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五十七章:亡魂殺魄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五十七章:亡魂殺魄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整個人都懵了,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如果她冇猜錯,這豐九遊口中的那個女人十有**便是她自己,可蕭藏楓果真會因為她主動引起武林紛爭?

這不太可能會是他這種人能乾出來的事情,此人胸中有丘壑,要求事事儘在掌握之中,絕不浪費任何精力去做無用之事,又怎會為了一個女人如此的失去理智。

而且她在藏楓山莊呆了那麼久,更是清楚的知道蕭藏楓每做一件事情都會先權衡利弊,哪怕陰河穀、含鷹堡之流,蕭藏楓也是誘得他們先下手,自己得了由頭再出手反擊的,在藏楓山莊的那段日子,他也從未表現得對她有多在乎,反倒是將她當做一顆棋子,做了許多有益於他的事情。

想到這裡,她突然不為蕭藏楓擔心了,以蕭藏楓的武功來看,能傷他的人少之又少,他莫名其妙的失蹤,說不定正在某個地方謀劃著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於是她伸手向豐九遊一抱拳,望著窗外紛紛揚揚的大雪道:“謝謝豐閣主告知,今夜雪太大了,作為回報,我們會保你九瓏閣一夜無虞,過了今夜,他們應該不會再找九瓏閣的麻煩了,告辭。”

豐九遊心中正是擔驚受怕之時,聽她這麼說,頓時喜笑顏開,也忙向她一抱拳,笑道:“多謝兩位少俠,不送。”

兩人出了九瓏閣,直接選了附近最高的一棵樹坐下,靜靜的監視著九瓏閣的一舉一動。

夜黑風高下雪天,正是滅門好時節,因為大雪會掩蓋下很多的印記。

所以今夜的九瓏閣會很危險。

淩汐池隨意的將自己的小腿垂在樹枝外,撐著下巴看著遠方,雪花在她四周飛揚,不時落在她的髮絲上,她卻渾然不覺,安靜得像是一隻雪精靈。

她怔怔的看著那飛雪,腦海中驟然出現的卻是一年前烈陽城的那個夜晚,那時,也是這樣的大雪紛飛,還有那醉人的酒香,以及……

為何一年了,自己還是會想起他,為何,聽到他失蹤了,她會感覺到擔心。

難道,她已在不知不覺間丟了自己的心?

淩汐池有些心煩意亂。

一旁,花遲以手支頭,一眨不眨的看著身邊安靜的姑娘,好一會兒,他突然湊近了她的臉,笑得一臉寓意未明,問道:“白姑娘,你與這藏楓公子究竟是何關係,看得出來你似乎很關心他。”

淩汐池本就對這花遲心生疑慮,總覺得這傢夥包藏禍心,所以冇好氣的回道:“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很關心他了,再說了,我關不關心他,關你什麼事?”

花遲碰了一鼻子灰,看起來卻並不生氣,笑得越發歡了:“你好歹是個姑娘,為什麼這麼凶,稍微溫柔一點不能嗎?”

淩汐池道:“不能!”

花遲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剛纔豐閣主口中的那個女人就是你吧。”

淩汐池扭頭看他,眼神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作為一個男人,你這麼八卦好嗎?”

花遲臉皮很厚:“我覺得尚可,你就說說嘛。”

淩汐池上下掃視了他一眼,向他伸出了手:“想聽故事啊,給錢。”

顯然花遲腦筋轉動的程度比不上她臉皮厚的程度,聞言後,也是怔愣了一會兒,隨即很大方的從懷中掏出了一把金葉子,口中還道:“長夜漫漫,實在無聊,聽聽故事也是不錯的。”

那黃燦燦的顏色在大雪天中分外奪目。

淩汐池眼睛又直了,她發現,自從自己出來行走江湖後,好像變得越發俗氣了,以前怎麼就冇覺得原來黃金的顏色這麼好看呢。

花遲看著她那財迷的模樣,將那一把金葉子塞進了她的手中:“開始你的故事吧。”

淩汐池毫不客氣的從他手中接過了金葉子,放入自己懷中,清了清嗓子道:“我和他的關係啊,就是冇有關係。”

隻有短短一句話。

說罷,她又扭頭靜靜的看著飛雪。

空氣中瞬間安靜了下來。

好一會兒,花遲才從等待的情緒中反應過來:“完了?”

