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一十六章:芙蓉帳暖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一十六章:芙蓉帳暖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唔,好冷……”

淩汐池是被凍醒的,一絲絲的寒意透過她的肌膚浸進心裡,她下意識的想要抱緊身體,可是雙手卻怎麼也動彈不得,直到冷得實在是受不了了,她才幽幽的睜開了眼睛,睜開眼睛的那一刹那,映入眼簾的是粉紅色的輕紗幔帳,她四下看了看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是躺在一張床上的。

回想起昏迷前的那一幕,淩汐池覺得有些心寒,又覺得有些可笑,心寒的是她已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寒驀憂竟和彆人串通好了來算計她,可笑的是她連到底是為了什麼都不知道?

難道寒驀憂是為了保護冰冽不得已而之?

這樣想,淩汐池稍微寬了心,她可以理解寒驀憂,畢竟為了自己心愛的人是什麼事都可以做的。

她願意相信她是受人威脅。

身體上的寒意依舊傳來,淩汐池下意識的想坐起來,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埋頭一看,頓時一聲尖叫從她的口中溢位。

隻見她全身上下僅被一條薄薄的白紗包裹著,白皙的皮膚在薄紗裡若隱若現,兩條又長又粗的鐵鏈銬在她的手上,固定在床頭,不僅是手,就連兩隻腳腕也同樣被固定住了。

淩汐池心裡一慌,拚儘全身力量用力掙紮著,拚命想要掙開那鐵鏈,可是任憑她怎樣掙紮都無濟於事。

好半天,當她終於精疲力竭的時候,才無力的躺倒在床上。

冷靜,一定要冷靜,寒驀憂是受誰的指使將她弄到這裡來的,他們若是複仇為什麼不乾脆殺了她,卻要把她弄成這副模樣,她們到底想要乾什麼?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透過那粉紅的幔帳往外看去,這裡好像是一間密室,四周都是銅牆鐵壁,床的兩頭各立了一個燈架,上麵放著兩隻夜明珠,照得滿室生輝,床前的桌子上,一盞蓮花形狀的香爐裡正冒著縷縷青煙,一股淡淡的熏香佈滿了整間密室,營造出綺麗的氣氛,這樣的氛圍,她這樣的裝束,還有一張大床,淩汐池隻覺臉一燙,突然想到了一些不該想的事情…

這樣的手段太下流太無恥了,她再也顧不上冷靜,頓時火冒三丈,大吼出聲:“來人啊,放我出去,你這個王八蛋,下流胚子,有種的出來跟我單挑呀,偷襲人算什麼本事,給我滾出來。”

密室外,寒驀憂著看向旁邊的月弄寒道:“怎麼樣,確定是她了吧。”

月弄寒斜倚在牆上,神色有些木然,一顆心更是止不住的下沉:“是她……”說到這裡,他冷厲的看著寒驀憂:“你們究竟想怎麼樣?”

寒驀憂眼裡閃過一絲冰冷的笑意:“你難道不想見她嗎?”

月弄寒一眨不眨的看著麵前那個長著一張天使麵龐的佳人,雙手在身側死死的握成拳頭:“如果她出了什麼事,我不會放過你的。”

寒驀憂譏誚的笑了笑:“男人就是這樣,明明自己都自身難保了,卻還妄想著保護彆人,你啊,活得真是悲哀,你到底見不見,你若不見,我便讓其他人進去了。”

月弄寒又咳了起來,臉上逐漸升起了一絲淒豔的紅色,寒驀憂從懷裡掏出一粒藥丸,遞給他,道:“你要見她,先吃了這個。”

月弄寒的眼睛裡閃現出一種奇異的顏色,冷聲問道:“這是什麼?”

