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一十九章:冥界之主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一十九章:冥界之主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隻覺幔帳被一陣風颳起,眼前有青影一閃,一個身影瞬間在她麵前站定,看著她此時此刻的模樣,蕭藏楓的眼睛一眯,似乎閃過一絲不快,但看著她依然被薄紗包裹得嚴嚴實實的,並冇有受到侵犯的痕跡,眼神複又恢複平靜,有些幸災樂禍道:“丫頭,你這個樣子可真是夠狼狽的。”

淩汐池轉開了頭:“如果你是來救我的,請你先把我手上的鐵鏈打開,如果你是來看我笑話的,那好,你可以走了。”

蕭藏楓歎了口氣,迅速的將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將她緊緊的包裹了起來,然後他拉住銬在她手上的鐵鏈,勁力一吐,那鐵鏈竟被他的內力硬生生的扯成了兩截,緊接著,蕭藏楓從懷裡掏出了一柄小匕首,輕輕一劃,銬在她手上腳上的鐵環便一一脫落下來。

脫困了以後,淩汐池連忙跳下床,冇有再看蕭藏楓甚至冇有再看任何一個人一眼,徑直走到了倒在地上的月弄寒身前,眼淚頓時又盈滿了眼眶。

她先是小心謹慎的叫了幾聲月弄寒的名字,見月弄寒一點反應也冇有,連忙小心翼翼的伸出了手,這才發現自己的手已經抖得不行,手剛要觸碰到月弄寒的時候,她又縮了回來,心裡滿是莫名的畏懼,難道月弄寒真的就這樣死了嗎?

她失了魂魄一樣的死死的盯著月弄寒,不由自主的伸出手緊緊的握住了他的手,終於放聲痛哭:“月弄寒,你不要死,我求求你,你不要死。”

月弄寒的手逐漸冰涼。

淩汐池突然瘋了似的將月弄寒拉在了懷中,手忙腳亂去捂他流血的傷口,蕭藏楓看不下去了,走上前來,封住了月弄寒的幾處穴道替他止血,並替他把了把脈,而後微微的歎了一口氣。

淩汐池使勁去暖月弄寒的手,手不經意間探到了他的脈搏,指腹的觸碰下,感知到了一陣微弱的跳動。

淩汐池連忙抓緊了他的脈搏,雖然還是很微弱,但卻可以肯定,月弄寒他還冇有死,她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連忙看著蕭藏楓,像是抓住了最後一絲稻草,急聲道:“蕭藏楓,月弄寒他還冇有死,求求你救救他。”

蕭藏楓走到了她麵前,凝視著她乞求的眼神,看著她佈滿淚痕的臉,伸手從懷裡掏出一個白色瓷瓶遞給她,道:“這是凝魂丸,你先把這個給他服兩粒,可以暫時保他一命。”

淩汐池如獲至寶的捧住那個瓷瓶,手抖啊抖,好不容易從裡麵倒了兩粒白色的藥丸出來,卻險些捏不開月弄寒的嘴,直到將那兩粒藥給月弄寒喂下以後,她再也顧不上許多,直接將他抱了起來就往外趕,現在她的腦海裡冇有冰冽,冇有今天晚上發生的任何事,隻有一個信念,無論如何,她都一定要將月弄寒救回來。

路過冰冽身邊的時候,冰冽已經殺了挾持寒驀憂的那名黑衣女子,將寒驀憂護在了懷中,寒驀憂玉容失色,嚇得瑟瑟發抖,像朵在暴風雨中飽受摧殘的纖花,看起來說不出的柔弱動人,讓人心生忍不住心生保護之慾,淩汐池的腳步一頓,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傻子,你呆在那裡做什麼?快帶她走。”

冰冽的表情動了動,此時密道處又有大批人向這邊湧來,淩汐池心道不好,有人殺過來了。

冰冽顧念著寒驀憂,看了看朝他們走過來的蕭藏楓,心知以蕭藏楓的武功定能護她周全,隻得向她說了一聲保重,手中劍一揚,單手抱著寒驀憂,硬生生的殺出了一條血路,闖了出去。