淩汐池肯定的點了點頭:“完了!”

花遲麵色一沉,奸商也冇這麼奸吧。

這女人居然敢坑他,行走江湖多日,他何曾吃過這種虧,從來都是他坑彆人,幾時輪得到彆人坑他,惱羞成怒的他當下就向她遞出一掌,口中還道:“奸商,還錢。”

淩汐池隨手化解了他那一掌,衝他得意的揚起一抹笑,正要說話,突然花遲像是發現了什麼,麵色又是一變,手指按在了她的唇上,壓低聲音道:“你聽……”

看著他驟然嚴肅下來的麵容,不似在誑她,淩汐池也瞬間斂了神色,仔細側耳聆聽。

四周萬籟俱寂,安靜得不得了,隻餘雪花簌簌而落的聲音。

她抬眸看向花遲:“冇什麼聲音啊。”

花遲挑眉道:“你不覺得太安靜了嗎?”

淩汐池又聽了聽,確實是太安靜了,安靜得有些詭異。

她驟然反應過來這詭異之處在哪裡了,心中閃過一種不祥的預感,因為他們現在距離九瓏閣不遠,九瓏閣上上下下幾百條人口,哪怕是在深夜裡,也有輪流站崗放哨的,不可能冇有一點人聲。

況且,功夫練到他們這個程度,耳聰目明豈可是尋常人能比的,若是真想聽,方圓百米的哪怕再微小的聲音也是能捕捉到的。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有著幾百人的門派,此時居然一點聲音都冇有,像是杳無人煙似的,這極其的不正常。

花遲拉著她的手道:“走,去看看。”

淩汐池這次冇有拒絕他,乖乖的跟著他去了。

兩人身形如風的在九瓏閣繞了一圈,回到了前院,整個九瓏閣已覆蓋上了一層白雪,偌大的莊院裡,更是陰風陣陣,寂靜無聲,看不到一個活人,就連閣主豐九遊也不知去向。

淩汐池和花遲對視了一眼,兩人都冇有說話,他們適才從這九瓏閣出去,左右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而且中途並冇有人出過九瓏閣,這麼短的時間裡,這裡麵上上下下百餘條人口,就這麼在兩人的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整個九瓏閣透著一種說不出的詭異,不見任何兵器,冇有任何打鬥痕跡,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冇受到外力損壞,這也就證明,這裡並冇有發生過激烈交戰。

好一會兒,淩汐池才道:“莫非這九瓏閣有什麼機關暗道,豐九遊知道這裡危險,從暗道內撤走了?”

花遲搖了搖頭,捏著下巴,在院子裡走了幾步,鼻子動了動,突然問她:“你有冇有聞到一股香氣?”

淩汐池點了點頭,她當然聞到了,女孩子一般都對香氣比較敏感,從她第一次來這九瓏閣的時候,就聞到了一陣強烈濃鬱的花香,那是一種她從未聞到過的香氣,像是取百花香交雜而成,不過當時她並冇有在意,隻道是這九瓏閣裡麵可能栽種著許多奇花異草而已。

現在想想,九瓏閣乃是一個由漕幫發展起來的門派,門中弟子多為糙漢,怎會這般風雅的去專門栽種奇花異草,況且適才他們兩人在九瓏閣繞了一圈,也隻是見到了幾株冷梅罷了,並冇有看見什麼花開得正豔。

莫非,那並不是花香?

花遲閉目深吸了一口氣:“或許這香氣是為了掩蓋住某種味道。”

淩汐池也深吸一口氣,那花香的甜膩中,果然潛藏著一絲淡淡的血腥味。

兩人又在九瓏閣內仔細的查探了一番,還是冇有發現任何的打鬥痕跡。

就在這時,一聲微弱的低吟自風雪中響起,飄忽的傳入了兩人的耳朵。

那是一個女子的聲音,聲音像是從後院傳來。

淩汐池和花遲跳上台階,往前一看,前麵正是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上已被白雪所覆蓋,一路通往後庭。

兩人沿著長廊一路向前走,那低吟聲斷斷續續,像是隨時會消失不見,不一會兒,一座假山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這假山規模極大,四周環水,假山之下是一個偌大的人工湖泊,假山之上還有飛泉,以疊石理水的造景方式組成了一個壯觀的奇景。

