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六十三章:你是誰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六十三章:你是誰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仙兒的臉色瞬間變得蒼白,絞著衣角的指尖漸漸用力,她死死的咬著嘴唇,一雙楚楚動人的眼睛越發顯得無辜,一行淚珠順著她的眼角落下,她看起來是那樣的纖弱,微微顫抖的身軀像是被風吹得無所依托的柳條。

這樣的姑娘總是惹人憐惜的,生怕就讓她受了委屈,可花遲好像是個例外,他仍是冷冷的看著她。

“我不知道花大哥說的那人是誰,什麼聞人仙,仙兒從未聽過,是因為我的名字裡有個仙字,花大哥便做此猜想嗎?可憐仙兒一家皆為惡人所害,徒留我一人在這世間,仙兒不能自證清白,可仙兒到底做錯了什麼,竟讓花大哥誤以為我會是那些惡人。”

花遲笑了笑,冇有說話,似乎在等著她說下去。

仙兒看著那稍顯冷漠的笑臉,幽幽的歎了一口氣,閉上了眼睛,臉上帶了一分視死如歸,語氣堅毅:“仙兒已經失卻所有,此身已如浮萍,註定漂泊冇有歸途,既然花大哥懷疑我居心叵測,大可以殺了我,不知這一死能否為仙兒正名。”

花遲從懷中掏出了一物,舉於手中,語氣中帶了淡淡的諷刺:“仙兒姑娘,你要死之前,可以先看看這是什麼?”

仙兒睜開了眼睛,看清楚花遲手中那根藍瑩瑩的針後,眼波微微一動便歸於平靜。

花遲撚動著手中的針,自顧自道:“這是從仙兒姑孃的身上取下來的,巧得很,這根針我也從其他九瓏閣的門人身上取下來一些,若是我冇有猜錯,這便是冥界的暗器亡魂殺魄,據說中了亡魂殺魄的人,若是冇有解藥的話,神智都會被亡魂殺魄的主人所控製,我們身上並冇有亡魂殺魄的解藥,為何仙兒姑娘醒來後,卻並冇有半分神智不清的模樣呢?”

見仙兒冇有說話,花遲又道:“我檢查過九瓏閣其他遇害人的屍首,發現他們皆是被割斷喉嚨而死,仙兒姑娘也說他們都是自儘而亡的,那為何單單隻有你,是中了掌傷,我想請教一下,你是如何避過亡魂殺魄的控製的?”

仙兒定定的望著那根針,終於開口了,聲音清冷:“你便是因為這根針懷疑我?”

花遲搖了搖頭:“從你故意發出聲響,好讓我們知道你在假山裡麵之時,我便有些懷疑了,你的內傷看似很重,卻完美的避過了所有的要害,複原能力更是讓人佩服,不過一夜的功夫,內傷便好得差不多了。”

仙兒理了理被風吹亂的髮絲,神色越發平靜了下來:“你可知,我的內傷之所以好得那樣快,是你那位白姑娘耗費了大量真氣為我調解的。”

一提到她,花遲的神色瞬間柔和了下來,他道:“可惜,她總是救了不該救的人。”

仙兒冷哼了一聲,唇角卻突然勾起了一抹笑,終於承認了:“是,我是聞人仙,不過,既然你那時便已在懷疑我,為何不拆穿我?”

花遲抬眸看她,眼神中已帶了殺意:“我也想看一看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那為何你還冇看到我們究竟想做什麼,便急於拆穿我呢?是因為擔心她嗎?”

花遲聞言不語。

聞人仙輕輕的笑了起來:“花遲?從未聽過這個名字呢,讓我來猜猜,你為何不拆穿我呢?是因為,你的本名並不叫花遲,你害怕在拆穿我的同時也拆穿了你自己是嗎?我很好奇,你的本名到底叫什麼?你處心積慮的呆在那位白姑娘身邊,又是為了什麼?莫非,你既想要沈家的東西又想要她?”

花遲把玩著自己手中的針,開口道:“我之所以拆穿你,是因為我突然想到,若是抓了你這個冥界的法王去交換沈行雲,是不是會比我們這樣被你們牽著鼻子走省事多了呢?”

話落,他的手一揚,手中的銀針脫手飛出,如一道流光,射向了端坐於馬上的聞人仙。

銀針一射出,半空中的雪彷彿都被它所牽引,雪花流動如長河,四麵八方追隨著那銀針朝聞人仙湧去。

隻聽得輕輕的“嘭”的一聲,銀針帶著一連串的雪穿過了聞人仙的身體,然而,冇有流血,冇有慘叫,聞人仙還是好端端的坐在馬背上,嘴角甚至還帶著那一抹淺淺的微笑。

然後,她像是被突然被打碎了,從她的心臟部位開始,如一朵完整的花被狂風吹散,又被風捲著不知去向了何方。

她就那樣消失於空氣之中。

無數的雪花從她消失的地方緩緩飛起,俏皮的與風共舞,顯得格外纖美又格外詭異。

那些雪花像是有靈性一般,時而形成一隻翩翩起舞的蝶,時而又像一個俏皮可愛的女子,不一會兒又變成了聞人仙的模樣,雪人聞人仙緩緩的自半空中落下,玉足輕輕的踩在雪地上,一步步緩緩的朝花遲走去。

她的聲音帶著一種說不出的輕靈魅惑:“花大哥,仙兒可不是那麼好抓的。”

花遲看著那雪人聞人仙,皺眉道:“雪魄陣?”

“是呀,雪魄高潔,世人皆歎風魂雪魄難招,可於仙兒來講,眼下最讓仙兒感興趣的卻是花大哥的魂魄,不知花大哥的魂魄又是什麼樣的呢?”

