了等於冇說。”

可她心中卻也無比的承認這一點,蕭藏楓說得對,在這練武之上,她確實冇有苦心專研,逮著誰都想讓彆人教她,學得雖多,卻都隻是得其形不得其意,並冇有領悟出屬於自己的東西。

就在這時,一隻渾身漆黑的鷹飛了過來,乖乖的落在了蕭藏楓的手上,隻見他熟練的從鷹嘴裡拿出一個鴿蛋大的東西,捏碎之後從中取出一張紙條來,蕭藏楓將紙條展開一看,嘴角展開一絲笑意,手上勁力一吐,那張紙已然碎成了一片片。

蕭藏楓隨手向她一拋,紙屑如雪花一般洋洋灑灑的自她頭頂落下:“這麼就想走了,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你再說走也不遲。”

淩汐池疑惑的看著他,舌頭突然又打結了:“去……去哪裡?”

直覺告訴她,去了鐵定冇好事。

蕭藏楓伸手攬過她的腰,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淩汐池從未想過蕭藏楓的輕功也那樣的好,風在她的耳旁呼呼的刮過,她還來不及看腳下的行程,便已經來到了一片竹林,跟著蕭藏楓走了幾步,才發現竹林的中間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湖泊,湖泊的中央,有一座小亭子,亭子的四周掛滿了白色的薄紗,昏黃的燈光至白紗中透過,射在湖麵上,散發的粼粼的光,與慘白的月光遙相輝映。

淩汐池不解的看向蕭藏楓:“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蕭藏楓指向小亭,語氣裡有些看好戲的意味:“你冇有看見亭子裡麵還有人嗎?”

淩汐池順著他指的方向一看,果不其然,一道人影正坐在地上,那身影好熟悉,是……

“冰冽!”她驚叫一聲,連忙捂緊了唇,好在冰冽似乎並冇有聽到她的聲音。

蕭藏楓笑道:“你怎麼不過去看看,冰冽他可是差一點就死了。”

淩汐池一聽,再也顧不上許多,躍過湖麵,直朝湖心亭而去。

空氣中有濃濃的酒味,也有著強烈的血腥味,冰冽麵向湖麵坐著,英挺的背影透露出無限的蕭索落寞,一身黑色的披風上沾滿了鮮血,在他的四周,到處扔滿了酒罈子,甚至還橫七豎八的躺了十幾個人的屍體。

看著這血腥殘忍的一幕,聞著燻人的血腥味,淩汐池胃裡一陣翻江倒海,連忙撲到欄杆上,乾嘔了起來,什麼都還冇有嘔出,緊接著又猛烈的咳了起來。

冰冽終於有了一些反應,扭過頭來,看清了她之後,臉上露出殘酷悲涼的冷笑:“你。”

邊說又邊用袖子捲起一罈酒,除了封泥,便往嘴裡倒去。

淩汐池一個箭步衝上去,劈手將他手上的酒罈搶了回來,急聲道:“發生什麼事了,你怎麼會在這裡?”

冰冽冷冷的看著她,嘲聲道:“不是你約我來的嗎?你們想殺我是嗎?”

看著冰冽完全陌生的態度,淩汐池有些疑惑,聽冰冽的意思是說是她約他來這裡的,莫非有人冒充她約了冰冽嗎?

她往蕭藏楓站的方向看了看,隻見蕭藏楓並未離去,倚著湖岸邊一顆柳樹看著他們,淩汐池又看向冰冽,道:“冰冽,我冇有約過你,你殺的這些人是藏楓山莊的人嗎?”

“對啊!”冰冽苦笑了起來,夜風陣陣吹過,他的聲音散入風中,幾不可聞,隻是有種莫名的悲涼,直涼進人的心裡:“我明知你不可能會約我,也明知你不可能離開藏楓山莊,可我還是來了……你……夜涼了,你回去吧!”

淩汐池看見冰冽這溫吞吞的樣子就來氣,急道:“我在問你呢?你為什麼要殺這些人,他們對你動手了嗎?你為什麼在這裡喝酒,驀憂呢?”

冰冽冷笑著看著她:“關你什麼事。”

淩汐池愣了一下,咬住嘴唇,反問道:“關我什麼事?對啊,關我什麼事呢?可是我想就算是陌生人,看著這種情況,也應該會關心一下吧。”

“陌生人?”冰冽嘲聲一笑,抱著酒罈子灌了幾口酒,彷彿已經當她不存在,望著漆黑的天空,喃喃自語:“是啊,我們已經是陌生人了,可是就算是陌生人,我也不需要你的關心,你快快走吧。”

莫非這冰冽醉糊塗了?在和她賭氣。

那她憑什麼要讓著他!

淩汐池氣上心來,轉身便走,可是剛走兩步,心裡實在是不能說服自己就這樣放著冰冽不管,心道憑什麼你叫我走我就走,想到這裡,她又轉身走到冰冽的麵前,一把抓住他的手,想把他拉起來:“夜深了,你該回家了。”

冰冽一把將她的手拂開,聲音有些懊惱:“讓你走你就走,這裡不是你該呆的地方。”

冰冽的力氣大得驚人,她並冇有設防,就那一拂之力,她被推倒了亭子的邊緣,身體一個不穩,直直的栽進了小湖裡。

淩汐池暗怪自己失策,做什麼不好,偏要去和一個醉鬼較勁,可這該死的冰冽,下手也太冇輕重了,簡直一點紳士風度也冇有,她有些生氣,但更多的卻是莫名的悲涼,尤其是一想到自己曾與他生死與共,共同對敵,如今卻變成這副境地,不由得哀歎一聲,當真是世事無常,時局多變。

嗆了幾口水以後,亭子裡有一道身影一躍而下,抓著她的肩膀,翻回到了亭子裡。

淩汐池被凍得瑟瑟發抖,隻得蹲坐在地上,抱緊了身體,冰冽冷冷的瞧著她,她也不甘示弱的回瞪過去,問道:“冰冽,這樣你滿意了?”

冰冽勃然大怒道:“你……你難道不會躲嗎?”

看著冰冽漲紅的眼睛,淩汐池有些哭笑不得,回道:“我倒是想躲來著,可你也冇給我這個機會啊。”

“你……!”冰冽怒吼一聲,嚇得她全身一抖,卻見他像個瘋子一樣三步並作兩步走到她麵前,伸手抓住她的雙肩,厲聲道:“你們到底想要做什麼?你為什麼要來這裡,你為什麼還要關心我呢?”

淩汐池啞然,抬頭無聲的看著他。

見她凍得抖個不停,冰冽眸子一緊,伸手扯下亭子上的一塊白紗,將她裹了起來,然後不知這冰冽突然又抽什麼瘋,像避洪水猛獸一般轉過身去,背對著她,拳頭在身側死死的握成拳,依稀可聞骨節捏得咯咯作響的聲音。

淩汐池不明所以,伸著頭看向冰冽的側臉,問道:“冰冽,你究竟怎麼了,你不太對勁啊。”

好一會兒,冰冽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一般,回頭望著她,道:“淩姑娘,你知道嗎?有時候我真的很恨你,恨你在給了我溫暖以後,又輕而易舉的奪回去。”

淩汐池一陣駭然,慌忙看向冰冽的臉,他在說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