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二十三章:再臨陰河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二十三章:再臨陰河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心情沉重的走在路上,路過一條走廊的時候,她隻覺一陣凜冽的涼風突然朝自己的後背襲來,她的腳步一止,忙向走廊旁邊的柱子一閃,腳往柱子上一個借力,身子輕輕的一旋,一個靈巧的後空翻身,凝著掌力向後攻去。

一抹紅影挾著一道劍光自她麵前而過,淩汐池隻覺麵上一寒,一縷髮絲便伴隨著擦身而過的劍氣落下,那紅影如風中之花一般飄然而落,她眼前一花,一道血色的人影已自她麵前站定,一手捏著她的髮絲,另一隻手中還提著一柄泛著青光的劍。

淩汐池冷靜的看著他,心中卻感到不可思議,這個男人的輕功似乎並不遜色於蕭藏楓。

那是一個長得十分邪性的男子,有著一雙漂亮的桃花眼,看起來跟隻狐狸似的,妖異的眼形,勝雪的麵容,一頭未束的青絲直直披散下來,使他看起來妖媚無比,更要人命的是這人居然還穿了一身血紅的袍子,領口微微敞開,幾縷髮絲正好落在他精緻的鎖骨和白皙細膩的皮膚上,配上他臉上那不懷好意的笑,活脫脫就像一個妖孽轉世。

淩汐池蹙了蹙眉,問道:“大神,你誰?”

縹無斜睨了她一眼,道:“幾天不見,恢複得不錯嘛。”

淩汐池眉頭蹙得更緊了:“我認識你嗎?”

縹無朝她走了兩步,道:“怎麼不認識,你的傷還是我治的呢?”

淩汐池突然想起自己前幾天確實受傷昏迷了幾天,莫非便是眼前這個人給她治療的,不過她那時昏迷不醒,不認得給她治病的醫生也是正常,恍然大悟道:“哦,原來你是藏楓山莊的醫生啊。”

縹無抬起一個手指擺了擺,糾正道:“不是醫生,是神醫。”

淩汐池翻了個白眼,忍不住腹謗,不愧是藏楓山莊的人啊,真是一個比一個自戀,哪有醫生自稱自己是神醫的。

不過既然這人治過她的傷,按理來講她是應該感謝人家的,所以她的語氣也柔和下來,抱手道:“多謝神醫治傷之恩,敢問神醫,你拿著一把劍攔著我是什麼意思呢?”

縹無手中劍一揚,刷刷的挽了幾個劍法,那柄劍頓時青光大盛,緊接著,那青光化作一條青線直朝淩汐池而去,隻聽縹無道:“我近日得了一柄好劍,名風雷,就用你試試劍吧。”

淩汐池側身一躲,避過那一劍,但覺縹無劍勢淩厲,像是動了真格,不由得怒道:“你來真的啊!”

縹無道:“無妨,你就放心給我試劍吧,哪怕你隻剩半條命了我也能給你救回來。”

淩汐池氣急:“不分青紅皂白就動手,你算哪門子神醫。”

就她說這一句話的功夫,縹無刷刷刷的已向她連攻三劍,劍如遊龍穿梭,招招狠辣,招招致命,淩汐池眨眼便被他逼到了院子裡,可無論她怎麼躲,怎麼避,那柄劍始終如影隨形般跟著她,劍光快如閃電,庭中落葉紛崩,幾棵楓樹在劍氣的催動下,轟然而倒,分崩離析了一地的木屑。

淩汐池一邊閃避一邊急道:“我說,你們這些人講不講道理。”

然而更讓她著急的是,火陽訣的內力居然又不受她控製了,每每她感覺那道至陽真氣就要從她丹田內衝出來的時候,便會有另一道她更無法控製,更無法追溯來源的真氣也跟著衝出來,死死的壓住了火陽訣的真氣,兩道真氣像是在她體內爭寵一般你不讓我,我也不讓你。

淩汐池急火攻心,這究竟什麼世道,總有人來找她麻煩也就算了,現在就連她的內力也不聽她的使喚。

內力使不出,她又無劍在手,麵對縹無毫不留情的攻擊,她真真是苦不堪言,就在這時,一個聲音悠然響起,生生的讓縹無的劍停了下來。

“師兄。”

淩汐池腳步在地上輕點了幾下才堪堪站定,扭頭看去,隻見蕭藏楓站在長廊中看著他們,臉上還帶著一抹淡淡的笑意,她看了蕭藏楓又看了看縹無,心道原來這人是蕭藏楓的師兄,怪不得有這樣好的身手。

縹無收了劍,瞥了她一眼,走到了蕭藏楓的麵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師弟,幾天不在莊內,看來是有大事發生了呀。”

蕭藏楓點了點頭,並冇有回答他的話,道:“父親知道你回來了,要見你。”

縹無扭頭看著站在院子裡一臉敵意的看著他的少女,笑道:“不忙,我劍還冇試完呢。”

蕭藏楓也看了站在那裡一臉氣鼓鼓的少女一眼,語氣頗有些無奈:“師兄,就她那三腳貓的功夫,哪有資格與你試劍。”

縹無笑道:“看你著急的樣子,我還冇把她怎麼樣呢,行了,這次我便放過她吧,小丫頭,你看我的劍法怎麼樣啊。”

淩汐池狠狠的白了他一眼,眼珠子機靈的一轉,原本帶著冷意的小臉突然挑起了一抹笑意,那突如其來的嬌俏笑意讓麵前的兩個男人俱是不解,隻聽得她俏生生的道:“大神,我覺得你練的這個劍法不配你?”

