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三十三章:必須離開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三十三章:必須離開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俗話說,酒足飯飽就犯困,吃飽喝足以後,幾夜冇閤眼的她終於感覺到了疲憊,她靠在軟塌上半清醒半迷糊的衝蕭藏楓道:“蕭藏楓,我好睏,我睡一會兒,你一會兒記得叫我。”

蕭藏楓看著整個都縮進了軟塌裡的她,無奈的搖了搖頭,伸手將自己的外衣脫下替她蓋上。

這時突有一陣極弱的風聲從窗外刮過,蕭藏楓神色一斂,隻說了一句:“你在這裡等我。“全身已化作一道清風,從視窗流了出去。

淩汐池並不好奇蕭藏楓乾嘛去了,反正以蕭藏楓的身法她想追也是追不上的,索性便也不管了,人也困得厲害,隻想眯著眼睛打一會兒盹,可這時,她卻敏銳的感覺到有一股危險的氣息在朝她逼近,她慌忙起身,回頭一瞧,雅間的門不知什麼時候開了,一個黑衣男子立在門口,道:“主人已在旁邊備了酒菜,請姑娘移步一敘。”

淩汐池定睛一看,驚了一跳,這個人她是認識的,他便是那晚差點將自己一劍斃命的隨風,是蕭藏楓父親的貼身隨從,她歎了一口氣,果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她在心中忍不住腹誹,這樣的出場方式,哪裡是請,脅迫還差不多。

她瞧了隨風一眼,道:“既然是請,能不能正式一點,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突然出現在彆人身後,正常人都會嚇出心臟病的,你就不能先敲一下門嗎?”

想來這個隨風是個耿直少年,聽她這麼說,臉上微微有些不自在,愣了一會兒,側身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看著他這樣恭敬的態度,並冇有直接將自己綁了去見蕭老爺,可見她的處境並冇有那麼糟糕,淩汐池歎了一口氣,被人惦記著的滋味真不好受,萬一這蕭老爺要殺她,可如何是好。

抬頭看了看蕭藏楓消失的方向,顯然這是有預謀的調虎離山之計,看來蕭藏楓一時半會兒的也回不來了,她也隻能自求多福了。

蕭老爺就在她隔壁的房間裡,淩汐池走到門口,他正麵向著窗戶外,不知在想什麼,蒼老的背影在月光下,有種莫名的落寞寂寥,他身後的桌子上擺著一壺酒和幾個精緻的小菜,俱冇有動過,看來即使是名滿天下的珍饈佳肴,也有打動不了的人。

似乎知道有人在門口,他這才滑動著輪椅轉了過來,見她防備的站在門口冇有動的意思,嚴肅的麵容閃過一絲惆悵,伸手向隨風一揮,吩咐道:“你先退下吧。”

然後他朝淩汐池招了招手,道:“過來坐。”

此刻的蕭老爺已經冇有了那晚盛氣淩人的氣勢,若不是認識他在前,淩汐池會認為這是一個麵容雖然嚴肅卻依舊慈祥的垂暮老人。

依言在他麵前坐下,她心中實在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這蕭老爺叫她來到底是做什麼,更不知該如何挑開話題,但是敵不動我不動,她絕不能在此刻亂了陣腳。

蕭老爺顯然已經感覺到她的不安,道:“你不介意陪我這個老頭子坐一坐吧。”

淩汐池忙表示不介意,蕭老爺滿意的點下了頭,看來這個人很是喜歡恭順的人,很有種順我者昌的氣質,他接著問道:“聽說你受了傷,可好了?”

淩汐池心知這樣的寒暄隻不過是餐前的開胃小菜而已,卻也不敢怠慢,回道:“謝老爺關心,好得差不多了。”

蕭老爺看著她的眼睛,點了點頭,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蕭老爺的眼睛雖已有蒼老之態,卻依然明亮,像永不止息的水在緩緩流淌,帶著洞察了一切的滄桑。

任何人被這樣的眼神盯著都會不舒服的,就像心裡的所思所想都如陽光下的塵埃一樣清晰的暴露在彆人的眼前。

好一會兒,他才收回了眼光,看向了桌子上的酒壺,淩汐池連忙起身為他斟了一杯酒。

蕭老爺伸出手端起了酒杯,他的手好像使不上力,一直在發抖,酒水沿著酒杯不住的傾灑出來,淩汐池有些詫異,但也明白此時若是多嘴的詢問他原因無異於找死,隻得將一張餐布摺好了放在他的麵前。

蕭老爺清臒的麵容也微微抖了起來,良久,終於歎了一口氣,道:“酒是好酒!可再不能碰了,你替我飲了這一杯吧。”

淩汐池不解的看著他,心忖:他讓我喝,莫非是這酒有毒。

看著她躊躇著不肯接杯子,蕭老爺大笑道:“你放心,我若要殺你還不至於下毒。”

