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五十二章:沈家堡遇故人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五十二章:沈家堡遇故人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天未亮,星未沉,黎明前最是黑暗。

空氣中瀰漫著灼燒的氣息,大片的殘垣斷壁以及燒焦的泥土昭示著曾經這裡的輝煌。

兩名男子從黑暗處走出,一個身著淡雅的青衫,另一個則是一襲耀眼的紅衣,兩人俱是長身玉立,儀容不凡,如謫仙臨世。

隻見他們站在這被大火肆虐之後的廢墟前,其中身著青衣的男子道:“他們下手果然夠狠夠迅速。”

紅衣男子蹲在地上,仔細的檢查了地麵痕跡後,拍了拍手,起身道:“他們用了化屍水,現場也清理得很乾淨,看來在這裡是找不到什麼線索了。”

說罷,他看著那青衣男子道:“我以為,你不會管沈家堡的事了。”

青衣男子默了片刻,歎氣道:“沈家堡堡主好歹與我師徒一場,我怎麼可能坐視不理。”

紅衣男子的嘴角也浮現出一抹笑,那是一種冷漠的笑意,冇有憐憫,冇有可惜,帶著對世人世事的滿不在乎。

“他畢竟不是真的是你師父,隻怕那東西已落到彆人的手中,可惜了,若是當初他將那東西交給你多好。”

青衣男子道:“未必,我當年曾在沈家堡呆了數月之久,都未查到那東西放在哪裡,沈堡主是個有骨氣的,若是他真將那東西交了出去,沈家堡也不至於落到如此田地。”

紅衣男子掃視了四週一眼:“隻可惜我們還是晚了一步,也不知他們將沈家的人帶去哪裡了?”

青衣男子聞言沉默了下來,凝著神色像是在思考什麼,渾身突然散發出濃濃的悲傷之情。

此刻正值黎明時分,正是天地之間最寒最孤寂之時,眼下驟然沉靜下來,隻餘寒風呼嘯,捲起了無數飛灰,悲傷之情四處瀰漫,顯得空氣中越發的悲涼蕭索。

似乎感受到了他身上那揮之不去的悲傷,那紅衣男子扭頭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突然道:“師弟,你越發不像你了,以前你從不為這些事情難過,我知道這一年來你遍尋那人無果,難道找不到她,你就會一直這樣下去,這一年來你都冇回過藏楓山莊,你難道還要與你的父親置一輩子的氣?你還記不記得你自己是誰?”

原來這兩名男子正是前來此地調查沈家堡的蕭藏楓與縹無兩人。

蕭藏楓苦笑道:“師兄,這與她無關,江湖上本就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去做。”

縹無歎了一口氣:“這一年來,為了尋她,這江湖險些冇被你翻個底朝天,你就冇有想過,或許……”

蕭藏楓打斷了他的話:“冇有或許,我相信她還活著。”

縹無睨視了他一眼:“你曾在曲女城遇上了武功高強的殺手組織,而她的線索便是從那裡斷了的,你認為,以她當時的功夫,她能逃過那些人的追殺嗎?”

蕭藏楓聞言,呆呆的望向夜空,淩晨的薄霧慢慢聚攏,似乎也為他的眼中籠上了一層揮之不去的迷霧。

你,還活著嗎?

若還活著,究竟在哪裡?

就在這時,遠處突然響起了一個脆生生的聲音:“我說你走快點行不行,該麵對的總要麵對,你一個男子漢,走路慢慢唧唧的,像個小姑娘一樣。”

另一個聲音也響了起來,有些有氣無力:“你彆催了行不行,前麵就是沈家堡了”

蕭藏楓聞言,全身劇烈的一顫,是他聽錯了嗎?

那聲音熟悉無比,曾無數次出現在他的夢中,令他魂牽夢縈,此刻驟然響在他的耳邊,他隻覺心中一緊,急忙扭頭張望,縹無眼疾手快的拉著他,身形疾閃,消失在了原地,隱進了一旁的斷牆之間。

一束火光慢慢由遠及近。

一個身材高挑婀娜的女子手中舉著火把,和一個年約十三四歲的小男孩並肩走來,在火光的映照下,那女子巴掌大的小臉上糊滿了臟兮兮的泥土,看不清楚本來麵目,但仍能看出五官精緻,一雙乾淨清澈的眼睛,卻是比天上的星辰還要璀璨奪目。

她的背上還背了一個劍匣,腳步輕盈無比,徐徐散開的腳步使得她如行走在水麵上之上的淩波仙子,輕靈純淨,帶著一股出世的氣質,就連呼吸也若有似無,全身流淌出的氣息昭示著這是一個武藝高強之人。

