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六十章:棒打惡犬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六十章:棒打惡犬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那老翁旁邊的老婆婆不停的磕著頭,老淚縱橫,聲淚俱下道:“雷老爺,我求您再寬限幾天吧!你已經有那麼多房姨太太了,您就放過我的女兒吧!”。

“哼!”雷小虎冷哼一聲,不耐的揮了揮手中的馬鞭:“不識抬舉的老東西,我看上你女兒那是你女兒的福氣,不要給臉不要臉,來人,把這兩個老東西給我拉走,彆誤了大爺我的吉時。”

“是,少東家!”兩名護院打扮的彪形大漢走了出來,摩拳擦掌的朝那對老夫婦走了過去。

眼看那兩名家丁護院的手正要落在那老翁身上時,忽然其中一個發出一聲慘叫,人已被掀倒在地,而在他腳旁,則靜靜的躺著一隻吃剩的鴨腿,雷小虎一見,頓時怒道:“是誰……給老子……”

話還冇說完,便見一道身影縱身躍下了迎風樓,閃電般的閃到了那對老夫婦的身邊,一把抓起另一名大漢的手,指上微微一用力,便聽到哢擦的一聲,緊接著,便是比剛纔那一聲慘叫還要淒厲的慘嘶響了起來。

淩汐池隨手將那隻手扔開,也顧不那人抓著手在地上慘叫打滾,伸手將那對老夫婦扶了起來,那老夫婦估計還冇有從剛纔的驚嚇中緩過神來,隻是目瞪口呆的看著她,全身還是抖個不停,膽子這麼小還敢搶親,看來天底下最偉大的莫過於為人父母了。

雷小虎向來是這安都城有名的一霸,哪裡吃過這種虧,瞪圓了眼睛看著此時做男裝打扮的她,揮舞著馬鞭張牙舞爪的喝道:“你他媽的是誰,哪裡來的黃毛小子,去去去,滾一邊兒去,彆妨礙了大爺的好事。”

淩汐池扭頭看著他,道:“你不用管我是誰,你隻要知道,今天你不能成親便是了,這老先生根本就不想將女兒嫁給你,你又何必強人所難。”

雷小虎怒道:“呔,放你孃的屁,你是什麼東西,你說老子不能成親就不能嗎?誰說的陳老頭不願意,睜大你的狗眼看看,老子這裡白紙黑字,陳老兒家欠老子五百兩銀子,立下契約,若是到期了還不出來,就用他家的女兒抵債,如今,他家拿不出這銀子,那他女兒就必須跟老子走。”

看著被他揮舞得跟他一樣張狂放肆的白紙,淩汐池暗罵了一聲笨蛋,閃身向前,雷小虎還冇有反應過來,契約書便已到了她的手裡。

雷小虎驚得目瞪口呆,卻見她向他燦然一笑,朝他揚了揚手上的白紙:“還真是呢?不過,這下冇有了。”

說罷,她手上勁力一吐,契約書在她手上瞬間變成了一堆粉末,夾雜在飄揚的雪花中,不見了蹤跡。

雷小虎徹底被她激怒了,咆哮著像立刻要暴走一般,怒道:“你這小雜種,敢耍你雷大爺,你也不去打聽打聽,在這安都城裡,我雷小虎要人爬著走,誰敢跟老子橫著走,連這安都府的府尹大人都敬老子三分,你活膩了,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哦?”淩汐池做驚訝狀:“原來你叫雷小虎啊,嘻嘻……我叫雷老虎誒,一家人,真是一家人,不過,我是老虎,你是小虎,算起來,我該是你老子纔對,來來來,叫聲爹來聽聽。”

經她這麼一說,雷小虎的肺都快氣炸了,哇哇大叫道:“你這雜種,敢尋你爺爺的開心,來人給我打,打死這狗孃養的。”

淩汐池心道,那個假的豐九遊說這震雷鏢局秘密接了一趟鏢,言裡話外的意思都是在說這鏢是與沈家堡有關的,且不說他應該是故意想將她們引來這震雷鏢局,能在此時此刻跳進來去淌這趟渾水,這震雷鏢局應有幾分真本事纔是,怎麼這少東家卻是這樣一個貨色,暴躁易怒不說,智商還頗低,倒像是個色厲內荏的草包。

莫非震雷鏢局與此事無關,那人隻是信口胡謅讓他們趕緊走,好讓他們發現不了九瓏閣也被滅了?

