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三十五章:兄妹分彆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三十五章:兄妹分彆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夫……夫人?”老大伯的話讓她瞪大了眼睛,正想解釋,卻聽蕭藏楓哈哈大笑了起來,伸手拉過她的手,打斷她的話朗聲道:“大伯,既然我夫人說它值這個價,它就值這個價,不用找了。”

說罷以後,蕭藏楓拉著她的手,如一陣風似地,瞬間就將那老大伯遠遠的甩在了身後。

剛跑過一條街,淩汐池連忙甩開他的手,不滿道:“哎,你為什麼占我便宜,誰是你夫人。”

蕭藏楓氣定神閒的站直身,伸手摸了摸她的頭:“丫頭,這可是你的榮幸,你要知道,這烈陽城有多少人想嫁給我藏楓公子。”

蕭藏楓邊說邊笑了起來,惹得一旁經過的夫人小姐嬌羞無比,豔容如春。

淩汐池目瞪口呆的看著那一行行欲走欲留的女子,打了個寒顫,才道:“你這種榮幸啊,我可消受不起,認識你已經很倒黴了,要是再跟你扯上點什麼關係,那肯定是上輩子冇有燒好香,以至於這輩子的夢魘,你放心,我就算是嫁不出去,這輩子也不會嫁給你的。”

剛說完,忽聽背後傳來一陣女子激動的尖叫:“快看,快看,真的是藏楓公子呢!藏楓公子!”

“真的是!啊!!!”

誰啊,這麼瘋狂,淩汐池一腦黑線,回頭望去,隻見街道的兩頭,都跑來了一群粉麵含春的美女,不停的揮舞著手中的絲帕,尖叫著跑了過來,還冇有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蕭藏楓忽然攬過她的腰,淩空躍起,再迴歸地上時,已經是在城郊的一塊光禿禿的草坪上了。

淩汐池吃驚的看著蕭藏楓,緩了一口氣才道:“原來你不用去我們那裡,在這裡也是可以靠臉吃飯的。”

蕭藏楓眼睛裡帶了一絲無奈,見她又一眨不眨的盯著他猛看,疑道:“你看什麼?”

淩汐池邊看邊點了點頭,嘖嘖道:“誰說紅顏纔是禍水,像長成你這樣的,一樣也是禍水,果然是秀色可餐。”

她的話音剛落,便見蕭藏楓麵容一冷,眼睛裡霎時佈滿了陰霾,淩汐池打了一個寒顫,連忙舉起手上的紙鳶:“蕭藏楓,我們放紙鳶。”

看著直入雲霄的紙鳶在天空中翱翔,淩汐池不停的笑著,跳著,蕭藏楓遠遠的看著她,眼前的少女慢慢的和他記憶中的小女孩重疊起來。

那一年,他跟著父親去拜訪無啟族的老族長,那是他第一次見到她,那時她便是這樣,手中拿著一個風車,笑得像是一個墜落凡間的小仙女,是他心目中的小仙女。

雖然那一次兩人並冇有正式見麵,可他知道他這輩子也忘不了那一天的那個笑容了,之後,他便前往風魔山學習,僅僅過了一年,便聽說無啟族出了事,他央求師父帶著他去了血域魔潭,卻還是來不及。

好在上天又將她送了回來,這段時間是他不好,讓他的小仙女受了那麼多次傷,他發誓,從今以後,要好好愛護她,再也不讓她受傷了。

隻是不知道,昨晚他對她說的話,她還記不記得,記不得也沒關係,他願意再說一次。

淩汐池一直到笑夠了,跑累了,才停下來呆呆的看著手中那根長長的線,心中感慨萬千,紙鳶何其不幸,即使飛得再高再遠又如何,依舊被人操控在手中,一生都得不到自由。

伸手扯上那根細細的絲線,指上微微用力,“嘣”的一聲,那堅韌而又脆弱的線便在她的指上斷掉了,一陣寒風呼嘯而過,她拂了拂飄至眼角的髮絲,望著在視線裡一點一點消失的紙鳶,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剛轉過身,突然被一個迎麵衝來的人影抱了個滿懷。

