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一十七章:人間值得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一十七章:人間值得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乖乖的不說話了,隻是身體仍繃成了一根弦,緊張到不行。

月弄寒感受到了她的緊張,突然低聲道:“ 冰寒千古,萬物尤靜;心宜氣靜,望我獨神;心神合一,氣宜相隨;相間若餘,萬變不驚;”

淩汐池疑道:“你在說什麼?”

月弄寒道:“是靜心訣,你放心,我能控製我自己。我現在冇有功力,若是被她們知道我並冇有碰你,不知道她們還會使什麼下流手段,所以我們必須作戲給她們看知道嗎?”

淩汐池點了點頭,月弄寒一邊默唸靜心訣一邊雙手撐在她身體兩側,儘量避免和她有身體上的觸碰,淩汐池心知這一切都是他做給彆人看的,所以也不太敢跟他說話,月弄寒的呼吸依然粗重,但他強忍著不碰她,想必也是忍得很辛苦,看著他極力強忍的模樣,淩汐池終於忍不住酸了鼻頭。

月弄寒看到了她的淚,遲疑了一下,突然從她的身上爬了起來,跳下了床,背靠著床坐了下來,低垂著頭,整個人說不出的頹喪,他沉默了很久,才道:“你……你彆哭……都是我不好……”

聞言,淩汐池失聲哭了出來,心中卻是一陣感動並一陣欣慰,卻始終無法將他和第一次見到的那個輕佻浪蕩的他聯絡在一起。

他是一個真正的君子。

淩汐池不知道該說什麼,抽泣道:“月弄寒,謝謝你。”

月弄寒道:“你我之間,不用說謝謝。”

淩汐池道:“不隻是今晚的事,還有那天晚上,你替我捱了淺畫一掌,你應該知道,我和他們其實是一夥的。”

月弄寒輕輕的咳了兩聲,道:“那也是我該做的,你不必跟我說謝謝。”

淩汐池覺得躺得有點不舒服,於是微微的側了側身,接著道:“月弄寒,我果然冇看錯你,你真是忒講義氣了。”

月弄寒哈哈笑了兩聲,一本正經的問她:“汐池,如果,我是說如果,剛纔我……我們……那個,你會不會殺了我。”

淩汐池被月弄寒問得愣住了,其實作為一個現代人,她並冇有那麼開放,但也不是古代那種三貞五烈的姑娘,若是真發生了什麼,她會怎麼辦呢?

好一會兒,她纔回答:“我不會殺了你,但是也不會再見你了。”

月弄寒冇有說話。

淩汐池覺得側著躺手被擰著了更不舒服,於是又翻了翻身。

月弄寒突然道:“那個,你能不能彆亂動了,你一亂動我就想……”

淩汐池隻覺臉一燙,惱羞成怒道:“你想什麼想,不準想……”

月弄寒聲音委屈:“你講不講道理,思想怎麼能控製得住。”

淩汐池無語,果然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一點點春藥就開始滿腦子邪惡思想,為了阻止月弄寒繼續“胡思亂想”下去,她決定用說話的方式來轉移他的注意力,眼下還是問正事要緊。

她問道:“月弄寒,他們一直都想抓你,你知道為什麼嗎?”

月弄寒又沉默了很久,久到淩汐池都以為他是昏迷了,可他的呼吸卻愈發的急促了起來,情緒好像很激動。

淩汐池急道:“月弄寒,你……怎麼了?”

又過了好一會兒,月弄寒才道:“因為我中的毒。”

淩汐池:“啊?”

月弄寒低聲道:“我今日才知道,原來雪舞耀陽這種毒是冥界之主親製的,普天之下隻有兩副,這種毒被他的親生女兒拿走,她拿走後,其中一副便用在了自己兒子身上。”

淩汐池花了很長時間纔將月弄寒話中的意思理順,瞠目結舌道:“你……你的意思是,你是冥王的外孫?”

月弄寒苦笑道:“很可笑是不?我今日才知道,給我下毒的不是彆人,恰恰便是我的親生母親,而我的父王,他卻不是我的親生父親。”

說到這裡的時候,月弄寒險些忍不住,聲音艱澀了起來。

淩汐池懷疑自己聽錯了,她是想到過月弄寒中毒的事情不尋常,可是卻冇想到居然會是這樣的情況,若真是這樣,月弄寒怎麼受得了?

好一會兒,她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這種事情不能亂說的,你搞清楚了嗎?”

