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五十一章:仙霞功對狂風吟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五十一章:仙霞功對狂風吟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就在這時,一陣狂風平地而起,那老妖就像一片樹葉一般被颳了出去,就在他被刮出去的瞬間,一股小型的龍捲風從他的身後颳了過來,龍捲風一路走過,地麵上不管是石頭,樹枝還是散落的兵器,全部被捲入了其中。

這使得龍捲風的體積越來越大,隱隱看去,就在龍捲風的中央,還包裹著一個紫色的影子。

原來這並不是真正的龍捲風,而是一種特殊的功法,以內力生生催發的勁風。

一股陰柔而又雄渾的勁氣波及過來,勁風四處蔓延,慢慢的形成了一股螺旋形的氣流,颳得四周的樹木劇烈的搖晃了起來,本就寒冷的空氣刹那之間變得陰冷無比,彷彿寒冬臘月的平原,淒烈的寒風飄蕩怒號,似乎可以將一切所遇見的東西撕得四分五裂。

這般綿延不絕的內力所催動出的龍捲風,若是真被它捲入其中,那麼也是相當麻煩的一件事,若是功力不足抵抗,極有可能被這股勁風撕裂,不亞於五馬分屍的痛苦。

淩汐池的臉色凝重了起來,在這個天水大陸,能夠馭風的功法,除了東方家的不傳絕學狂風吟以外,絕無其他,莫非來的人是東方家的人。

不及細想,那帶著煞氣的狂風眨眼便到她的麵前,為了避免自己被捲入其中,淩汐池當機立斷,足尖往後一點,運用微靈步眨眼退出十丈遠的距離,將自己的內力提升出來,這是火陽決的功力,對比起仙霞功的空茫雄渾之境,火陽決反而更凶悍無匹,用來對付這種陰柔的內力正是不二選擇。

火陽訣一出,淩厲的勁氣頃刻間爆發開來,帶著如山洪爆發般的力量,傾瀉著向那龍捲風排空而去,火紅色的光芒映照得整個山林都彷彿成了一片火海,隻聽轟然一聲巨響,那火海撞上龍捲風,立即將龍捲風撞得以旁人想象不到的速度連連倒退。

兩股勁氣相撞時所產生的力量使得方圓十裡的樹木全部被攔腰斬斷,在無數樹木轟然倒地的同時,龍捲風的形狀越來越小,一路退行,卻仍是使堅硬地麵上颳起了一層表皮,泥土和殘枝亂葉飛揚起來的那一刹那,全部都被強大的力量催成了粉末。

就在那龍捲風徹底消失的那一刻,一道紫色的人影從那龍捲風的殘影裡飛了出來,雙掌具於胸前,堪堪抵擋住那即將將他吞噬其中的烈焰火海,隻聽得他一聲厲喝:“風塵之會。”

頓時風捲塵沙起,那雙掌像是能召喚風一樣,一股狂風挾帶著樹林裡的塵沙從樹林的四處冒出,慢慢將那紫衣人圍了起來,聚攏在他的雙掌間,隻見他雙掌一推,風呼嘯而起,把那滯留在他麵前的紅色火海硬生生的刮成了兩半,而那些狂風竟自動生成一柄巨大的風刃,在那火海中間橫空劈下。

淩汐池眸子一緊,放棄了火陽訣,用出了仙霞功,旋身沖天而起,喝道:“雲舒霞卷。”

頓時萬丈霞光舒展,帶著強橫氣勢,衝向了那柄風刃,兩股勁力相撞的一瞬間,隻聽一聲巨響,淩汐池被強大的後勁衝飛得倒退了數十米遠,而那紫衣人卻是比她狼狽,像一隻斷了翅膀的鳥一般向後飛起,重重的撞在一棵大樹上,又滾落在地上,哇的一聲吐了一大口鮮血,像是受了極嚴重的內傷。

淩汐池站定之後,當機立斷的又朝那紫衣人飛身而去,準備一擊將他拿下,好好拷問一番。

一股蠻橫的力量突的從她左側打來,她連忙在半空中強扭身體,堪堪避過這一擊,隨即提劍反擊,眼角餘光一瞥,才發現又是一道人影如風一般在她的左側刮出,剛好抓住那受傷的紫衣人,揚手一掌輕輕巧巧的便向她淩空擊來,趁著她躲過他那一掌的瞬間,帶著那個紫衣人消失得無影無蹤。

淩汐池冇有去追,一是因為她不知道那個神秘人的底,剛纔那一掌,她能感覺到這個人的武功並不遜色於使狂風吟的那個紫衣人,甚至可能更強。

二則窮寇莫追,況且沈桑辰他們還在這裡,抿了抿嘴唇,心裡隱約的感到這件事情越變越棘手,若是這些人真的是東方家的人,那麼背後不就是瀧日國嗎?

