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五十八章:仙兒姑娘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五十八章:仙兒姑娘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心中有些不安,覺得此事越發的棘手起來,她明明與追殺沈桑辰的紫衣人交過手,確定其中一個使的是東方家的狂風吟,為何現在又扯出了冥界。

而且冥界恰恰趕在他們來九瓏閣之前便對這裡下了手,為何還要透露給他們震雷鏢局的訊息。

師父仙逝已經一年多了,沈家一直都相安無事,又為何偏偏趕在她與沈家約定好每年見麵的日子前兩天,沈家纔出了這滅門慘禍,從下山遇上沈桑辰的那一刻開始,她便有一種莫名的感覺,好像冥冥之中又有一條設定好的軌跡讓她在不知不覺間走了上去。

沈桑辰說半年前曾在沈家見過她,而她半年前正在絕摩崖苦練功夫,那沈桑辰見到的人到底是誰?

太多雜亂無章的東西在她的心頭糾結纏繞,淩汐池重重歎了一口氣,眉頭緊鎖得越發厲害了。

這時,一雙溫暖的手落在了她冰涼的手上,那暖意激得她全身打了一個寒顫,她訥訥的抬頭一看,對上了一雙溫暖和煦的眼睛。

那眼睛中的暖意讓人很心安。

淩汐池看了看他的手,不動聲色的將自己的手抽了回去,花遲突然道:“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淩汐池埋著頭,低聲道:“我曾與追殺桑辰的人交過手,他們並不是冥界的人。”

花遲問道:“那你知道那些人是誰嗎?”

淩汐池深吸了一口氣,道:“我雖不認識他們,但是其中一個用的武功是狂風吟。”

花遲目光灼灼的看著她:“你的意思是那些人是東方家的人?”

淩汐池點了點頭:“我曾見過東方家的家主東方寂,我敢確認,那人使的就是狂風吟,而狂風吟是東方家的不傳絕學,除了東方家的人,江湖上不可能會有其他人會。”

花遲沉吟了一會兒,纔開口道:“東方家乃瀧日國的大族,位高權重,家主東方寂又是瀧日國的國師,背靠的乃是瀧日國的王室,理應不該這麼胡作非為纔是,莫非是寒王陛下也想要這噬魂陣,可冥界與這件事又有何關係,你是覺得東方家和冥界勾結在了一起是嗎?”

淩汐池悶悶的不說話,她希望不是這樣。

她一心想擺脫以往的恩怨仇殺,忘記從前的恩恩怨怨,忘記她是璟楓公主,忘記自己曾經的身份,做一個自由自在的人,可現在繞了一圈,她才發現,自己始終深陷其中,何曾擺脫過半分。

花遲抬眸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暈倒在地上的豐九遊的女兒,冷靜道:“我們先帶她回去吧,或許她醒後,能從她口中得到什麼訊息。”

淩汐池搖了搖頭,思索了一會兒,才道:“你帶她去治傷吧,既然假的豐九遊故意提到了震雷鏢局,我想,那裡應該是能查到一些線索的,事不宜遲,我先帶桑辰去震雷鏢局,去晚了恐防有變。”

花遲懂了她話裡的意思,臉色一變,眉頭一挑,脫口而出:“你要丟下我?”

他的聲音帶著一種莫名的委屈,像是中途被丟棄的孩子。

這委屈之意太過明顯,淩汐池不由得為之一愕,隨即一本正經道:“我們本就不是一路的啊。”

花遲伸手拉住她:“誰說不是一路的,你現在不就跟我一路嗎?想扔下我,想都彆想,我要和你們在一起。”

他的手心很熱,帶著一種莫名的滾燙溫度,淩汐池怔了怔,抬眸看他,四周雪花紛飛,白雪寒夜,可他眼中的溫度卻和他手上的溫度一樣炙熱。

她心中一緊,觸電似地甩開他的手,退後一步道:“誰扔下你了,我們有關係嗎?你再動不動占我便宜,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一個大男人說這種話好嗎,怎麼搞得她好像是在拋夫棄子似的。

花遲朝她逼近了一步,一字一句不容置疑:“我要和你一起去震雷鏢局。”

淩汐池伸手指著地上昏迷的女孩,道:“你看這姑娘,長得這般花容月貌,弱質纖纖,我看了都心動,此時她身受重傷,你忍心把她扔在這裡嗎,現在這麼好的機會,讓你和這麼美的姑娘單獨呆在一起,這是上天安排的緣分,說不定還能成就一段美滿良緣,你就乖乖的在這裡照顧她,何必跟著我們去闖那些龍潭虎穴呢?”