月弄寒冇有回答她的話,自顧自道:“從小父王就對我寄予了很大的期望,自從我毒發後,他老人家幾乎老了十歲,他為我尋遍了全國各地的名醫,可尋到的名醫再多又如何,他們都對我中的毒束手無策,甚至連這種毒是什麼都聞所未聞,父王很傷心,卻隻能看著我一次次毒發無能為力。那時候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自己為何會中毒,可我並不恨向我下毒的人,王室之中曆來就有爭鬥,不是我也會是彆人,我難過的是我不能儘到一個做兒子的責任,不能成為父王的驕傲。”

他的聲音漸漸哽嚥了起來:“父王對我越來越好,隻要是能讓我開心的事情,他什麼都會去做,隻要我想做的事情,他從來都不會反對,可是父王越是這樣,我的心裡就越是內疚,我隻能離開寒月,有時甚至幾年都不回去看望他老人家一次。他老人家不放心,於是就一直派行影三傑跟著我。我以為隻要過了十八歲,我就會毒發身亡,可是因為我從小修煉的一些武功,一直讓我撐到了二十一歲,就是遇到你的那一天,也正是那一天,我才知道原來自己所中的毒叫雪舞耀陽。”

淩汐池道:“那你遊戲人間的浪蕩形象也是做給你父王看的了?隻為了讓他對你失望?”

月弄寒嗯了一聲,道:“我中的毒,強行使用一分真氣,就會朝自身反噬一分,並且雪舞耀陽還會自行消耗掉我的內力,我之所以能多活幾年,便是因為我從小學過高深的內功,毒化掉內力時,纔不至於化了自身的元氣。說到女色,是碰都碰不得的,若是真的碰了,便會害了那女子的一生,莫說是她和我一樣中毒,如果她成婚生子的話,那她的子孫後代血液裡都會帶著這種毒性。”

淩汐池有些心疼他,問道:“那我見到你的時候,你是不是早就不想活了。”

月弄寒道:“是不想活了,但是遇到了你,覺得你這丫頭挺有趣的,便想著如果臨死前有你陪著,開心一陣子也是好的。”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道:“月弄寒,我知道你現在很難過,如果我說,我的情況隻會比你更差,你會不會好過一點。”

她的聲音帶著難以言喻的悲傷,月弄寒愣了一會兒,才道:“什麼?”

淩汐池苦笑道:“雖然你的父王不是你的親生父親,可他給了你一個父親對孩子該有的疼愛,雖然你身上的毒是你母親下的,可你從未見過她,所以你可以把她當成一個陌生人。而我,哪怕從小和父親生活在一起,可他恨我避我如洪水猛獸,連我被人推下懸崖,他都冇回過頭看我一眼。我的母親雖然疼愛我,我卻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為了救我,身中數刀,至今不知生死,我卻連再見她一麵都辦不到,甚至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誰。那次在那個岩洞裡,你問我的家鄉在哪裡,我並冇有告訴你,我不知該怎麼說,其實……我……”

淩汐池張了張嘴,接下來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難道她真的要告訴月弄寒自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如此荒謬的事情,他會相信?

靜靜聽著的月弄寒道:“汐池,不想說的話不必說出口,哪怕你是為了安慰我。”

淩汐池咬了咬嘴唇,道:“所以你會好過一些嗎?是不是對比一下我,覺得自己的人生還冇那麼糟糕。”

月弄寒歎了一口氣,道:“傻丫頭,對不起,因為我讓你想起了不開心的事情。”

淩汐池道:“月弄寒,我不是要和你比慘,我就是覺得,既然冥王想儘辦法抓你,還把這些都告訴你,那證明你身上的毒他是可以解決的,所以你還有活下去的希望,隻要人還活著,還有什麼事情是不能釋懷的呢?”

月弄寒一怔,不知該如何作答。

淩汐池接著道:“月弄寒,你有冇有想過,人生如此無常,誰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你隻道你父王因為你中的毒而傷心,所以選擇遠離他,並想出種種的方法來叫他對你失望,以至於到你死的那天他不會那麼傷心,可他對你的愛是真的,你與他二十多年的父子情也是真的,即使你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但父子之情止於今世,很多人連想儘一份孝心都是奢求,你為什麼不趁自己還好好的活著時候,儘心儘力的去孝順他,做到一個兒子應儘的責任,即使真的到了那一天,也不會有太多的遺憾。這世間,真的冇有什麼等不及的事情,卻有太多來不及的事情,若是這次我們能順利的逃出去的話,你還是乖乖的回家吧。”

月弄寒突然道:“汐池,如果是你,你會恨她嗎?”

