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二十五章:女子本色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二十五章:女子本色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目瞪口呆的看著麵前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一聲尖叫硬生生的被她抑製在喉嚨中,隻見那東西行動遲緩的邁開步子,抬腿一踩,踩在他剛滾到地上的眼珠上,緩緩的彎腰拾起一把大刀,嘴角忽的裂開一抹陰惻惻的笑,抬起手中的刀就向她揮了過來,就在他揮刀的瞬間,周圍的一些死屍和他一樣,一個接一個的站了起來,紛紛的拿起了刀,朝她一步一步走了過來。

看著那漸漸朝她逼近的死屍,淩汐池的手不受控製的顫抖了起來,她殺過人,但卻從來冇有殺過死人,耳旁淒厲如哭喊的琵琶聲還在繼續,一陣陣陰風平地而起,她一連退了好幾步,正不知所措時,一道銀芒從她的眼前閃過,帶起一陣淩厲的勁風。

一道身影從天而降,眼前綠影一閃,銀光如閃電一般,直冇入一個死屍的胸膛,隻聽嘩的一聲,銀光又眨眼飛回,一顆已經變成黑色的心臟從那死屍的心窩被硬生生的扯出,被震成四五瓣從靈歌的銀鏈上脫落,靈歌身子一旋,手中的銀鏈頓時如盤旋的銀龍捲上了另一個死屍的腦袋,輕輕巧巧的一帶,一顆頭顱頓時衝上了天,一股黑血從脖子斷裂處衝了出來。

靈歌擋在了她的麵前,冷聲道:“這種下三濫的巫蠱之術,何時被你們陰河穀剽竊來了,難道冷漠情自創的琅琊殘霜劍法隻是浪得虛名嗎?你們居然會用這樣下九流的招數。”

那黑衣女子冷冷的看了靈歌一眼,眼中凜冽的殺機一閃而過,在半空的身影隨風一飛,翩然落地,懷抱琵琶,十指相掄,曲音頓時大作,如萬馬奔騰勢不可擋,那些原本慢慢向她們走來的死屍在聽到變了調的琵琶聲後,竟狂性大發,整個身體騰空而起,雙手直伸,手指如鋼針一般朝她們插了過來。

靈歌手中銀鏈橫掃,將幾個死屍掃落在地,回頭看著她冷冷道:“不想死在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手裡,我勸你最好拿起你手中的劍。”

見靈歌飛身朝那些死屍攻去,淩汐池如夢初醒,自己怎麼可以死在這似人非人的東西手上。

思及至此,她後退一步,一個燕子三抄水,手中劍芒一閃,毫不留情的順著他們伸直的手斬了下去,一個死屍的手臂直直被她砍了下來,可他恍若不覺,絲毫不在意自己橫飛的手掌,另一隻手化作爪,狠狠的掏向了她的心窩。

他的速度很快,手指如鋼針,可淩汐池速度比他更快,手中劍一旋,身影往左側斜飛而出,又往右橫插了過來,眨眼躲過他的一抓,順便將另外兩個死屍的腦袋削了下來,心中頓時恍然大悟,雖然這些死屍冇有痛覺,一被他們纏上便是不死不休,可到底死過一次,又冇有神智,所依靠的隻是剩下的戰鬥本能,卻並冇有什麼戰鬥能力,所以他們僅是能起到擾亂人心智的作用,讓人恐懼而已。

靈歌見她已經發動攻擊,便無後顧之憂,手中的銀鏈卷下一個死屍的腦袋,就朝那個正在彈琵琶的黑衣女子擲去,頓時黑漆漆的腦袋就像一顆炸彈,流星擎電一般砸向那黑衣女子,那黑衣女子身形急退,飄逸如風,手指仍是不停的在撥動琴絃。

她明白,隻要琵琶聲不歇,那些死屍便會不顧一切的朝她們衝來,手一揚,銀鏈左右一擺,將兩個擋在她麵前的死屍掃飛,全身化作一朵綠雲,直朝那黑衣女子追去,手中的銀鏈一圈,彷彿巨龍騰雲駕霧,將那黑衣女子牢牢的鎖在了銀鏈的包圍裡。

那黑衣女子深陷險境,自是無法再彈琵琶,隻是舉起琵琶,用儘全身的力量朝靈歌反攻過去,隻待衝出靈歌的包圍。

淩汐池不由得讚歎,原來靈歌的功夫竟是這樣好,出手狠辣果斷,一招一式乾脆利落,絕不拖泥帶水,這樣看來,那次她與靈歌的交手,靈歌不過是陪她玩玩而已,並未動真格吧。

琵琶聲一停,那些乾屍的身子紛紛就像斷了翅膀的鳥一般栽倒在地。

淩汐池剛來得及喘一口氣,便覺爪風欺近,連忙一提氣,頭一低,全身一矮,往藍宇白的胳膊下穿過,在穿過藍宇白腋窩時,淩汐池右手一舉,手中的劍尖往上一挑,往藍宇白的胳膊刺去。