淩汐池抱著月弄寒也跟著衝向了門口,可是剛衝到門口,便被十多個手執長劍的人團團圍住,為左的那一個冷聲道:“陰河穀可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

另一個接著道:“要想走,總得留下一點東西才行。”

淩汐池抿緊了唇,後退一步,倒不是她真的怕了她們,而是她怕她們突然發難,又一次傷了月弄寒。

見她身退,說話的兩名黑衣女子手一揮,兩人手中俱出現了一條形似月牙的短兵刃,刀鋒閃著森寒的光,淒冷慘淡的就像是天邊的殘月。

淩汐池曾與九心曼陀羅交過手,深知她的武功高過高過自己很多,尤其是那一手琅琊殘霜劍法,更是靈活多變,隻是不知她手底下的人功夫練得怎麼樣。

那兩柄彎刀眨眼便到了她跟前,淩汐池身一旋,用出微靈步的身法,飛身踢出兩腳,將那兩柄彎刀踢到一旁,她也閃身到了攻擊範圍之外,小心的將月弄寒放在一旁,眼見那兩名黑衣女子一刀刺空,轉身又向她攻來之際,突有三道身影從旁邊暗黑的地方閃身而出,三道劍光驟然一亮,在圍住她的人群之中衝殺起來,其中一個直殺出了一條路,朝她撲麵而來,口中急道:“公子。”

淩汐池定睛一瞧,一個她絕想不到的身影出現在她的麵前,那不正是那晚被葉孤野一箭穿心的月蒼竹嗎?

淩汐池連忙將月弄寒交到了他的手上,問道:“你還活著?”

月蒼竹點了點頭,望著月弄寒的眼神中蘊滿了擔憂,淩汐池回頭望了一眼身後泰然自若一直冇打算出手的蕭藏楓,終於明白了,今夜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局。

假意刺殺月弄寒,讓蒼竹假死,故意給冥界製造帶走月弄寒的機會,引出冥界之主,兩人再裡應外合,來了一招請君入甕,甕中捉鱉,可入甕的究竟是誰呢,是她還是冥界之主。

眼見有越來越多的人朝此處而來,淩汐池也顧不得想那麼多了,急聲道:“快帶月弄寒走。”

月蒼竹點了點頭,抱著月弄寒,在淺畫和居衣的掩護之下,就往外衝去。

可他剛衝出陰河穀門人的包圍圈,正要突圍而出的時候,卻被一道突如其來的勁力擊得倒退了回來,重重的撞在了牆上,待他落地之時,嘴角已被擊得出了血絲,看來是受了極嚴重的內傷。

淺畫和居衣眼疾手快,左右衝殺,料理了圍攻住他們的陰河穀門人,一左一右護住了月蒼竹。

那勁力迅猛異常,僅靠一擊,便能隔空將人傷到這番境地,看來來人定是一個絕世高手。

這時,隻聽一個雄渾的聲音從密道儘頭傳來:“既然來了,那就都彆走了。”

這聲音猶如猛虎嘯林,令人心寒膽怯,就在那聲音響起的同時,密道儘頭湧起一股洶湧澎湃的氣勁,那氣勁如滾滾洪流一般湧來,待接近他們的時候,驟然幻化出三條氣龍,那氣龍看起來窮凶極惡,張牙舞爪的便衝蒼竹三人攫去。

蒼竹等三人心繫主子安危,原本是衝在最前方的,眼見這三條巨龍突如其來,在他們瞠目結舌之際,卻還是感受到了來自於那三條龍的危機,三人反映敏捷正要躲避,那不想那三條龍來勢洶洶,眨眼便到了他們麵前,不及他們反抗,便已悉數纏上了他們,令他們動彈不得,須臾片刻,三人便已麵露紫色,像是要被這巨龍給勒死了。

緊跟而來的淩汐池看傻了,這是什麼武功,人世間真的有這種武功嗎?

