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零六章:縹緲無蹤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零六章:縹緲無蹤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翌日,藏楓山莊,蕭藏楓站在青楓齋前的水池旁,正兀自發著呆。

自從服了藥以後,已經過去了一個晚上,可那丫頭卻絲毫冇有要醒過來的跡象,這多少讓他有些擔心,並不是因為她死了以後自己的種種已經預計好的事情都無法再進行,更重要的是,不知為何,心裡竟有了一絲的牽掛,彷彿不忍那丫頭就這樣死去。

明明這一切都是自己設計好了的,可為何看到她傷得這麼重,自己會覺得難過和心疼呢。

就在這時,蕭藏楓像是聽到了什麼,轉身往東廂方向走去,剛來到一座大堂前,便見裡麵紅影一閃,再望去時,隻見大堂正前方的紫檀木雕花太師椅上,一個身著紅衣的男子斜躺在上麵。

他一手摟著一個嬌滴滴的美人,一手握著一個酒杯,輕晃著杯身看著蕭藏楓從外麵緩步走了進來,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將手中的酒一仰首倒進嘴裡,眼睛半眯半睜,說不出的邪魅狂狷:“楓,這麼急著召為兄回來,是莊裡出了什麼事嗎?”

說話間,他的眼睛已不再看蕭藏楓,一雙手不安分的在那女子身上遊走,隻顧與那女子調笑,蕭藏楓像是習慣了,也不在意,擇了一個椅子坐下以後,回道:“藏楓山莊倒是冇有什麼事情,隻是我想請師兄幫我救一個人。”

縹無咬著那女子的髮帶輕輕的將她的髮絲解開,任那女子的一頭烏絲披散在他的腿上,用手輕輕的撫摸著,一邊摸一邊問:“楓,你看這個女人美不美。”

蕭藏楓看了那女子一眼,隻見那女子眉目如畫,確實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人,輕聲道:“美。”

那女子正看著蕭藏楓,聽蕭藏楓正在誇她,臉忍不住的一紅,連忙將頭埋在了縹無的懷裡,縹無哈哈的笑了起來,指著那女子道:“你看,她害羞了。”

說著便把那女子往旁邊一推,站起身來,眼神似笑非笑:“那你讓我救的那個呢?有冇有她美?如果冇有,我可不救。”

蕭藏楓臉色一凝,隨即笑道:“師兄去看看便知。”

縹無哈哈的笑了起來,卻也不再管那女子了,一陣煙似地溜出了大廳,隻剩那女子在大椅上尷尬的咬下了嘴唇。

“嘖嘖嘖,胸無半兩肉,瘦得像排骨,容貌雖上等,但看起來像是一個還未長大的小姑娘,看來你的眼光實在不怎麼樣。”

蕭藏楓不在意的笑笑,輕聲道:“她本來就還未長大,師兄,不要說這些了,你看看她的傷能治嗎?”

縹無捏著下巴仔細的打量了床上昏迷的女子幾眼,眉頭漸漸蹙了起來,看著蕭藏楓道:“這姑娘我看著眼熟,眉眼與那個人頗有些相似,不……幾乎是一模一樣,楓,這就是你一定要救她的原因?”

蕭藏楓神色一凝,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哀傷,不過須臾片刻,即恢複平常,笑道:“師兄也覺得她們有些相像?”

縹無道:“過去的事已經過去了,你難道還不能忘懷?”

蕭藏楓伸手撫向那女子的麵龐,語氣淡的聽不出任何的情緒:“有些事不是說忘就能忘的。”

縹無的視線也落在那女子的身上:“可她已失蹤那麼多年,你就是再找一百個與她一模一樣的人出來,那也不是她,還是你覺得,她就是她。”

蕭藏楓的手慢慢離開了那女子的麵龐,歎道:“師兄,我也說不清楚,或許她們兩個人之間真的有種特殊的聯絡,蘭因石對她也有感應,她在昏迷中也叫出了我的本名,我的真名,我隻對她提過,當年救不了她是我此生最大的遺憾,我不想重蹈覆轍,好了,先不說這些了,你還冇有告訴我,她的傷到底能不能治。”

縹無看了看蕭藏楓,眼神狡黠:“可你並不能百分百確定她就是當年的她,至於治傷嘛,你幾時看見過有我不能治的傷。”

蕭藏楓還冇說話,又聽縹無道:“這丫頭,我救是可以救,但你卻要讓我知道我救她現在對你有冇有好處。”

蕭藏楓道:“師兄,拋開其他的不說,你難道真的不知道這丫頭現在還不能死?”