隻聽蕭藏楓在她耳邊道:“汐兒,昨晚的話我再說一次,留在藏楓山莊,我護你一世長安。”

淩汐池卻被他的稱呼驚得三魂去了兩魂半,蕭藏楓這廝不是一直丫頭丫頭的叫她,在她麵前裝老成的嗎?怎麼會突然這麼叫她?更要命的是,她竟然從這兩個字中聽出了深深的情意。

心如小鹿一般亂撞起來,她再一次石化僵硬,情這一字從來不在她的考慮範疇內,一來,她一直想著要回家,從來不曾對誰動過心,這些天遇上的這些人,她承認有親情有友情,但卻獨獨冇有愛情,二來,她並不認為蕭藏楓會對她動心,蕭藏楓對她有利用,有算計,雖然關鍵時刻總是他救她,可她不認為那是愛情。

可現在,他這樣抱著她,對她說的這番話,又一次讓她迷糊起來,她覺得心有些亂,情竇初開的年紀,確實有些懵懂無知。

她問:“蕭藏楓,你是因為覺得我是葉孤影纔對我這麼好的嗎?”

雖然她有極大的可能就是葉孤影,可那不一樣。

蕭藏楓被她問得愣住了,一時冇有回答上來。

淩汐池道:“我在你房中看見過她的畫像,你以前是認識她的吧。”

蕭藏楓仍然擁著她,低聲道:“你難道還不清楚,你便是她,她便是你。”

淩汐池哦了一聲,輕輕掙脫他的懷抱,笑道:“蕭藏楓,我們回去吧。”

自那日後,她便開始為離開藏楓山莊做準備,東西是一早收拾好了的,隻待時機一到,她便可離開藏楓山莊了。

日子慢慢趨於平靜,這段時間冇人敢再來找她的麻煩,她於是也乖乖的做回了蕭藏楓的小廚娘,每天隻照顧他的飲食,為著他那挑剔得令人髮指的味蕾,兢兢業業之下,廚藝倒也突飛猛進,她每日為蕭藏楓做完食物後,會照例給葉孤野做一份,隻是每次在與葉孤野用餐之時,她每每開口想問無啟族的事情,都被葉孤野搪塞了過去。

她不知道葉孤野為什麼不願意告知她以往發生的事,按理來講,他既已認了自己是他的妹妹,便有權利讓她知道無啟族因何被滅,可葉孤野對她總是三緘其口,這讓她心中有深深的不安。

她總是想起琴漓陌對她說過的話,有命無運,累及朋友家人。

一晃,她到藏楓山莊已經兩個多月了,天氣越發嚴寒,藏楓山莊的楓樹已經褪去了一身的紅裝,再也冇有那種浩瀚壯闊的美,萬木蕭條,百花凋謝,好在梅花開得正豔。

淩汐池提了一個食盒,裡麵是她為葉孤野準備的午餐,快到葉孤野居住的院子時,她突然眼尖的發現,在一樹紅梅後,站著一道綠影。

那綠影一動不動,像是在凝望什麼,淩汐池踮起腳尖,好奇的走近一看,才發現那綠影是靈歌。

此時她正一眨不眨的望著葉孤野的院子,院子裡,葉孤野正在練劍,她的眼神專注極了,那種眼神,淩汐池曾在媽媽身上看見過,總是在媽媽看著爸爸的時候。

那是一種充滿愛意的眼神。

淩汐池隻覺得腦子裡轟的一聲,莫非靈歌對葉孤野……

想到這裡,她腳步一重,哢嚓的踩上了一截枯枝,那聲音終於驚動了靈歌,扭頭看清楚是她後,靈歌一向冷靜沉著的麵容閃過了一絲驚惶,指著她警告道:“你……不準……”

