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三十八章:宛轉環、天命石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三十八章:宛轉環、天命石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這時,葉孤影的身影已掠至了飛仙閣,她遲疑了一會兒,伸手推開了門。

飛仙閣是仙霄宮最高的地方,常年雲霧繚繞,雲霧乃無形之物,乃至於閣內也是一片雲霧蒸騰,看起來倒真像是仙家真人修煉的洞天福地。

葉孤影緩緩的走了進去,飛仙閣閣中央是一個高高的圓台,圓台一週都垂下了白色的幔帳,四周各有四行台階,仙霄宮的宮主端坐其中,像是久不聞世事的仙人。

看著那高台之上,幔帳之後盤坐著的身影,葉孤影感覺有些陌生,自從拜師以來,她見師父的次數冇超過十次,而且每一次見麵,師父都是匆匆的傳授她一些心法口訣,待她記熟之後,便讓她離開。

對於她這個師父,她內心中不僅僅隻是敬重,更有幾分害怕,她對著那人影,跪拜道:“徒兒拜見師父。”

一道清冷的聲音自帷幔後傳來:“仙雲使已將近日天命石的異動告知於我,雖然為師曾囑咐過你,未滿十八歲不得下山,既然那人已經回來了,你便遵循長老之命,下山去吧,你繼任宮主之位在即,希望你能不辱使命。”

那聲音聽起來十分的年輕,像是一個芳華正茂的妙齡女子。

葉孤影點了點頭,道:“徒兒一定會找到仙霞師叔,將靈山血珀帶回來,還有那個人……”

那清冷的聲音繼續道:“為師叫你來,就是為了囑咐你這件事,此前,長老讓你找到那個人後帶回來,但為師改變主意了,我要你找到她後,便立即殺了她。”

葉孤影全身一顫,抬眸不解道:“為何?”

仙霄宮宮主道:“你還記得仙霄宮的宗旨嗎?”

葉孤影道:“除魔衛道,護衛蒼生。”

仙霄宮宮主道:“人都有他該去的地方,一個本該已死的人重現世間,留戀人間不願離開,這有違天理,必會造成蒼生的劫難,她已不是人,而是魔,所以,你該除去她。”

葉孤影咬著嘴唇道:“可她……”

仙霄宮宮主繼續道:“難道你忘了,當年的無啟族是如何被滅的嗎?若非她留戀世間不願離開,想要強行搶占你的身體,你們無啟族何至於遭此劫難。”

一提到無啟族,葉孤影全身劇烈的一顫,當年的事於她而言,那是世間最恐怖的夢魘,每每想起來,都會讓她覺得心顫膽寒。

她閉上了眼睛,眼前驟然浮現出十年前那血腥殘殺的一幕,父母是如何死的,哥哥是如何死的,族人是如何一個一個被殺的,她是如何被困在石台之上,毫無反抗能力的任人取血的,還有那屍骨累累的血湖,被鮮血染紅的故土,以及那一雙雙死不瞑目的眼睛。

而這一切的一切,全都是由一個人引起的。

她緩緩的睜開了眼,眼中的冷意像濃霧一樣慢慢彙聚,她向那帷幔後的人輕輕的叩了個頭,低聲道:“徒兒謹遵師父之命。”

仙霄宮宮主幽幽的歎了一口氣,道:“受身無間者永生不死,長壽乃無間中之大劫,輪迴之花是打破人間平衡之物,每一次出現必帶著腥風血雨,那個人,是無啟族最後一個能感知到輪迴之花的人,孤影,我要你殺了她,並徹底毀掉輪迴之花。”

葉孤影動容道:“師父,你好像很恨輪迴之花。”

可那,明明是無啟族的聖物,那是天神對於無啟族的恩賜。

仙霄宮主聲音也低了起來:“若是痛苦化作了永恒,長生便是這世上最殘忍的刑罰,輪迴之花其實是一種天罰之物啊。”

葉孤影沉思了片刻,低聲道:“師父,我明白了。”

仙霄宮主輕輕的嗯了一聲,手一揚,一個泛著白光的圓環從帷幔間飛了出來,緩緩的飄至了她麵前。

葉孤影伸手接住,隻見那圓環像是有靈性似的,圍著她的手腕轉了幾圈,自動套在了她的手腕上,變成了一個九連環手鐲的模樣。

隻聽她道:“孤影,為師賜你宛轉環,從今以後,它便是你的武器,它可抵輪迴之花。”

葉孤影埋頭看著自己手上的宛轉環,有傳言,遠古時期有一造夢之物,名叫宛轉環,丹崖白水,宛然在焉,握之而寢,則夢遊其間,心有所思,隨念輒見,又名曰華胥環。

傳說中的宛轉環為夢環,隻是師父賜予她的宛轉環,也能讓人入夢其間嗎?

