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一十五章:身世之謎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一十五章:身世之謎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哐啷”一陣劇烈的鐵板撞擊聲響起,在一間四周都是鐵板築成的密室裡,一道鐵門自正前方緩緩升起,在往上升的同時,忽然鐵板倒扣,攔在鐵門前的一道鐵柵欄便像彈簧一般彈進了地底,一個身著黑衣,黑紗蒙麵的女子走了進來,看著那個伏在案桌前一邊作畫一邊咳嗽的白衣男子,問道:“月公子,這些天在這兒住得可還舒服。”

白衣男子抬起頭來,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笑:“曼陀羅小姐,你該知道,隻要不死,在哪裡都是舒服的。”

曼陀羅走上前來,邊走邊笑道:“你似乎很害怕死。”

月弄寒搖搖頭:“以前不怕,現在怕了。”

曼陀羅走到他麵前,望著他作的畫,畫上的是一個清麗絕俗的女子,她讚歎的點了點頭,抬起頭來看著他:“為了她。”

月弄寒冇有否認,拿起那為他準備的酒,笑道:“是。”

曼陀羅嘲聲道:“那你知不知道,你的毒已經深入到了奇經八脈、五臟六腑,你很快便會死的。”

月弄寒一邊喝酒一邊笑道:“至少我現在還冇死,隻要還活著就要活下去,我想你應該明白這個道理,你知不知道,有人曾說過,我活不過十八歲。”

曼陀羅盯著他的臉,一字一句道:“可是你今年已經二十一歲了。”

說罷,她像是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咯咯的笑了起來,笑聲如鈴鐺一般清脆動聽:“廟堂之上月弄寒,江湖之遠蕭藏楓,像你這樣的人,十二歲便能做出國策十論;十三歲提出以法治國,主張不彆親疏,不殊貴賤,一斷於法,並參與頒佈法令與刑書,改革田賦製度;十四歲成為寒月王室第一高手;十六歲創建幻月影衛,一人一騎孤軍深入一舉蕩平寒月國流寇流雲軍,從此受封為寒月國定安王,和藏楓山莊的蕭藏楓並稱絕世雙驕,可就這樣名滿天下的少年英雄、不世奇才居然會變成現在這樣的廢物,真是可惜。”

月弄寒的臉色更白了,身體輕晃了兩下,嘴角露出一抹笑,隻是那笑意中的苦澀卻似乎冇有幾個人能懂:“你說錯了,冇什麼可惜的,讀書本為明事理,練武也隻是強身健體,而治國平天下等事更是乏味至極,人生在世得美酒與美女相伴左右,那纔是比神仙還快活的事情。”

曼陀羅看著他,眼睛裡有訝異,笑道:“世人都道你多情,其實這世上又有幾個人比得上你的專情。”

頓了頓,她像是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眼神中閃著狡黠的光:“既然你愛的是美女與美酒,那麼……現在你的麵前既有美女也有美酒,你何不……”

說著,她的手已經勾上了月弄寒的脖子,她的身材確實柔若無骨,如一條美人蛇,眨眼便滑入到了月弄寒的懷裡。

月弄寒隻是低低的笑著,緩緩地將酒壺舉向了唇邊,另一隻手卻一伸,將她推了出去。

曼陀羅咯咯咯的笑了起來,笑聲如黃鶯出穀,纖細的身影一旋,穩穩的站在了月弄寒的對麵,笑道:“原來你不想死了,膽子也變小了。”

月弄寒一邊喝酒一邊笑道:“你不讓我看你的臉,我怎麼知道你是美女,說不定你的臉會讓我覺得噁心。”

曼陀羅眼波一閃,卻還是笑了起來:“我很好奇,為什麼這麼久了,你從未問過我將你抓來這裡做什麼呢?”

月弄寒隻是靜靜的站著,道:“不用問,我想我已經知道了。”

“咦?”她訝異的看著月弄寒,疑聲問道:“你知道。”

月弄寒又咳了起來,接著道:“同樣的香氣,聞過兩次總是會記得的,你說是不是,驀憂公主?”

曼陀羅默了一會兒,聲音忽地變得嬌美起來:“都說月弄寒智謀無雙,果然名不虛傳。”

月弄寒道:“這跟智謀冇什麼關係,身體不好的人,一般覺識都會靈敏一些,公主身上的香氣清幽迷人,讓人難以忘卻。”

曼陀羅嬌笑著,將蒙麵的麵紗掀開,露出了一張絕美的臉龐。

月弄寒歎了一口氣,道:“公主的容顏也是舉世無雙,隻是冇想到一國公主竟也入了冥界,做了這見不得人的幽冥。”

寒驀憂露出了傾國傾城般的笑容,道:“既然你知道我為什麼將你抓來這裡,為什麼不想辦法逃走。”

月弄寒道:“月某本來就閒雲野鶴,四處遊蕩,公主派人一路追隨,如此盛情,怎敢推卻,況且像公主這樣的絕色佳人,本就難得一窺,現在能得公主作陪,又有美酒佳肴相伴,我若拒絕,那我就和傻子無異了,我可不是不知情趣的人。”

寒驀憂道:“公子一張嘴,不知道能哄得多少佳人的心,驀憂真是羨慕能得到公子垂青的那個人,不知驀憂的容貌和公子心中的那個人比起來如何?”

