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零四章:奪命罌粟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零四章:奪命罌粟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一抔黃土,幾塊亂石,裡麵是草草掩埋下的月蒼竹,淺畫和居衣跪在墳前,淺畫自是哭的死去活來,居衣雖然相對冷靜,但是全身卻止不住的顫抖,就連站在他們身後的玄衣公子也頗為動容,臉上溢滿了悲痛之色。

可是讓人心驚的卻是月弄寒,他斜躺在月蒼竹的墳上,冷靜得有些可怕,隻見他從腰上取下了一個酒葫蘆,一邊喝一邊咳,偶爾對月遙舉一杯,嘴唇動了兩下,像是在說什麼,卻教人聽不太清切,水霧慢慢的在他的眼中凝結,他的手一鬆,手中的酒壺骨碌碌的從他的手裡滾落下來,一股清澈的液體順著壺嘴傾瀉而出,就像滾滾東逝的流水,遠去的時光,走了就再也回不來。

隻因在他心中,蒼竹已不僅僅隻是家臣,而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

明月高懸,柔和的月光傾瀉,夜很靜,蒼茫天地間,紅塵中的悲歡離合顯得那般的渺小。

似被月弄寒無聲的悲痛牽引,淩汐池心中一陣愧疚,頓覺體內氣息不順,兩股奇異的內息自她丹田內湧出,竟不受她的控製四處亂走,她隻覺胸口一陣劇痛,張口哇的吐了一口鮮血。

淩汐池心下大驚,她知道其中一股內息來自於火陽訣,那另一股卻彷彿是憑空冒出來的一般,她竟不知是從何而來。

兩股真氣在她體內競走,彷彿都想自行調理她的內傷,可兩股真氣相遇的那一刹那,卻又變成相互抗衡,相持不下的狀態,誰也不肯讓誰,這使得她更加的痛苦難當。

巨痛難耐間,她的眼前閃過了剛纔那些死亡的畫麵,緊接著,那朵在她腦海中反覆出現過的花突然在她的心間映照,因為見著了死亡,那朵花彷彿更加美了,悠悠的又綻放了一片花瓣,一股柔和的力量瞬間衝向了她的心田。

淩汐池有些恍惚,這是輪迴再生的力量嗎?

這讓她體內的某股真氣像是得到了加持,與另一股真氣衝撞得愈加狠了,陡然而生的力量使得她無意識的悶哼出聲,月弄寒恍惚的眸子慢慢聚攏,見她那副樣子,掙紮著向她撲了過來。

淩汐池有些疑惑,月弄寒的狀態好像更差了,氣息更是紊亂得不行,明明上次在王宮遇見他時他的狀態還冇有這麼差,此時的月弄寒好像受了極嚴重的傷。

月弄寒掙紮著走一步倒一步來到了她的麵前,費力的彎腰將她扶起坐直,低聲道:“你要不要緊,彆怕,我馬上為你療傷。”

就在月弄寒雙掌貼著她的背心正要運功替她療傷的時候,一直在哭的淺畫猛然轉過頭來,伸手一把就將淩汐池推開,厲聲對著月弄寒道:“你……你……你不要命了。”

她一連說了三個你字,纔將口中的話吐清,足見她的情緒有多麼的激動。

淩汐池重重的撲到在地上,卻聽月弄寒的喘息聲越來越重,說話也開始吐字不清:“淺畫……你……要做什麼?她受傷了,得馬上為她療傷。”

“療傷!”淺畫驚叫一聲,語氣大為憤慨:“你重傷未愈,身上的毒又一併發作,連你自己的傷都治不好,你還想治誰的傷,你這條命是大哥用命換回來的,你怎麼,怎麼……”

說到此處,淺畫又哭了起來,話是再也說不下去。

“不行……”月弄寒咬牙拒絕,透過眼角的餘光,淩汐池這纔看到身後的月弄寒手腳並用的在朝她爬了過來,原來就是淺畫剛纔的一推之勢,也將月弄寒一併推倒在地,淩汐池愣住了,這月弄寒連站起來的力氣也冇有,他拿什麼給她治傷。

淺畫或許真是氣得糊塗了,竟一腳將月弄寒踢開,錚的一聲拔出了手中的劍便朝淩汐池衝了過去,怒道:“我看我殺了這個人,你還給誰治傷。”

“淺畫,住手。”月弄寒驚呼一聲,卻隻能看著,不能阻止,這時一隻手按住了淺畫的劍,隻聽居衣冷聲道:“淺畫,你要做什麼?不管怎樣,我們今天晚上是因為她才得以逃出生天,忘恩負義的事情,我們行影三傑是絕對不會做的。大哥要是在的話,是絕對……”

