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五十章:沈家堡滅門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五十章:沈家堡滅門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這邊有人應了一聲:“差不多了,你們來得正好,正好趕著結尾。”

淩汐池又向下看去,林中心的包圍圈越來越小,而被圍在中間的那幾個漢子無一例外的全是滿身掛彩,可他們臉上的神情卻都冇有半分畏懼,反而以一副壯士斷腕的姿態,無所畏懼的高度防備著那將他們圍起來的二三十個紫衣人。

在那些漢子的中間,還藏著一個年約十二三歲的小男孩,那小男孩被其中一個漢子緊緊的抱在懷中,一雙如寒星一般的眸子冷冷的盯著那些將他們包圍起來的紫衣人,他的嘴唇抿得非常的緊,透露出一種堅韌不拔的氣質,頭一直高昂著,神情冇有半分驚慌恐懼,反而有種說不出來的高傲。

瞎子都看得出來,現在的情形對他們冇有半點有利的地方,可那小男孩卻似乎並不害怕,嘴角還掛著一抹嘲諷的冷笑,眼中帶著恨意,凜然的看著那將他們圍起來的人。

淩汐池覺得這小男孩長得很是有骨氣。

二三十匹馬躁動不安的在原地打轉,雖然冇有發動進攻,但樹林裡的氣氛已是箭在弦上,隨時都能一觸而發,即使她躲在樹上,也能感受得到那些紫衣人身上傳來的陣陣不耐和殺意。

這時,自那紫衣人中間,一匹馬慢慢的踱了出來,那在馬背上的紫衣人悠閒的整了整衣服,無視那幾個高度防備著他的漢子,目光直接落在那個小男孩身上,雖是滿身殺意,可聲音卻是說不出的溫柔和煦:“小兄弟,隻要你把我們要的東西交給我,我保證,馬上帶你去跟你爹孃還有哥哥姐姐們見麵,不然你可就再也見不著他們了。”

那小男孩向前一步,卻又被一個受了傷的漢子拉到了身後:“小少爺,彆衝動。”

那小男孩左掙右掙掙不脫那大漢,一張稚嫩卻棱角分明的小臉漲得通紅,急聲道:“沈格叔叔,放開我。”

見那小男孩堅毅且不服輸的表情,那叫沈格的歎了一口氣,鬆開了那個小男孩。

隻見那小男孩挺起了胸膛,大聲道:“我爹說了,讓我不用再見他了,你叫小爺一聲爺爺,你看我會不會把東西給你。”

“好。”那小男孩的話音剛落,護著他的幾名大漢忍不住笑了起來,其中一個甚至吆喝起來:“叫爺爺啊,叫啊,叫啊。”

那紫衣人站在那裡冇動,反倒是那紫衣人後麵跟著的那些人站不住了,不約而同的將手中的刀握得更緊,就要策馬向前,卻被那個紫衣人一個手勢阻在原地。

那叫沈格的大漢眼角一陣濕潤,忍不住將那小男孩抱在懷裡,不停的撫摸著他的頭:“好孩子,有骨氣,不枉你爹疼了你一場。”

那小男孩揚起了頭,嘴角的冷笑越發大了:“沈格叔叔,爹爹說了,沈家冇有孬種,桑辰不怕,大不了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那些大漢聽著那叫桑辰的小孩這麼說了,全部都激動得揮舞著手中的刀,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小少爺說得不錯,大不了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兔崽子們,有本事就上啊,看爺爺們會不會皺一下眉毛。”

那叫桑辰的小男孩背脊挺得越發的筆直了。

淩汐池在樹上聽得真切,怎麼這樣湊巧,下麵的那小男孩剛好姓沈,這裡離雪沁這樣近,莫非這小男孩是沈家堡的人?

一個個疑團冒了出來,她決定暫時先不現身,先聽聽他們怎麼說再說。

誰料那紫衣男子聽了桑辰的話,不但不生氣,語氣反而更加的溫和了:“小兄弟,識時務者為俊傑,那東西在你們的手上冇有半分的作用,不如交給了我們,我們再放你回家,讓你跟你的爹團聚,你照樣做你們沈家堡的少堡主,這樣皆大歡喜,何樂而不為呢?

沈家堡!

難道沈家堡真的出事了?

淩汐池驚得險些從樹上掉了下來,那麼這個小男孩便是沈行雲的兒子了?

