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零五章:曼陀再現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零五章:曼陀再現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星月暗淡,夜風陣陣淒涼。

淩汐池帶著重傷的月弄寒一路跌跌撞撞往山林深處逃去,可她重傷在身,真氣不濟,月弄寒此時又是昏迷不醒,兩個身負重傷的人越走越慢,淩汐池心裡又慌又急,加之體內的兩股真氣衝撞得愈發厲害,像是要將她撕裂成兩半,她再也支援不住,和月弄寒雙雙倒在地上。

一陣山風突然從森林深處颳了出來,淩汐池全身一抖,隻覺這陣風來得毫無預兆,拂過來時卻不是令人身上發寒,卻是一股寒意從心底冒了出來。

她立即警覺,若是隻是山風,怎麼會帶有陰險詭秘的氣息,而且還隱隱的帶了一股殺氣……她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慌忙回過頭去,這一回頭卻險些將她駭得魂飛魄散。

今夜真是步步殺機。

一朵黑色曼陀花幽幽的從地底升起,如同幽靈一般漂浮在她的眼前。

帶著詭異的死亡氣息的花,與此同時,一股奇異的幽香鑽入鼻孔,淩汐池隻覺頭一暈,神思恍惚之際,她的麵前突然出現了一個身著黑衣的妙曼身影。

月光下,那曼陀羅身著了一身黑色的薄紗墜地長裙,身材是說不出的妙曼婀娜,頭上戴著黑色的薄紗,將整個額頭都遮了起來,眼睛以下部位卻蒙著一條黑色的麵紗,將整副麵容遮得嚴嚴實實,戴著黑絲手套的手上握著一柄雪白的白玉劍。

淩汐池心中一冷,是那朵九心曼陀羅,今夜冥界居然出動了兩個法王,她心道不好,此時自己正被體內那無法宣泄的真氣折磨得死去活來,又如何能對付這九心曼陀羅。

藉著月光,淩汐池倒是看清楚了劍身上刻著冷漠情三個字,這顯然是人的名字,莫非這曼陀羅的本名叫冷漠情。

她警覺的看著那曼陀羅,捂著胸口強撐著自己站起來,道:“果然冤家路窄啊。”

曼陀羅的眼睛轉了轉,那是一雙很好看的眼睛,淩汐池覺得有種熟悉的感覺,可是她卻敢肯定這眼神她在自己熟悉的朋友中從未見過,因為這雙眼睛太過淩厲逼人,殺氣逼人,眸子折射出的全是冰冷的恨意,這恨過於強烈,強烈到讓人覺得她恨的是整個世界,而這樣的眼神,如果她見過絕對不會忘記。

況且她與這曼陀羅僅此兩麵之緣,兩人之前並無過節,那這股莫名的恨意究竟從何而來。

曼陀羅朝她走近了兩步,淩汐池亦退後了兩步,卻聽黑紗中悶哼一聲,猛然拔劍而出,一劍朝她刺了過來。

淩汐池身形急退,曼陀羅急追而上,手中的玉劍大放雪芒,淩汐池隻覺眼睛一陣劇痛,被她手中劍散發而出的白光照得睜不開眼睛,隻覺得那柄玉劍轉眼便來到了身前。

鋒利的劍鋒割裂了她的衣衫,淩汐池心中大急,又無武器在手,慌忙之中,一腳踢出,竟誤打誤撞的踢到了她的手上,可是她一踢中那曼陀羅的手,便驚覺她的手軟得就像是冇有骨頭,她這一踢上去非但對方絲毫無損,反倒是腳尖被巨大的彈力彈開,她被掀得在空中翻了一個跟鬥,居然避過了曼陀羅的劍,穩穩的落在了地上。

可是她剛一落地,曼陀羅又是一劍送出,刷刷刷的連刺了幾劍,雖然她的劍法不是以快為主,但是每刺出的一劍都是狠辣無比,招招直擊要害,淩汐池是擋著一劍便擋不住另一劍,無論她刺中哪處要害都是必死無疑。

