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二十四章:含鷹堡主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二十四章:含鷹堡主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這刀氣逼入人心,淩汐池手中捏了一把汗,雖然這種場麵她不是冇有見過,但是相對於靈歌這個老江湖來說,她卻依然還算一個新手,不能做到處變不驚。

靈歌警覺的拉著她朝前躍起了有三丈之遠,回頭一看,隻見在那幽深的洞口裡,慢慢的走出了一個淺灰色穿著的男子,那男子長得甚為怪異,不僅穿著是灰的,就連頭髮也是灰色的,耳朵出奇的大,更可怕的是他的眼睛,眼球不僅突出,眼睛的顏色卻像是死魚的眼睛,暗淡之外卻彷彿能攝人魂魄,再配上那枯瘦如柴到冇有一絲血色的臉和嘴角那陰冷的笑容,使他看起來像是一具行走的殭屍。

淩汐池打了一個寒顫,頓覺毛骨悚然,奇形怪狀的人她不是冇有見過,但是長成這樣奇怪的她卻是第一次見。

靈歌看了一眼那男子手上的闊刀,冷冷道:“原來是銀灰先生莫噬餘,失敬,失敬。”

莫噬餘嘿嘿一笑,瘦得隻剩下皮的臉全皺到一起,看起來要多噁心就有多噁心:“認得我,倒還有幾分眼光。”

莫噬餘將目光轉到了淩汐池的身上,眼中立即盈滿殺意,淩汐池苦笑一下,在風滿樓的時候她就聽過戚然的丈夫就叫莫噬餘,感情這是戚然的丈夫尋仇上門了,可是讓她想不通的是那戚然長得也算得上是漂亮的,怎麼會嫁了這樣一個人?

靈歌將唇附在了她的耳邊,隻說了一個字:“走。”

淩汐池搖了搖頭,衝她使了使眼色,示意她快走,她望著莫噬餘道:“你知道我是誰。”

莫噬餘獰笑著看著她,一字一句決不廢話:“你殺了我的妻子,我來替她報仇。”

“你的妻子是戚然。”淩汐池又接著問,莫噬餘冇有回答,隻是冷哼一聲,算是默認。

她不屑的笑了起來:“那她死的時候你在哪裡,她是你妻子,你不好好在她的身邊保護她,現在她死了你在這裡放馬後炮有什麼用。”

“哼!”莫噬餘又是冷哼一聲,聲音忽的憤怒起來:“雖然那臭婆娘與我不和,但是念在夫妻一場,我也不會讓殺了她的人留在世上。”

眼見莫噬餘握緊了刀柄,刀鋒已經微微出鞘,隨時隨地蓄勢待發,靈歌閃身擋在了她的身前,冷聲道:“莫先生,我不管你和她有什麼仇恨,但是如今她已是我們藏楓山莊的人,你今天若是敢動她,那麼天涯海角,便再也冇有你的容身之地,莫先生,你確定要和我們藏楓山莊作對?”

靈歌冷冷的瞧著的莫噬餘,眼神凜冽逼人,就像雪峰山的冰雪,乾淨之餘卻是寒氣襲人,莫噬餘微微一怔,握在刀柄上的手微微一鬆,卻又連忙握緊,隨即笑了起來:“那又如何,我堂堂七尺男兒,如果連亡妻之仇都報不了的話,我有何顏麵苟活於世,有何……”

說到這裡,莫噬餘生生止住口中還未說完的話,抬頭望向了那坐在樹梢上的女子,眼神裡是毫不掩飾的癡迷,可那女子卻連目光也懶得落在他的身上,冷冷的望向天際。

淩汐池突然之間什麼都明白了,怪不得戚然會不願意提及她的丈夫,怪不得他們二人會分居兩地,原來如此……

頓時她對莫噬餘的反感又增加了幾分,說得這樣的有情有義,卻是裝模作樣給人看的,再望著他的麵孔,竟是差一點連隔夜飯都吐了出來。

“啪啪啪……”這時,一陣鼓掌聲從那黑洞那邊傳了過來,隻聽一個似笑非笑,似嘲非嘲的男音響起:“莫先生果然有情有義,今天我們這麼多江湖好漢聚在一起,又何懼那蕭藏楓。”

淩汐池回頭一看,一個身穿白衣,滿臉邪氣的青年在一大群五大三粗的漢子的簇擁下鼓著掌走了過來,這個人她見過,他就是那日在長亭裡見到的含鷹堡的少堡主藍宇白。

目光順著他的臉往下,他手上果然帶著葉孤野口中的幽冥鬼爪,鋒利的爪鋒在慘淡的霧氣裡,發著藍瑩瑩的光芒。

藍宇白把玩著手上的利爪,一雙眼睛淫邪的看著她:“真不敢想象我爹竟是死在你的手裡,江湖傳言你容顏傾城,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這副容貌,我若是冰冽,我也會心甘情願替你殺人,但我冇想到的是,蕭藏楓那小子居然也會為你所迷,不顧江湖道義將你庇護在藏楓山莊裡……”

藍宇白邊說邊舔了他一下他手上的爪子,笑得越發的不懷好意:“隻是不知這滋味如何,今兒我們這裡這麼多兄弟,倒是要好好見識一下。”

藍宇白的樣子讓她幾欲作嘔,卻聽那一直坐在樹上的女子冷笑道:“藍少堡主,想見識的話還那麼多廢話做什麼?”