他們追著沈桑辰到底是想要什麼?

莫非,就是師父口中那個能在武林中掀起驚天巨浪的東西。

難道師父圓寂的訊息已經被人知道了?那些人失了顧忌,按捺不住的對沈家下了手?能讓瀧日國都感興趣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想到這裡,淩汐池歎了一口氣,回頭望去,才發現沈桑辰已經暈了過去,而以沈格為首的幾個大漢,無一例外的全部倒在地上。

其餘的還剩下幾個紫衣人,看著她轉過身來的那一刻,全部嚇得把刀丟在了地上,一窩蜂作鳥獸散,淩汐池並不打算為難他們,這樣嚴明的組織紀律,想來即使抓住他們也問不出什麼的,也就任由他們跑了。

走過去探了探那幾個保護沈桑辰的大漢的鼻息,竟冇有一個人是還活著的,正走到沈格的身邊,一隻沾滿鮮血的手伸過來抓住了她的腿,淩汐池連忙蹲下身去,沈格眼睛緊閉,氣若遊絲,嘴裡卻還在不停的說:“保護小少爺,保護小少爺……”

淩汐池有些動容,明明這個人已經生機全無,臨時之際心心念唸的還是自己的小少爺,倒也是個忠心護主的男子漢,她不知道他是哪裡來的意誌力才能說出這番話,隻得伸手搭上沈格的手,一字一句清晰的道:“你放心吧,我會好好保護你的小少爺的,你走吧。”

聽了她這句話,那沈格才頭一歪,頓時冇有了聲響。

淩汐池在原地呆了良久,隨地挖了一個坑,將這些人埋了,在心裡默唸著佛號為他們的靈魂超了度,才走過去將沈桑辰抱了起來,最後看了那座新墳一眼,她咬了咬牙,毅然的轉身離去。

沈桑辰醒過來的時候,淩汐池正在烤地瓜,見他醒過來,趕緊用木棍從灰裡撥了一個出來,掂了掂,連著一個水袋一起遞給了他:“醒了,吃點東西吧。”

沈桑辰冇有伸手接那些東西,隻是愣愣的看著她,想來發生的那些事,他一時半會兒的還消化不了,隻聽他沙啞著嗓子問:“跟著我的那些人呢?”

淩汐池用木棍撥了撥柴火,火勢大了一些,覺得這個溫度暖人正好,才正視著他道:“都死了。”

沈桑辰的臉色又蒼白了幾分,全身在不自覺的發著抖,上下牙床在打架,捏緊的拳頭髮出咯咯的聲音。

淩汐池道:“先吃東西吧,你比我更清楚在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你現在必須要有足夠的體力,等你吃飽了,我帶你回你家看看。”

原本她一直擔心沈桑辰受不了這些打擊,醒過來後會大哭大鬨,可沈桑辰並冇有,伸手一把接過她手中的紅薯,狼吞虎嚥般的啃了起來。

可見這是一個骨子裡堅強倔強的孩子。

淩汐池一言不發的往火中添了一點柴,驟然升高的溫度讓沈桑辰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寒顫,他一邊啃著紅薯,一邊無聲的哽嚥了起來,淚水順著他的眼眶不停的落下。

她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為在極度絕望和恐懼之後,這樣能讓人真實的感覺到還活著的溫度足以擊潰任何人的心理防線,但是此時此刻她能做的隻有這些了。

與此同時,心中不免有些自責,若是自己不去跟蹤那些紫衣人,而是徑直去雪沁的話,是不是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了,想到這裡,再看著如喪家之犬一般的沈桑辰,她的手一抖,突然從心中生出了一絲強烈的共鳴,這樣的無助,她也曾有過。

眼看著沈桑辰三下五下的吃了兩三個紅薯,又伸手去抓下一個,這是極度悲傷後的暴飲暴食,淩汐池按住了他的手,直視著他的眼睛道:“暴飲暴食解決不了任何問題,除非你想噎死或者撐死?我猜你現在肯定不想死,你若還餓,可以等會兒再吃,現在我要問你幾個問題,你必須回答我。”

“你是誰?你的父親可是沈家堡堡主沈行雲?那些紫衣人為什麼要追你?”

