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六十四章:林中迷霧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六十四章:林中迷霧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樹上的白衣女子也定定的看著他,清冷的眸子中出現了一絲淡淡的疑惑。

那雙驕矜冷傲的眼睛,怎會似曾相識,明明隻是第一次見麵,為什麼就像早已認識了許多年。

她問道:“你又是誰?”

林中有風吹過,掀起了她麵紗的一角,半張傾國傾城的容顏就那樣露了出來。

花遲全身劇烈一顫,眼中的難以置信越堆越高,他幾乎是下意識的說了一句:“是你?”

說罷,他微微抬手,指力一凝,一道真氣從他指尖射出,直朝著那白衣女子蒙麵的麵紗而去,勢要將那麵紗擊落。

那白衣女子眸子一緊,隨手一揮,將那道指力化解,不悅道:“你這人好生無禮。”

花遲向前走了一步,又問道:“你到底是誰?”

那白衣女子還未說話,這時,她右側的樹梢輕輕晃動了一下,輕得就像是一片落葉墜了下來,剛好碰著了樹枝,花遲微微轉動了一下視線,又一個白衣蒙麵的身影落在了那白衣女子身邊,那是一個輕功絕頂的人。

那人一落在那白衣女子身邊,隻是冷淡的瞥了一眼花遲,便將視線轉回了那女子身上,彷彿她的眼中隻看得見她,口中冷淡道:“閒事少理。”

那是一個聽起來有些蒼老的聲音。

那白衣女子點了點頭,手一伸,一條白練從她袖中飛出,淩空擲至,來勢勁快無比,迅速的纏上了聞人仙的腰,手上微微一用力,聞人仙整個便被拉飛至那白衣女子身邊。

“這位公子,得饒人處且饒人,這個姑娘我先帶走了,你戾氣太重,望你好自為之。”

說罷,她便拉著聞人仙,轉身如仙人一般飛身離去。

花遲望著那遠去的身影,並冇有追上去,心緒卻是洶湧澎湃,久久不能平靜。

那個人到底是誰?為何……

茫茫人海中,真的會有如此相似的人嗎?

濃密的樹林,滿滿的全是瘴氣,踩在沙沙的落葉上,五米之外全是白茫茫的一片,什麼都看不清,淩汐池拉著沈桑辰深一步淺一步的走在林子裡,樹林裡靜謐無邊,除了她們踩在落葉上的聲音和若有似無的呼吸聲,其餘的竟連半點聲音都冇有了,可是直覺告訴她,這山林裡絕對不尋常。

兩人一連趕了幾天路,都冇追到震雷鏢局的人,一路打聽,沿途的人也冇見到過震雷鏢局的鏢車,淩汐池心中焦急,卻也無可奈何,既然是秘鏢,那運鏢的人定是聰明無比,懂得掩人耳目,人海茫茫的,要將一個見都冇見過的人找出來著實不易,好在功夫不負有心人,昨日落日時分,終於有人說看到震雷鏢局的人進了這片樹林。

小心的踩著步子,淩汐池左右四顧,感覺到沈桑辰因為緊張連呼吸都有些急了,當下活躍氣氛笑道:“桑辰,怕嗎?”

沈桑辰的心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臉上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嘴上卻是逞強道:“不怕。”

淩汐池拍了拍他的頭,讚揚道:“不錯,看來是個小男子漢。”

沈桑辰不滿道:“你能不能不要老是打我的頭,你明明看起來也不大。”

淩汐池道:“你今年十二歲吧,我十七歲了,可是整整比你大了五歲的。”

沈桑辰看了她一眼,似乎想說什麼,動了動嘴唇,卻是什麼也冇說出來,呼了一口氣,埋頭道:“汐姐姐,我們為何要與花遲哥哥和仙兒姐姐分開?”

淩汐池扭頭看著他:“怎麼,你想和他們在一起嗎?”

沈桑辰搖了搖頭:“我隻是覺得仙兒姐姐那麼可憐,我怕花遲哥哥路上欺負她。”

“哈,可憐……”淩汐池拍了拍他的頭,笑道:“誰可憐都輪不上她可憐。”

沈桑辰霍然抬頭看她,眼中堆滿了不解:“汐姐姐,你這話什麼意思?”

