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零二章:暗夜殺機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零二章:暗夜殺機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看著麵前豪華莊嚴得類似於行宮的地方,淩汐池疑惑道:“這是什麼地方?”

蕭藏楓眼睛平視著前方,嘴角噙起一絲笑:“這裡是四方館,是瀧日國接待外國使臣的的地方。”

“什麼?”淩汐池就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般跳了起來,驚聲道:“那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噓……”蕭藏楓將手指壓在她的唇上,一把摟過她的腰,身形如鬼魅一般轉了幾轉,便已躍過層層守衛,來到了一間大廳的橫梁上。

看著底下那寬敞明亮,佈置得極其奢華又不失王室威嚴的的大堂,淩汐池再一次發出了疑問:“你到底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蕭藏楓冇有回答她的話,隻是輕聲道:“今天晚上,瀧日國的朝中大臣會在這裡會見寒月國的使臣。”

寒月國?那不是月弄寒的國家嗎?

淩汐池的心裡咯噔一聲,心裡大概便有了一個譜,寒月國此時來訪瀧日國,必然是有要緊事情,而蕭藏楓本就圖謀不軌,他肯定會想辦法搞破壞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要在這裡鬨事,你要刺殺寒月國的使臣?”

蕭藏楓淡淡一笑:“猜對了一半,事是要鬨的,不過可不是我……”

淩汐池的心一沉,瞬間明白過來,不敢相通道:“你該不會是讓葉孤野來吧!”

蕭藏楓笑了起來,壓低聲音道:“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葉孤野已經護送和親公主到瀚海了,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淩汐池瞬間石化,死死的看著眼前這個人,眾所周知,葉孤野護送和親公主去了瀚海,冇有人會知道此時去瀚海的葉孤野是千麵狐假扮的,若是今晚寒月國的使臣真的命喪於此,寒月國又豈會善罷甘休,勢必會調查個水落石出,如果查到了葉孤野的頭上,屆時寒月國的人定會讓寒戰天交出葉孤野,那麼寒戰天也有說辭,葉孤野本就不在都城,又如何分身乏術的去刺殺,寒戰天不承認,寒月國皇室吃了啞巴虧,更不可能就此罷休,如果寒月國跟瀧日國翻臉,蕭藏楓這隻狐狸精就能從中獲利。

況且這僅僅隻是她能想到的,蕭藏楓這個人做事一向讓人捉摸不透,事情又怎麼會像她想的這麼簡單。

淩汐池有些頭痛,將手撫上額頭:“蕭藏楓,你要做什麼我不想知道,也懶得知道,但是我求你,你不要把我捲進來好不好,難道你真的要挑起戰爭,讓百姓身處水深火熱之中你才滿意嗎?”

蕭藏楓目光一沉,似是歎息道:“你從仙水鎮一路走來,想必也看到了許多,如今的萬裡河山已是滿目瘡痍,苛捐重稅,君主不仁,百姓流離失所的更不在少數,要讓百姓不再處於水深火熱之中,要讓後世之人過上幸福安康的日子,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戰爭之火將一切焚燒殆儘,要想重新創建一個清宇盛世,除了需得一個賢主之外,流血犧牲更是在所難免,隻有這樣纔是一勞永逸的辦法,真正要挑起戰爭的不是我,是這個時局。”

淩汐池知道他是一個有雄心壯誌的人,卻還是忍不住道:“那你又是為誰做事,你找到你心中的那個賢主了嗎?或者你認為你就是,蕭藏楓,一勞永逸的事真的很少,冇有什麼是一勞永逸的,你的理想你的抱負和我無關,所以我現在要回去睡覺。”

她剛站直身準備走,突地,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她連忙縮回橫梁上,狠狠的瞪了蕭藏楓幾眼,蕭藏楓無所謂的照單全收,道:“你走啊,你怎麼不走了。”

淩汐池咬著牙道:“你以為我想留在這裡啊,現在讓我走,不是找死嘛!”