淩汐池的一慣作風就是如果躲不了的話,那就乾脆不躲了,大不了就是魚死網破。

於是她伸手從地上撿起一截枯木,以枯木作劍,足尖一點,衝身向前,直接使出了她自認為最快最猛的那一劍,刺那黑衣女子的眼睛。

雖然她這一衝,那曼陀羅的劍勢必就會刺中她,但是她手中的木枝也會毫不費力的刺瞎她的眼睛,曼陀羅當然不甘心變為瞎子,於是回劍反旋,淩汐池連忙一縮手,饒是她縮得快,手中的木枝也是被削去了一大截,隻差一寸便削在了她的手上。

淩汐池當機立斷的扔下手中的木枝,可這千鈞一髮之際,她體內的兩股真氣也像是鬥到了關鍵時刻,她隻覺胸口一陣劇痛,手上再也無力出招,身影也就慢了一拍。

可就是這慢的一拍,那曼陀羅的一掌一腳便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她的胸口和小腹上,淩汐池隻覺全身的骨頭彷彿在瞬間被擊碎擊散,一股又迅又猛的掌力被注入體內,生生的衝向了她體內那兩股鬥得正猛的真氣,三道真氣交彙的那一刹那產生了巨大沖擊力,衝擊得她五臟六腑都快裂了一般,而後三道真氣各自分散,導致她全身經脈氣血逆行,劇痛如排山倒海一般朝她壓來,一股血泉至她口中飛濺而出,之後她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再一次陷入了昏迷之中。

曼陀羅冷冷的看著那暈倒在地上的女孩,一步一步的踱上前去,一雙眼睛如毒蛇一般閃著陰毒的光芒,手中的劍慢慢抬起,卻不是朝致命要害而去,而是朝對方的臉而去。

她想毀她的容。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紅色的火箭猝不及防從夜空中射來,狠狠的撞開了她的劍。

曼陀羅亦被那紅色的火箭擊得倒退了數尺。

那是以至陽的真氣化成的火箭,炙熱無比,像是能焚燒世間的一切肮臟汙穢。

曼陀羅穩住身形後,抬頭張望,隻見在一棵大樹上,一個身著火紅色衣服的女孩坐在樹枝上,長長微卷的頭髮隨著山風輕輕舞起,一雙雪白的**垂了下來,調皮的晃動著,手裡抓了一把瓜子,一邊嗑一邊笑道:“真有趣,一覺醒來便看見有人在打架。”

赫然正是消失已久的琴漓陌。

曼陀羅冷哼一聲:“又是你。”

琴漓陌隨手扔掉手裡的瓜子,向下垂下了頭,一雙眼睛就像精靈一般靈動,挺翹小巧的鼻子一皺,拌了一個鬼臉笑道:“是我呀,好久不見。”

曼陀羅手一揚,將手中的劍指向琴漓陌:“你三番四次的壞我的好事,你到底想做什麼?”

琴漓陌望著她,眼睛一眨一眨,顯得俏皮無比:“該是我問你,你三番四次的想殺她,到底是為了什麼?”

曼陀羅道:“我殺不殺她關你什麼事。”

琴漓陌又笑了起來,笑聲如銀鈴一樣清脆悅耳:“我警告過你,除了這個人,你殺儘天下人都不關我什麼事,我要殺你易如反掌,但是我今天晚上心情好,不想跟你一般計較,你要識相的話就趕緊走,不然的話,我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曼陀羅扭頭看了一眼那暈倒在地上的女孩,縱使眼睛裡有不甘,但是她深知自己絕非琴漓陌的對手,反覆思量了一下,隻聽得她冷哼了一聲,足尖一點,突然抓住地上昏迷的月弄寒,手一揚,一朵黑色的曼陀花朝琴漓陌攻了過去。

琴漓陌手一揚,那朵曼陀花瞬間變成紅霧消散於空氣之中,趁著這個間隙,那曼陀羅抓著月弄寒轉身便朝樹林深處掠去,空中隻隱隱傳來一句話:“我不會就此罷休的。”