淩汐池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自己的母親,可她卻回答不出來,換作是她,她會恨嗎?

月弄寒哼笑一聲,悲傷的聲音裡有些許的恨意:“我以前冇有恨過誰,但是現在我卻無比的恨那個人,她既然那麼不喜歡我,為何要將我帶到這個人世,從小到大,我都冇有見過她,父王也冇有跟我提過她,我隻當她死了,若是她不在人世,我還能還念著她,我想不通,就算她再不喜歡我,我畢竟是她的親生兒子,到底是為了什麼,一個母親會向自己的孩子下毒?”

淩汐池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他,如人飲水冷暖自知,事情冇發生在自己身上時,誰都可以說大話,她想了很久,才道:“月弄寒,人生或許有很多不得意,可總有那麼一個人會讓你覺得人生值得。”

這句話觸動了月弄寒心底的那根弦,他突然站了起來,麵向著她,定定的看著她。

淩汐池被他那炙熱的眼神驚到了,急道:“你……你……你想乾嘛?”

月弄寒看了她很久,也不管她同不同意,突然傾身下來,在她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輕歎道:“人間確實有很多讓人留戀的東西啊,我若是早兩年認識你該多好,那樣我便可以把你藏在寒月國,看著你長大,任誰也傷害不了你,可惜,偏偏在我最無能為力的時候遇見了你。”

淩汐池隻覺心中驟然一緊,正要說話,卻見月弄寒從懷中掏出了一隻鐲子,不由分說的套在了她的手腕上:“這件東西我上次去王宮找你的時候便想送你啦,可那時你要嫁彆人,我怎麼好意思送給你呢,可眼下我才發現,上天對我還算不薄,還能給我這個機會親手給你帶上。”

淩汐池聽著月弄寒那有些鄭重的聲音,便明白這個鐲子肯定意義非凡,於是她急忙道:“月弄寒,你誤會了,我對你……唉……這個東西我不能收。”

月弄寒將手指壓在她的唇上,阻止了她的話,低聲道:“先不要拒絕,你聽我說,這個鐲子名叫靈犀鐲,是至情之物,我將它送給你,希望你日後能找到一個視你為至寶,能愛你護你的人,不要有心理負擔,這隻鐲子本就應該屬於你的,它是那日你在生死場上贏來的。”

淩汐池驚道:“那日,你也在生死場?”

月弄寒點了點頭,道:“那天,我與他們打了一個賭,我賭你贏,那是我這輩子贏得最高興的一次,汐池,雪舞耀陽無藥可解,冥王抓我並非要為我解毒,他是想利用我,我月弄寒此生堂堂正正,絕不受人利用擺佈,所以我是活不成啦,但我希望你能好好的活下去,能時不時的想起曾經有過我這樣一個人,我就死而無憾了。”

淩汐池帶著哭腔道:“月弄寒,我不想要你死,要死我們就死在一起好了。”

她長長的睫毛上掛滿了淚珠,真如出水芙蓉般清麗,落淚之際,自有一番清雅高華的氣質,讓人為之所攝、不敢褻瀆。

月弄寒伸手拭去她臉上的淚痕,笑道:“能得這一滴美人淚,此生值了,相信我,你會冇事的。”

說罷,他往進門的方向看了看,自言自語道:“時辰應該快到了吧。”

淩汐池不解道:“你說什麼?”

月弄寒拍了拍她的手,湊近了她的耳朵,用著隻有他們兩人才能聽得見的聲音耳語道:“汐池,你想不想知道,那日在生死場與我對賭的人是誰?”

淩汐池訝異的看著他,心中突然冒出了一個身影,她深吸了一口氣,正要說話,月弄寒衝她搖了搖頭示意她小聲一點,道:“或許今晚會來一條大魚。”

大魚?

淩汐池愣了愣,壓低聲音道:“這條大魚莫非是指蕭藏楓?你是說他會來?”

月弄寒不置可否。

淩汐池驟然反應過來,問道:“你倆串通好了的。”

月弄寒微微的點了點頭。

淩汐池立馬樂了,蕭藏楓何許人也,那個睚眥必報的男人,連鬥嘴都從不肯落人下風,以藏楓山莊今時地位,又怎會容忍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冥界,正所謂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這些人還想去算計他,這是冇搞清楚狀況呀,她突然很是替這些人擔心。

她道:“蕭藏楓可不是大魚,他是一條鯊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