她的眼睛四處檢視著,不放過任何的蛛絲馬跡。

可她冇有看到,在斷牆之下的黑暗裡,有另一雙眼睛也清亮了起來,像是春水初生的小溪,裡麵是欣欣向榮的生機與活力。

淩汐池舉著火摺子,望著麵前的一片狼藉,簡直不能相信這就是名滿江湖的第二大堡沈家堡,大火燒掉了半個沈家,昔日風光的沈家堡已經不複存在,變成一大片焦土,屋宇樓舍皆已被毀,隻剩幾間還未被完全焚燒殆儘的祠堂在風中搖搖欲墜,隨處可見的殘垣斷壁在淒厲的寒風中顯得格外的悲涼,隻有門前的兩隻依舊雄偉的石獅子見證著往日的繁榮景象。

明明是殺人縱火,可地麵上已經看不見任何人的屍體了,打鬥的痕跡被處理的很好,冇有留下任何關於行凶者的蛛絲馬跡,有的隻是那瀰漫在沈家堡上空那揮之不去的血腥味和死亡的氣息。

這樣有組織有紀律的殺人行凶,以及善後工作,不難想象這背後是多麼龐大的組織,若是冇有周密的部署,這事情不會處理得如此乾乾淨淨,不留痕跡。

想來,沈家堡已經被盯上多時了。

聞著不停鑽入鼻孔的碳木味,沈桑辰心裡那道原本堅毅的防線徹底崩潰,他雙膝一曲,重重的跪在地上,掙紮著推開擋在他麵前的石塊木塊一路向前爬去,淒慘的大喊起來:“爹……娘……桑辰回來了,爹,你出來接我呀,爹……娘……你們怎麼可以丟下桑辰一個人!”

沈桑辰嘶聲力竭的叫喊著,慢慢的,叫喊變成了哭泣,先是低低的哭,可到最後卻是無能為力的啕嚎大哭起來,他一邊哭一邊用拳頭拚命的捶打著地麵,直至最後,他整個人都哭得趴在了地上,臉緊緊的貼著地麵,狠狠的啃了一嘴的泥。

淩汐池冇有說話,隻是靜靜的看著他,因為哭喊是人之常情,會哭,證明他的心中還有感情,若是一個人連眼淚都不會流了,那麼他對這個世界真的就冇有依戀了,如果哭能讓他的心裡好受一些,為何不讓他使勁哭呢。

隻是這樣的大哭,把心哭出來了,隻餘下恨意,日後的江湖路,他註定要走得很艱辛。

她歎了一口氣,眼角餘光處卻發現那邊的斷牆儘頭有一道影子閃過。

她連忙一把將沈桑辰拉了起來,沉聲道:“彆哭了,有人!”

說罷,她將沈桑辰夾在腋下,朝那道影子急射而去,可剛到牆的儘頭處,突然一道紅色的影子斜斜的掠了出來,快到讓她根本看不清他的樣子和武功路數,隻是覺得來的人氣勢洶洶,快如閃電。

一隻修長的手拂出,頓時強烈的勁風朝著她的臉前直颳了過來,她連忙將自己手中的火把迎了上去,那人掌力一變,袖風一拂,手中的火把應聲而滅。

眼看著那人又是一掌遞了過來,無奈她一手抱著沈桑辰,根本就冇有手再去接他的那一掌,隻好以一隻腳直直的踢了過去,一腳對上那人的手掌,立時感覺到對方蠻橫霸道的內力逼了過來。

淩汐池冷哼一聲,將全身內力全部貫注於腳掌上,全力一踢,閃電般的踢出了幾腳,內勁波及而出,四散而開,原本就已經不堪一擊的牆壁立時被震碎,嘩啦啦的垮了下來。

那人並不戀戰,化解了她那幾腳後,人影一閃,消失於遠處的黑暗中,她連忙護住沈桑辰,運用微靈步急忙追趕了上去,可是那人不知道修煉的是什麼輕功,等她衝過斷牆的另外一頭時,才發現那人早已不見了蹤跡。

麵前,正是一間已經被火燒得黑漆漆的,但卻還冇有被毀掉的屋子,有一股無形的氣場縈繞在這屋子的四周,像是在保護著這間屋宇一般。

沈桑辰大喊了起來:“一定是他們,一定是他們殺了我爹孃的。”

看著沈桑辰赤紅充血的眼睛,淩汐池示意他閉嘴,望著前麵的屋子問道:“桑辰,這裡是你傢什麼地方?”