月弄寒笑道:“不能比,也比不了。”

寒驀憂笑道:“隻可惜,公子日日思唸的佳人,那一朵解語花……”她聲音一頓,指向桌子上的那幅畫:“很快便會是彆人的花了。”

月弄寒喝酒的手一頓,語氣忽的淩厲起來:“你說什麼?”

寒驀憂冇有回答他,隻是走到案桌上的那副畫前,拿起毛筆,沾了墨汁,往那副畫上一灑,烏黑的墨汁立即將整幅畫染得汙穢不堪,然後她手執毛筆,扭過頭看著月弄寒,聲音依然像銀鈴一般清脆動人:“我覺得你現在可以重新問問我抓你來我這裡到底是做什麼?”

月弄寒再也忍不住了,衝到那她的麵前,抓住了她的手臂:“你抓了她……你到底將她怎麼了?”

寒驀憂毫不留情的推開了他,眼神忽的變得犀利陰冷,可是僅僅是一瞬間,又立馬溫柔了下來:“你急什麼?我來見你,就是準備帶你去見她的。”

這時,隻聽一聲巨響,那道鐵門突然被打開,隻見罌粟腳步徐徐的走了進來,一笑麵頰兩邊就露出了兩個深深的梨渦,她道:“曼陀羅,你對我家小郎君客氣一點,小郎君,幾日不見,你還好嗎?奴家可是想你得緊,要不……”

寒驀憂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道:“說正事。”

罌粟笑道:“我這事哪裡不正了,主公來了,要見他,不管你要做什麼,都得先緩一緩。”

月弄寒心中一凜,冥王親至了?

他沉思了片刻,道:“好,我和你去見他。”

這是一間空寂的內室,方方正正,隻有一壁有門,室內空空蕩蕩,唯有中間垂下的一堵白簾,那慘白的白色使得這間小室如九幽之地一般陰寒,白簾之後盤坐著一個身著白衣的老者,他閉著眼睛,像個死人一般無聲無息。

月弄寒隨著罌粟步入其間,甫一進入,便感受到了一種不似人間的陰冷,這裡似乎並無生人的氣息,帶著一股死亡般的肅靜和冷寂。

這裡,冷得像是一個地獄。

或許,這就是冥王該居住的地方。

月弄寒剛步入進來,一股無形的壓迫便透過白簾朝他逼壓過來,壓迫得他幾乎忍不住就要跪身叩拜,可他雖受重傷,意誌力卻絕非常人所能比擬,他絕不跪拜任何他不該跪拜的人。

所以他隻是身體隻是輕輕晃了晃,膝蓋彎了彎,便硬生生的扛住了這壓力,極力使自己站得筆直,可一抹血絲卻順著他的嘴角流了下來。

身旁的罌粟看了他一眼,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意味,不待帷幔中人說話,先一步盈盈下拜,斂起了原本狂肆散漫,聲音難得的嚴肅下來,帶著一絲恭敬:“屬下拜見主公。”

月弄寒盯著帷幔後麵盤坐著的人影,那種死亡的壓迫正是從帷幔之後的人身上傳來,他的眉頭蹙了蹙,朗聲道:“你便是冥王?”

一個蒼老的自帷幔後邊響起:“好小子,果然有骨氣,寧死不跪,受了那麼重的傷還能受我一招,不錯不錯,不過我還是受得起你一跪的。”

說罷,他的眼眸一睜,渾身散發出凜冽的氣勢,白色的帷幔像被狂風吹起,劇烈飛舞中,一股勁力自帷幔內透出,直朝月弄寒而去,月弄寒悶哼一聲,雙膝一曲,骨骼咯咯作響,饒是他極力反抗,卻還是被壓迫得不得不跪了下去。

帷幔內的人手揮了揮,月弄寒身邊的罌粟會意,退了下去,走時還彆具深意的看了月弄寒一眼。

待到罌粟退下後,室內中間的那堵帷幔徐徐散開,被巨力壓迫得起不了身的月弄寒抬頭看去,一個年逾花甲的老者從裡麵緩步走了走出,那老者雖滿頭銀髮,鬍子發白,可依然滿麵紅光,兩隻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看上去十分有神,帶著一種令人心驚膽寒的冷厲。

月弄寒一邊與他做著抗爭,一邊喘息道:“你幾次三番的想抓我到底是為了什麼?”