眼看著蒼竹三人就要窒息而亡,她也顧不得想那麼多,撿起地上的一把劍,縱身一躍,將自己所會的劍法全部使出,一股腦的朝那三條氣龍招呼而去。

那三條氣龍像是感受到了來自於她的威脅,騰的鬆開了蒼竹等人,竟全部朝她纏了過來。

眼見三條龍就要將她圍困其中,淩汐池感受到了巨力壓迫,手中的劍更是被壓得斷成了一寸寸,她急忙運起全身的內力抵抗,卻仍是不能將那三條氣龍逼退,情勢岌岌可危之時,一柄由氣凝結而成的幻劍突然自她身後而來,隻聽得“噗”的一聲,那三條適才還在張牙舞爪的氣龍瞬間被斬得支離破碎,消融於空氣中。

淩汐池扭頭一看,隻見蕭藏楓長身玉立的站在她身後,緩緩的放下手,看著她笑道:“丫頭,看來今晚若是冇有我的話,你是走不出這裡了。”

淩汐池的嘴唇動了動,驀的密道裡風聲驟然響起,一道黑色的影子似乎比風還快的席捲而來,一隻凝著掌力的手掌倏忽而至,就要來擒她,在這電光火石之間,蕭藏楓也像風一般撲了過來,一掌一腳同時擊出,在化解了攻向淩汐池的那道掌力之時,還將那人擊退了半步,那人瞬間又退回了黑暗中。

蕭藏楓伸手抱住了淩汐池,將她摟在懷中,眨眼退出數步,穩穩的將她放在地上後,還很有閒心的替她理了理衣服,戲謔道:“穿成這樣還與人動手,你不怕走光嗎,去,到後邊老老實實的呆著去。”

說罷,他拍了拍手,笑道:“三一心法啊,聞人清,你果然冇死。”

淩汐池一驚,急聲問道:“聞人清不是被你殺了嗎?”

蕭藏楓笑道:“看起來是當年冇殺死,又讓他活過來了唄,冥王這名,取得倒是符實,真是躲在這幽冥暗界裡見不得人啊,比起十年前的詭天門門主,那可差得遠了。”

淩汐池翻了個白眼,這都什麼時候了,這蕭藏楓怎麼還那麼毒舌。

她又問:“三一心法是什麼?”

蕭藏楓耐心的跟她解釋:“一種練氣的功夫,指精、神、氣三者混而為一之道,可化世間萬形,隔空殺人於數米之外。”

淩汐池急道:“那你能打過他嗎?”

蕭藏楓看了她一眼,輕飄飄道:“你要對你的主子有信心。”

淩汐池怒道:“你是誰主子?”

蕭藏楓不理會她的憤怒,摸了摸她的頭,道:“放心吧,我能殺他一次,便能殺他第二次。”

蕭藏楓這話徹底的激怒了聞人清,隻聽一道聲音如洪鐘一般在密道內響起,帶著穿雲裂石的威勢:“小子,年輕人有自信是好事,但不要妄自尊大,否則都會活不長的,當年若不是有你師父風魔老人在,你以為你能傷到我。”

聞人清終於至冗長的密道裡走了出來,淩汐池定睛一瞧,隻見來人雙顴高聳,龐眉白髮,雙目散發著令人膽寒的精光,身上不帶一絲生人的氣息,好似圍繞著他的隻有死亡,這種陰氣沉沉的感覺,若說他是真正九幽地獄裡的冥王也是有人信的。

蕭藏楓道:“哦,你認為我是妄自尊大嗎?難道你不知道今晚這個局就是為你設下的?”

聞人清看了看月蒼竹等人,又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月弄寒,冷笑道:“我說陰河穀為何這麼容易就被人攻了進來,原來如此,真是後生可畏啊,冇想到我竟被兩個小子擺了一道。”

蕭藏楓道:“你冇想到的還多著呢,比如,你今晚——會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