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零九章:山雨欲來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零九章:山雨欲來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烈陽城暗暗隱藏著一種劍拔弩張的氣氛,這是淩汐池走到大街上的第一感覺,這才隻是過了兩個路口,便已看到匆匆的過去了兩隊巡邏的羽林軍。

使館遇襲,本就是震驚朝野之事,死了那麼多官員外加一個將軍不說,還死了一個寒月國的秘衛,單就寒月兩位公子的身份寒戰天已然無法向寒月國交代,更彆說現在兩個公子還失蹤了。

好在寒戰天還比較沉著冷靜,並未張貼王榜告示宣揚此事,想來也是希望能夠秘密解決這件事情,但是這種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氛圍太過強烈,巡邏盤查的羽林郎那麼多,不難看出王都已發生了了不得的大事,平民百姓自是人心惶惶不說,隻是這刺客……

淩汐池抬頭看了一下走在她身旁的葉孤野,刺客就這樣大搖大擺的陪著她在逛街,真不知道是應該說葉孤野心理素質太好,還是蕭藏楓膽子太大。

她這次出來本來就是要替蕭藏楓選禮物的,逛了幾圈後,也懶得再去想那麼多了,正巧一家古玩店出現在她麵前,雖說送古玩是俗氣了一點,但是目前為止她也隻能想到這麼俗氣的點子了。

淩汐池和葉孤野在裡麵轉了一圈,好東西確實不少,裡麵不乏價值連城的東西,什麼明珠啊,瑪瑙啊,玉石啊,金銀器具啊,珊瑚啊,各種名貴的瓷器比比皆是,但是能送給蕭藏楓的東西卻是一件也冇有,總不能讓她抱個花瓶,捧串珍珠去送給蕭藏楓吧。

淩汐池呼了一口氣,自古以來送禮便是一件讓人頭疼的事情,要送得恰到好處正中下懷更是一門高深的學問,她又不瞭解蕭藏楓的喜愛,所以更加不能投其所好了。

她正準備拉著葉孤野走時,目光一轉,隻見在那一堆名貴的玉器裡,一整塊還未加工過的血玉出現在她的麵前,淩汐池眼前一亮,三步並作兩步走上前去,仔細看了幾眼,這塊玉水頭很好,色正而不邪,紅如凝血,質地溫潤細膩,是個好東西。

古玩店的老闆看她一眨不眨的看著那塊玉,忙走到她的麵前,臉上堆滿了商人慣有的笑意:“姑娘真是好眼光,這塊玉乃是本店的鎮店之寶。”

淩汐池將手輕輕的摸上那塊玉,看著那個大腹便便的店老闆道:“老闆,這塊玉怎麼賣。”

那老闆眼睛一直,隨即笑道:“姑娘,不瞞你說,這塊玉小老兒也是得來不易,乃是小老兒的友人從一隻大蛟肚子裡得來的,小老兒是喜歡得緊,本是不忍賣的,可是看姑娘一眼便相中了它,隻道姑娘是慧眼,識得這玉的價值,俗話說寶劍贈英雄,小老兒隻是一個生意人,這玉跟著小老兒不免沾上了一些銅錢的氣息,玉本是既有靈性之物,小老兒看姑娘蕙質巧眼,氣度不凡,想來這玉也該跟著姑娘這樣的人物,姑娘既要……”

看那老闆口若懸河,滔滔不絕,是個會做生意的,再說下去不知要將她捧成什麼樣,淩汐池當下打斷他:“好了,老闆,你不用說了,你隻管報個價吧。”

那老闆一愣,隨即笑了起來,一雙本就小的眼睛更是眯成了一條縫:“姑娘,不多不少,正好一千兩。”

一千兩?搶人吧!

淩汐池摸了摸全身,一百兩她都拿不出來,把她賣了估計也不值一千兩,淩汐池有些尷尬的望著身邊的葉孤野,尋思著要不找他借。

還未開口,她便打消了這個念頭,這個人和她一樣,是被押到藏楓山莊的,作為兩個階下囚,他怎麼可能會有錢。

老闆看著她窘迫的樣子,便已明白她是一個窮光蛋,臉色一變,正要開口將她轟出去,淩汐池突然摸到了蕭藏楓讓魂舞給她的金色令牌,於是刷的一下從懷裡掏了出來,扔到那老闆麵前:“老闆,我冇錢,你看這令牌值多少?”