淩汐池跳上前去握住她的手,打斷了她的話:“你什麼你,我什麼都冇看到,我準備了美酒佳肴,走吧,跟我一起陪哥哥用餐去。”

靈歌這纔看見她手上提著的沉甸甸的食盒,淩汐池不由分說的將靈歌拉到了葉孤野的院子裡,葉孤野此時正在練劍,扭頭看見她們兩人來了,連忙收了劍。

“哥哥。”淩汐池甜甜的叫了一聲,舉起了手中的食盒,獻寶似的笑道:“你有口福了,我今天給你做了好多好吃的,還有美酒哦,我怕我們兩人喝不儘興,就約著靈歌一起來啦。”

葉孤野冷峻的表情一柔,走到院子的石桌前坐下,淩汐池一一的將食盒裡的食物端了出來,直到擺了滿滿一桌,幾人正準備動筷,冷不防,門口傳來了一個聲音:“我說人去哪兒了,原來在這裡。”

淩汐池扭頭看去,隻見蕭藏楓走了進來,手中還捧了一個劍匣。

淩汐池和靈歌連忙站了起來,葉孤野隻抬眸看了蕭藏楓一眼,自顧自的吃著東西,蕭藏楓倒也不在意,挑了個凳子坐下,眼神掃了一眼還站著的兩人,笑道:“愣著乾什麼,你們吃你們的。”

淩汐池連忙拉著靈歌坐下,問道:“請問莊主大人,您來做什麼呢?”

蕭藏楓將劍匣遞給了葉孤野,道:“我來給他送東西的。”

葉孤野放下筷子,伸手接過了劍匣,打開一看,裡麵赫然是禍神劍。

禍神劍回來了?

淩汐池和靈歌的臉色俱是一變,她是驚慌,而靈歌卻是一臉黯然,她扭頭看了蕭藏楓一眼,嘴唇動了動,想說什麼終是冇有說出來,淩汐池卻是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道:“你什麼意思?”

蕭藏楓抬眸看她,道:“葉孤野的職責是護送璟楓公主去瀚海成親,現在璟楓公主已經順利和瀚海太子完婚,千麵狐既已回來,他便該回去覆命了。”

淩汐池怒道:“你明知道寒驀憂已經知道他人在烈陽並冇有去瀚海,你還要讓他回到寒戰天身邊去,你這不是叫他去送命嗎?”

蕭藏楓平靜道:“你認為寒驀憂要說的話還會等到現在嗎?”

淩汐池急忙跑到他麵前,拉著他的袖子央求道:“那也不能拿我哥哥的命去賭,你不是神通廣大嗎?你可以讓一個人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的,我求你,不要讓我哥哥回去。”

蕭藏楓還冇說話,葉孤野突然道:“小影,是我決定的。”

淩汐池扭頭愕然的看著他。

葉孤野緩緩道:“是我要求回去的。”

淩汐池帶著哭腔道:“為什麼呀,你明知那裡是虎穴,為什麼還要回去?”

葉孤野伸手摸了摸她的頭,第一次對她說話那麼溫柔:“小影,冇事的,寒月國的人已經出麵指證了使館的事乃是冥界的手筆,見過我出手的人都死了,至於寒驀憂,因為她母親的原因,她不會說出去的。”

淩汐池鼻頭一酸,哽咽道:“你呆在寒戰天的身邊,是想找他報仇對嗎?我們可以一起的。”

葉孤野道:“小影,你彆多想了,我有不得不回去的原因,我答應你,會好好活著。”

淩汐池氣憤道:“你為什麼到現在還不告訴我真相,那我問你,龍曜到底是誰?”

葉孤野冷峻的麵容一變,有些驚慌,他看了一眼蕭藏楓,見蕭藏楓也是一臉莫名,急道:“小影,你知道些什麼?”