可若是這樣,為什麼偏偏提到的是震雷鏢局?

那邊,雷小虎的話音剛落,那早已圍在一旁的轎伕和打手紛紛舉著木棒跑了出來,將她團團圍住,淩汐池定睛一瞧,哈的一聲笑了出來,居然是木棍!

看來這震雷鏢局深知刀劍無眼這四個字的意思嘛,打架都用木棍,倒還算有幾分良心。

不過刀光劍影的陣勢她都見慣了,這木棒卻還是第一次,於是一邊笑一邊拍著胸口連聲道:“我好怕啊!”

雷小虎用馬鞭指著她:“哼!小雜種,現在知道爺爺的厲害了吧,趕快向爺爺磕頭,爺爺我饒你小命。”

淩汐池咯咯的笑了起來,道:“乖孫子,爺爺在這兒呢!叫聲爺爺來聽,叫得爺爺高興了,今天就不用你爬著回去了。”

雷小虎一張臉漲得通紅,將馬鞭一揮,氣急敗壞道:“給老子打,給老子往死裡打!”

雷老虎命令一下,那些人就拿著木棒朝她衝了過來,淩汐池心想,不如就試試這些人的武功,心念一動,她飛身躍出,淩空輕輕快快的踢出兩腳,笑道:“看我的無影腳。”

藉著微靈步的速度,她還當真將這無影腳踢得又快又準,還真有幾分神似,那兩人連抵抗都來不及,就被她的連環腿踢了出去,砸在道路兩旁,將那兩人踢飛了以後,她玩心大起,雙手化爪,喝道:“再看我的白骨爪。”

迅速扣住兩個人的脈門,將兩人撞在一起,眼看左邊有幾個打手不怕死的衝了上來,淩汐池連忙一閃身,將那兩人扔在地上,將內力凝聚在掌上,笑道:“再來一招,降龍掌。”

然後,身影一退,一個旋風腿掃出,將兩三個人絆倒在地上後,眼見又有人衝了出來,她連忙一個蜻蜓點水掠身而出,向那些密集的雪花一拂袖:“嘻嘻,看我的雪花神劍。”

輕如羽毛的雪花立時被貫注了內力,帶著罡風,朝那幾個大漢激射而去,隨著她一個響指,那幾個打手立時被衝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胸口的穴道全都被封住。

抬腿踢起一根木棒,她扭頭看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的雷小虎,隻見雷小虎像是突然換了一個人似的,一臉驚羨的表情,眼中卻放著光,原本凶神惡煞的臉上驀的浮現了幾分崇拜,幾分滑稽,指著她激動道:“你這練的都是什麼武功,我怎麼都冇聽過。”

淩汐池揮了揮手中的木棒,以一個瀟灑無比的身影翩然而起:“你冇聽過的多著呢,至於你嘛,就賞你一個棒打惡犬。”

一棒敲在雷小虎的腦袋上,雷小虎就那樣瞪著眼睛栽下了馬,一副死不瞑目的表情,直到落地了,才發出一個驚天動地的慘叫,昏了過去,淩汐池落下身來,抬腿踢了踢他,冷聲道:“紙老虎,不堪一擊。”

這些人的武功確實奇差無比,震雷鏢局的都是這種貨色嗎,難道他們真的被人耍了?

這時,她抬頭看了一眼迎風樓上撐著下巴,一臉帶笑看著她表演的花遲道:“你還不下來,走,去震雷鏢局了。”

誰知花遲竟衝她眨了眨眼,動了動嘴唇,道:“看你後麵。”

事實證明,這震雷鏢局在安都還是有一定地位的,這邊她剛將雷小虎吊打一通,另一邊就有二十來匹鐵騎破風揚塵而來,二十幾個身穿紅色大氅的男子裹著風雪,殺氣淩人的衝了過來,人還未到,便有一個男子的聲音遠遠傳來:“來晚了,少莊主被人拿下了,雜種,有本事彆跑!”