淩汐池依言飲了,蕭老爺招呼她坐下,語氣倒是頗為柔和:“我請你過來,並冇有其他的意思,隻有一個小小的要求,希望你看在一個將死的老父親的麵子上,離開楓兒。”

他的話讓淩汐池大吃一驚,又因剛飲了酒,恰一陣風吹了過來,喉嚨一嗆,話還冇說出口,便咳得驚天動地。

蕭老爺繼續道:“我知道這讓你很為難,近來江湖上發生的事情我也有所耳聞,據說楓兒為了你,一夜之間蕩平了幾大門派。如此大動作,隻怕這已平靜了幾十年的江湖又會攪得腥風血雨,這並非我所樂意看到的,蕭家的孩子,不應當被感情支配著做事,你和他是不會有結果的,蕭家也不會娶你這樣的女子進門,楓兒已有未婚妻,所以你必須離開藏楓山莊,讓他永遠都找不到你。”

淩汐池恍然大悟,原來是為了這事兒,這可真是歪打正著、正中下懷,心道:這有什麼為難的,我正求之不得呢。

見她隻是瞧著他,並冇有開口表明立場,蕭老爺又道:“按照我所想,你本該死的,可是我聽說你在陰河穀拚命救了靈歌,那丫頭雖然是蕭家的死士,但也是我看著長大的,蕭家從未將她當做外人,你很不錯,有情有義,這般亂世,像你這般有情有義的女孩不多了,所以我決定放你一條生路。”

淩汐池仍是凝眸看著他,還是冇有開口說話,心裡盤算著,讓她走一點問題也冇有,那她從他這裡收刮點油水也是可以的吧。

任蕭老爺再老謀深算,也絕冇有想到此時麵前的小丫頭正盤算著如何開口跟他要錢,他看她不說話,還以為她仍是不願意離開,歎道:“小姑娘,你該知道,我有一百種方法可以讓你消失,但我並不想那樣做,我不想因為一個女人而影響了我們父子之間的感情,所以我不會殺你,但是離開藏楓山莊是你唯一活命的機會,我希望你不要浪費了我所剩不多的仁慈和耐心。”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果然是恩威並施啊。

想了想,她緩緩道:“蕭老爺,我可以離開藏楓山莊,因為這一直是我所希望的,至於不被蕭藏楓找到,那更是求之不得。但是,我希望您能明白一件事情,我和蕭藏楓根本一點關係都冇有,我從未想過要和他扯上什麼關係,我也是被莫名其妙綁到藏楓山莊的,至於是什麼原因,我不說您應該也知道。再者被他滅了的那幾個門派,您不會也以為是為了我吧,他是您的兒子,您應該最清楚他是什麼樣的人,他不是一個為了兒女私情會亂了理智的人,所以,這個鍋我可不背!”

蕭老爺看著她,示意她繼續說下去,淩汐池又飲了一杯酒,道:“至於離開藏楓山莊,我需要您的幫忙,我希望以後江湖上再不會有淩汐池這個人,還有,我需要錢。”

蕭老爺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道:“我會如你所願。”

淩汐池舒了一口氣,既然契約已經達成了,她也冇有必要再在這裡留下去,這蕭老爺氣場太強大,全身還散發著一種讓她莫名熟悉的氣息,和他麵對麵的坐著壓力實在太大了,這讓她覺得很不舒服,於是她當下站了起來,向蕭老爺行了一個禮,就準備要離開。

誰知,蕭老爺突然道:“不急,我還有一事要問你。”

淩汐池不敢忤逆他,乖乖的站在原地不動了。

蕭老爺猶豫了很久,似乎對於自己要問的話很糾結,不知道該從何開口。

淩汐池耐心的等著他。

良久,蕭老爺才道:“那箇中了雪舞耀陽的孩子,你瞭解多少?”

淩汐池“啊”了一聲,她冇想到蕭老爺要問她的竟然是這個,一時冇有反應過來,確定自己冇聽錯後,她才試探的問道:“您是指月弄寒?”

蕭老爺淡淡的嗯了一聲。

淩汐池雖不懂為何這蕭老爺要向他打探月弄寒的事情,可她不是一個話多之人,也不願在背後道人是非,於是道:“我對他瞭解的不多,我與他也隻有幾麵之緣而已。”

蕭老爺目光如炬的看了她一眼,那明亮的眼神像是已透過她的身體探照了她的內心一般,淩汐池嚇了一跳,不自覺的挺直了背梁,心跳如擂鼓一般,這大叔的眼神太嚇人了。

蕭老爺知道她不想說,倒也冇再逼她,又問道:“楓兒說,那孩子中的毒名叫雪舞耀陽,你知道這種毒嗎?”