淩汐池漫不經心道:“因為她壓根就不是豐九遊的女兒。”

沈桑辰的步子驟然停了下來,驚聲道:“你怎麼知道?”

淩汐池望著他,叉著腰一副成熟老練的模樣:“很簡單啊,太多的巧合疊在一起那就不是巧合了,你想想,為什麼我們剛知道鐵線龍蜒是九瓏閣的,九瓏閣便被滅門,九瓏閣那麼多人都死了,為何單單就她冇死,還偏偏讓我們給救了,又為何震雷鏢局早已接了鏢,卻得等到我們快到安都了才運出去,還特意分成兩個方向走,因為呀,她們就是給我們挖了一個坑,等著我們跳呢,不過呢,最重要的一點是,我帶著那個仙兒去換了衣服,九瓏閣門人雖不少,可大小姐的閨房卻隻有一個,我特意找了一件看起來最新的衣服給她換上,哈,果然不是她的尺寸。”

看著她一臉洋洋得意,沈桑辰想了想,似乎纔將她所說的話理順,又問道:“那你既然知道她不是豐閣主的女兒,你為什麼不拆穿她,還要將她帶回來呢?”

淩汐池又伸手敲了敲他的頭:“笨小子,敵在明處總比在暗處好吧,她費儘心機的要打入我們內部,成全她又何妨。”

“啊!”沈桑辰慘叫一聲,連忙捂住自己的頭,不滿道:“我說了,你能不能彆老打我的頭。”

說罷,又咕嚨道:“那你還讓花遲哥哥跟她走?”

然後,又是一聲驚呼,險些跳了起來,一臉焦急道:“那她和現在花遲哥哥在一起,花遲哥哥豈不是很危險。”

淩汐池無語的看了他一眼,抱著手道:“桑辰,你現在可是跟著我的,你能不能稍微聰明一點,不丟我的人啊,你花遲哥哥會有危險?嗬嗬,他纔是那個危險好吧,那仙兒和他呆在一起,你該擔心是仙兒,最好為她祈福一下,彆被花遲吃得連骨頭都不剩。”

沈桑辰一臉認真的看著她,強調道:“花遲哥哥是好人。”

淩汐池摸了摸他的頭,笑道:“小朋友,聽我說,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什麼呢?那就是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

沈桑辰急道:“我相信你!”

那斬釘截鐵的話語以及那種莫名其妙的信任讓淩汐池的心中一熱。

她道:“相信我就對了,但你那花遲哥哥卻不一樣,他也許是個好人,可他安的不一定是好心,你彆忘了我們身上有什麼,你有冇有想過,你爹為何將他逐出師門,又為何要寫信給他,是不是你爹預知到了什麼,雖然我不知道是為什麼,但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你那花遲哥哥也許更不好對付,實話告訴你吧,我早就想甩掉他了。”

沈桑辰歪著小腦瓜子想了想,臉色是變了又變,心中也逐漸升起了許多的謎團。

可他到底是個孩子,遭逢钜變,自然更希望身邊的人是以誠待他,現在告訴他,他的師兄或許是有目的的靠近他,心中又怎麼不難過,他埋著頭,聲音中充滿著失落:“我還是相信花遲哥哥,因為他……汐姐姐,那麼多人想要我們家的東西,就憑我們兩個人能找到我爹嗎?”

事到如今,他還是願意相信彆人,果然是個心思恪純的孩子,一股憐愛從心頭升起,淩汐池安慰他道:“傻孩子,我們一定會找到你爹的,就算我們不去找他們,他們也會來找我們的,因為你在我身邊,他們要的是你,不是花遲呀,所以我們就順藤摸瓜好了,哪怕最終是龍潭虎穴,我也會帶著你去闖的。”

沈桑辰驟然抬頭看她,眼眶微微發紅。

淩汐池連忙伸手止住他,嚴肅道:“不許哭。”

沈桑辰含著淚花點了點頭,又道:“汐姐姐,那我們是不是很會危險?”

淩汐池笑了笑,冇有說話。

沈桑辰的目光落在她背上的劍匣上,終於將心中壓了許久的疑惑問了出來:“汐姐姐,這麼多天了,為什麼我從未見你的劍?”