仙霄宮主接著道:“宛轉環乃為師多年苦心製成,宛轉塵寰,浮世清歡,儘皆入夢,而輪迴之花亦是以圓環為始,如環無端,若進入這圓環中,如同身入輪迴,從而無限循環,周而複始,生生不息,是以,以宛轉環對輪迴之花,可破之。”

葉孤影低聲道:“徒兒記住了。”

仙霄宮主似乎有些累了,聲音開始變得疲憊起來,道:“好了,你先退下吧。”

直到葉孤影的背影消失在飛仙閣外,圓台之上的帷幔徐徐拉開,露出了一張佈滿皺紋的臉。

那是一個老得已不成樣子的女人,滿頭華髮,滿眼滄桑,臉上的皺紋多得數都數不清,唯有輪廓看上去能看出幾分曾經風華絕代過的影子。

到底是要經曆多少年月,才能使一個人老成這般模樣。

她伸手緩緩的摸向了自己的臉,感受著臉上那如溝壑般的皺紋,一雙眼睛留下了渾濁的淚水,喃喃道:“入夢那麼多年,始終尋不到你的影子,那麼,打破輪迴便可見到你嗎?可我已經老成這樣了啊。”

“琴涯,輪迴之花困了我百年,你能不能告訴我,我該去哪裡尋你,是不是隻要世間再無無啟族的人,便再無輪迴之花。”

“當年,你我為追求長生偷練禁術,以至於被趕出了無啟族,事到如今,我才知道,原來輪迴之花隻是讓人不死,卻無法讓人不老啊,若是他日,你我相見,你還會接受容顏儘去的我嗎?”

仙霄宮有一難以逾越的天埑,橫跨在兩座雪峰之間,下麵是深不見底的深淵。

而這天埑之上,懸空漂浮著一物,已在那裡隨世事滄桑漂浮了成千上萬年。

那東西看起來像是一塊瑩白的玉石,通體散發著白光,悠悠漂浮在半空之中,靠近它,便能使人感受蒼莽無邊而又古老曠達的氣場。

這便是傳說中仙霄宮的寶物——天命石。

葉孤影立在懸崖邊,凝望著天命石,吹過的崖風不時的鼓起她的衣衫,她整個人看起來如一朵空穀幽蘭一般,出塵如仙,傲世而立。

她喃喃道:“什麼是天命?”

冇有人回答她,隻有天命石輕輕的晃了晃,空氣中似蕩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她又怒問道:“什麼是魔?”

天命石劇烈的晃動了起來,一股股罡氣四散而出,葉孤影隻覺臉頰一涼,已被那罡氣劃破了麵容。

恍惚中,她似乎看到了一副模糊的景象,兵荒馬亂,赤地千裡,血染河山,還有一張俊朗不凡的臉龐。

那張臉龐已在她腦海中停留了十年,並且隨著歲月的流淌愈加深刻,那時,她被一條巨蟒捲入水中,昏迷前看到的最後一幕,是一個少年跳進了水中,不顧一切的朝她遊來,那一幕像是一個烙印,印刻在她的靈魂之上,並且一路支撐這她度過了這如同苦行僧一般苦寒的十年。

她喃喃道:“惜惟,蕭惜惟。”

若是冇記錯的話,他便是叫這個名字。

她伸手撫上自己的臉頰,感受著那溫熱的血液逐漸變成一片黏膩的冰涼,終於緩緩放下了手,低聲道:“好,我去除魔。”

白雪紛紛而落,一場大災席捲人間。

出了烈陽城,往西八百裡,有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城,名叫淮岐。

這裡既無钜商富賈,亦無世家大族,可悲的是,近日還遇上了百年難遇的大雪,大雪紛紛揚揚的下了一個月,平地厚五尺,凍死的人畜不計其數,以淮岐為始的十餘郡縣老百姓缺衣少糧,饑寒交迫,甚至出現了為了活命而人相食的人間慘劇。

許多自恃藝高膽大且身強力壯之人為了活命紛紛離開自己的家鄉,選擇北上,有人是去從軍,有人則落草為寇。

出了淮岐城十裡,有一小酒肆還懸掛著旗子在招攬顧客,許多途經此處尚有餘力之人會選擇坐下來喝一壺溫酒,吃上兩個饅頭再趕路,雖然那酒是低劣得再不能低劣的渾酒,但這荒煙蔓草的年頭,能喝上這樣一口酒,已足以令大多數人感到滿足了。

酒肆的老闆是一個五大三粗,腰間彆著兩把大板斧的虯髯大漢,一臉的刀疤看向去就無人敢招惹。

此時,酒肆裡並無過多的客人,隻有稀稀拉拉的兩三桌,其中兩桌像是尚還有點家當準備外出避難的本地人,另外一桌則是一個身著粗布青衣,年紀看起來頗小的公子。

那公子眉清目秀,唇紅齒白,精緻的五官以及通身的氣質看上去便知不是尋常人家的公子,他冇有喝酒,隻是要了一碗麪,皺著眉頭緩慢的吃著。

這時,一陣劇烈的北風颳了過來,揚起了一陣風雪,那風雪有些落在了那青衣公子的麪碗中,他扭頭看了看,眉頭皺得更緊了。

原是酒肆那厚厚的毛氈被人挑了起來,幾個披戴著蓑衣鬥笠,手中還捏著兵器的大漢隨之走了進來。

那行人要了幾壇烈酒,幾個小菜,一大盤灰麵饅頭後,便開始大聲的聊起天來。

其中一個道:“聽說冇,最近江湖上風頭正盛的那個妖女死了。”

另一個道:“兄台說的可是那個將藏楓山莊少莊主迷得神魂顛倒,不惜出手為她滅了幾大門派的小妖女?”

“可不就是她,最近江湖上還有比她名聲更大的妖女嗎?”

“那可真是大快人心,不知是哪位英雄豪傑乾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