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三十九章:遇雪災散儘家財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三十九章:遇雪災散儘家財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說的是因為藏楓公子為她得罪了太多人,有人出高價請了一個絕頂的高手,趁著這藏楓公子外出的時候,偷偷潛入了藏楓山莊,放火殺人,據說啊,那屍體都被燒得不成樣子了。”

一人道:“非也非也,我聽人說,那妖女並非是被尋仇死的,殺了那妖女的並不是彆人,正是那藏楓公子的老子,藏楓山莊的老莊主。”

另一人問:“這是何故?”

那人還冇說話,突的一陣咳嗽聲響起,打斷了幾人的話,幾人同時看去,隻見背對著他們正在吃麪的青衣公子像是被嗆住了,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幾人看了那青衣公子幾眼,又開始旁若無人的繼續八卦。

“據說這妖女來自域外,練了一身的淫邪之術,最是勾魂奪魄,這藏楓公子得到她之後啊,日日都要與她歡好,老莊主怕自己的兒子誤入歧途,這才親自出手殺了這妖女。”

另一人接話道:“可不是,我聽道上的朋友說,這藏楓公子知道後,還跑去找他父親理論,氣得老莊主連家法都動用上了,打得他隻剩下半條命。”

有人幸災樂禍道:“哈哈,果然隻有他老子才能收拾得了他。”

又有人道:“你說,這藏楓公子家大業大,人品武功都是江湖上的佼佼者,世家公子裡排第一,他什麼美女冇見過,為何偏偏對一個妖女情有獨鐘呢?”

“這種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貴公子,品味豈是我們這些人能知曉的,或許人家就好這一口呢?”

“哎,話可不能這麼說,這藏楓公子雖厲害,畢竟還是個血氣方剛的少年郎,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女人這東西,不沾則已,一但沾了,哪有捨得放下之理。”

“是這個理,我聽說啊,那妖女雖妖邪了一些,可長得確實是傾國傾城,世所罕見,我若是藏楓公子,也定是抱著捨不得鬆開,若是能跟她……嘿嘿,那便是死也值得了。”

那人猥瑣的嚥了口口水,幾人交換了一個眼色,頓時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其中一人道:“隻可惜啊,這等美人我們是無福消受了。”

這時,又是“哢嚓”一聲杯子碎裂聲響起,幾人頓時止了笑,一同扭頭看去,還是他們身後的那個青衣公子,不知何故,他全身劇烈的顫抖著,一隻水杯硬生生的被他捏成了碎片。

發覺到有人在看他後,他連連道了幾聲對不起,忙彎腰去收拾地上的杯子碎片。

見他唯唯諾諾的模樣,幾人又是哈哈笑了起來,他身後的一名大漢調侃道:“小兄弟,你這麼激動,是聽到絕世美人春心盪漾了嗎?”

那青衣公子冇有理他們,收拾好了碎片後,又開始坐回去繼續吃他碗中的麵,頭埋得低低的,整張臉都好似要埋進麪碗中一樣,隻是從後看去,便能看到了他的臉一路紅到了脖子,就連耳朵也是紅紅的。

那幾人終於止住了笑,動起筷子吃菜喝起了酒,並冇有再接著剛纔的話題聊下去,酒肆裡麵一時安靜了下來,隻聽見毛氈外北風呼嘯的聲音。

又過了好一會兒,其中一人纔出聲打破了這沉默:“聽說最近這淮岐,出了一名了不得的遊俠。”

另一人接話:“你說的是那位姓白的公子?”

有人好奇問:“哪位白公子?”

“自然是在淮岐城內施粥送衣的白公子了,說來也怪,淮岐這場大雪下了一月有餘了還不見停,這一帶的百姓凍死餓死的不計其數,你現在出去看看,走幾步便能看見路邊凍死的人畜殭屍,這場大雪可害得老百姓苦不堪言,上頭派來賑災的官員又遲遲未到,眼看著很多人就要撐不下去了,就在幾日前,淮岐來了一個姓白的小公子,不知用了什麼法子從遠方運來了幾十車的糧食,天天在這淮岐城施粥送衣,短短幾日便耗了數萬銀錢,雖說隻是杯水車薪,但也是解了許多人的燃眉之急了。”

“那應是某個大家外出遊曆的小公子吧,這亂世,能隨身帶著數萬兩銀票的絕非等閒人家,能捨得花費這麼多錢財賑濟災民的更是少數,由此看來,也是一個大仁大義,心懷蒼生之人啊。”

“唉,可歎這亂世,大部分的人能活著便已儘了全力,這樣的人啊,還是太少了,否則老百姓的日子何至於這樣的艱難啊。”

“唉,是啊,據說北邊瀧日與雲隱的戰事也是吃緊,又遇這百年難得一遇的大雪,可真是哀鴻遍野,民不聊生,這天下怕是真的快要大亂了。”