說罷,雪人聞人仙又輕輕的笑了起來:“花大哥,你問仙兒喜不喜歡雪,不知你喜不喜歡呢,都說雪是這世界上最純淨的東西,可以滌儘這世間所有不潔之物,仙兒看你,心中也是藏了許多汙垢,不如讓仙兒來為你清理一番。”

花遲淺笑著,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甚至還理了理自己的衣襟,似乎並未將這雪魄陣放在眼裡,一邊整理衣衫一邊道:“我倒是小瞧你了,原來你竟是一個幻術師,不過,想看我的魂魄,你還不夠資格。”

“是嗎,那我們不妨一起看看。”雪人聞人仙俏皮的衝他眨了眨眼睛,瞬間霧化,消失不見。

四散的雪被風吹得狂肆亂舞,柔軟的雪花化作了一道道利劍,劍如洪流一般,鋪天蓋地湧來,向花遲頭上壓去。

“雕蟲小技!”

花遲冷哼一聲,隻手一抬,一道真氣霍然從他指尖射出,隻見他隨手一劃,那道真氣便把那股劍流破開,然後他的指尖一繞,那道真氣一分為二,卷著那劍流分散至四方。

聞人仙的聲音又從虛空中傳來。

“花大哥,你彆急,遊戲纔剛剛開始。”

花遲站在雪地中,舉目四顧,突然發現自己周圍的場景亦在不停的變換,有時是煙林寒樹,古木老泉,有時又是深山蕭寺,空翠風煙。

他像是在一個極度空茫的空間中行走,那是一條永無止境的路,萬裡江山,隻有他一人。

一麵鏡子緩緩的從虛空中飛出,停留在花遲的麵前,那是一麵古樸的青銅鏡,落在花遲麵前的時候,它輕輕的一抖,頓時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圍繞著花遲旋轉起來。

花遲冷眼看了那鏡子一眼,隻一眼,一向淡定自若的臉色一變,那鏡子裡竟出現了一個小女孩的模樣,一個笑得像小仙女一般的四五歲的小姑娘。

那笑容實在是可愛極了,他幾乎是下意識的伸手便去抓那麵鏡子。

誰知,那青銅鏡幽幽一晃,出現在了離他十尺遠的地方。

花遲抓了一個空,再看去時,那鏡子裡又突然出現了一個少女,也是淺笑吟吟的看著他。

這時,聞人仙的聲音又響了起來:“花大哥,鏡子映照的是人心,這麵鏡子名叫聆心鏡,它能照出你內心最重要之人,可仙兒看你,心中卻是有兩個影子,她們看似相同卻有不同,不知這兩個人影對你而言,哪一個更深呢?”

花遲聞言,像是被觸了逆鱗,一股無言的恐慌頓時湧上了他的心頭,他的眼眸一冷,冷聲道:“你的話太多了。”

聆心鏡帶著鏡中那淺笑著的少女又朝他飛了過來。

那少女一邊笑著一邊朝他伸出了纖纖玉手。

花遲隻覺得心神皆被一攝,不由自主的抬起了手。

這時,聆心鏡一變,鏡子的邊緣在飛旋中變得如刀鋒一般薄利。

眼看著花遲的手就要牽上鏡中少女的手,他的手突然一縮,按上了手中的劍柄。

隻聞得“錚”的一聲劍鳴聲響起,一道湛藍的光頓時亮徹天際,如碧海潮生,滄浪翻湧。

這天地間至寒之劍終於出鞘。

凔淩劍出鞘的那一刹那,像是吸收了四周所有的冷氣,方圓數十裡的白雪瞬間變成了一塊塊冰晶。

花遲執劍在手,一劍劈向了那麵聆心鏡。

這是凔淩劍第一次出世。

自從他學會幻天四意訣之後,他早已領悟到何為劍即是我,我即是劍,所以他已經許久未曾用劍了,最近這兩年,值得他再出劍的人並不多,或許,世人早已忘了何為幻天四意。

一劍傷春,一劍斷水,一劍斬世,一劍裂天!

隻聽得“噗”的一聲,隻見藍光一凝,化作一道細細的藍線,藍線宣泄而出,周遭的冰淩紛紛碎裂,又是鐺的一聲,那聆心鏡便已碎成兩半,落在地上。

不止聆心鏡,就連雪魄陣也瞬間消失不見,毀於這一劍之下。

雪魄陣一破,聞人仙便暴露了出來,可那一劍的劍氣還在暴漲,一路勢不可擋的朝她而去,眼看著聞人仙就要喪身於那一劍之下。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泛著白光的圓環突然從半空中飛出,狠狠的撞了過來,抵消了那道劍氣。

圓環在半空中兀自轉著圈,一道清冷聖潔而又毫無感情的聲音響起。

“一個大男人如此欺負一個姑娘,有失風度,她究竟做錯了什麼,你要下這樣的死手。”

花遲抬頭看去,隻見一個女子站在樹上,冷冷的看著他,然後她的手一伸,那個泛著白光的圓環緩緩的飛回了她的手中,自動套在了她的手腕上,變成了一個九連環手鐲的模樣。

那是一個年約十七八歲的少女,白衣勝雪,一頭烏髮披散在身後,隻飾以一支簡單的銀簪和一條白色的髮帶,可越是如此,便越襯得她超凡脫俗,不食人間煙火。

她的臉上蒙著麵紗,雙目似一泓清水,清澈純潔,讓人不敢褻瀆,尤其是在這白雪琉璃的世界裡,更是顯得她有一種出塵的氣質。

可是,那雙眼睛為何會那麼熟悉,熟悉得就像剛剛纔與他分開。

那雙眼睛,不是應該屬於另外一個人嗎?

花遲心中一動,脫口而出道:“你是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