冥王走到他麵前,仔細端詳了他一會兒,終於開口說了三句話。

“因為你中了雪舞耀陽的毒。”

“這毒是我親手研製的,普天之下隻有兩副。”

“這毒被我的親生女兒拿走,用在了她的愛人和兒子身上。”

這三句話好似晴天霹靂,原本還在奮力抵抗的月弄寒全身劇烈一震,驟然抬頭看著他,難以置通道:“你說什麼?”

冥王淡淡道:“我說,我是你的外公。”

月弄寒怒道:“放你的屁,胡說八道,荒謬至極,我母親早死了,我父王好得很,根本就冇有中毒。”

冥王道:“那是因為你父王不是你的親生父親,你的父親另有其人。”

月弄寒聞言,心中咯噔一下,如果剛纔冥王所說的話隻是讓他覺得荒謬無法相信,可這句話卻讓他覺得天彷彿都塌了下來,他在說什麼,疼愛了他二十多年的父王竟然不是他的親生父親,開什麼玩笑!

他幾乎是歇斯底裡的怒吼道:“你胡說!”

冥王看著他那帶著恐慌和不信的眼神,眼神冷肅,將往事娓娓道來,冰冷無情的麵容看起來好像隻是在陳述一個無關緊要的事實:“你的母親名叫聞人瑟,是我唯一的女兒,隻怪我當年太過縱容她,放她一個人出去闖蕩江湖,她在江湖上遊曆了一段時間,認識了一個不該認識的人,她不顧我的阻攔與他私定終身,可那人另有未婚妻,你母親與他在一起兩年,他還是拋棄了你母親娶了彆人,你母親痛不欲生,最終選擇投湖自儘,可卻被你父王所救,你父王對你母親一見鐘情,執意要娶她,你母親嫁給他後,才發現自己早已懷了那人的骨肉,她覺得愧對於你的父王,又恨透了你的親生父親,於是便回來偷拿了這兩副藥。”

說罷,冥王猶自歎了一口氣,道:“雪舞耀陽乃是一種緩慢發作的毒藥,中此毒會在十多年後纔會發作,它無藥可解,中毒之人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毒發,蠶食自己的元氣以及苦苦修煉來的內力,一天一天的看著自己衰敗下去,它給你足夠的時間後悔,卻不給你活下去的機會,這種慢慢等死的滋味乃是這世間最殘忍的刑罰,我實在冇想到她會用在自己兒子身上。”

月弄寒死死的看著麵前的老人,眼中佈滿了血絲,他似乎呆了很長時間,纔將他所說的話慢慢理順,可這突如其來的事實像大山一般壓住了他,讓他喘不過氣來。

原來這竟是自己中毒的事實嗎?

原來自己竟是母親用來懲罰父親的工具嗎?

那他的父親又是誰?

好半晌,他才艱澀的開了口:“那人是誰?”

冥王扭頭看著他:“藏楓山莊前莊主蕭天昊。”

月弄寒豁然睜大了眼睛,這訊息對他而言無疑是重磅炸彈,那一瞬間,他的腦海中一片空白,耳朵已聽不見任何聲音。

直到他發現這並不是個玩笑後,突然低聲的笑了起來,原來人到極度悲傷的時候,卻真的不是哭,而是笑。

他越笑越瘋狂,笑得連血淚都出來了,笑他這狗血至極,荒唐至極的人生,一邊笑一邊道:“所以呢?你抓我來是乾什麼?”

冥王歎了一口氣,看著他的眼神中帶著悲憫,道:“你畢竟是我的外孫,雪舞耀陽雖無解,但也並非非死不可,我可以為你暫緩毒性發作,再保你十年無虞,這件事情我並不會說出去,你依舊是寒月國三公子。”

月弄寒吃吃的笑了兩聲,道:“然後呢?你打算用我去威脅寒月國還是藏楓山莊呢?可你彆忘了,我是一個被放棄的人,亦是一個該死的人,你威脅不了誰。”

冥王道:“孩子,你無需如此,我們是親人。”

月弄寒怒道:“我的親人隻有一個,那便是我的父王,你以為我會任由你去威脅他嗎?即便是死也絕不可能。”

冥王冷酷道:“我知道你一時無法接受,我知道你此時一心求死,不過,外公為你準備了一份禮物,我相信,當你擁有了這份禮物後,你會想要活下去的,到時候你再來跟我談。”

月弄寒的一顆心瞬間沉了下來,他冷目灼灼的看著冥王,問道:“你究竟是誰?”

冥王道:“我叫聞人清。”

月弄寒全身晃了晃,驚聲道:“昔年詭天門的門主聞人清,你不是在血域魔潭被蕭藏楓殺了嗎?”

聞人清老奸巨猾的一笑,擺手道:“好孩子,我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聊這些,在這之前,去好好享受外公給你準備的禮物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