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五十六章:九瓏閣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五十六章:九瓏閣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經店小二的口,他們才知,這雪沁城有兩大勢力,一為沈家堡,二則便是九瓏閣。

原本這九瓏閣隻是雪沁城一個小小的幫會,以漕運為生,門下之人多為舵工、水手、縴夫等等,勢力漸漸壯大後,除卻漕運之外,還發展了許多其他的幫派業務,遂改名九瓏閣,現任的閣主豐九遊是個亦正亦邪的人物,為人豪爽大氣,喜與人結交,經他力加整頓,多行俠義之事,江湖上不少英雄好漢聞風來歸,不過數年便聲勢大振,聲名直逼沈家堡,穩坐雪沁城第二把交椅。

淩汐池和花遲一商量,將沈桑辰藏好了之後,便決定夜探這九瓏閣。

夜已深,冷風如刀,萬裡飛雪,天地一片沉寂。

九瓏閣的閣主豐九遊站在窗戶前,麵帶凝重之色的看著窗外飛雪,這時,一名做黑衣打扮的男子從窗戶躍了進來,看到豐九遊之後,立即單膝跪地,聲音沉重:“啟稟閣主,鐵線龍蜒又少了一條。”

豐九遊眉頭緊蹙,問道:“是在哪個搜尋範圍少了的,可查清楚了?”

那黑衣男子低著頭,回道:“應是沈家堡。”

豐九遊臉色一變:“去找!”

這時,隻聽一個脆生生的聲音響了起來:“豐閣主要找的,可是這個?”

話音未落,一條鐵線龍蜒的屍首已被扔在了他的眼前,豐九遊定睛一瞧,隻見兩名年輕男女不知何時已坐在屋裡的圓桌前,其中的男子還自顧自的執起茶壺為兩人倒了一杯茶,而那女子則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一雙眼睛亮得就像天上的星星。

豐九遊心下一驚,自己的武功並不弱,但卻連這兩人是何時到的屋子裡都不知道,可見眼前這兩個年輕人的武功是何等高深莫測,好在豐九遊為人圓滑,最善左右逢源,見誰都是三分笑意,三分敬意,當下便穩了心神,抱拳道:“兩位少俠好快的身法,不知深夜到訪九瓏閣,所為何事?”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淩汐池看著豐九遊那一雙笑嘻嘻的臉,也回了一笑道:“我既已將豐閣主丟失的鐵線龍蜒給您送了回來,豐閣主便應該知道我們來這裡是為了什麼事,我們來此,不為其他,隻為向豐閣主打探一個人的訊息。”

豐九遊眼波一動,依舊是抱拳道:“不知二位少俠要打探誰的訊息?”

淩汐池不想和他繞圈子,直接道明來意:“沈行雲!”

豐九遊臉色一變,目光在淩汐池和花遲之間轉了兩轉,見二人俱是目光泠泠的看著自己,尤其是那喝茶的少年,雖然一臉人畜無害,笑容乾淨得就像雪山上的冰雪似的,可那雙眼睛卻實在是賊的很,亮得讓人心裡發顫。

見豐九遊冇有說話,花遲終於放下了手中的杯子,笑道:“豐閣主似有難言之隱,其實豐閣主不必擔憂,我們雖來向你打探沈堡主的訊息,但絕不會宣揚這個訊息是豐閣主透露出去的,說了,我可保九瓏閣安全無虞,但是,豐閣主如果不說的話,九瓏閣的安全可就不一定了。”

豐九遊歎了一口氣,態度更為的謙卑了:“不是在下不願相告,是我實在不知這沈堡主如今身在何方。”

花遲道:“看來豐閣主不願說實話?”

說罷,他將手中的劍往桌子上一放,其實他並不想動手的,但有的人就是這樣,非得打一頓,就老實了。

豐九遊看到那把劍,臉色劇變,冷汗瞬間從額頭上冒了出來,驚聲道:“少俠手上的可是名劍譜上與邪血劍並列第一的凔淩劍?”

淩汐池也看了看桌子上那把碧幽幽的劍,天水大陸男兒皆好劍,是以這大陸上名劍不少,她也曾聽說過不少名劍的稱號,其中最有名的當數這凔淩劍,乃為百劍之首。

據說鑄造此劍的是一塊從天而降的奇鐵,此鐵全身泛著湛藍色的寒光,被一代鑄劍大師風起於極北之地發現,乃是天地間至寒之物之一,風起苦心數十年終於將此鐵鑄造成劍,劍成後一片滄浪之色,幽藍深遠,劍中寒氣可化氣為冰,冰封三尺,更有攝天地靈氣之能。

江湖上對此劍更有這樣一個美譽:碧海潮生滄浪起,淩雲意氣自飄然。

隻是她冇想到原來花遲手中的便是凔淩劍,這人到底是什麼來曆?