淩汐池穩了穩心神,道:“我想你應該知道我去過生死場,龍曜臨死前,曾悄悄的告訴我,他姓葉,他讓我日後有機會去北山礦場將人帶出來,我問過寒驀憂,她說北山礦場裡的都是無啟族的人,他還姓葉,他跟我們是親人對嗎?雖然我什麼都記不得了,可最近我的腦海中總是時常出現一些畫麵,哥哥,你不願意告訴我,是不是因為無啟族被滅和我有關?”

葉孤野沉聲道:“小影,聽我說,無啟族的事情和你一點關係也冇有,你彆想那麼多,好好照顧自己,我會回來的。”

淩汐池依然執著的問道:“那你告訴我,龍曜到底是誰,他因我而死,我總有權利知道為什麼吧。”

葉孤野歎了一口氣,緩緩道:“蘭因心法是無啟族無上的心法,曆來隻有族長和其繼承人纔可修煉,隻是族長感覺到無啟族的族運受損,將會麵臨前所未有的大危機,為了儲存無啟族的血脈,便破例讓所有的直係弟子都可修煉,龍曜他,是我們的親叔叔,那日在生死場,他用出了蘭因心法,使得你手上的蘭因石發生了感應,他便認出了你。”

說完以後,他從懷中掏出了那枚綴著蘭因石的玉環,鄭重的交到了她的手中:“這是屬於你的東西,亦是無啟族族長的信物,我把它正式交給你,你一定要好好保管它,隻要蘭因石還在,我們無啟族就不會滅亡,哥答應你,終有一天我會親自去北山礦場,將我們的族人帶出來。”

原來如此,因為是親人,龍曜纔會選擇犧牲自己保全她,淩汐池使勁的握緊了拳頭,隻覺心痛難耐,指甲深深的埋進了肉中,她強忍著不讓自己哭出聲來,淚珠卻一滴一滴的滾落而下。

她埋頭看著自己手心裡的蘭因石,自那日她與蘭因石產生感應之後,她便再也冇有見過它了,如今葉孤野又將它交還於她,這顆石頭上麵承載的不僅是無啟族千萬年來的滄桑變幻,還有叔叔對她的期望,更是她作為淩汐池與葉孤影曾經各自存在過的痕跡,如今合而為一,不得不說宿命輪迴之強大由不得人說不。

用力的握了一下蘭因石,她抬頭看著葉孤野,一字一句道:“哥哥,我知道我該做什麼了,你放心去吧,但是,你是我最後的親人了,無論如何,一定要保重自己,一定要回來。”

葉孤野鄭重的點了點頭,望向了蕭藏楓:“照顧好她。”

蕭藏楓隻對他說了兩個字:“放心。”

淩汐池問道:“什麼時候走?”

葉孤野緩緩道:“明天。”

一旁的靈歌聞言渾身輕輕的顫了顫,心中頓時一陣失落,可她不敢表現出來,隻是手不自覺的在身旁握成了拳頭。

淩汐池深吸了兩口氣,不願再增加他的心理負擔,走到石桌前,將酒杯逐一斟滿了酒,強顏歡笑道:“哥哥,那我就用這杯酒為你送行吧。”

葉孤野走的時候,天還未亮,漫天都是慘白的大霧,他走得很決絕,一直都冇過頭,高大挺拔的身影在霧中漸漸不真實起來。

一人一劍,是壯士不回頭的悲壯,也是離彆的淒涼。

淩汐池呆呆的望著他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見,這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靈歌站在了她的身邊,眼中猶帶著一份還未宣之於口的情意,隻是這情意剛剛纔起,卻又被離彆生生的壓了下去。

她應該是很難過的吧,淩汐池不知該說什麼,隻得道:“他會回來的。”

靈歌淡淡的嗯了一聲,轉身走進了藏楓山莊內。

江湖兒女,冇有什麼是放不下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