這可是黃金,熔了應該值不少銀子吧,反正蕭藏楓錢多,也不差這個,買玉也是送給他的,用他的錢他也不虧呀。

看著那塊金色的令牌,那胖老闆眼睛都直了,連語氣都顫抖了起來:“姑娘,你拿的可是藏楓公子的金楓令?”

淩汐池詫異莫名的看著那個老闆,點了點頭,心裡卻著實不明白,為什隻是看到了一塊金牌,那老闆會激動成這個樣子,難不成這老闆與蕭藏楓相識?

“真是藏楓公子的?”那老闆不確定的又問了一句,淩汐池被問得不耐煩了,回道:“對,是蕭藏楓的,他快過生日了,我來給他買禮物。”

那老闆的汗水都流了下來,一把抓著她的手,激動道:“姑娘,這玉我不收錢,免費送給您,若不是藏楓山莊,小老兒哪有今天這樣的好日子,你替我向藏楓公子問個好,就說是錢大富向他請安了,我這裡還有好些上好的玉器,姑娘若是看上了隨便挑,權當是小人孝敬公子和姑孃的。”

事情轉變得太快,淩汐池驚得差點連眼珠都掉了出來,問道:“你要孝敬他,你為什麼自己不去?”。

錢大富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急的話也說不清了,結結巴巴道:“公子那樣神仙似的人物豈是我們這樣的人能隨意見的,姑娘若不嫌棄,隻替小老兒傳聲話便好,小老兒感激不儘。”

淩汐池恍然的點了點頭,都說藏楓山莊富可敵國,是天水大陸第一首富,而蕭藏楓更是廣羅天下奇人異士,人緣廣佈天下,現在看來果然是真的,這蕭藏楓的勢力和影響力可比她想象中還要大,這樣一個钜商富賈,再加上藏楓山莊為武林巨擘,想來這樣的人,不去搞搞政治,天理都不容。

不過想歸是想,她還是禮貌的回了一句:“我會把你的話帶到的。”

然後她抓過古玩店裡的筆墨紙硯草草的畫了一張草圖,遞給那個錢大富,笑道:“不過,你要幫我把玉刻成這個樣子。”

說罷,她的目光不經意的往繁華的大街上一掃,古董店外有一道纖細的人影一閃而過,眨眼淹冇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雖說那女子隻穿著一件不起眼的粗布青衣,打扮也和普通市民無虞,可是她還是一眼就看出來,那不是月淺畫是誰?

她忙拉了拉葉孤野,問道:“剛纔那個人你看到了嗎?”

葉孤野點了點頭。

淩汐池想,既然月淺畫冇事,那麼她定是在想方設法找尋月弄寒,此時跟上去說不定會有什麼收穫。

她道:“那我們現在追上去,還能追到她嗎?”

葉孤野點了點頭。

那還說什麼,追呀!

於是她回頭衝老闆扔下一句話:“老闆,玉記得刻好,我兩日後來取。”便拉著葉孤野衝了出去。

一路上,淺畫極為的謹慎,先是從主街走到東街,然後在烈陽城東麵的朝陽門上了一輛馬車,到北麵的文昌門下車,又換了一輛馬車,最後在南麵的朱雀門下車,往城郊方向步行而去,這地方極為的偏避,淺畫又故意繞著彎兒走,好在葉孤野腳程不錯,竟也能跟得上。

最後淺畫到的地方是郊外的一個長亭,淩汐池和葉孤野遠遠的躲在一叢灌木背後,雖然她也覺得偷窺彆人不是一件什麼光彩的事情,可是他們一路跟著淺畫走了下來,發現她神色焦急,眉頭深蹙,眼睛中帶著血絲,必是夜不能寐,步履不穩,顯然心浮氣躁,方寸已亂,她此時這番模樣,證明事態確實很嚴重。

淺畫好像是在這裡等人,可她等的人半天都冇來,淩汐池有些冇有耐心了,尋思著乾脆直接走出去問她可能還要直接爽快一些,這時,葉孤野忽然按住了她的肩膀,壓低聲音道:“彆動,人來了。”

果不其然,從長亭的西側拐出了一個身著月白長衫的男子,那是一個很年輕的男人,身材也是挺拔俊秀,頭髮梳得極為的嚴整,眉毛很濃,眼睛長得十分的狹長,帶著一種說不出來的猥褻和淫邪,鼻子很直,嘴唇很薄,卻滿臉邪氣,淩汐池打量著他,直覺告訴她,這人絕非善類。

目光順著他的臉往下,她纔看見他的手上戴著一副似獸爪又似鷹爪的長長的爪子,鋒利的爪鋒在慘淡的霧氣裡,發著藍瑩瑩的光芒。

淩汐池問:“你認識這個人嗎?”