琴漓陌仰頭看著那她消失的方向,無奈的歎了一口氣,神情頗為的可惜,輕聲道:“本是天之驕女,何苦要將自己弄到這副田地。”

搖頭歎息之後,她抬腿走到地上昏迷的女孩麵前,又是搖了搖頭:“你也是個可憐之人啊。”

琴漓陌又歎了口氣,右掌抬至胸前,運力於掌心,左手手指一繞,立時一股靈力便縈繞在她的指尖,然後她手指點住那女子的眉心,右掌慢慢的壓下,緊貼著她的背心大椎穴緩緩的將自身內力注入那女孩的體內。

這時琴漓陌的耳朵動了動,扭頭朝樹林西側的方向看了看,迅速的封住在那女孩胸前的幾處大穴,眨眼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西側樹林一陣簌簌聲響起,一道黑色的人影跌跌撞撞的跑出,看到那昏迷在樹林裡的女孩以後,再也支援不住,腿一軟,單膝跪倒在地。

他費力的將地上的少女抱了起來,探著那微弱的脈息,冷毅的眼神一軟,幸而,自己來得及時。

藏楓山莊內,靈歌麵無表情的看著那躺在床上臉色蒼白到極點的女孩,蹙起了眉頭,回頭看著正在埋頭搗藥的蕭藏楓,忍不住道:“公子,她……”

蕭藏楓冇有抬頭,隻是冷聲吩咐:“發出玄楓令,召師兄回莊。”

靈歌埋下了頭,卻見蕭藏楓神色凝重的抓過一隻青色的瓷瓶,從裡麵倒了兩顆藥丸出來,和著藥搗碎以後,想了想,又倒了兩顆進去。

魂舞在一旁看著,輕聲道:“這縹無公子花了十餘年煉製的凝魂丸,公子一下子用了這麼多,自是對汐池有益,但是縹無公子說了……”

魂舞話還冇說完,便被蕭藏楓打斷:“冇有人能傷著我,這藥留著也是浪費,你先給那丫頭喝了藥再說。”

魂舞抿了抿唇,接著道:“那葉孤野……”

蕭藏楓道:“葉孤野的內力比那丫頭高了許多,隻要保住這丫頭的命那他便冇事,這次叫師兄回來,便是要替他們解了這同心蠱。”

魂舞冇有再說話,隻是端著藥朝床邊走去,可就在這時,床上的女孩痛苦的扭動了一下身子,夢囈起來:“俗世藏鋒,九天之龍;賺儘天下,獨惜惟一;惜惟……蕭惜惟……你為何會出現在我的夢境中,你……究竟是誰?”

“鐺”一陣清脆的聲音響起,靈歌和魂舞臉色瞬間變到慘白,慌忙回頭看向蕭藏楓,卻見蕭藏楓的手一抖,那搗藥的玉杵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公子……這……”魂舞不安的看著蕭藏楓,又看了看那昏迷的女孩,低聲道:“汐池怎麼會知道公子的名諱?”

蕭藏楓冇有說話,隻是走到了窗邊,臉色還是一如往常的平靜,眼神中一片淡然,就像深邃的海洋,讓人看不清眼底是否是波濤洶湧,靈歌接著道:“公子的身份乃是天大的秘密,保守的極為的嚴密,決不可能有人知道。”

蕭藏楓的身子微微一顫,閉上了眼睛,魂舞慌忙道:“公子,世上同名之人何止萬千,或許汐池也是恰巧認識一個名叫惜惟的人,叫了出來,可能並不是叫的公子呀。”

靈歌看了魂舞一眼,也低聲道:“公子,或許真是同名同姓的。”

蕭藏楓一揮手,睜開了眼睛,冷聲道:“先把藥給她喝了再說。”

魂舞連忙高興的跪下,語氣掩飾不住的興奮:“多謝公子不殺之恩。”

可是興奮之餘,心裡卻有一絲莫名的擔憂,她忙扭頭看了看靈歌,卻見靈歌也是於冷傲之中掩飾不住的憂色,事情真的會有這麼湊巧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