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三十四章:陽春白雪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三十四章:陽春白雪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冇想到蕭藏楓那樣好說話,對於她的提議不置一詞,起身走了出去。

再回來時,他的懷裡已抱了一把蕉葉式的古琴,她接過琴,一手抱琴,一手拉住蕭藏楓的袖子,將蕭藏楓拉上了房頂,臨走之際,蕭藏楓還不忘了將那瓶酒順手揣在了懷裡。

坐在琉璃瓦的房頂上,整個烈陽城儘收眼底,夜色下的烈陽可真漂亮,燈火闌珊,車水馬龍,一派繁華盛世的模樣,難得今晚的月亮又圓又大,碧海一樣的青天下,整個烈陽城一片銀光清淺,鱗次櫛比的房子在月色下更顯得美輪美奐。

淩汐池抬頭望著那如玉盤一樣的月亮,看得呆了起來,微風纏繞髮絲,她深吸了一口氣,經曆了兩個時空的輪迴,她決定與自己和解,五燈會元裡說“鳥棲林麓易,人出是非難”,是非中有是,是非中亦有非,是是非非又怎能分得清孰對孰錯。

耳旁響起了蕭藏楓的聲音:“想聽什麼?”

淩汐池隨口接道:“隨便。”

蕭藏楓選了一首曲子彈了起來,是一首她冇有聽過的曲子,淩汐池冇想到蕭藏楓的琴竟然彈得那樣的好,隻聞得琴聲迂迴曲折,疏而實密,抑揚起伏,斷而複聯,這種絕去塵囂、遺世獨立的希夷境界,著實讓人頓生出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之感。

她側頭撐著臉看著蕭藏楓:這傢夥,還挺有才。

蕭藏楓嘴角微微上翹,問道:“好看嗎?”

她嗯了一聲點了點頭,調侃道:“秀色可餐,傾國傾城,在我們那裡,你這張臉就是你的長期飯票,足以讓你一生吃穿不愁,富貴無窮了。”

蕭藏楓道:“你的言下之意是,你們那裡的人都靠姿色過活?”

淩汐池回道:“那也不儘然,長得好看的才能靠姿色過活。”

蕭藏楓拂了一下琴絃,接著道:“你那裡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我竟從未聽說過這樣奇怪的地方,若是人人都以靠姿色過活為榮,那該多無趣。”

淩汐池立馬就不說話了,在蕭藏楓這個人精麵前,說多錯多,萬一跟他說了她們那個時代的事,這個人心血一上來將她綁了用來做研究的話,那她不得哭死,要知道任何一個時代都不缺乏那些對未知的事情充滿探知慾的人,她可不想被當成一個怪物,於是隻好閉上嘴靜靜的聽蕭藏楓彈琴。

蕭藏楓的琴聲深廣遼遠,與她的心境卻是無比的契合,她彷彿看到了自己的昨天,渾渾噩噩的走過了一段說來可笑的曆程,好在琴聲雖淒涼,但卻有種撥曉霧,可見青天的希望在裡麵。

淩汐池靜靜的聽著,猛然想起那日在陰河穀的事,又想起剛纔蕭老爺所說的話,遂問道:“蕭藏楓,我能問一下,我昏迷了以後,你到底將那幾個門派怎麼了嗎?”

蕭藏楓扭頭看著她,撫琴的手指一頓,道:“你想知道?”

淩汐池認真的點了點頭。

蕭藏楓笑道:“拂雲樓、鐵血屠場、天刀門、含鷹堡比較識時務,我隻是派人過去走了個過場,他們便歸順於藏楓山莊了,至於陰河穀卻比較麻煩,她們在江湖上蟄伏百年,據點甚多,寒驀憂心知陰河穀難以保全,所以早在之前就將陰河穀的一部分勢力轉移,我雖查到她的幾個據點進行銷燬,卻也隻是傷了陰河穀的元氣,其根基依然還在,但此番的大傷元氣也使得陰河穀在近幾年再難有所作為了,不過寒驀憂懂得壯士斷腕,舍了陰河穀百年基地,人雖殘廢卻性命可保,一個女子能做到遇事當機立斷、做事雷厲風行,也實屬不易,令人佩服。”

淩汐池隨手將隨風而舞的髮絲拂到耳後,笑了笑,道:“不得不承認,她是一個聰明人,比我聰明多了。”

蕭藏楓伸手揉了揉她的頭,笑道:“你也不必妄自菲薄,你人雖傻了一點,但不笨,隻是經曆尚淺,難免遭有心之人利用,至於寒驀憂嘛,那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你知道我為什麼不殺她嗎?”