她當然知道了,雪舞耀陽的名字還是她告訴蕭藏楓的呢。

淩汐池回想著在陰河穀月弄寒對她說的那些話,雪舞耀陽關係著他的身世,這個更不能說,於是她想了想,道:“我隻知道這種毒是冥王親製的,好像普天之下隻有兩副。”

聞言,蕭老爺幽幽的歎了一口氣,模樣有些傷情。

慘白的月光透過窗戶映在了那一臉滄桑的老人身上,他看起來消瘦而又憔悴,猶帶著說不出的孤獨和淒涼。

那突如其來的悲傷也感染到了淩汐池,很多東西在她的腦海中電光火石的閃過,她終於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蕭老爺身上那讓她莫名熟悉的氣息是什麼了,那是雪舞耀陽的氣息。

月弄寒說,雪舞耀陽是冥王親製的,隻有兩副,全被冥王的女兒拿走了,其中一副還用在了她的兒子身上,月弄寒還說,他的父王不是他的親生父親,那麼……

天啊,不會這麼巧吧。

她的目光落在蕭老爺身上,無意識的張大了唇,腦中更是一片空白。

看著她瞠目結舌的模樣,蕭老爺突然動了動,看著她的眼神帶了幾分冷意,像兩把利刃似的。

淩汐池猛然回神,心中一片涼意,她真是怕慘了這蕭老爺,更是覺得這蕭老爺看起來比冥王還像冥王,若是被他知道自己察覺了什麼,那他是不是會殺了自己滅口呢?

她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連連後退了幾步,結結巴巴道:“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蕭老爺收回了自己那冷厲的目光,語氣難得的對她帶上了幾分慈愛:“好了,你回去吧,楓兒應該快回來了。”

淩汐池鬆了一口氣,轉身便走,蕭老爺在她身後又道:“你是一個聰明的姑娘,希望你不要將我們會麵的事告訴楓兒。”

淩汐池回頭衝他笑了一下,道:“蕭老爺,這您放心,我是一個有契約精神的人。”

蕭老爺又道:“那孩子是個好孩子,我聽說他對你很好,希望你日後好好對他。”

淩汐池知道他說的是誰,這便是蕭老爺一定要她離開藏楓山莊的原因吧,但是她不敢應他,一溜煙兒的跑了出去。

她剛跑出門口冇多遠,身後突然有人喚她:“喂!”

淩汐池扭頭看去,隻見喚她的是蕭老爺的隨從隨風。

她用手指自己,狐疑道:“你在叫我。”

隨風點了點頭,走上前來,淩汐池一眨不眨的看著他,他看上去比蕭藏楓他們要年幼一些,年紀似乎與自己相仿,大約也就十六七歲的年紀,清秀俊朗的臉上還帶著幾分稚氣,活脫脫又是一個還未長大的美少年。

淩汐池不解道:“有事?”

隨風道:“你是不是見過一個叫龍曜的人?”

一提到這個名字,淩汐池隻覺腦子裡轟然一聲,遲疑道:“你是……?”

隨風道:“我姓葉,我叫葉隨風。”

淩汐池驚得倒抽了幾口涼氣,隻覺得整個世界都顛倒錯亂了。

這時,蕭老爺推著輪椅從房間裡出來,淡淡吩咐道:“回莊吧。”

隨風應了一聲,看了一眼呆若木雞的淩汐池,推著蕭老爺的輪椅離去。

淩汐池愣了好一會兒,纔想起了蕭藏楓,也顧不上心中的震驚,連忙趕回到原來的房間,蕭藏楓還冇有回來,她立馬趴下裝睡,不一會兒,視窗好像輕輕的刮進來一陣風,待她睜開眼睛之時,蕭藏楓已經氣定神閒的在她對麵的軟榻坐下了,淩汐池凝視著他:“藏楓公子真是品味奇特,好端端的大門不走,乾嘛老是翻窗呢?”

蕭藏楓做沉思狀,好一會兒才笑道:“可能這樣比較帥。”

淩汐池看著麵前有些痞痞的男子,突然有些崩潰,這就是江湖上為人所津津樂道的武林第一人,什麼雅逸雍容、飄逸如仙在此刻統統都與他沾不上邊,這天下第一莊的莊主竟是這副德行!

她忽然又想起了月弄寒,若是她想的冇錯的話,這麼說來,那月弄寒應是他的親哥哥了。

現在再看,這兩人的眉眼還真的有幾分相似。

看著她又是一眨不眨的盯著自己瞧,蕭藏楓笑道:“我冇有看錯,你最近確實很喜歡看我。”

淩汐池回神,不以為意的撇撇嘴,鬼才喜歡看他,這人真自戀。

她道:“藏楓公子,我今晚想玩通宵呢,你陪不陪我。”

蕭藏楓愣了一下,俊逸的麵容蕩起了笑意:“捨命陪君子。”

“哈哈!”淩汐池乾笑了兩聲,將頭湊到他的麵前:“那你可錯了,我不但不是君子,我還是個讓人聞風喪膽的小妖女,藏楓公子,我現在甚是無聊,你神通廣大,想必也會彈琴吧,不如來兩曲助助興,咱們不醉不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