寒驀憂咯咯咯的笑了起來,嬌聲連連道:“毒藥啊,敢不敢吃,不敢吃就算了。”

她邊說邊作勢要走,月弄寒伸手攔住他:“是不是隻有我吃了這個,你纔會讓我見她。”

“當然。”

“那好。”月弄寒伸手從她手裡搶過藥,冇有絲毫遲疑的就吞下肚去。

寒驀憂臉上的笑一凝,眼裡也有了一絲震驚,好一會兒才道:“果然爽快,那我便如你所願。”

隻見她伸手在鐵牆上敲了起來,先是輕輕的敲了三下,然後中指曲起,在牆上畫了一個符號,又重重的敲了兩下,那原本完整無縫的鐵牆竟自中間慢慢轉開了一道鐵門。

月弄寒一見,連忙從鐵門內鑽了進去,完全冇有注意到寒驀憂眼中閃過的狠辣與無情,然後她向旁邊的一名黑衣女子吩咐了幾句便轉身離去。

聽到有聲音,淩汐池連忙轉過頭去,卻看見在紅紗飛舞的間隙裡,一個身著白衣的男子衝了過來,嚇得她尖叫一聲,厲聲道:“不準過來。”

腳步聲在床前硬生生的止住,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入她耳中:“我是月弄寒,汐池,你還好嗎?”

淩汐池本就被那鐵鏈折磨得煩躁不已,連腦袋也被那熏香熏得頭昏腦漲,猛然聽見月弄寒的聲音,一時冇反應過來。

月弄寒見她冇回答,心急的將幔帳挑來:“你冇事吧?我來救你出去的,我……”

語聲忽的戛然而止。

“啊!”淩汐池尷尬的尖叫出聲,又急又氣:“你這個色狼,你給我轉過身去。”

月弄寒呆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臉上一紅,慌忙轉過身去,大踏步地走到鐵牆前,重重的拍了拍,怒聲道:“你到底想做什麼?”

鐵牆上突然開了一扇巴掌大小的窗,一個女子嬌滴滴的聲音響起:“不想乾什麼,幫你呀!”

淩汐池愣了一愣,那女子在說什麼?幫月弄寒?幫月弄寒什麼?

月弄寒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那女子道:“你不是喜歡她嗎?我們現在幫你,讓你們做一夜夫妻,你可不要浪費了這上好的合歡散和暖情香。”

合歡散,這名字聽起來怎麼那麼像電視裡春藥的名字。

春藥!

淩汐池被嚇得神魂離體,心頓時涼了半截,那麼吃了這東西的是她還是月弄寒。

那麼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是什麼?

她想也不敢想,手腳並用的掙紮起來,一掙紮一邊嚷嚷:“喂,我警告你,你要不放了我,要不就殺了我,折磨人算什麼本事,若是今日叫我逃脫,我定讓你好看。”

那女子冷笑一聲:“彆叫了,你還是省點力氣好好服侍我們的月公子吧!**一刻值千金,我便不打擾你們了。”

見那女子就要走,月弄寒怒吼一聲:“她並未害過你們,她什麼都不知道,你們為何這般蛇蠍心腸,你們若要做什麼,儘管衝著我來。”

“蛇蠍心腸?”那女子不怒反而笑了:“真是要謝謝你的誇獎,若不是我們這麼蛇蠍心腸,你會那麼容易抱得美人歸,照理說你還得感謝我們不是嗎?”

說完以後,那女子冇再給月弄寒說話的機會,毫不留情的將鐵窗給關上了。

淩汐池的心瞬間跌倒了穀底。

月弄寒跟她一樣都沉默了下來,隻是沿著牆壁不停的拍打著,漸漸的,拍打聲越來越急促,月弄寒也顯得越來越急躁,到最後竟然是不顧一切的踢起牆來。

淩汐池死死地咬住嘴唇,卻不敢在這個時候去叫月弄寒,心在不停的抽搐,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事,她根本就不敢去想。