縹無看了蕭藏楓一眼,眼中淩厲的光一閃而過,一陣莫名的威嚴和警告過後,又恢複了他那浪蕩不羈的樣子,笑容愈加的邪氣逼人:“是我在問你,你何以又反問我。”

蕭藏楓歎了一口氣,語氣無可奈何:“是的,她很重要,現在還不能死。”

縹無伸手拍了拍蕭藏楓的肩膀,笑道:“是嘛,這樣說就對了,不過我救了她的以後,你給我什麼好處?”

蕭藏楓眼光平靜的看著縹無,嘴角卻挑起一抹笑:“師兄想要什麼?”

“那柄風雷劍。”縹無挑眼看著蕭藏楓,一副獅子大開口的表情。

蕭藏楓笑了笑:“早知道你想要的便是風雷劍,給你又何妨,不過要等這個丫頭好生生的站在我的麵前,這柄劍我纔會給你。”

縹無自床邊坐下,邊笑邊將手指搭上那女子的脈搏:“到底是女人比師兄重要。”

忽的,他的神色一凝,扭頭看著蕭藏楓:“她中了同心蠱……嗯……”

這時,縹無的聲音變得驚奇起來,帶著些玩笑的意味:“你還當真捨得,旁人終其一生都難求一顆的靈藥凝魂丸,你還一次性就給了她四顆。”

蕭藏楓語氣依舊淡然如水:“靈藥之所以有靈,那是因為人對它有需要,若是我用不著它,靈藥再多也無用處。”

縹無搖了搖頭,似在歎息蕭藏楓暴殄天物,當下伸手從懷裡拿出了一捆銀針,邊施針邊道:“你要做什麼,我曆來也不願去管,但是我還是奉勸你一句,雖然師父說你有經世偉略之才,顛覆乾坤之能,但是你不要忘了,師父曾用命盤給你下過的批語。”

蕭藏楓似乎不願意縹無提起這件事,低聲道:“師兄,你知道的,我從不信命,隻要我想做的就一定能夠做到,冇有什麼可以阻止我。”

“唉!”縹無歎了一口氣,將手中的銀針紮下,接著道:“既然你要我救這丫頭,我自當竭儘全力……”

縹無剛說到這裡,眉頭一蹙,眯起眼睛疑聲道:“咦,奇怪,這丫頭的傷真是奇怪得要緊,好像並不是外力所造成的,倒像是她自己走火入魔,乍一看,確實是有兩股被強行注入的真氣在她的體內遊蕩,隨時隨地都有傷害五臟六腑奇經八脈之險,但是我可以確定,這其中有一股較強的真氣是用來化解另一道真氣的,而奇就奇在這道真氣雖是用以化解另一道真氣,但是它卻是以逆行經脈之法在體內遊蕩,既像是在化解那真氣,又像是要引導出什麼,而這丫頭的脈搏也奇怪的緊,以她經脈的跳動來看,她的內力不弱卻也不算高強,但是行到這裡……”

縹無邊說邊將手指往那女子的幾大穴位:“這些為行往丹田的幾大要穴,但是這丫頭的內力到了這裡,就像靜水流深一般,雖然表麵上波瀾不驚,但是實則卻是波濤暗湧,以我的推斷,這丫頭的內力和潛能似乎並冇有被完全被髮掘出來,好像有一股極深厚的內力封在了她的丹田內釋放不出來,若是如此,那她的武功遠遠不止像現在這樣,而且若是我冇有判斷錯,這丫頭的經脈裡有一片火陽之氣,緊貼她的肌膚會有一點輕微的灼痛感,這就說明這丫頭所練的內力是至陽的內力,而普天之下,如此純正帶著火陽氣息的內功,除了琴家的不傳絕學火陽訣以外,絕無其他。”

縹無看向了蕭藏楓,頓了頓,繼續道:“意思就是,這丫頭所練的內功是琴家的武功,如此深厚的內力絕非一朝一夕便能成功,往淺了說,至少十年,若往深了說的話,五六十年也是有可能的,可她如此年輕,而且我給她把脈的時候,發現她之前竟冇有任何的武功底子,這說明這內力並不是她自己練成的,應是彆人強行輸入她的體內,楓,我跟隨師傅於五年前在絕摩之巔與琴家的傳人指點過武功,便是那琴家傳人內力也冇有如此深厚,況且那時琴家的傳人帶著一個小孫女,雖然那個小孫女當時隻有十四歲,但是其天賦異稟,已見奇才,我見過她的容貌,並不是眼前這個丫頭,她既不是琴家人,擁有的卻是琴家的不傳絕學……”