縹無:?

蕭藏楓:?

縹無像是來了興趣,問道:“看不出來這小丫頭還懂劍,照你說,什麼樣的劍法才配我呢?”

淩汐池沉吟道:“在我的家鄉流傳著一種劍法,厲害得很,我覺得它很適合你的氣質。”

縹無道:“是何劍法,說來聽聽。”

淩汐池正色道:“此劍法名叫辟邪劍法,這劍法若是大成,彆說什麼一劍光寒十九州了,那可真是一劍出而鬼神驚啊,乃是最上乘的劍法,你想練嗎?你若想練的話我可以把口訣教給你。”

縹無一眨不眨的看著她,眼中漸漸開始凝著起來,直覺告訴他,這丫頭之後說出來的話不會是什麼好話。

不過,為什麼他會有一種該死的好奇心呢?

他不耐的衝她揚了揚下巴,表情說不出的跋扈:“說來聽聽。”

淩汐池深吸了一口氣,道:“你聽清楚了,我隻說一次,這劍法嘛,有兩句最關鍵的口訣,道是欲練此宮,必先自宮,你要真的能狠下心來,我便把後麵的口訣教給你。”

說罷,還彆有深意的上下掃視了縹無一眼。

縹無臉色驟然大變,隻覺得身體的某個地方驟然一緊,像吞了隻死蒼蠅一般說不出話來,臉色更是紅一陣白一陣,手在身側捏得咯咯作響,去他媽的氣質相符,感情這小丫頭在拐著彎的罵他呢。

他恨恨的想,他早看出來了,這臭丫頭根本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就不應該給她治傷,應該趁著她受傷的時候弄死她,然而他卻忘記了,一開始是他想拿人家練劍來著。

一旁的蕭藏楓卻哈哈的笑了起來,伸手拍了拍縹無的肩膀以作安慰,淩汐池趁此機會,轉身一溜煙兒的跑了。

直到跑遠了,她才抬起手拭了拭額頭上的汗,冰冷的鐲子觸碰著她的臉,她伸手撫摸上月弄寒給她戴上的那隻靈犀鐲,還冇來得及傷懷,就發現了一件可怕的事情,那就是,她手上的手鍊居然不見了。

淩汐池心慌莫名,急急忙忙又奔回了和縹無打架的地方,蕭藏楓和縹無已經冇在那裡了,她細細的查詢了以後,還是冇有發現那手鍊的蹤跡,她仔細的回想了一下,這才反應過來,那條手鍊或許落在陰河穀了。

她隻覺得全身冰涼,心中更是說不出的難受,那是媽媽唯一留給她的東西了,就算是丟了這條命,那條手鍊也絕對不能丟。

她打定主意,無論如何,她也要將那手鍊找回來。

第二天天剛一亮,她便帶上了邪血劍,剛走過青楓齋池塘前的幾棵楓樹,一道淺綠色的身影倚著樹站在她的麵前,美麗的麵容冷傲如霜。

淩汐池止住步子,斜視著靈歌,問道:“靈歌,你怎麼會在這裡?”

靈歌抬起眼睛,冷聲道:“公子讓我這幾天都跟著你。”

淩汐池道:“我要出莊。”

靈歌道:“不行!”

淩汐池一眨不眨的看著她,一字一句道:“如果我非要出去呢?”

靈歌道:“那我同你去。”

淩汐池疑道:“我去陰河穀,你也跟著我?”

靈歌抬頭看了她一眼,道:“那我更要跟著你不可了。”

淩汐池搖了搖頭,道:“你不能跟我去,雖說你們昨晚搗毀了陰河穀,可萬一他們還有人在那裡怎麼辦?”

靈歌道:“你可以告訴我你要去陰河穀做什麼?”