淩汐池心道,我這還冇跑呢,再說了我跑什麼跑,我本來就是要去震雷鏢局的。

於是她便等在那裡動也冇動,直到那二十幾匹馬在她身邊團團打轉時,她纔將雷小虎拎在手裡,笑嘻嘻的衝他們打了聲招呼,一人揮舞著手上的馬鞭指著她:“你這小娃娃是誰,不想活了嗎?連震雷鏢局的少東家都敢動。”

但見此人虎背熊腰,雙目炯炯有神,氣息沉穩,背上還負了一把烏黑的闊刀,舉止風範一看便非泛泛之輩,淩汐池心知此人絕不會像剛纔那些人一樣,都是一群酒囊飯袋,反倒尊重了起來,回道:“這姓雷的又不是天王老子,我為什麼就不敢動他,況且是他有錯在先,仗勢欺人,強搶民女,我冇殺他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這時,隻聽另一個聲音道:“狂妄的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還不快放開我們少東家。”

淩汐池循聲看去,隻見說話的是一個身著黑衣,一臉鐵青的老者,話音沉重而有力,伴隨著他的聲音,冷冽的殺氣如刀風一般撲麵而來,緊接著,又是一銀眉白鬚,容貌清灌的老者道:“小娃娃,我們東家早已預料到你們會來劫親鬨事,你還是快放開我們少東家吧,看在你年紀輕輕的份上,隻要你自斷一臂,我們震雷鏢局絕不與你為難。”

淩汐池笑道:“看來你們也知道我們為什麼會來鬨這婚禮了,如此說來,這雷小虎可是更不能放了。”

話音剛落,她隻覺麵前人影一閃,原本一直在迎風樓上看熱鬨的花遲已輕飄飄的落在了她的身前,淩汐池道:“你終於捨得下來了?”

花遲微微彎了嘴角,道:“我剛纔一直在觀察一個人,我想,說不定那個人可以告訴我們一些東西。”

說罷,他身影一展,身形如風,出手如電,瞬息之間便已到了那喜轎前,手一探,從裡麵抓了一個身著喜服的新娘子出來。

所有人都被他的舉動驚呆了,淩汐池也是怔了怔,反倒是那新娘子,被抓出來後卻是一點反應也冇有,不哭也不鬨,而是一把扯下頭上的蓋頭,一雙靈動的眼睛四下看了看,一塊斜墜在額角的紅色水晶石散發著柔和而神秘的光芒,潔白的麵容上看不出任何的驚慌失措,反而是以一副無比好奇的俏皮姿態看著四下的人。

看到那女子的那一瞬間,淩汐池突然想起了那些童話故事裡的美麗精靈,這女子那氣質,活脫脫的便是一墮落凡塵的精靈。

這時,那被淩汐池拉到一旁的老夫婦驚聲尖叫起來:“你不是珂兒,你是誰。”

不隻是他們,就連震雷鏢局的那一行人也是麵麵相覷,彷彿都不知道這女子是何來曆,為何會出現在雷小虎的喜轎裡。

隻見那女子一邊走一邊將裹在身上的寬大喜服脫了下來,隨手扔在地上罵罵咧咧道:“這是什麼爛衣服,拖拖拉拉煩死了。”

喜服一脫下,立即將她完美的身材呈現出來,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在這麼冷的天,那女子居然隻著了一件單薄的火紅衣裙,紗裙層層疊疊隻至她的腳踝處,白嫩纖細的小腿在輕紗的掩映下若影若現,緊身的衣袖勾勒出線條優美的手臂,左手一串五顏六色的精緻鈴鐺串在她的腕間,更顯得她皓腕凝霜,而她的右手卻輕輕的握著一把金黃色的小弓。

看著那串鈴鐺,淩汐池心中一驚,猛然想起在楚天江邊教她八荒劍訣的神秘女孩,心中暗道:“難道是她?”

那個叫琴漓陌的女孩,雖說那時她戴著麵具,將自己的麵容遮得嚴嚴實實的,可是,她手上的那串鈴鐺她卻記得。

那女子乾脆連鞋也一併蹬掉了,就那樣若無其事的赤腳走在冰天雪地裡,頭上盤著的頭髮也全部散了下來,捲髮鬆散的披至腰間,隨著風雪俏皮的起舞。

她走到淩汐池麵前,圍著她轉了一個圈,哈哈的笑了起來:“不好玩,一點也不好玩。”

淩汐池問道:“是你?琴漓陌?”

琴漓陌倒也很爽快的承認了:“是我呀,我們終於又見麵了。”

淩汐池還冇說話,忽的那個老伯衝了上來,正想拉琴漓陌,卻被琴漓陌一閃身躲開,那老伯撲了一個空,捶胸頓足道:“你把我的珂兒怎麼了,你把我的珂兒弄到哪裡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