開玩笑,現在出去,鐵定被當成刺客抓起來就地正法了。

蕭藏楓這個人還真是變態,呆在這裡看殺人。

可是轉念一想,她頓時明白過來,蕭藏楓不是想在這裡看殺人,想的不過是要用她來牽製住葉孤野罷了,淩汐池恨得咬牙切齒,心道:“果然是隻狐狸精。”

這時她隻覺一陣溫熱的鼻息吐在她頸間,酥酥麻麻,卻見蕭藏楓湊近了她的耳朵,輕聲道:“我猜,你現在肯定在罵我。”

淩汐池全身一顫,連忙往旁邊移了移,搖頭否認:“冇有。”

蕭藏楓滿意的笑了起來:“如果你不想看的話,呐,我的肩膀就在這裡,借你用一下。”

“誰稀罕。”

這時,大堂的門被推了開來,先是幾個身著瀧日國官服的人走了進來,分立兩邊,恭恭敬敬的朝大門口彎腰行了一個禮,立時,一個身材高大,壯碩如牛,手持兩柄大板斧的壯漢領著兩個年輕人走了進來,那兩名年輕人身後還跟著三個人,再隨後便是四五個護衛。

蕭藏楓指著那個壯漢悄聲對她道:“那個是瀧日十大將軍中排行第四的鬼斧,今晚,他死定了。”

淩汐池白了他一眼,不明白他為何要刻意跟她提起這個鬼斧。

她又將視線落入大廳之上,隻見那先走進來的兩個年輕公子,一個身著白衣,頭束紫玉冠,另一個身著玄衣,頭束金冠,兩人俱是氣度儀態非凡,想必應該就是寒月國的使臣了。

因她和蕭藏楓是躲在暗處的,橫梁上的光線又不怎麼好,居高臨下隻能看清楚他們的服飾,卻不能看清他們的樣子。

見那兩名使臣向那幾個官員行了禮,態度舉止嚴謹有禮,兩撥人劈裡啪啦的說了半天,因橫梁實在是太高了,縱然淩汐池豎直了耳朵,也什麼都冇聽清,隻是偶爾夾雜著什麼“結盟”“邦交”之內的詞彙闖入她的耳朵。

原來兩國今晚是要商議結盟之事,怪不得蕭藏楓會這麼大膽,來這使館鬨事。

四下望瞭望,卻冇有發現葉孤野的氣息,淩汐池不由得心忖:葉孤野真的會來嗎?

底下的宴席已經開場,大廳之上一陣柔和的樂聲響起,淩汐池再望去時,堂下他們已經各自入座,每人配了一張紫檀木的桌幾,一個錦凳,一盤盤珍饈佳肴、美酒果盤擺滿了桌子,每桌配了一個小廝,負責斟酒,清理桌子。

一群舞姬至大廳兩旁的小側門舞了進來,在大堂之中翩然而舞,一個身著淺綠紗裙,用白紗蒙麵的女子坐在那群舞姬的中央,抱著一把琵琶,正自彈奏。

淩汐池定睛一看,那個身著綠裙的,不是靈歌是誰,再一一看去,那群舞姬裡麵還夾雜著一個舞者,舞姿翩翩,宛若驚鴻仙子,看來連魂舞也來了,偷偷看了一眼嘴角含著淺笑的蕭藏楓,看來今天晚上他是勢在必行,不容有失。

淩汐池帶著同情的目光看向那兩個寒月國的使臣,年紀輕輕的就當上了外交大使,想必是兩個很有能力的人,隻可惜他們命不好,去哪裡不好,偏偏來到了瀧日,還偏偏被蕭藏楓那隻狐狸盯上了,隻怕他們今天晚上是凶多吉少了。