說到此處,適才還在高談闊論的幾名大漢瞬間沉默了下來,幾人俱是歎了一口氣,無言的端起了酒杯,似在為這場民間疾苦默哀。

那邊的青衣公子終於吃完了碗中的麪條,他向酒肆的老闆買了一大袋的饅頭,慢慢的將一個劍匣背在了背上,這才擰著一個奇奇怪怪的包袱走出了酒肆。

幾名大漢目送著他走了出來,其中一個突然露出了懷疑的神色,撓了撓頭道:“幾日前,那白公子在城內施粥的時候,我曾遠遠的看了一眼,那白公子好像也是拿了這樣一個包袱,莫非剛纔那個……”

說罷,他急忙起身,追至了門口,屋外白雪茫茫,那青衣公子卻早已不見了蹤跡。

直到走到一荒無人煙處,那青衣公子方纔停了下來,風雪很大,也不知是不是因為風雪太大了的緣故,他的小臉有些發紅,隻見他順手將自己手中的包扔在了地上,就近找了一個樹樁,上去狠狠的踹了兩腳,一邊踹一邊咬牙切齒的道:“該死的蕭藏楓,我讓你壞我名聲,我讓你壞我名聲。”

原來這青衣公子不是彆人,正是離開藏楓山莊後無處可去,一路漫無目的遊盪到此處的淩汐池。

回想著剛纔那群大漢的話,她簡直氣不打一處來,什麼練了一身的淫邪之術,什麼日日要與她歡好,這可真是胡說八道,血口噴人,她堂堂一個冰清玉潔的小姑娘,竟然被蕭藏楓這王八蛋累得聲名不堪到瞭如此地步,她簡直恨不得將這廝殺之而後快。

那蕭老爺怎麼不乾脆打死他。

凜冽的冷風颳在了她的臉上,她連忙後知後覺的用一塊麻布將臉蒙上,氣呼呼的坐在大雪裡,過了好一會兒,心中的怒火才慢慢平複一些,抬眸看著那一片白茫茫的天地,不由自主的歎了一口氣,心中突然又落寞寂寥了起來。

這段時間,她可真算是體會到了什麼才叫哀鴻遍野,生靈塗炭。

自那日她離開烈陽城後,已在江湖上遊蕩了快一個月的時間了,這一個月來她走走停停,像是江河湖海裡的浮萍,不知道該去向何方。

雖然往事算是告一段落了,可她心中卻無半分輕鬆,總似壓著一根刺,雖說她借蕭老爺的手假死,從某些程度上避免了一些危險,但是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如今的江湖於她而言,每走一步都困難重重,若是有一天的她的身份暴露,她該如何應對,這個天下,她真的有這個能力獨自去闖蕩嗎?

她有些迷茫,更有些頹然,感覺命運實在不公,平日裡她怎麼說也算得上是一個富有愛心的大好青年,雖說冇有善良到悲天憫人的程度,但也不至於大奸大惡,逢年過節的也會去給佛祖拜拜,怎麼就感覺這天底下的倒黴事兒都被她一個人占完了呢?

離開了藏楓山莊,也就相當於她自己放棄了最後一個庇護之所,可眼下境況來看,也隻有既來之則安之了,於是她按照著蕭老爺給她的地圖,隨便選了一個方向,一路前行,卻不想誤打誤撞的來到了淮岐,還遇上了這場百年難遇的大雪災。

原本施粥贈衣的這些義舉並不在她的計劃範圍內,她也不想多管閒事惹來是非,可當她看到路邊無數凍死餓死的百姓之後,打定主意要眼冷心冷的她,心中那被強行築起來的堅硬外殼瞬間裂開了。

直到她在淮岐城,被一個撲出來的小姑娘抱著腿,哭喊著求她施捨一點吃的的時候,她一時心軟,遞給了那小姑娘一個饅頭外加一錠銀子,霎時間,從街角處衝出來了無數饑民將她團團圍住,跪著向她使勁磕起頭來,求她行行好,給一口吃的,那一聲聲重重的磕頭聲,哭聲喊聲瞬間將那層外殼粉碎得無影無蹤。

她無法視若無睹,轉身走進了一家饅頭店,將裡麵的饅頭全部買了下來,分給那些人。

看著那些饑民狼吞虎嚥毫無尊嚴的模樣,她在心中做了一個決定。

蕭老爺對她還算大方,給她的銀票不少,她在那些饑民之間選了兩個還算身強力壯的人,找了一家錢莊,將銀票兌了銀子,便讓他們帶著自己去買糧食。

她一連在淮岐城贈了幾天的粥,災民太多,她一個人的力量實在有限,隻能儘人事聽天命,冇過幾天,便聽說瀧日國派下來賑災的官員快要來了,於是便在銀錢快要花完的時候準備離開淮岐城。

好在她還留了個心眼兒,給自己預留了一些碎銀,那些銀子,省著點花,也夠她一年吃穿不愁了,至於一年以後,她還活冇活著都是個問題,她暫時還冇想到那麼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