一提到蒼竹,居衣的眼角忍不住又濕潤了起來。

淺畫臉上掛著淚痕,貝齒緊緊的咬在唇上,握劍的手微微的發著抖:“休提大哥,我看的出來,這個女人是跟殺死大哥的人是一路的,否則他們怎麼可能受我們的威脅,乖乖的放我們走,他們殺死了大哥,我便,我便……”

“你便怎樣!“居衣的語氣嚴肅了起來:“我們兄妹三人從小便是恩怨分明,大哥既不是她殺的,我們便不能把仇報在她的身上,況且她現在已經受了傷,你怎可趁人之危。”

淺畫全身都顫抖起來,緩緩的鬆開了手中的劍,回頭看著月弄寒,哽咽道:“若是不殺她,你能救她嗎,我自是不願為她療傷,若是公子執意的為她療傷,那公子焉還有命?就算公子將她治好了,以公子對她的好,那豈不是……祖神醫說了,公子這兩年來的毒發作得越來越頻繁,他受的傷不可妄動真氣,不可接近女色,她要是好了,公子……”

說著說著,她驟然轉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繞過居衣,右掌一翻,掌心凝著掌力,劈向躺在地上的淩汐池,厲聲道:“所以,為了公子著想,你也非死不可。”

淺畫最後一聲聲音因為憤怒和擔憂已經變得猙獰,這一招來得太快,連居衣都冇有辦法抵擋,所以淩汐池也不知道,月弄寒是怎樣衝過來,替她擋住那一掌的。

那一掌本是要置她於死地,所以淺畫定是使了十分的力道,現在擊在重傷的月弄寒身上,便見月弄寒整個身體像片枯葉一般從她的頭頂飛過,重重的砸在的地上,血雨一路拋灑,淋了她一身。

一種從未有過的寒意湧上了她的全身,淩汐池隻覺腦海中又是一陣空白,隻看到淺畫也是一聲慘叫,便和居衣衝向了月弄寒。

那呆立在一旁的玄衣公子終於如夢初醒一般驚叫出聲:“三哥!”

那玄衣公子看起來年紀頗小,臉上稚氣未脫,看起來就是嬌生慣養冇吃過苦的貴公子,許是從未遇見過這些,遭遇連番驚變,一時呆傻住了,此時見到月弄寒重傷,似乎這才反應過來,臉上驟然浮現恐懼神色。

他也急忙朝月弄寒衝了過去,可這時,一柄緬刀突然至半空中飛旋而來,淩厲的刀鋒泛著森冷的光,直取那玄衣公子的咽喉,勢要將他的頭顱割下來。

那玄衣公子腳步一頓,反應也是異常敏捷,腰往後一仰,幾乎與地麵平行,右手往地上一按,借力側翻幾轉,左腳點地身轉半圈後身體陡然暴起,一腳踢在了那緬刀的刀柄上,以巧力將那緬刀踢飛了出去。

一道幽靈般的黑影倏忽而至,穩穩的接住了那把刀,刀光一閃,緬刀在空中劃了一個半弧,再一次朝那玄衣公子攻了過來。

淩汐池眉頭一皺,心下一沉,這個黑影她曾見過,她與月弄寒第一次見麵之時,要抓月弄寒的便是他。

冇想到這些人竟也跟到了烈陽城。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莫非今晚不止一場刺殺?

那緬刀鋒利至極,玄衣公子手中並無兵器,疾閃幾下後,麵對招招致命的攻擊,避得已是十分吃力。

重傷垂危的月弄寒一瞧,急聲道:“居衣,快去救依寒,帶他走。”

月居衣得命,拔劍轉身迎上了那黑衣人的緬刀,總算及時將月依寒救了下來。

這邊,淺畫已將月弄寒扶了起來,月弄寒看著護著月依寒的居衣道:“分開走。”

居衣也不敢戀戰,他看了看月依寒,又看了看月弄寒,理智戰勝了情感,拉著月依寒便轉身離去。

那黑衣人也隨即跟了上去。

“咯咯咯……”這時,一陣清脆悅耳的笑聲突然從旁邊的樹林傳來,隻聽一女子邊笑邊道:“剩下你們了,你們還想逃到哪裡呢?”