花遲見她一眨不眨的盯著凔淩劍看,目光中存了疑慮之色,看自己的眼神更加不客氣了,笑道:“你不用管這是什麼劍,我們不是來與你論劍的,有人說曾在沈家堡出事前幾天看到有鐵線龍蜒出現在那裡,鐵線龍蜒是用來做什麼的不用我們提醒豐閣主了吧,既然這鐵線龍蜒是從你九瓏閣出去的,這就證明豐閣主已經提前在監視沈家堡了,我們並不想與豐閣主為難,煩請豐閣主據實相告。”

淩汐池也道:“我曾與滅了沈家堡的歹徒交過手,知道那並非你們九瓏閣的人。”

豐九遊又歎了一口氣,無奈道:“不瞞二位少俠,我確實曾收到過一筆定金,對方的要求便是讓我監視沈家堡的一舉一動,可付定金的人神秘無比,不以真麵目示人,我並不知道他們是何許人,就連每天探聽到的訊息,也俱是他們的人當場過來覈實的,沈家堡出事的那天,我所放出去的鐵線龍蜒全部被殺,一條都冇有回來,所以兩位少俠就是殺了我,我也不能告知沈堡主現在究竟在何處。”

花遲的眼睛機靈的一轉,看著像是在打什麼鬼主意,笑道:“豐閣主,你既已知鐵線龍蜒被殺,就該知道,你的九瓏閣現在並不安全,你知道了一些不該知道的事,你以為滅了沈家堡的人會放過你嗎?你要執意不說,以後可冇機會再說了,你若告訴了我們,由我們去找那些人的麻煩,屆時,自然就麻煩不到你豐閣主頭上,有些秘密不用帶到棺材裡去,豐閣主就算不為自己,也得為你們這九瓏閣上上下下幾百條人命著想吧。”

一番話下來,豐九遊已是冷汗淋漓,他何嘗冇想過這樣的後果,隻是監視沈家堡的那報酬太多,他無法不心動,便豁上了整個九瓏閣接了這單生意。

直到鐵線龍蜒俱數被殺,他才知道,對方要滅的不僅僅是鐵線龍蜒,或許還有九瓏閣。

這時,花遲又接著道:“或許豐閣主心存僥倖,那些人不會對你九瓏閣下手,但是老實說,既然我們倆能找到你,就憑我們倆,若是要滅你的九瓏閣,那也不是什麼難事。”

豐九遊冷汗淋漓,偏得麵前那小子的神色狂妄至極,看起來確實也有這個實力,這一招恩威並施,讓他的麵上已有鬆動之色,突然一咬牙,像是豁出去了一般,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沈堡主的下落,但是,安都城的震雷鏢局最近接了一趟秘鏢,兩位此時前去,說不定能打探出什麼來。”

花遲道:“保的是什麼?送往哪裡?”

豐九遊道:“具體所保何物,我也不得而知,隻知此鏢報酬巨豐,震雷鏢局自接下這趟鏢後,鏢局上下已是一副如臨大敵之態。”

淩汐池捏著下巴沉思道:“豐閣主的意思是震雷鏢局這趟鏢是和沈家堡有關的?”

豐九遊麵露異色,向淩汐池鞠了一躬:“是否與沈家有關,少俠一去便知,隻是我這九瓏閣上下幾百條人命,望少俠體恤。”

淩汐池看了看豐九遊,心知強人所難非正人君子所為,也實在不願意牽連了這九瓏閣,回道:“豐閣主放心,今夜我倆並未來過這九瓏閣,豐閣主也從未見過我們。”

言下之意就是我不會把你供出來的,你就放心說吧。

豐九遊麵色舒坦了一些,淩汐池又接著道:“不過,我還有一個疑問需要豐閣主解答,且不說那些人既然已經抓住了沈行雲,為什麼還要多此一舉的去托鏢,你監視了沈家堡那麼多天,你知不知道那些人究竟是為了什麼要滅沈家滿門?他們要找的到底是什麼東西?”

豐九遊見不說也已經說了那麼多,乾脆就把知道的東西一五一十的和盤托出,像是甩燙手山芋一般,神色間還頗有些我跟你們說了,你快去找那些人的麻煩吧,彆再煩我了之意。

“還能為了什麼?不就是噬魂陣。”

淩汐池又問:“這噬魂陣究竟是什麼東西?”

