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四十九章:學成下山遇紫衣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四十九章:學成下山遇紫衣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這一年的時間來,除了師父傳她的功夫之外,她的火陽訣功力也已修到大成,可以隨心所欲的使用,與此同時,那股屬於輪迴之花的功力也與日俱增。

如今的她,身懷三大神功,確實是今非昔比。

淩汐池站在崖邊,一襲青衣臨風而飄,一頭長髮傾瀉而下,這一年來她長高了不少,本就絕俗的容顏越發美得驚心動魄,縷縷輕盈的薄霧繚繞在她的身邊,映襯著她勝雪的肌膚,高挑的身材,身後煙霞輕攏,當真非塵世中人。

她將視線落在雲海蒸騰的懸崖外,此時離師父與沈家堡約定的見麵時間已不足一月了,江湖上又不知道是怎樣的光景,天下形勢瞬息萬變,不知記得她的還有幾個,還有太多的事等著她去辦,不如,下山去了吧。

回首看著那棵千年古鬆,她屈膝一跪,重重地磕了三個頭,轉身背起劍匣,頭也不回的下山去了。

………………

“哈哈,伯伯,謝謝你啊。”

寒風蕭瑟,蒼茫古道上,遠遠地傳來了一陣爽朗的笑聲。

淩汐池躺在一輛押貨的平板車上,一邊啃著饅頭,一邊笑著對著前麵那一個拉車的老大伯道謝。

那大伯扭過頭來,古銅色的臉上露出憨厚的笑意:“冇事,姑娘,我正好要去嶽淩州,順便帶你一下好了。”

“伯伯,你真是一個好人。”

淩汐池由衷讚歎,軟綿綿的躺在車上懶得動彈,陽光暖洋洋的照在她的臉上,朦朧柔和很是舒服,久未在人間煙火處行走,總感覺世間還是那樣簡單而又美好。

她甚至有點高興,忍不住大笑了起來,笑罷後,她翻身一躍,躍到老大伯的身邊:“大伯,你上去休息吧,我來拉車。”

大伯扭頭看著她,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哪能讓你一個小丫頭拉車,看你細胳膊細腿的,哪能拉得動。”

淩汐池展顏一笑,擼起袖子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伯伯,讓我試一下嘛,說不定我拉得比你還快。”

老大伯仍是搖頭:“丫頭,不要鬨了,天快要黑了,你看,前麵就是淩雲峰了,我們必須趁著天還冇有黑過去,否則的話,會有危險的。”

淩汐池奇怪道:“為什麼會有危險?”

“唉!”老大伯重重的歎了一口氣,道:“小姑娘,你有所不知啊,這淩雲峰裡住著一窩山賊土匪,好像叫什麼淩雲……淩雲十八寨的,個個心狠手辣,打家劫舍無惡不作,朝廷派兵剿了幾次,都拿他們冇有辦法,我們這些做小本生意的還好,遇上那些強盜還能保住一條小命,不過那些吃鏢局子飯的,在淩雲峰前啊,往往是鏢失人亡啊,唉,真是造孽唷。”

淩汐池皺起了眉頭,疑道:“這裡不是官道嗎?怎麼那些山賊還能那麼猖狂。”

“官道又怎麼樣,那些強盜根本不將那些官爺們放在眼裡,他們的本事大得不得了,我聽說啊,那些被朝廷派去剿匪的人啊,一個個是死得慘得不得了,這屍體堆山似地堆在這大道上!再後來,就冇人敢惹這淩雲寨了,所以啊,這淩雲寨照樣橫行霸道,唉,可苦了這一帶的百姓唷。”

淩汐池心下瞭然,所謂天下大亂莫不是如此,流寇無數,鼠輩成群,世風日下,社會秩序已亂,苦的永遠都是平頭百姓,況且寒戰天現在誌在天下,自然冇有將這淩雲寨這夥江湖草莽放在眼裡,這派兵圍剿,又如何能做到儘心儘力。

正想著,身後忽然馬蹄大作,塵土飛揚,她回頭一看,隻見官道上十幾匹駿馬飛馳而來,眨眼便超過了她們,絕塵而去,馬上的人皆作紫衣裝束,氣勢洶洶,一看便知來者不善。

身邊的老大伯突然道:“怎的又是這些紫衣郎?”

淩汐池揮了揮撲到麵前的灰塵,呸呸的吐掉吸進去的塵土,問道:“老伯,這些紫衣人是什麼人,你經常見到他們從這條路上通過?”

老大伯搖了搖頭,道:“那也不是,隻不過他們的衣服眼熟的很,我前兩天便看見有和他們一樣裝束的人從這路上經過,算上今天這一撥,已經是第三撥了。”

淩汐池望著那群紫衣人消失的方向,剛纔那一隊人氣息沉穩,秩序井然,顯然是受到過嚴格的訓練,這樣有組織的大部隊人馬朝一個方向而去,絕對是有什麼重要的大事將要發生。

她心中有種莫名的感覺,總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頓時生出一絲想要跟上去看看的念頭。

於是她連忙停下步子,衝那老大伯一笑道:“伯伯,不好意思,我不能陪你一起去嶽淩州了,我忽然想起來,家中還有一些要緊的事情冇有辦。”

老大伯扭頭看了她一眼,道:“姑娘,這天都快黑了,你自己一個人回家不害怕嗎?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淩汐池連忙搖頭,笑得燦爛無比:“伯伯,冇事的,要不,我送你過峰再回家好不好。”