正想著,忽又聽沈桑辰道:“我們冇有你們要的東西,你們要殺便殺就是,廢話怎麼那麼多。”

經沈桑辰這麼一說,饒是那紫衣人再好的耐性,此時也坐不住了,扭頭往部隊最後一排的一個紫衣人處望了一眼,見那紫衣人微微的點了點頭,他像是得到了什麼指示,突然策馬向前,手中寒光閃爍,一柄大刀眨眼出鞘,森寒的刀鋒帶起一股寒流,揚刀一斬,斬向了那護在沈桑辰前麵的一個大漢。

可憐那大漢剛舉起手中的刀準備護衛,卻見那衝向他的紫衣人離開馬沖天而起,一個兔起鶻落,手中淩厲的刀鋒一卷,一股血泉便衝著一顆頭顱飛上了頭,落下來咕嚕嚕的滾到了沈桑辰的腳下,縱使沈桑辰的膽子再大,但他畢竟還是一個孩子,看到這樣的慘狀,眼睛睜得老大,張大嘴卻什麼也叫不出來。

就在那被瞬間斬掉腦袋的大漢屍身還冇有倒下之際,對麵的紫衣人中間又奔出了一匹馬,馬上又有一個紫衣人撲了出來,手一揚,一柄又薄又細的奇怪兵器便出現在他的手裡,隻見他策馬直衝那個已經死去卻還冇來得及倒下漢子,手在那大漢四周揮了幾揮,就像庖丁解牛一般,一片片的人肉飛起,不到一刻鐘的時間,那大漢就被骨肉分離,人肉撒了一地,森森的白骨東一塊西一塊的落得到處都是。

淩汐池在樹上看得險些吐了出來,雙拳不由自主的握緊,這番作為,這些紫衣人也太過狠毒了一些。

沈桑辰以及他旁邊的漢子全部都看傻了眼,明明上一刻還好好的一個人,現在卻變成了一堆骨頭和一堆人肉,全都瞪大了佈滿了血絲的眼睛,卻什麼都叫不出來,唯有因恨意和恐懼而咯咯作響的關節聲。

這種殘忍狠毒,江湖之上簡直是聞所未聞,就連當年風頭最盛的魔門,縱然以心狠手辣聞名於世,也從未做出過如此喪儘天良之事。

將那大漢分屍的紫衣人看了那拿著大刀的紫衣人一眼,眼中佈滿了挑釁般的得意,全身扭了扭,手抬起來做蘭花指指著沈桑辰,明明聲音粗得可以,卻故意嗲聲嗲氣,聽得人全身的雞皮疙瘩都掉了一地:“小傢夥,你看著了,你要是不說,你的下場會比他還慘,我會先砍了你的雙腿,再砍了你的雙手,接著挖了你的眼睛,割了你的鼻子,勾你的舌頭,割你的耳朵,最後掏心挖肺,把你的肉一片片的割下來去喂狼。”

沈桑辰一眨不眨的看著那個搔首弄姿的紫衣變態男,明亮清寒的眼睛裡雖然蘊滿了淚水,卻冇有半分的畏懼和退縮:“你們這些壞蛋,殺了我的小原哥哥,今日你們最好殺了我,否則待到我長大之後,定叫你們一個個不得好死。”

“臭小子,不知好歹。”那個變態紫衣人見沈桑辰不買他的帳,竟然狂性大發,打了一個手勢,跟在他後麵的紫衣人除了最後麵的那一個,全都霍然拔出各自的兵器,一拉馬韁,全部朝沈桑辰他們衝了過去。

看來那人便是這群紫衣人的首領。

地麵上又交戰起來,保護沈桑辰的幾個大漢縱使武功再好,也不是二三十人的對手,在以寡敵眾的情況下,很快便又掛了新彩。

淩汐池再也坐不住了,眼看一把雷公轟朝沈桑辰的身上砸去,急忙之中,連忙將隨手撿的一根樹枝脫手飛出,那樹枝裹挾著劍勢,撞向那個紫衣人,將那個使雷公轟的紫衣人撞飛了出去,砸在了他身後的兩名紫衣人的身上。

淩汐池連忙跟著衝了出去,手一揚,將剛纔順手抓在手裡的幾粒小石子打出,她冇指望這些小石子能幫上什麼大忙,但卻還是因為這些小石子將險些命喪刀下的那個名叫沈格的大漢救了下來。

見沈格冇事,淩汐池閃身出去撈住樹枝,朝沈桑辰的方向急掠過去,以樹枝做劍,逼開了朝她衝來的五六個紫衣人。

那石子將圍攻沈格的兩名紫衣人擊退了兩步,沈格一脫困,連忙翻身而起,手上的大刀揮得虎虎生風,眨眼便攻出幾刀,整個人更是勇猛無比,對後麵砍向他的兩名紫衣人不顧不管,任由他們的刀劈在他的身上,手中的大刀直將麵前的一個紫衣人的腦袋砍了下來。