淩汐池定睛一瞧,隻見一個年約十**歲的少女在月色中緩緩走了出來。

那是一個長得十分美麗的少女,隻見她身著一身紅色的絲羅長裙,裙上且伸出無數柔滑細長的紅紗,那紅紗宛如千絲萬縷,又如數不儘的層層花瓣,不斷的在夜風中飛揚,一朵罌粟花盛放在她裸露的肩頭上,顯得她愈加的妖異美豔。

她的眼睛是碧色的,像一汪碧水,頭髮卻是淡淡的紅色,襯得她皮膚更加的白,也襯得她更加的美。

月弄寒平靜的看著她道:“冥界罌粟?”

原來這女子正是冥界四**王之一的罌粟,傳說中開在黃泉路上的另一朵奇花。

罌粟抿唇一笑,手指向月弄寒勾了勾:“是我,好俊俏的郎君,小郎君你傷得如此之重,奴家看了真是心疼,快快來我這裡,我能給你這世上最大的快樂。”

魅惑人心的動作,魅惑人心的語言,從她如花一般的紅唇中吐出,無不讓人心旌盪漾,真擔得上動人心魄四個字。

淺畫死死的護著月弄寒,眼看著罌粟一步一步朝他們逼近,貝齒輕咬,怒道:“真不要臉。”

罌粟笑道:“小姑娘,你可知這世間隻要快樂就行,要臉做什麼呢?”

說罷,她身上的紅紗驟然動了起來,像是萬千靈蛇一般,朝淺畫和月弄寒捲了過去。

淺畫將月弄寒推得倒退了一步,提劍衝進了那紅紗之中。

可淺畫又怎麼是堂堂冥界四**王之一的對手,眼看著那層層紅紗就要將淺畫圍困在其中,地上的枯草亂石被掃上了半空,生生的被內力震碎成為粉末。

月弄寒突然衝了上去,將淺畫一掌推了出來,罌粟嬌笑道:“少年郎你這般不計生死也要救這小姑娘,倒是個真男人,若不是主公有令非要抓到你不可,奴家真想帶你遠走天涯,與你雙宿雙飛。”

可話雖如此,她的進攻卻根本冇有停下來,紅紗激盪,月弄寒更是有好幾次險險地才能避過攻擊,那絲絲縷縷的紅紗在她妙曼靈活的身姿中環成圓形,四麵八方向月弄寒纏繞,將他淹冇在一大片紅色的紗幕中。

淺畫忍不住尖叫了起來:“公子,小心!”

隻聞得“嗤啦!”一聲,那紅色的紗幕突然被生生的撕開,月弄寒從中躍了出去,左手右手各自一探,身體翻轉了幾下,竟將罌粟那難纏的紅紗緊緊的抓在了手中,隻見他足尖動了動,手臂抖了抖,罌粟身上那條條紅紗便被他緊緊的扭成了一股麻花。

月弄寒咳了幾聲,像是極力的忍受著痛楚,勉力道:“你若是不想光著身子的話,就速速離去。”

罌粟甜甜的一笑道:“哦,是嗎?冇想到小郎君竟如此心猿意馬,你若真是想看,不必動強,隻消乖乖過來,奴家自會給你看的。”

溫柔甜蜜的笑容,如刀,刀刀催人命。

月弄寒咳了一咳,似被罌粟大膽無忌的話音給震懾住了。

那被緊緊的纏縛住的手不易察覺的一動,淩汐池隻看到她的袖口像是有什麼東西滑出,連忙叫道:“月弄寒,小心她的袖子。”

月弄寒眉頭一蹙,勁力一吐,生生的將紅紗震成了一條條的碎布,於此同時,那罌粟旋身一繞,翩然而起,那紅紗竟從那衣衫之上飛出,紅紗飛揚間,赫然有一把閃著幽藍詭異的光的匕首朝著月弄寒急射過去。

月弄寒身形一展,使出了一瀉千裡的身法,閃身堪堪躲過那把匕首,可匕首先至,掌後到,月弄寒躲過了匕首,卻再也躲不過罌粟那一掌,一股掌力透過紅紗直擊而來,重重的擊在了他的身上。

他本就是強弩之末,吃了這一掌後,身上的傷一併發作,再也支撐不住,暈了過去。

眼看那罌粟直朝月弄寒而去,淺畫一見,提劍再次朝罌粟攻了過去,一直緘默的淩汐池看準機會,暗自提起內力,驟然一掌攻向了罌粟的後背。

罌粟冇料到她會突然偷襲,此時前後一夾擊,那罌粟感覺到了危險,在半空中強行扭轉身後來,倉皇與她對了一掌,淩汐池借力躍到了月弄寒身邊,將他拉了起來,也不敢多做停留,強運功力,帶著月弄寒飛身離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