淩汐池道:“我要去找我娘唯一留給我的東西。”

靈歌呆了一呆,隨即頭一甩:“走吧。”

她衝著靈歌的背影拌了一個鬼臉,連忙跟了上去。

走在去陰河穀的路上,淩汐池心道:怪不得叫陰河穀,這個地方可不是一般的陰森。

因昨晚一直擔憂著月弄寒的傷,所以她也冇有機會去顧及周圍的地形,隻是蕭藏楓他們怎麼走她就怎麼走,現在再來走一遍,她才發現,這個地方極為的險阻難行,放眼一看,蜿蜒曲折的小路沿著一堵飛崖盤旋在半山腰,一直延伸到雲海深處。

這座山是瀧日國太陰山脈的外峰,氣勢崢嶸,雲霧繚繞,順著小路扶搖直上,一路古柏森森,百草豐茂,走了大概有一個半時辰的時間,終於到了一處較為平坦的突出的崖麵,而在崖邊有兩根深深嵌在巨石裡的兩根巨大的鐵柱,鐵柱上麵緊扣著兩條又粗又長的大鐵鏈,連接到了對麵的崖邊,其間相隔大約有十幾二十米左右的距離。

走到懸崖往下一看,在雲霧繚繞之中,隱隱傳來嘩嘩的流水聲,淩汐池往後一退,頓時有一點頭暈,這麼深的深澗,怪不得叫陰河。

可是如果她冇有記錯的話,昨天晚上他們離開的時候這裡還是有橋的,眼下就連橋也被他們給毀了,隻留下這樣兩條大鐵鏈。

正想著,崖對麵忽然傳來了一陣冷冽的聲音:“還杵在那兒做什麼?還不快過來。”

淩汐池循聲望去,隻見靈歌不知何時已經到了對麵,回頭冷冷的看著她。

“皇帝不急急死太監。”淩汐池動了動嘴唇,看著那兩條粗粗的鐵鏈,卻突然間怕了。

這……這橋搞成這樣,要怎麼過?雖然她是會輕功不錯啦,但是過這種一點安全保障都冇有的橋還是第一次,萬一腳下一個不穩栽下去怎麼辦,想想那種筆直墜落的感覺,即使到了現在仍還是心有餘悸。

“快點。”這時靈歌又在對麵催促。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算了,來都來了,再不濟也得硬著頭皮上啊,想到這裡,她連忙提起真氣,直朝對麵躍去,腳尖在鐵鏈上輕點幾下,穩穩的落在了地上。

“呼……”淩汐池拍了拍胸口長長的吐出一口氣,還是這種腳踏實地的感覺比較舒服。

“真冇用。”靈歌冷冷的吐出一句話,便轉身朝前麵走去,“你……”淩汐池氣得說不出話來,隻得在她後麵揮了揮拳頭。

順著一條小路又走了幾分鐘,一個黑漆漆的洞口出現在他們的眼前,看著靈歌毫不猶豫的鑽了進去,淩汐池連忙不甘示弱的緊跟在她的身後。

洞裡潮濕陰涼,兩壁長滿了蔓草苔蘚,兩人又走了好一會兒,眼前一亮,一束光由洞口照進了洞裡,景物忽然之間豁然開朗,看清眼前的景象後,兩人俱是呆了。

呈現在她們眼前的是一個平穀,四山合抱,蒼峰滴翠,陰河穀便藏於這山中的岩洞中,原本這裡應該是個很美的地方,可此時地上卻到處堆滿了亂土和巨石。

兩人抬眸看去,一個黑漆漆的洞口出現在她們麵前,淩汐池臉色一變,如果她冇記錯的話,這個洞口便是她們昨晚逃出來的那條密道的入口,可那條密道昨晚明明就完全坍塌了被堵得死死的,現在卻好似被巨力由裡向外硬生生的打出了一個口子,這也不難解釋,地上那些四處橫飛的巨石和泥土是怎麼來的了。

淩汐池和靈歌對視了一眼,兩人臉色都不太好,這個通道口隻有一個解釋,那便是被聞人清打通的,他居然還冇有死,能在裡麵用功力打通這樣一個通道,那他的武功該有多麼的匪夷所思。

那聞人清人呢?去哪裡了?

淩汐池麵色沉重,原本她以為聞人清死了,陰河穀又被毀,即使陰河穀的人冇有死絕也斷然不會繼續留在這裡,她悄悄來找遺失的東西應該是很安全的,可眼下情況來看,若是聞人清還在這裡,那她和靈歌又怎能對付得了。

相較於她,靈歌反而穩重得多,淡淡道:“你不是來找東西的嗎?來都來了,還不進去找?”

淩汐池遽然回神,這時她們頭頂忽然傳來一個冷寒的聲音:“穀主算得不錯,你們果然是來了。”

淩汐池大驚,仰頭一看,隻見在薄霧籠罩的柏樹上,一名黑衣女子正坐在上麵,懷裡輕輕巧巧的抱著一把琵琶。

穀中忽然風聲大起,淩汐池頭皮一緊,感覺到在風聲中又一個不同尋常的氣息傳來,忙和靈歌對視了一眼,緊張道:“有殺氣。”

靈歌冷靜的看著前方,相對於她緊張的語氣來說,靈歌的聲音冷靜沉著的太多了:“是刀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