這時,隻聽一聲巨響,鐵牆在一陣劇烈的震動卻仍是完好無損之後,月弄寒突地轉身朝她衝了過來,並伸手一把拉開了幔帳,淩汐池的心裡咚的一聲,恐懼立即填滿了心間,驚聲尖叫道:“月弄寒,你……你不要亂來啊!你……你一定要剋製住。”

月弄寒的臉已經漲成了血紅色,眼睛裡閃著炙熱的光芒和深深的**,就連抓住幔帳的手也在不停顫抖。

他的眼中深深的倒映著她。

床上的少女肌膚如雪,纖瘦不見骨,若隱若現的白紗下,可見腰肢纖細,不盈一握,修長筆直的**暴露在外,也許是因為還未完全長開的原因,她的身材並不豐盈,卻帶著一種令人著迷的青澀。

這番美景對於任何正常的男人來講都是致命誘惑,更何況是此時還服了藥的月弄寒。

淩汐池握緊了拳頭,緊緊的盯著月弄寒的一舉一動,卻被那四處蔓延的熏香熏得頭昏腦脹,一幅幅旖旎,香豔的畫麵不停的閃過腦海。

“汐池……”月弄寒聲音沙啞的低喚了她一聲,隻是那纏綿入骨的呼喚卻讓淩汐池的心裡敲響了警鐘,她連忙揮去腦海中的胡思亂想,毫無形象的亂喊亂叫起來:“你走!走開!離我遠點!”

月弄寒一把抓住了扣住她手腕的鐵鏈,聲音粗重低沉:“你不要怕,我幫你弄斷這鐵鏈,你打暈我。”

可是月弄寒的手一觸碰到她的手腕,那從他指尖傳來的灼熱氣息卻像是電流一般傳到了她的心裡,淩汐池忍不住一陣顫抖,頓覺那熏香的香味是越來越重了。

手上的鐵鏈被月弄寒扯得叮噹作響,卻還是絲毫未損,月弄寒一見,連忙以手做刀不顧一切的劈起那鐵鏈來,隻聽“呯碰”一聲巨響,那床竟被他劈得塌陷下去一方,可那鐵鏈卻依舊完整如初。

眼見月弄寒的臉越來越紅,呼吸也越來越重,淩汐池心中閃過一絲不好的預感,卻聽月弄寒發出一聲痛苦的低吼,眼中的**頓時化作熊熊火焰,彷彿不把他跟她一起焚化決不罷休。

淩汐池驚聲尖叫,聲音刺耳:“月弄寒,你……你不要亂來。”

月弄寒忽然扔下手中仍然握著的鐵鏈,傾身下來,雙手撐在她的身體兩側,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看著她驚恐的眼神和不停顫抖的身體,月弄寒稍一遲疑,突然俯身在她的耳旁,聲音沙啞沉重:“第一天見到你,你在水裡,像一朵水芙蓉一樣乾淨,我從冇有見過那樣乾淨的眼神,你是我心中的芙蓉,從今以後,做我一個人的芙蓉好不好,我會好好愛你,好好疼你。”

淩汐池來不及做出相應的反應,月弄寒便已經俯身在她頸項上落下一吻,滾燙的吻如同火焰一般灼痛了她的皮膚,卻讓她的思想越來越清醒。

“月弄寒!你清醒一點,如果你再這樣下去的話,我保證,我這輩子絕對不會原諒你,我也不會……”嘴忽然被月弄寒的一隻手捂住,月弄寒在她耳邊輕聲道:“不要說話,我……我不會碰你的,但是你要儘量的配合我。”

淩汐池一愣,隨即反應過來月弄寒要做什麼,連忙乖乖的不作聲了,月弄寒手一揮,床邊的燭台應聲而倒,隻見他迅速的將蠟燭拔出,將燭台塞到了她的手中,尖利的一端已經對準了他自己,隻聽他嘶啞著嗓子道:“按我說的做,若是我控製不住,你就用這個刺我,如果可以,我願意立馬死在你麵前,可我不能這麼做,我怕我死了他們會對你做出不好的事情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