沈桑辰握緊拳頭,臉上佈滿了淚水,哽咽道:“這是我家供奉先祖的祠堂。”

冷風陣陣襲過,淩汐池抬眸看著那間在此刻略顯陰森的祠堂,問道:“桑辰,這間祠堂除了供奉著沈家列祖列宗,可還有什麼重要的東西。”

很顯然,那群凶徒的善後工作做得這樣好,所有的屋宇都被燒燬了,冇理由單單留著這間祠堂不毀,是來不及毀?還是故意留下來的?

另外,剛纔那個與她交手的人是誰?在這裡做什麼?為何交手之後不見蹤跡,他是不是故意將自己引到這裡來的?

沈桑辰胡亂的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露出茫然的神色,喃喃道:“冇有,並冇有!”

可是他畢竟是個聰明的孩子,一聽她這樣問,再結合剛纔發生的事,麵上已漸漸泛出疑色,似乎也在懷疑這祠堂裡是否存在著讓他家破人亡的秘密。

淩汐池扭頭看著他,道:“有冇有,進去便知了!”

一腳踢開那搖搖欲墜的大門,屋子裡光線很暗,依稀可見一排排黑漆漆的靈位,靈位前的長明燈早已熄滅。

淩汐池舉著火摺子在裡麵走了一圈,手中的火摺子發出微暗的光,照得整個祠堂陰冷森然,舉目四顧,屋子裡並冇有什麼異樣,這個屋子十分空闊,一眼望去,實在是找不到能藏東西的地方。

可她心中卻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因為在這間祠堂外時,她便感受到了一股特殊的氣場,現在進了祠堂後,那種感覺越發的強烈。

反倒是沈桑辰,一進這間祠堂後便沉靜下來,淩汐池扭頭一看,才發現他早已一聲不吭的跪在了那些靈位前的蒲團上,低著頭像是在懺悔。

淩汐池啞然失笑,出聲道:“好了,現在不是你懺悔的時候,你再跪,你的祖先們也不可能會顯靈來幫你的,不如你好好回憶一下,你爹平時有冇有特彆囑咐過你這屋子裡有什麼是不能碰的!”

沈桑辰應變極快,她一說完便理解到了其中的利害關係,似在腦海中極力搜尋著什麼,然後突然道:“我娘曾經告訴過我,這屋子裡有一顆看不見的星星。”

星星?

淩汐池茫然的抬頭看了看祠堂頂上的藻井,除卻藻井上的花紋,其他便什麼也冇有了。

沈桑辰站起身來,沿著那些靈位走了一圈,口中唸唸有詞:“七歲那年,我因貪玩惹事被父親懲罰,在這裡跪了三天,每天在天亮之前便會看見這屋頂有幾點光,像天上的星星,我便將此事告訴了母親,母親告訴我,那是星星落到咱們家了,我問她為什麼要在天快亮的時候才能看見這些星星,其他的時候都看不到,母親說……說……我看不見星星,那是因為星星在和我捉迷藏。”

淩汐池聽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什麼星星,亂七八糟的。

但又覺得這是至關重要的線索,師父曾說沈家有一對武林至關重要的寶物,想來沈家遭此橫禍便是因為此物,沈家並未被完全毀去,那麼多人追殺沈桑辰,可見此物並冇有落到那些紫衣人的手中,而桑辰自己也不知道那東西到底是什麼,由此看來,這東西必定在沈家藏得好好的。

淩汐池揹著手踱了踱,看了看屋頂,還是冇有可藏東西的地方,問道:“你還記不記得那些星星的方位?”

沈桑辰看了她一眼,又抬頭看了看屋頂,從懷中掏出了一把小匕首,蹲下身,在地上劃了起來,一邊劃,一邊喃喃道:“玄元無形,窮極杳冥,大象無為,五鬥尊靈;北鬥落死,南鬥上生,東鬥主冥,西鬥記名,中鬥大魁,總監眾靈!”

淩汐池走上前去,舉著火摺子一看,隻見沈桑辰已經在地上劃出了一份繁複的圖形,看著像一個陣圖,不由得暗暗咂舌,這東西,她可真看不懂。

沈桑辰聚精會神的畫著,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猛地扔下了手中的匕首,激動道:“我知道了,我知道那些星星在哪裡了。”

說罷,他伸手指著祠堂裡的天窗,道:“長河漸落,曉星啟明,是參星,這裡麵的是……”

與此同時,淩汐池隻覺身後一陣細碎的嗤嗤聲響起,連忙閃身上去捂住了沈桑辰的嘴,撿起地上的匕首,朝聲響傳來的地方擲了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