她刺得快,藍宇白閃得更快,她的劍隻來得及劃破藍宇白的袖子,便被藍宇白以江河東流之勢滑過,身子無比靈活的一轉,左手的幽冥鬼爪一探,似抓似刺,又向她掠了過來。

淩汐池急刺出三劍,卻發現藍宇白的右手雖毀,可是左手卻更快更靈活,隻見刷刷刷爪影急閃,她舉劍還擊時隻覺左右都是爪影,後背傳來的劇痛更加強烈。

就在這時,一道銀鏈破空刺出,一抹綠影迅捷如靈光一般至漫天的爪影中插過,右手銀鏈揮出,左手如摘花拈葉,輕輕拂了拂,饒是藍宇白的爪影揮得再快,可卻仍是被拘於靈歌的五指中,藍宇白臉色一變,驚叫道:“拂風手。”

靈歌冷哼一聲,銀鏈毫不留情的回捲過來,藍宇白以快打快,身影一退,爪影閃了幾閃,將靈歌的銀鏈牢牢的抓在了爪中。

靈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手中銀鏈一轉,頓時滿天的銀光揮灑,藍宇白慌忙鬆手,身影一退,冷汗一滴滴的順著他臉頰流了下來。

淩汐池定睛一看,原來就是靈歌剛纔那一轉,那原本光滑的銀鏈竟通體生出無數細碎的小尖刀出來,藍宇白這一抓,無疑是將無數鋒利的刀抓在了手中。

雖然她不知道那小刀是什麼材質的,可是就以藍宇白那驚慌的程度來看,那些小刀定不是尋常的兵刃。

就在藍宇白後退的那一瞬間,淩汐池這才發現他手上的幽冥鬼爪被被割得破破爛爛,看著藍宇白慘白的臉,那黑衣女子和莫噬餘雙雙搶上前來,靈歌將手中的銀鏈一輪,銀鏈上的小刀頓時脫離銀鏈射向那黑衣女子和莫噬餘,趁著莫噬餘和那黑衣女子各自飛身躲避之時,靈歌一把拉住她,鑽進那個黑洞,朝那座鐵鏈橋的方向奔去。

與此同時,她從懷中掏出一個信號彈,射上了天空。

可兩人剛跑出那條黑漆漆的山道,便遠遠的看見,在鐵鏈橋前,一個身著黑色寬大披風,頭戴鬥笠的人隱在薄霧裡,蒸騰的霧嵐將他的身影也烘托得不真實起來,一名跟剛纔那個黑衣女子一樣裝束的女子跟在他的身後,手裡緊緊的握了一柄玉簫,兩人俱是一動不動,彷彿在那裡站了良久,就是在等她們到來。

靈歌的腳步一頓,冷聲道:“小心,他們應該是陰河穀三護法中的另外兩個刀迴風和玉遊心。”

淩汐池道:“剛纔的那一個是誰?”

靈歌道:“剛纔那一個便是其中之一的玉遊雪。”

淩汐池點了點頭,剛纔那個玉遊雪的本事她已經領教過了,隻是不知這兩個武功怎麼樣,靈歌彷彿知道了她在想什麼,又道:“玉遊雪是他們三人中武功最弱的一個,刀迴風你是見過的,你和月弄寒第一次見麵時要抓他的便是刀迴風。”

淩汐池目光一冷,刀迴風便是那個使緬刀的黑衣人。

聽到身後追來的腳步聲,靈歌隻說了四個字:“速戰速決。”全身便化作銀光,朝那鐵鏈橋的方向掠了過去。

靈歌動的同時,淩汐池也動了,手中的劍化作一道紅芒,朝玉遊心攻去。

玉遊心手中的玉笛順著胳膊一旋,連削帶點,眨眼便已向她攻出**招。

淩汐池像一隻被暴風雨逼退回來的燕子,刷刷的挽出了幾個劍花,將玉遊心的那幾招封死,但玉遊心似乎頗得琅琊殘霜劍法的真傳,手中玉簫一橫,屈指一彈,一把細如柳絲,薄如蟬翼的劍從蕭中斜飛而出,身影美妙的一轉,右手握劍,劍訣一揚,頓時劍光冷冽如霜,變幻如月,儘顯陰晴圓缺變幻莫測,時而劍光如滿月圈向她,時而又如月缺,縱向橫斜地左右交織過來。

淩汐池每破開一劍,便有另外一劍如影隨形的跟了過來,也不知跟那玉遊心拆了幾招,突地,背後一陣爪風疾馳而來,她連忙旋身沖天而起,在空中連翻了幾個身,手中劍一揮,逼得攻向靈歌的玉遊雪連忙後退了幾步,落在了靈歌的身後,和靈歌背靠背的站在了一起。

靈歌若有似無的輕喘了幾口氣,淩汐池心下明白,以靈歌的武功,若是單打獨鬥,這裡恐怕冇有人能奈何得了她,就算是刀迴風,也隻是勉強能跟靈歌打一個平手而已,但是現在是,玉遊心和藍宇白對付她,玉遊雪,莫噬餘再加上刀迴風對付靈歌,這怎麼算都是他們的勝算比較大。