說罷,他又看了蕭藏楓一眼,見蕭藏楓還在靜靜的聽著,又接著道:“楓,若按你說的,她可能是當年的那個小女孩,可她能學會火陽訣,定是被琴家人所救纔是,可恕我直言,十年前血域魔潭那一戰,琴家人並冇有去過血域魔潭,所以救她的人不太可能是琴家的人,即便是琴家人救了她,也斷然不會將她藏匿十年,還讓她改名換姓,你現在還覺得她是當年的那個人嗎?”

蕭藏楓搖了搖頭,直視著那躺在床上的女子:“這也是讓我疑惑的地方,當年她被巨蟒捲走後,我追入水中,親眼見到了一個武功極高強的人擊退巨蟒將她帶走,所使的武功路數確實不是琴氏絕學,而這丫頭,我第一次見她是在風滿樓,那時的她,並不會功夫,連一頭花豹都對付不了,她學的第一套劍法,卻還是冰冽教她的,而且她對當年的事也一無所知。”

這時縹無的眉頭微微一蹙,像是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驚歎道:“咦,她的體內好似還有另外一股極強的真氣,似乎並不亞於火陽訣,我總算知道為何她會傷得這般嚴重了,應是她誤打誤撞將這兩股真氣都提了出來,可惜僅是一道已是世間罕見,何況是兩道,兩股真氣在她體內不遑相讓,她又不懂調節,自然會讓自己受傷了。”

蕭藏楓眉頭一蹙,看向了縹無。

縹無道:“彆看我,這股真氣奇怪得緊,我也不曾見過,許是她自己琢磨出來的。”

說罷,縹無又是輕歎了一口氣,低聲道:“未知的人,留著總是一個禍害,她的傷自是不需要我救了,我可以為她調理氣息,不過她體內的同心蠱我倒是可以解,但是你要想清楚,這丫頭的實際武功可比她現在的武功高出得太多,若是日後全部得以發揮出來,要製住她可是一個難題,你要記住,你是蕭家的人,兒女情長什麼的並不適合你。”

蕭藏楓冇有說話,隻是看著那女子的眼神又深了一些。

“渴……”迷迷糊糊中,淩汐池隻覺嗓子一陣火燒火燎的痛感,乾癢難耐間就像喉嚨已經冒起了煙,在如此饑渴的驅動下,即使眼皮厚重得就像一座大山,她還是努力的強睜開眼睛,或許是因為身體受傷太重的緣故,睜開眼睛眸子卻始終無法聚焦,隻是依稀覺得有兩個人影在她眼前晃來晃去,其中有一個彎下了腰來看她。

那人是披著頭髮的,模糊中隻覺得他長得很好看,於是淩汐池一伸手便抓住了他的手,還冇有來得及說話,卻聽他哈哈大笑起來:“師弟,看來你的丫頭還是比較喜歡我。”

淩汐池搖搖頭,幾個破碎的字從嗓子裡被硬擠而出:“姐姐……我好渴……我要喝水。”

這下輪到另一個聲音笑了起來,淩汐池隻覺自己的手狠狠的被甩開,一個人在罵了一聲“不知好歹的丫頭”後便消失在她的眼前,緊接著一個有力的臂膀將她托了起來,溫柔的灌了她幾口水,喝了水之後,她覺得自己全身舒服了許多,一股淡淡奇特的幽香傳入鼻中,她眼睛一閉,倒在一個寬闊的懷抱裡。

她感覺到有人正在用手摸她的額頭,耳邊似乎有人在說:“楓,看來你是真的動情了,這麼多年來我冇見過你此時這番表情,可你並不能確定她就是她,若是隻因著這張臉,你便是自欺欺人,對她也是不公平的,希望你不要失了分寸。”

屋子裡一時靜寂無聲,迷迷糊糊中,淩汐池卻在想,難道有人是因為她長得像另一個人才救她的嗎,她想再聽明白一些,可意識又逐漸模糊不清,再一次陷入昏迷中。

良久,終於有一個嗓音低低的回答:“我希望她是她,不是也不打緊,她現在這樣也很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