淩汐池搖了搖頭,表示不知。

蕭藏楓抬眸看著月空,道:“我不殺她,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她不是設計讓冰冽誤會你嗎,那麼我便讓冰冽知道她的本來麵目,你說,這樣是不是比殺了她更有趣一些。”

淩汐池恍然大悟道:“所以,那天她約我你並冇阻止我去,是你逼得她不得不出此下策的,所以她纔會設計讓冰冽先與我決裂,就是害怕冰冽也會棄她而去,她要讓冰冽和她一樣一無所有。”

蕭藏楓看著她佈滿苦澀的小臉,問道:“不好玩嗎?”

淩汐池埋下頭,低聲道:“你不用跟我說這些的,冰冽知不知道真相對我來講已經不重要了。”

蕭藏楓若有所思的看著她,問道:“你難道不恨他們嗎?”

淩汐池望著天空道:“我如果說不恨,你肯定會覺得我很虛偽吧。其實事情剛發生的時候,我是有恨的,可是後來想想,我既然還活著,下場也不至於太壞,我越耿耿於懷自己就越不開心,索性就不恨了。”

說罷,她伸手從蕭藏楓懷裡抱過了琴,道:“你彈了曲子給我聽,禮尚往來,我也彈一首給你聽,不過我可冇有你彈得那麼好,你不要笑話我。”

蕭藏楓撐著下巴,含笑看著她,淩汐池輕輕的撥動琴絃,選了一首陽春白雪彈了起來。

蕭藏楓點頭道:“萬物知春,和風淡蕩;凜然清潔,雪竹琳琅。隻是此曲太過曲高和寡,我從你的琴聲裡聽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獨,你小小年紀,不應當有此心境纔對。”

淩汐池笑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曲高和寡,知音難求,孤獨是一種信仰。”

蕭藏楓一記爆栗敲在她頭上,道:“我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亂七八糟的在想什麼,以後不要再胡思亂想了,你上次不是說希望體會一下被人保護的滋味嗎,這個我可以給你,以後乖乖的留在藏楓山莊,我保你一世長安。”

淩汐池慘叫了一聲,蕭藏楓敲得實在是太重了,痛得她眼淚都流了出來,她忙捂住頭,不滿的吼道:“這就是你的保護?我要信你,我就是白癡!”

蕭藏楓哈哈的笑了起來,舉起酒壺喝了一口酒,又將酒壺遞給了她。

夜愈加深沉,月亮也悄悄被烏雲遮掩,街上的行人越來越少,半夜的時候,天居然下起雪來,鵝毛般的大雪灑落人間,紛紛揚揚漫天皆白,淩汐池從未見過這樣雪飄人間的美景,硬拉著蕭藏楓陪她一起賞雪喝酒,反正有內功護體,他們也不怎麼感覺到冷。

不知又過了多久,她終於有些微微的醉了,她的酒量不是特彆好,喝了一點臉就開始發紅,襯著她雪白的肌膚,像是潔淨的雪蓮花上挑染了一抹紅霞,有種動人心魄的美。

她將頭湊向了蕭藏楓,低喃道:“蕭藏楓,其實你也挺好的,不是個壞人。”

蕭藏楓扭頭看著她,笑道:“是嗎?”

白雪漫天飄舞,空氣中氤氳著酒香,混合著少女身上獨有的幽香,看著那朝自己越靠越近的絕美麵容,蕭藏楓心神一蕩,覺得自己也好似醉了,那近在咫尺的紅唇像是帶著一種催魂魔力,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朝那紅唇吻了下去。

輕輕的,如蜻蜓點水般的一吻,淩汐池卻被驚得驀的睜大了眼睛,全身都僵立住了,像隻精緻的水晶娃娃,她急忙往後一仰,手足無措道:“我……我……還冇成年……這是……這是……”

蕭藏楓怕她摔倒,伸手攬住了她的腰,湊近她的臉道:“是什麼?”

他的聲音帶著蠱惑,淩汐池睜著迷濛的雙眼,道:“這是……是……我的初吻。”

蕭藏楓隻覺得自己的心魂像是被什麼衝擊了一下,伸手捧著她的臉如捧著這世上最珍貴的珍寶,沙啞著嗓音道:“第一次?正巧我也是,既然大家都是第一次,我們不妨讓它再深刻一點。”

濃烈而狂熱的吻,加之醉意一波一波的衝襲著神經,淩汐池隻覺得自己快呼吸不過來了,好一會兒,蕭藏楓才放開了她,她麵如紅霞的看了蕭藏楓兩眼,呆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有些發燙的嘴唇,喃喃道:“我醉了。”

然後頭一歪,倒在了他的肩膀上。

蕭藏楓看著靠著他的小腦袋,嘴角慢慢的浮現出一抹溫柔的笑意,就連眼神也不再是以往的深沉神秘,而是滿滿的如水的柔情。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隻是感覺到,她這樣靠著他,很好!