沈桑辰終於將手縮了回去,他沉默了一會兒,狠狠的拭去了臉上的淚水,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一雙眼睛如天上的星辰般閃亮無比,卻帶著一抹清寒,消瘦的臉龐上是與他的年紀不相符的堅毅和剛強,他甚至還很冷靜的組織了語言,回道:“我叫沈桑辰,我爹是沈行雲,昨天晚上半夜的時候,我家裡來了一群人,讓我爹交什麼東西給他們,我爹說冇有,他們便開始殺人,看見人就殺,爹讓人帶著我從密道裡跑了出來,可爹卻……”

說到這裡,沈桑辰握緊了拳頭,關節捏得咯咯作響。

淩汐池理解他的憤怒,但是現在再憤怒也於事無補,隻道:“這麼說來,你並不知道那些紫衣人到你家裡是為了什麼?你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造成你滿門遇害,那麼你怎麼能確定你父親已經遇害了?”

沈桑辰猛然起身,咬著牙道:“我若是知道是什麼東西,我寧可先毀掉它,絕不讓這害人的東西留在世上,我爹……我爹不會死的!若我爹死了,我會為他報仇!”

這句話說得斬釘截鐵,帶著深入骨髓的恨意,淩汐池抬頭看著他,有些吃驚,更冇想到他醒過來後,不是哭泣,不是恐懼,而是這般冷靜,超出於他年齡的冷靜,瘦弱的身體站在那裡,挺拔如鬆柏,帶著傲雪淩霜的錚錚鐵骨。

她歎了一口氣,為這人命如草芥的時代,為這充滿腥風血雨的江湖,為這輪迴似的永無止境的殺戮。

可是沈桑辰還是一個孩子,他的眼睛裡應該看到的是光明是希望,而不是黑暗,默了片刻,淩汐池放低了聲音問他:“你知道你的仇人是誰嗎?”

沈桑辰眼睛都冇有抬:“不知道,但是我會找,直到找到為止。”

淩汐池將手壓在他的肩膀上:“小兄弟,事情已經發生了,你還太年輕,有些事情太過於執著,害的隻會是你自己,況且你也看到了害你滿門的都是些什麼人,以你一個人的力量,你是報不了仇的。”

沈桑辰一把握緊了拳頭,稚嫩的臉龐上是一片決然:“父母對我有養育之恩,他們遇害了,我若是不為他們報仇雪恨,那便是不忠不孝,沈家堡滿門上下,兄弟之義,主仆之情,他們遇害,我若是讓他們死不瞑目,那便是不仁不義,我不願做不忠不孝不仁不義之人,所以這一生註定要以報仇為己任。”

淩汐池幡然醒悟,不再多言,人世之事,非人世所可儘,這不是執著,這是天性,是人類的本能。

她站起來摸了摸他的頭,衝他笑了笑:“你現在有力氣嗎?可以走嗎?若是能走,我帶你回家。”

沈桑辰有些驚訝的看著她:“那些人很厲害,這件事本來和你冇有關係,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你,爹爹說過,人要知恩圖報,可是我冇有什麼可以報答你的,你為什麼要幫我。”

淩汐池道:“因為我答應過一個人,要護你們沈家周全,可我並冇有做到,所以你不用報答我。現在你已經無家可歸了,你的沈格叔叔臨死前將你托付給了我,我既然答應了他,就有責任去照顧你,以後你就得聽我的了。我會幫你調查清楚你們沈家究竟為誰所害,至於你沈家滿門的血海深仇,我不阻止你去報,待你傷好以後,我會每天教你一招劍法,等到哪一天你能打贏我了,我便讓你去報仇!”

沈桑辰目光灼灼的看著她,什麼也冇有說,可是眼神裡卻像燃起了一把火,淩汐池知道,那是仇恨之火,她無奈的將手撫上額角,真是自尋煩惱不是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