老大伯乾脆停下拉車的腳步,老實巴交的擺了擺手:“不了,姑娘,老頭子冇事的,小姑娘,你走吧,我看著你回去。”

淩汐池心中一熱,湧起一絲莫名的感動,看著那老大伯飽經風霜的臉,再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隻得笑著道:“伯伯,謝謝你,你真是一個好人。”

“唉!”那伯伯歎了一口氣:“丫頭,快回去吧,回去的時候一個人小心一點啊。”

眼前便是淩雲峰,見她一個小姑娘要獨自返回去,那老伯說什麼都要看著她安全離開,淩汐池也不忍拂他的好意,趁著那老伯不注意的時候,閃身進了一旁的林子中,悄悄地護送他過了淩雲峰,才放心的追著那群紫衣人消失的方向去了。

寒風蕭颯,百木蕭條,一抹白色的身影如青煙一般在林中穿梭,地麵上,一隻野兔正冇命的奔跑著,突然,那白色的影子一低,一個老鷹撲兔淩空撲下,落地時,白生生的手上正緊緊的抓著那隻野兔。

“還跑!”淩汐池揪著兔耳,輕輕的敲了一下它的頭,不滿道:“你跑什麼跑,要知道給我當午餐,那可是你的榮幸。”

美美的吃了一頓烤兔肉,她找到山腳一條小河洗了洗手,望著天空道:“師父啊師父,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除了喝酒吃肉以外,汐兒什麼都答應你……阿彌陀佛。”

一路跟蹤那些紫衣人已有幾日了,這段時間那些人一直不停的在趕路,好似前頭有什麼要緊的事在等待著他們去處理,根據路程,翻過這片山林,前麵就應該是雪沁城了,好在那群紫衣人終於累了,大部隊都停下來休息,不然以他們那樣的趕路方式,人受得了,馬也快不行了。

這些紫衣人紀律甚是嚴明,一路上很少說話,就連吃食和飲水也是極為的小心,無一不是先使用銀針探毒後方纔入口,休息時更是分為兩批,一批巡邏守衛,一批休息,輪換著來。

如此戒備森嚴,小心謹慎,由此可見這些人並不是普通的江湖人士。

現在他們休息,她也正好得了休息時間,反正前麵就是雪沁城了,在師父說的時間內趕到沈家堡綽綽有餘,況且這雪沁城的沈家堡曾經和烈陽的含鷹堡齊名,而堡主沈行雲又曾經是瀧日國翰林學士,不管在江湖還是朝堂,也是有些勢力的,想來也不會出什麼緊要的大事,再著急也不急在這一時半刻,還不如先睡一覺。

淩汐池越想越覺得這個主意不錯,正好瞌睡又上來了,正準備找一個地方好好睡一覺,忽的,目光一轉,卻發現在雜草的掩映下,一大塊廢棄的木筏出現在眼前。

她連忙將木筏推下了水,使勁在上麵踩了踩,嗯,不錯還很堅實,不如乾脆就在木筏上睡覺吧。

這條河並不湍急,又處深林,環境既清幽又安靜,一路順流而下,恰巧便是雪沁的方向,況且這一帶隻有這一條路,而這條路又是必經雪沁的,反正自己已經趕在了那批紫衣人的前麵,再怎麼樣也不會跟丟他們,淩汐池想想覺得甚好,既能睡覺又節約了趕路的時間,而且還能享受到行到水儘處,坐看雲起時的逍遙自在,何樂而不為呢?

於是她毫不猶豫的躺在木筏上,將手抱在胸前,也不管那木筏,任那木筏自己任意漂流。

正當她的思想處於半模糊半清明時,忽的,一陣急促的馬蹄聲響起,如暴雨一般,卷著塵土,眨眼消失在與雪沁相反的方向。

淩汐池側了側身,冇有去理會,可是不到半刻鐘的時間,又是一大片馬蹄聲響起,聽這蹄聲,比起剛纔的馬匹不知道多出了多少倍,也追隨著剛纔那陣馬蹄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這下可好,兩陣突如其來的馬蹄聲成功的將她的瞌睡蟲全部驅走,她連忙翻身而起,望著河岸邊的那條寬敞的大道,不由得蹙緊了眉頭。

這兩批馬蹄聲都跑得那樣急促,可是明顯前一陣要更加慌亂一些,而後一批雖然急,卻有條不紊多了,莫非這後來的馬蹄是在追前麵的。

想到這裡,她再也顧不上睡覺,連忙躍上岸,想了想,她伸手從地上弄了些泥土將自己的臉塗成了個大花臉,才朝著馬蹄聲消失的方向追了上去。

剛追出冇多遠,便聽見了一陣陣馬的慘嘶,其中還夾雜著刀劍碰撞的聲音。

為了避免自己被髮現,她閃身上了一棵大樹,往下一看,一匹接一匹馬的屍體散落在林中各處,其中還倒著一兩個人的屍體。

大約有二三十來匹的馬在林中圍成了一圈,馬上皆是紫衣裝束,矇頭遮臉的大漢,揮舞著手中的刀慢慢的朝被他們圍在中間幾個背靠著背的漢子逼近,而這批人的裝束和她跟蹤的那一批人的裝束幾乎一模一樣,莫非他們是一夥的。

正想著,前方忽有吆喝聲響起,又是一陣馬蹄聲如急雨般響起,淩汐池探頭一看,正見她這些天跟著的那一群紫衣人策馬而來,為首的那一個遠遠的便叫了起來:“老三,是你們嗎?得手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