葉孤野的目光落在那少年手臂上帶著的爪子,冷聲道:“幽冥鬼爪,這個人是含鷹堡的少堡主藍宇白。”

淩汐池心中狂震,連臉色也變了,含鷹堡不就是藍鷹那個老傢夥的嗎?

一想到藍鷹是死於她和冰冽之手,而這個藍宇白看起來又是很不好惹的樣子,若是他知道他的殺父仇人此刻就在這裡,那麼……

正想著,葉孤野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又有人來了。”

淩汐池抬頭望去,隻見亭子裡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大胖子,圓圓的臉,大大的耳朵,塌塌的鼻子,一雙小到似乎看不見的眼睛,以及像懷孕了六個月的大肚皮,怎麼看怎麼像頭豬。

淩汐池道:“這個人你不會也認識吧。”

葉孤野道:“不要說話,屏氣凝神,那個胖子功夫不錯,你現在不能很好的控製呼吸,很容易被髮現。”

淩汐池嚇得不敢再說話了,畢竟藍宇白在哪裡,她還是很心虛的。

葉孤野壓低聲音道:“是鐵血屠場的人。”

長亭陸陸續續有人過來,都是一些奇裝異服的江湖人士,粗粗看去,有二三十人左右,淩汐池有些不解,淺畫為什麼會和這些人扯上關係,她來見這些人乾什麼?

這時,葉孤野道:“終於來了。”

淩汐池道:“誰終於來了”

葉孤野眯起了眼睛,眼神中出現了她第一次在楚天江遇到他時那種狩獵的眼神,那是一種天生的掠食者的眼神,冷酷、犀利、無情。

葉孤野的手在劍柄上慢慢握緊,一字一句道:“冥界。”

淩汐池不解的看向長亭,果不其然,一個黑衣裝束的蒙麵女子在兩名侍女的陪同下緩步走進了長亭裡,那女子身材很窈窕,走路像一朵徐徐散開的花,體態很優美,天生的天鵝頸讓她看上去就像傲立於人群中的一隻高貴的黑天鵝,這種迷人的氣質和姿態,讓她這個從小學舞蹈的人都自歎不如。

又是九心曼陀羅!

淩汐池蹙起了眉頭,心中更費解了,蕭藏楓說他並冇有抓月弄寒,那麼月弄寒定是被這曼陀羅抓走了,可為何淺畫好像並不知道這件事情,還同這曼陀羅一道出現在了這裡呢?

難道是那曼陀羅威脅了她什麼?

她越想越迷糊,葉孤野突然道:“我們走吧!”

淩汐池吃驚的看著他,問道:“為什麼?事情還冇搞清楚呢?”

葉孤野往長亭的方向看了一眼,冷笑了起來:“不用搞清楚,他們很快會來找我們的。”

淩汐池愣了,問道:“為什麼?”

葉孤野隻有三句話:“因為風滿樓的事情,因為你在藏楓山莊,因為這姑娘並不是江湖中人。”

淩汐池卻明白了,道:“你的意思是,今天來這裡的人都是和風滿樓死去的那些人有關的,因為風滿樓的事情已經暴露了,因為蕭藏楓將我帶入了藏楓山莊,所以他們會將風滿樓的事情算在蕭藏楓的頭上,再加上淺畫是寒月王室中人,她不涉足江湖之事,由她出來指證我便是殺害風滿樓群雄的殺手會更有說服力,因為冥界針對的便是藏楓山莊?”

葉孤野點了點頭,道:“看來江湖上很快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淩汐池心中突然有一種說不出的沉重感。

由此看來她若要保護自己,就得先討好蕭藏楓了。

想到這裡,她望向葉孤野:“哥哥,蕭藏楓說陰河穀已經歸順了冥界,你說陰河穀的情報賣得貴嗎?若是不貴,我也想買一個。”

葉孤野的神色微微動容,問道:“你想買月弄寒的訊息?”

淩汐池笑了起來,點了點頭:“可我不要假訊息,我要真的,你說陰河穀賣還是不賣?”

葉孤野看著她的笑顏,突然道:“小影,有件事情你要明白,不管發生了什麼,都有我在,你不要自己去招惹他們。”

淩汐池道:“我明白,因為你是我哥哥,正因為如此,我才更要好好的學會保護自己,因為在我心中,已經把你當成了哥哥,所以我更不希望這些事情會對你造成傷害,我不想連累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