藍宇白哈哈的笑了起來:“急什麼?反正這妞兒今天已是煮熟的鴨子飛不掉了。”

掉字未了,藍宇白忽然長爪一翻,直取淩汐池的肋門,而另一邊,莫噬餘闊刀往外一拔,全身化作一片刀光,猶如龍捲風一般朝她席捲而來,卻被一條騰風而出的銀光半路攔截。

淩汐池拔劍出鞘,身子往右一側,劍光一轉,一招閒月弄花帶出,但見在變化莫測如花影月影搖晃的劍招中,藍宇白雙爪一翻,招式奇詭難測,右手如靈蛇一般繞向她,爪風淩厲亂掃,將她的劍風掃向一旁。

淩汐池手一鬆,右手不受控製的往左刺空,卻見藍宇白的長爪毫不費力的抓向她的肩膀,淩汐池暗叫不好,若是這下給他抓中,這條肩膀非被他卸下來不可,連忙順勢向前躍出,誰知藍宇白比她更快,身形跟著她甫出。

淩汐池大驚失色,揮出一招百花齊放,劍光頓時如春花吐豔一般競相綻放,藍宇白手一縮,以一個奇異的角度探出,眨眼便抓住了她的右手,隻聽“嘩啦”一聲,她的半邊衣袖竟被他硬生生的扯了下來,望著她光潔如玉的手臂,藍宇白喉嚨滾動了兩下,將衣袖往鼻邊一聞,深吸了一口氣,表情極為猥瑣:“這味道果然有些不錯。”

淩汐池又怒又氣,卻見藍宇白隨手將衣袖一扔,左爪伸出,便向她的衣領處抓來。

淩汐池看清楚了她的意圖,心中憤怒極了,這個不知死活的色鬼!

她心下一動,運起微靈步避過這一爪,將劍斜斜抖出,故意做出一副害怕的表情,藍宇白以為她已方寸大亂,哈哈一笑,右爪一探,毫不費力的就將她的邪血劍扣在爪中,左手更是快如閃電的朝她胸口抓去,淩汐池連忙一個鷂子翻身,從藍宇白頭頂翻過,藍宇白反應奇快的跟著她一轉,倒殺一個回馬槍,仍將邪血劍緊緊的壓製於爪中不放,以為她已是黔驢技窮,笑道:“這麼快招就用完了呀,不如乖乖的撤劍,好好的服侍爺,爺要高興的話,興許會留你多玩幾天。”

淩汐池身一側,旋身往前,當機立斷的撤劍,笑道:“好。”

藍宇白冇想到她撤劍會撤得那麼乾脆,麵色微微動容,淩汐池趁著他的手還抓著邪血劍未放之際,身子如柔軟的柳枝般倒向了他,如青蔥一般的手指撫上了藍宇白的手背,看似要攀著他的手倒進他的臂彎,可就在她要倒入他懷中之時,那原本看起來纖軟無力的柔荑突然發力,迅捷無比的抓住藍宇白的右手,抬腿狠狠的一頂,頓時隻聽哢嚓一聲骨頭碎裂聲響過,藍宇白慘呼一聲,一爪狠狠的抓在她的手臂上。

淩汐池結結實實的捱了一爪,劇痛瞬間傳遍四肢百骸,她和藍宇白同時後退幾步,在後退的同時,她迅速的撈起邪血劍,站穩身之後,立即抬劍指向藍宇白。

藍宇白死死的捏著右臂,臉上紅一陣白一陣,豆大的汗珠順著額頭滾落,看著藍宇白咬牙切齒的表情,淩汐池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道:“你竟敢小看我,姑奶奶就讓你好看!”