隻見那個穿著玄色衣服的使臣正興意盎然,把玩著酒杯看麵前的歌舞表演,可是那個身著白衣的卻始終低著頭,一杯接一杯的喝酒,懶散的動作可以看出他確實無聊之極。

白衣使臣的身體彷彿不好,肩膀不時的聳動,一陣一陣的咳嗽聲模糊的傳入耳中,那穿玄色衣服的男子扭頭看著他,彷彿說了什麼,可穿白衣服的卻無所謂的擺了擺手,示意冇事後,又端起了一杯酒。

淩汐池像看啞戲一般看著這一切,手掌心裡捏了一把汗,這種情形,她不僅覺得蕭藏楓是一個變態,就連她自己她也覺得是個變態。

就在這時,一股寒風從緊閉的大門處颳了進來,冰冷肅殺之意瞬間盤踞在大廳之上,首先反應過來的是那兩個寒月使臣的三個侍衛,見他們有意無意的往那兩個使臣中間站了一步。

大廳的氣氛刹那間變得緊張嚴肅,一股不安分的因子四處遊走蔓延,彈石火藥一般一觸即發,就連武功不怎麼好的她也感覺到了殺氣。

歌舞表演還在繼續,可是顯然與大廳上的氣氛不太協調,突地,隻聽呯的一聲,大廳的門被撞了開來,強大的撞擊之力竟將那兩扇門直接撞了下來,挾著莫匹之勢直朝那兩個寒月使臣飛了過去,兩道人影緊隨著那兩道門之後,也朝那兩個寒月使臣的方向飛去。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那兩個寒月使臣一左一右各有一道人影飛出,淩汐池還冇有看清楚,那兩道氣勢驚人的大門已倒退了回去,將緊跟在門後麵的兩道人影撞得倒退了數尺,隻聽嘩啦一聲,那兩道門已在空中碎成了一塊塊的木頭,零散的摔得大廳滿處都是,而那兩道人影也軟綿綿的落在了地上,倒地不起。

淩汐池坐直了身體,引長脖子一看,纔看到那掉落在地上的兩人脖子上各有一道深深的劍痕,正源源不斷的往外湧血,已然氣絕多時。

大廳之上瞬間亂成一團,尖叫的,逃竄的,躲避的,就像炸開了的鍋一般沸騰起來,一道堅韌挺拔的身影從大門口緩緩的走了進來,黑衣黑髮,臉上還蒙了一塊遮擋麵容的黑巾,可那冷漠無情的眼神以及周身冰涼的殺氣,不是葉孤野是誰。

他的手上拿著一柄普通至極的劍,可任誰都能感受得到來自那柄劍的森寒與殺機。

已有無數的人逃到了大門口,葉孤野冇有動,隻是眼一抬,手中劍光閃過,刷刷刷的刺出了無數劍,連半片風聲都冇有帶起,那些逃到大門口的人在眨眼之間全部被了結了生命。

這時,那鬼斧怒罵了一聲,拿起桌上的兩柄大板斧便朝葉孤野攻了過去。

他銅皮鐵骨,力大無窮,這一斧足有劈山之勢,江湖上能把斧頭用出這般氣勢的少之又少。

可惜,他的對手是葉孤野。

葉孤野手中劍一抬,隻一眨眼的瞬間,那一劍已刺入鬼斧的喉嚨,然後他手中劍一旋,那鬼斧的頭顱高高衝起,滾落在地,一道血如旗槍一般自那創口中衝出。

他的眼睛還來不及閉上,手中的斧頭還正在劈下,可惜他的斧頭再也劈不中任何人。

一代將軍就這般橫死當場。

葉孤野隻冷漠的瞧了鬼斧的頭顱一眼,走上前去,一腳踩在鬼斧的頭顱上,運勁於腳上,隻聽得哢嚓一聲,那鬼斧的頭顱已在他腳下化作一灘血泥,死得何其冇有尊嚴。

這血腥殘忍的一幕驚呆了所有人,葉孤野卻恍然未覺,因為他們並不知他心中的恨與痛,因為在十年前,正是這個人當著他的麵殘忍的殺害了他的雙親。

他隻覺得自己讓鬼斧死得太過容易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