豐九遊四下看了一眼,像是怕驚擾了鬼神一般,小心翼翼道:“這事與以前的舜南唐家頗有些聯絡,舜南唐家雖說是武林世家,可在前朝的時候,唐家卻是以奇門陣法聞名於世的,其中便有一個陣法叫做噬魂。”

一陣冷風吹了進來,吹得房間內的燈火忽明忽暗,豐九遊打了一個寒顫,接著道:“此陣邪門的很,據傳共分為九幽,修羅,阿鼻,忘川,紅蓮,往生,惡鬼,無間八個部分,每一陣都陰狠至極,此陣一旦佈下,即使是大羅神仙陷入陣中,也會立即身死,化作血水,再也走不出去。”

聽著豐九遊的話,淩汐池的臉色越變越難看,手在身側漸漸握成了拳頭,無啟族的滅亡有一部分的原因便是因為舜南唐家在無啟族外布了陣法,以至於族中之人逃不出去,纔會被一網打儘。

莫非就是這個名叫噬魂的陣法,那究竟是多麼陰狠的一個陣。

豐九遊冇有注意到她的變化,自顧自道:“唐家在前朝時曾助淩帝爭奪天下,卻也隻在戰場上使用過一次,當時淩帝靠著這個陣,生生滅了敵軍數十萬大軍,因此陣殺戮太重,怨念極深,陰氣極盛,淩帝向來以仁義治天下,認為此陣不詳,之後便棄之不用,所以唐家雖有此陣的布法,卻之後幾百年,從未使用過,除了唐家直係傳人以外,此陣法慢慢的也就變成了江湖上的一個傳言……”

“唐家先人憐此陣創造不易,其中又涉及多種奇門遁甲之術,故捨不得毀去,一直供奉在唐家祠堂,直到十年前唐家家主多行不義,被圍剿覆滅,此佈陣圖也被分為幾個部分,被族中長老各自帶著逃往四處,而這唐家似與沈堡主有些關係,便有人投奔了他,多年來沈家從未曾對外宣揚過此事,卻不知因何原因被人知曉了,故才引來今日滅門之禍。”

這時,花遲突然站起身來,自然而然的拉著淩汐池的手,道:“既然如此,多謝豐閣主告知,我們便先告辭了。”

淩汐池被花遲的舉止嚇了一跳,心道我跟你很熟嗎,乾嘛牽我的手,於是趕緊將自己的手縮了回來,不解道:“去哪裡?”

花遲的手一抓空,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眼中極快的閃過一抹失落,訕訕的摸了摸鼻子:“這裡離安都很近,我們先去震雷鏢局打探一下訊息。”

淩汐池點了點頭,心知再在這裡留下去,這豐九遊估計真的得夜不能寐了,於是起身正準備跟他走,這時她又想起來一件事,連忙停下腳步:“豐閣主,我還有一事要向您打聽一下。”

豐九遊本就巴不得這兩個瘟神快點走,聽到他們說要走時,正麵露喜色,忽聽她又有事要打聽,麵色一變,卻還是耐著性子問:“姑娘還有什麼事?”

淩汐池道:“我還想向豐閣主打探一個人,據說藏楓山莊的莊主失蹤已久,你可知蕭藏楓現在身在何處?”

豐九遊表情一變,還未開口,一旁的花遲眼睛一亮,整個人都神采飛揚的起來,像是很高興,笑道:“你認識蕭藏楓啊,那你應該問我呀。”

淩汐池道:“冇問你,一邊去。”

目光仍是定定的看著豐九遊,豐九遊被她的目光一瞧,似乎不敢與她對視,扭開頭道:“姑娘為何要打探這藏楓公子的下落?”

真是要了命了,難道她不知道這藏楓公子更不好惹嗎,他是有幾條命敢去嚼蕭藏楓的舌根。

淩汐池道:“這你不用管,勞煩豐閣主將你所知道的告訴我。”

豐九遊又是歎了一口氣,麵帶惋惜之色,道:“其實這件事我也知道得不是特彆清楚,隻知道這藏楓公子為情所困,曾經為了一個女子滅了幾個門派,後來聽說這女子在藏楓山莊遇襲身亡,藏楓公子勃然大怒,攪得整個武林天翻地覆,得罪了很多人,本來這藏楓公子武功蓋世,藏楓山莊向來也是武林的泰山北鬥,江湖中人也是敢怒不敢言,隻道英雄難過美人關,這藏楓公子到底還是太年輕,過一陣子就好了,可冇想到他竟突然離開了藏楓山莊,之後便不知所蹤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