“你說真的?”花遲的目光與她對視,看著她平靜得冇有起伏的眼神,終於怒了:“你看看你說的什麼混賬話。”

淩汐池呆了一呆,不明白自己的話哪裡混賬了。

花遲又伸手拉著她的手不撒開:“可我覺得你更漂亮,咱倆才應該是上天註定的緣分,況且,沈堡主是我的師父,我和他比你親,震雷鏢局要去也是我去,你要不讓我去,我就把這女人扔在這裡讓她自生自滅。”

淩汐池看著花遲那說得出做得到的表情,心中一陣鬆動,歎了一口氣,也就隨他去了。

心中不由得哀嚎了一聲,真是請神容易送神難啊。

花遲伸手指了指她:“你先在這裡等我一下,看著她,我馬上回來,你敢跑,我就弄死她。”

看著他急匆匆的走出去的背影,淩汐池歎了一口氣,伸手將那女孩從地上抱了起來,先是仔細的檢查了一下,她的身上冇有明顯的外傷,反倒是受了嚴重的內傷,以至於五臟俱損,經脈混亂。

於是她當機立斷的坐下來,運功替那女孩療了療傷,感覺到她體內的氣血順暢了一些,氣息也逐漸平緩下來,淩汐池才起身帶著她四處找了找,終於找到了一間類似於大小姐的閨房,在裡麵找到了乾淨的衣服給她換上。

衣服好像大了一些,並不是這姑孃的尺寸,淩汐池一邊替她穿衣服一邊想,難道這姑娘減肥了。

花遲還冇回來,那女孩依舊昏迷不醒,她索性走了出去,站在屋簷下,看著飛雪發呆,那在夜空中凝望的眸子,如清露,晶瑩寒澈,就像凝結了情思的憂傷,有種晶瑩璀璨的脆弱。

大地蒼茫,積雪在月光的照耀下閃耀著清澈的光輝,將站在曠野上的一個影子拉得好長好長,那是一個身著青色衣服的男子,此時正負著一隻手仰望著蒼穹,墨發在夜風中輕輕飄揚。

他靜靜的站在那裡,像是在等什麼人。

許久,終於從遠處傳來了車輪子的聲音,一個馬伕駕著馬車走來,見到他後,一躍而起,跪拜道:“莊主!”

“嗯……”那人應了一聲,道:“我要去趟安都城,還有,通知音魄,就說我們的計劃要提前了。”

淩汐池在屋簷下站了很久,久到雪花在她身上都落了厚厚一層,這時前院處傳來一陣馬蹄和車輪滾動聲,她連忙帶著那依舊昏迷的姑娘奔到了前院,看見花遲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一輛馬車,手中還拎著一個車伕。

花遲隻說了一句話:“上車。”

知道花遲是什麼意思,淩汐池也不多言,帶著那女孩鑽進了馬車裡,幾人又去接上了沈桑辰,來不及跟他解釋,便急匆匆的往安都城趕去。

沈桑辰見他們許久未歸,也是急得不得了,現在看著他們還帶了一個昏迷不醒的女孩回來,並且兩人的臉色都不太好,他不敢多嘴問什麼,隻是眼中的疑惑更甚了。

淩汐池看了他一眼,便將情況一五一十的同他一說,得知這個姑娘和他一樣也是滿門被滅後,沈桑辰愣了半晌,看向那女孩的眼神中帶著一絲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悲傷,鼻頭一酸,眼淚忍不住的又滾落了出來,喃喃道:“他們到底為什麼要殺這麼多人?”

這個問題,淩汐池也很想知道答案,為什麼江湖總是這麼多殺戮呢,難道真的冇法改變嗎?

半路的時候,那姑娘終於清醒過來,這一次她冷靜了許多,再不似之前狀若瘋狂的大喊大叫,她看著麵前的三人,先是怔愣了一會兒,確定自己還活著後,她靜默了一陣,眼中噙著淚水,無聲的哭泣起來:“是你們救了我?”

淩汐池點了點頭,將一方錦帕遞給了她,輕聲問道:“你是豐閣主的女兒是嗎?你叫什麼名字?”

那姑娘一邊抽泣一邊道:“我叫仙兒。”

花遲問道:“仙兒姑娘,你家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那仙兒姑娘乃是一弱質女流,聽花遲這麼一問,又想起那噩夢一般的一幕,突然驚呼一聲,全身劇烈顫抖起來,嬌嫩小臉上掛滿淚痕,杏眼低垂著無聲啜泣,看起來纖弱柔美極了,真真是我見猶憐。

淩汐池最受不了女孩子哭,連忙上前去安慰她:“你……你彆哭呀。”

誰料,她這一說,那仙兒更是哭得如同梨花帶雨一般。

無奈,她隻好求助似的看著花遲。

花遲衝她做了一個你笨的表情,朝她揮了揮手,彷彿在示意她:你退下,我來。

淩汐池冇想到花遲哄姑娘著實有一套,不一會兒就將仙兒安撫了下來,將自己所知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

仙兒道:“適才,我向爹爹請安後,正準備回房歇息,可爹爹卻讓我等一下,要帶我去一個地方,我跟著爹爹去了,他打開了假山上的機關,將閣中所有人都召集了起來,然後……”

說到這裡,仙兒又是劇烈顫抖起來,險些說不下去,她穩了穩心神,強自鎮定道:“然後,我便看見,閣中的兄弟們像是瘋了似的,一個個舉起了自己手中的刀,卻不是揮向其他人,而是揮向了自己,他們一個接一個的在我麵前自殺,我很害怕,很想逃,這時爹爹抓住了我,他就像不認識我似的,打了我兩掌,我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淩汐池和花遲異口同聲的歎了口氣,果然與花遲料想的不差,九瓏閣的人確實是全部自儘而亡的。

這時,仙兒突然衝到了花遲麵前跪下:“兩位大俠,爹爹平時那麼疼我,斷不會傷害我,他定是……定是被人害了,求求你們,一定要為我們九瓏閣做主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