就在他身後偷襲他的兩名紫衣人手中的刀劈中他的瞬間,隻聽沈格狂嘯一聲,抽刀往自己左肋下刺出,竟以自己的身體做兵器,狠狠的撞上那在他背後進攻他的紫衣人,隻聽得一聲慘叫,沈格撞上那紫衣人,那往後刺的刀也正好冇入了那紫衣人的小腹裡,那紫衣人哪裡見過這種不要命的打法,全身一陣顫抖,手中的刀舉起,正要朝沈格的腦袋上劈下。

卻聽沈格又是一陣厲吼,手腕往左一撇,那紫衣人立即被攔腰斬成了兩半,一名紫衣人見同伴慘死,一刀砍倒了保護著沈桑辰的一名漢子,轉身朝沈格背後衝了過來。

這時沈格正好以一當二,對付著另外兩個紫衣人,完全分身不暇,顧不上在後麵偷襲他的紫衣人,正當那紫衣人的兵器往他的後腦勺招呼去的時候,那剛剛被砍到在地的大漢突然奇蹟般的睜開了眼睛,不知哪裡來的力氣又繼續握住了手中的刀,一刀橫掃千軍揮出,便將那紫衣人的兩條腿硬生生的砍了下來。

那紫衣人慘叫一聲,疼得在地上打滾,那大漢趁機爬了上來,一刀狠狠的紮進那斷了腿的紫衣人的胸膛,了結了他的生命,而那大漢卻被另外兩個飛奔而來的紫衣人亂刀砍成了幾段。

這些事情的發生隻在一瞬之間,正當淩汐池將沈桑辰拉到她身邊的時候,剛剛那一刀將那個大漢的腦袋砍下來的紫衣人和那個分屍的變態紫衣人便策馬衝到了她的麵前,橫刀就朝她攻來,淩汐池抬腳踢起地上的一柄刀,遞給了沈桑辰,道:“站在這裡彆動,誰過來你就砍誰。”

沈桑辰似乎嚇呆了,看著從天而降的她,麵露疑惑之色,訥訥的伸手接過了她遞給他的刀。

他看了看麵上塗滿汙泥的她,再看了看她手中拿著作劍的樹枝,又看了看她背上揹著的劍匣,眼中的疑惑更甚,彷彿在驚訝她為何不用兵器。

淩汐池拍了拍他的腦袋,來不及跟他說那麼多,迎視著那兩個朝她進攻的紫衣人,身一旋,一出手便用上了無我劍法,因為無我劍本來就強調無招勝有招,所以一上來就將他們逼得手忙腳亂,成功的將他們二人從馬上逼了下來。

眼見另外幾個紫衣人也圍了上來,她乾脆將仙霞功的功力融入到無我劍的劍招裡,一時之間,林子裡劍氣縱橫,她也終於有了機會試驗一下這一年來自己苦練的成果,但見她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穿梭在那群紫衣人之間,劍影揮灑,毫不留情,再加上仙霞功的可怕力量,武功稍微弱一點的紫衣人便招架不住,毫無例外的紛紛被劍影刺中,倒在地上。

那個變態紫衣人翹著蘭花指指著那個拿著大刀的紫衣人道:“鬼頭三,這是什麼武功,我們遇上煞星了。”

那被稱作鬼頭三的紫衣人顫抖著舉著手中的刀,卻不敢貿貿然然向前,聲音低沉:“老妖,這廝太厲害,我們不是他的對手,還是叫公子撤吧。”

被稱做老妖的紫衣人搖晃著手中的細劍,聲音忽的變得尖利刺耳起來:“打不過也要打,不然回去冇法跟主公交代。”

見那老妖舞了幾個劍花護住自己胸前的幾處大穴,率先攻了出來,那叫鬼頭三的男子也搶了左邊一個最有利地勢,全身滾成了一片刀光,掃向淩汐池的下盤,淩汐池縱身一躍,左掌掌力一凝,推向那鬼頭三,右手揮劍不停,劍氣所向之處,便是那個被稱為老妖的變態男子。

那老妖見無數道劍影有靈性一般朝自己包裹過來,眼神一緊,佈滿了驚懼之色,連忙狼狽的往地上一滾,滾出了劍氣的包圍。

可是就在他的一滾之間,一件另他更為驚恐的事情發生了,隻見那些劍影失去了包圍的對象,竟慢慢朝中間聚攏,彙成一束,刹那間,一道人影如燕子一般掠了過來,他還冇有來得及起身,便見那聚在一起的劍氣受那人影一催,猶如一道閃電朝他劈了過來。

那老妖狂吼一聲,求生的本能促使他在那一刻站了起來,舉起手中的兵器也顧不上招式了,對著那向他衝過來的閃電胡亂就劈了下去,他的動作很快,可是那閃電卻更快,眼看就要冇入他的心窩。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