這時,他像是感知到了什麼,眼眸一抬,隻見漫天大雪中竟莫名開出了一朵朵形狀各異的小花,如幽冥一般朝他們聚攏而來。

那是四種不同的花,九心曼陀羅、彼岸花、水晶蘭、罌粟。

繁花漫天,雪飄人間,這本該是人間盛景,卻並冇有讓人覺得有半分美麗,隻因那繁花帶著幽冷的死亡訊息,像是從地獄裡開出的花。

蕭藏楓眼神一冷,手一抬,一柄幻劍瞬間在他掌心成型,一瞬間,飛揚的大雪全部衝著他掌心的那柄劍飛去,交疊飛舞著在那柄長劍周圍,劍氣延綿不絕,儘是殺機。

蕭藏楓手一揮,長劍脫手飛出,劍氣縱橫天地,冇入雪霧中,貫穿天上地下,劍氣橫空之時,那滿天飛舞的花朵無聲顫動,被劍意劃過,無聲無響的墜落於無形。

醉夢中的淩汐池似乎感受到了這殺意逼人的劍意,眉頭皺了皺,下意識的抖了抖,忍不住又朝蕭藏楓靠近了幾分。

蕭藏楓一見,忙伸手溫柔的拍了拍她,雄渾的真氣滾滾流動,升騰而起,形成一個無形的氣罩將兩人籠罩其間,就連那紛紛而下的白雪也被阻擋在外,受到安撫的淩汐池緊皺的眉頭終於舒緩下來。

天空中的花瓣越飛越多,從四麵聚攏而來,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著,如一條花瓣長河一般流動起來,漸漸形成了一條長蛇,圍繞著他們二人,卻始終不敢逾越那強大的護體氣牆。

蕭藏楓的嘴角升起一抹冷笑,指尖一凝,周身的氣流彷彿都凝結起來,頓時,無數幻劍圍繞在他的護體氣罩四周,莫匹的劍氣帶著橫掃千軍之勢,生生的摧毀了那一條陰狠毒辣的花瓣長蛇,從四麵八方疾射而出。

隻聽在黑暗中傳來一聲冷哼,四道黑影被劍氣逼出,瞬間如黑煙一般消失在夜空中。

蕭藏楓緩緩的將手放了下來,看到他們坐的屋頂四周散落了四朵花。

赫然是九心曼陀羅、彼岸花、水晶蘭、罌粟。

蕭藏楓若有所思的看著那四朵花,冷哼道:“曼陀花開,冥王引路;四花齊開,魔亂人間,正式下戰帖了嗎?我倒是不介意讓你們再消失一次。”

然後,他抱著熟睡的女孩,轉身回到了屋內。

酒樓早已為他們準備好了房間,蕭藏楓輕輕的將她放在床上,仔細的替她蓋好了被子,才走至桌前坐下,靜靜的守著她。

雪紛紛揚揚的下了一夜,空氣越來越寒,初曉的時候雪終於停了下來。

快天亮的時候,淩汐池醒了,是被蕭藏楓用她的頭髮撓她鼻子給撓醒的。

醉酒並不是件什麼好事,但是卻有一點好處,那便是記不得自己到底做過什麼,所以當她睜開眼睛看到蕭藏楓那充滿柔情蜜意的眼神時,也被嚇了一跳,不懂為什麼他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她。

好在她一般剛醒的時候脾氣都會特彆好,便也冇有和他計較,推開窗往外看,天灰濛濛的,不怎麼好,就像人壓抑的心情,沉甸甸的,就連那素白的雪也變得分外的刺眼起來,寒冬是孤獨的,或許她的以後,也會是像這樣一般孤獨吧。

她回頭看了一眼一夜冇睡卻依舊神清氣爽的蕭藏楓,笑道:“藏楓公子今天有冇有時間再陪我玩一天呀。”

蕭藏楓輕扯嘴角,笑意揚至俊容:“你發話了,藏楓豈敢不聽。”

“姑娘,買紙鳶嗎?”淩汐池站在一個賣紙鳶的老大伯麵前,正暗自奇怪冬天怎麼會有紙鳶賣時,那大伯就笑眯眯的問,飽經風霜的臉有幾道刀刻般的皺紋。

淩汐池連忙點了點頭,在那形形色色的紙鳶挑了兩隻,衝著身後的蕭藏楓道:“蕭藏楓,給錢。”

蕭藏楓含笑看著她,從懷裡掏了一錠銀子遞給那老大伯。

那老大伯一臉惶恐的看著蕭藏楓:“這……公子爺,要不了怎麼多的,隻要一吊錢就可以了。”

淩汐池一邊欣賞著那隻栩栩如生的紙鳶一邊道:“冇事啦,伯伯,他有的是錢,依我看啊,你的紙鳶做得這麼好,就像真的一樣,又豈止值這個價。”

老大伯聽過之後,連連擺手:“這,夫人,這怎麼行,還是給零錢吧,這麼大的銀子我也找不開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