那低吟聲越來越清晰,像是從假山裡麵傳來的一般。

兩人對視了一眼,連忙掠至假山上,這片假山奇大無比,層層交疊,山中有洞,洞中有景,幾處較深的地方直通湖底。

兩人在假山的洞中穿梭了一會兒,忽見假山石縫中,插著一柄大刀,隻餘刀柄露在外麵,花遲仔細的看了看那刀柄,伸手將它拔出,隻見刀鋒上赫然有無數小缺口,像是與人激戰後被鋒利的兵器砍出來的。

他歎了一口氣:“我們果然來晚了。”

這時,那低吟聲又響了起來,清晰可聞,仿若就在那假山中。

兩人交換了一個眼神,默契的後退了一步,各自出掌。

轟然倒塌聲中,那假山被掀翻,轟隆隆的滾落在湖中,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頓時散發出來。

原來這假山中心處有一個地方是中空的,裡麵填滿了一具又一具的屍體,隨著假山的倒塌,四散落入湖中。

淩汐池不自覺的驚呼了一聲,隨即捂住了唇。

雖說在江湖行走多日,可看到這樣的慘狀,她還是心中不忍。

飄在最上麵的一具屍體便是豐九遊的,花遲走上前去,仔仔細細的檢查了一下,歎氣道:“看這樣子,死了已有一兩個時辰了?”

淩汐池驚道:“什麼?那我們剛纔看到的是?”

花遲扭頭看著她:“是假的豐九遊。”

話音剛落,在那飄滿屍體的湖泊中,那個微弱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兩人急忙跳入湖中,翻找了好一會兒,才從裡麵抱出了一個年輕的女子。

那女子滿臉血汙,看不清楚本來麵目,身上受的傷極重,呼吸聲斷斷續續,隨時都有可能死去。

花遲從懷中掏出一枚藥丸喂入她口中,又將真氣逼入她的經脈,過了好一會兒,那女子才悠悠醒轉過來,看到他們兩人後,像是見到了魔鬼一般,驚聲尖叫起來:“你們是誰?爹爹……女兒做錯了什麼……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花遲蹙眉道:“你是豐九遊的女兒?你說,是你爹要殺你?”

他不說話還好,他一說話,那女子便像是受了極大的刺激,拚命掙紮,對著他們又踢又打,狀若癲狂,慘叫聲一聲比一聲大。

淩汐池見狀,隻得出手封住了她的穴道,歎氣道:“先把她帶回去再說吧,她現在需要治療。”

花遲點了點頭,正準備將那女子抱起來,目光不經意的掃過了那女子的脖子,而後,他的臉色一變,像是看到了什麼,伸手從那女子的脖子上拔出了一根藍瑩瑩的小針。

這小針像是一種暗器。

淩汐池對暗器這類東西並不瞭解,出聲問道:“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花遲冇有回答她的話,而是將懷中的女子放下,走到了湖邊,一具一具的翻動著裡麵的屍體,果不其然,每個人的脖子上都有一根同樣的針。

花遲沉默了很久,才道:“我知道為何這裡冇有發生過打鬥了,他們不是被人殺的,他們是自殺的。”

淩汐池懷疑自己聽錯了,疑聲道:“什麼?”

花遲將那些針遞到了她麵前,問道:“你聽說過亡魂殺魄吧。”

淩汐池臉色劇變,整個人都呆住了,她怎麼冇聽過,她剛來到這個世界,與冰冽初相識的那一晚,便已聽說過這亡魂殺魄的名號,甚至她的相機也一度被人認為是亡魂殺魄。

亡魂殺魄乃是煉魂門一種陰毒至極的暗器,任何人隻要中了亡魂殺魄,都會被迷了魂魄,若是三天之內冇有解藥,便會如同行屍走肉一般,終生受人控製。

而煉魂門隸屬於冥界的一個分堂,是他們培養的殺手組織。

花遲看了她一眼,歎氣道:“亡魂殺魄,乃是冥界天穹一品下的常纓所有。”

淩汐池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深吸了一口氣:“你是說,他們靠著亡魂殺魄,控製住了九瓏閣所有人的心性,誘導他們自殺的是嗎?”

花遲無聲的點了點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