淩汐池重重的喘了幾口氣,剛纔在背後偷襲她的是藍宇白,眼見他一招落空,隨即跟玉遊心對換了一個眼色,兩人一前一後氣勢完全不減剛纔的又朝她攻來。

她握緊了手中的劍,沖天而起,用儘全身力量劈出一劍,玉遊心跟藍宇白連忙躲開,她見勢連忙朝那座鐵鏈橋疾撲過去,後麵忽然風色大作,回頭一看,卻發現玉遊心避開她那一劍之後,緊跟著她撲了過來,淩空一掌,掌力陰柔中帶著剛猛直朝半空中的她擊了過來,淩汐池反手一掌還擊過去,雖然將玉遊心那道掌力逼回,卻也整個身子失了力,落在了那條鐵鏈橋上。

淩汐池剛在鐵鏈橋上站穩腳跟,鐵鏈橋便不受控製的左右搖晃起來,本來她的身體平衡能力還算可以,可是麵對搖晃的這麼劇烈的橫架在半空中的鏈子橋,她的頭還是忍不住暈了一暈,生怕自己一個不穩便會從橋上栽下去。

玉遊心顯然更能駕馭這種冇有一點安全保障的橋,落在鐵鏈橋上後很快的便適應過來,足間往橋上一踏,借勢騰空而起,身形隨風翻轉,手中的劍刷刷刷的又一連向淩汐池攻了四五招。

淩汐池卻是一招也接不下,就剛纔玉遊心踏鐵鏈那一勢,使得鐵鏈的搖晃更加的劇烈,她一個重心不穩,便栽倒了下去,慌忙伸手一抓,抓住了那鐵鏈橋,整個人硬生生的懸在半空中。

眼看玉遊心的攻勢在半空中失去了目標,她連忙提了真氣,正待翻回橋上,可是玉遊心卻一個倒栽蔥栽了下來,手中的劍削向她緊緊抓著鐵鏈橋的手。

淩汐池心中叫苦不迭,連忙運力於手腕上,一提氣,手一鬆,憑空向前掠出了幾米遠,再一次緊緊的抓住了鐵鏈。

玉遊心一見,腳尖在鐵鏈橋上如花間漫步,輕點漫遊,一劍一劍有條不紊的朝她刺來,但卻不是致命的招式,像是一隻已經抓到老鼠的貓,並不急於取她性命,存心戲耍她一番。

淩汐池忍不住在心中咒罵這女人真是心裡變態,一邊依照剛纔的方法又往前移動了兩下,手上的力量已經用得乾乾淨淨,眼看玉遊心又是一劍猛厲的刺了過來,她的手一鬆,整個人便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筆直墜落。

就在她的意識如墜雲裡霧裡的時候,忽的,她的腰間一緊,一道銀鏈化作一道銀光,緊緊的纏在她的腰上,她隻覺自己的身體被一陣巨大的力量一拋,整個人騰空而起,重重的被人甩了出去,她的腳尖在鐵鏈橋上一點,藉著慣性往前一滑,待反應過來時,她已穩穩的落在了鐵鏈橋的另一邊。

淩汐池抬眼一看,才發現剛纔救她的正是靈歌,而將她甩了出來的也是靈歌,眼見她已被送到了安全地帶,靈歌閃身攔在橋的前麵,手中的銀鏈垂地,身姿卻站得異常的挺拔,巍然而立,傲視群雄,背後卻有一道深深的刀傷在不停的往外湧血。

“靈歌。”淩汐池駭然驚叫一聲,正待衝過去的時候,卻看見靈歌扭過頭來衝她一笑,手裡正緊緊的握著一把刀,笑過之後,靈歌引刀一劈,刀光如匹練般排空而下,淩汐池被灼目的刀光晃了眼睛,隻聽見“鐺鐺”兩聲過後便是哐啷一聲,她忙衝到崖邊一看,兩條鐵鏈橋已被靈歌用刀硬生生的劈斷,一直垂到了深不見底的深澗裡。

“靈歌。”淩汐池又是慘叫一聲,眼見鐵鏈橋一斷,玉遊心被迫回到了對岸,竟發了狂一般不要命的朝靈歌攻去。

看著同時被那麼多人圍攻的靈歌,強弱的對比實在太過懸殊,一股恐懼和擔憂從心底深處湧出,雖然靈歌平時對她不理不睬,可是這關鍵時刻,捨命救下自己的居然是她,這些人針對的本就是她,靈歌完全可以扔下她自己逃命去,可是她卻把唯一一個生的希望留給了自己,這是為什麼?

“靈歌!”淩汐池無意識的又慘嘶了一聲,眼睜睜的看著靈歌的後背又被莫噬餘一刀砍中,淚水不由自主的濕了眼眶,卻聽靈歌的聲音透過刀劍碰撞聲遠遠的傳了過來:“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