她心中明白,就剛纔那一拉一踢,藍宇白的右手已經斷了,此人的手太過靈活,招式又奇幻多變,一招一式全是靠著手上的力量來完成的,他的手便是他最厲害的武器,現在毀了他的一隻手,那麼他的力量便會大打折扣,這樣一來,她未必不能對付他。

扭頭看了一眼肩膀上那五條深深的爪痕,鮮血不停的往外湧了出來,她連忙撕下一片衣襟,緊緊的纏在傷口處。

藍宇白氣急敗壞的聲音響起:“臭婆娘,看來我真是小看你了,含鷹堡的兄弟們,誰要是砍這女人一刀,我便賞誰一百兩。”

正所謂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那些人一聽藍宇白如此說了,紛紛抽出手裡的刀,生怕彆人搶了先,爭先恐後的朝她衝來。

看著那些有如無頭蒼蠅一般朝她衝來的漢子,淩汐池毫不猶豫的舉起手中的劍,劍影急閃,此時她已顧不上劍法的路數,想到哪一招便用哪一招,隻要是能以最快的速度令他們倒下就行,她可不想被亂刀砍死,這樣的人數,若是被砍中了,把她剁成肉餡都綽綽有餘。

鮮血不停的順著左臂上那道深深的爪痕流了下來,染紅了她的大半截袖子,手臂傳來的疼痛她早已無暇顧及,耳旁隻餘下刀劍劃破衣衫,劃破**的聲音,已分不清是從她身上傳來的,還是從他們身上傳來的,但是那一聲聲的慘叫卻有如催魂魔音一般直逼入腦。

她突然意識到這就是江湖,不是風花雪月,而是殘忍屠殺,不是我死便是你亡,她所能做的,僅僅隻是不讓自己死在彆人刀下而已,漸漸的,她發覺自己的身形越來越快,好像逆境可以激發她的無限潛能,落在她身上的疼痛越來越少,擋在她眼前的人也越來越少。

突然,她隻覺一股勁風直朝後背襲來,她連忙轉身,劍光一揚,卻還是慢了一步,頓時背心一陣劇烈的疼痛,藍宇白身影隨風一擺,避過她的那一劍,手上的爪子抓著一大片的衣襟,冷笑著看著她,一滴滴殷紅晶瑩的血順著他的爪尖滴落在地上。

淩汐池咬住唇,右手一揮,劍鋒毫不留情的貫穿了一個朝她飛撲而來的大漢的胸膛,她來不及理會那大漢的慘叫,運起全身的內力將他掄了起來,朝左麵朝她衝來的幾個人扔去,眼看著那大漢將朝她衝來的幾個人撞倒,她忍了忍背心傳來的深入骨髓的劇痛,不屑道:“藍宇白,你這個卑鄙無恥的小人,竟然在後麵偷襲人。”

藍宇白充滿邪氣的目光逼視著她,斷手之仇使得他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臭婆娘,我會讓你乖乖的向我跪地求饒,你放心,我今天要讓你死得容易的話,算我對不起你。”

這時,淩汐池隻覺身後又是幾道極弱的風聲響起,連忙回頭一看,隻見幾點寒芒向她胸前的幾處大穴急射而來,她急忙挽出幾個劍花,將那幾道寒芒逼退回去,那原本坐在樹梢上的黑衣女子身形忽的隨風飄起,妙曼的身影憑空轉了幾轉,纖纖手指一揚,幾道微弱的黑光不帶任何風聲的落在了那些倒在地上的大漢的體內,淩汐池定睛一瞧,那黑光竟是幾隻長得奇形怪狀的蟲子,那蟲子一落在那些屍體上,眨眼便鑽入了那些屍體的血肉中。

正在她大惑不解時,突見那些大漢的身體就像皮球一般鼓了起來,一縷縷的白煙伴隨著一股惡臭衝上半空。

一陣幽怨的琵琶聲驟然響起,那黑衣女子半空中琵琶在懷,玉指纖纖輕撥琴絃,琵琶聲剛開始還很輕柔,可是漸漸的,曲音陡然一升,陰森的曲調彷彿一股怨靈之氣從九幽之地直沖霄漢,淒厲的像是無邊無儘的哭嚎和詛咒。

淩汐池隻覺心裡彷彿被什麼堵住了,望去時卻發現一股黑霧從那琵琶弦中冉冉四散而出。

琵琶音越飆越高,陰森恐怖的曲音猶如厲鬼索命,漸漸的,那些大漢的身體又癟了下去,越癟越小,原本魁梧的身材就像突然之間被剔去了所有的肉,眨眼便隻剩下一層薄薄的人皮包裹著嶙峋的骨架,就像風乾後的屍體,一股股膿血淌滿了地,臭得人幾欲掩鼻作嘔。

這是什麼詭異的術法?

淩汐池完全被嚇傻了,這樣的情景是她做夢也冇有想到過的,胃裡在一陣一陣的抽搐,可她冇有料到,這樣恐怖的場景僅僅隻是前奏,就在她幾乎忍不住要吐出來的時候,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她呆在了原地。

隻見那些死去的大漢,準確來說已變成乾屍的人在膿血流儘了之後,其中的一個全身蠕動一下,深陷下去的眼皮忽的睜了開來,如同剛從地獄裡爬出來的索魂厲鬼一般,呆滯木然的自她麵前站起,就在他完全站直身的那一刻,那已經變得渾濁暗淡的眼球骨碌碌的從他的眼眶裡滾落了出來,其中一隻已經滾落到了地上,另一隻卻還連著一根筋掛在他那隻剩一張皮的臉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