淩汐池伸手彈了彈他的頭,語氣詼諧道:“這個嘛,行走江湖,總要留有殺手鐧的,既然是殺手鐧,怎麼能隨便露給彆人看呢?好了,不說這個了,你先把花遲是怎麼到你家拜師的,拜師後又做了些什麼再與我仔細說一遍。”

沈桑辰點了點頭,便走便將自己所知道的說了出來。

走著走著,一棵歪脖子樹出現在了兩人的麵前。

淩汐池定定的看了看那棵樹,一把拉過了沈桑辰,疑惑道:“桑辰,我們剛纔是不是見過這棵樹?”

沈桑辰順著她的視線看去,抓了抓頭,道:“好像是的。”

林中的瘴氣似乎越來越濃了,慢慢朝她周圍一米的地方聚攏。

淩汐池皺著眉頭道:“這林中的霧好像也越來越重了,我怎麼感覺我們在原地打轉呢?”

沈桑辰捏著下巴想了想,四下看了一眼,又走到那棵歪脖子樹旁看了看,看清楚那樹後的幾塊堆砌起來的石頭陣後,恍然大悟道:“我知道了,這林中布有陣法,還是最簡單的迷霧陣,走入這陣中,便會使人迷失方向,再也走不出去啦。”

看著沈桑辰一臉輕鬆的模樣,淩汐池問道:“你能破嗎?”

沈桑辰點了點頭,走過去將那幾個石堆踹倒在地,笑道:“自然能破了,這是最簡單的陣法,剛好這裡便有陣眼。”

眼看那石堆一倒,周遭的白霧像潮水一般褪去,眼前的路清晰明朗起來。

淩汐池不由得向沈桑辰豎起了大拇指,不愧是沈家的人。

剛想表揚一下沈桑辰,忽的,她隻覺腳踝一緊,左腳被一股力量拉出,身子一斜,整個人便被倒掛在了一棵大樹上,一陣清脆的鈴鐺聲驟然響起,傳出開外,沈桑辰驚叫一聲,就要來拉她。

淩汐池示意他不要驚慌,凝聚指力往腳上的麻繩一拂,麻繩應聲而斷,正要落地時,隻聽噹噹噹數聲,地麵竟冒出了一排排鋒利的大約三尺左右的劍刃,在霧氣中閃著森寒的光,淩汐池大驚失色,連忙提氣,身體在空中翻轉了幾下,手一揮,將自身的內力提升出來,一掌催向地麵上的那些尖刀,眼看氣勁波及之處,那些尖刀全部折斷飛出,釘在了大樹上之後,她才放心的落地,警惕的望向四周。

她剛一落地,耳邊就傳來“嘩嘩”兩聲巨響,頓時林中塵土飛揚,像是有什麼東西破土而出,兩道劇烈的風聲從她左右刮來,她定睛一看,隻見在她左右各飛來了兩塊巨大的鐵板,鐵板飛出來的瞬間,上麵瞬間彈出了密密麻麻的尖刀。

淩汐池暗叫不好,要是被這兩塊東西夾在中間,鐵定變成了一塊千瘡百孔的肉餅,連忙沖天而起,飄身而進,手中一揚,強橫的內勁蔓延而出,那兩塊鐵板還冇有近她的身,便被擊成了無數快,失去重力,掉在地上。

她隨手拈住一片受內力催動的樹葉,舉目四顧,這時,樹林深處傳來了一聲輕叱:“是誰,活得不耐煩了嗎?竟敢擅闖我們淩雲十八寨。”

話落之時,一道鞭風破空而來,淩厲的朝她捲了過來,淩汐池目光一抬,往後輕輕一翻,順著那靈巧的鞭子一旋,不費吹之力便將鞭子緊緊的抓於手中,右手一揚,將那片樹葉打出,左手微微一用力,將那鞭子往臂上一纏,用力一扯。

“啊!”一聲清脆的尖叫聲響起,下一秒,一個身材妙曼的女孩便跌在了她的麵前。

淩汐池打量著她,隻見那女孩差不多和靈歌一般大,外著一件火紅色的狐裘小外套,內著一件白色的衣裙,一雙馬靴直及膝處,勾勒出纖細美好的腿型,兩條大辮子垂至胸前,深褐色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她,眉宇間的高傲和靈歌如出一轍,少了靈歌的清冷高潔,卻多出了一種不羈灑脫的飛揚氣質,小巧的鼻子微微皺著,不滿的情緒全部都洋溢了出來,凜冽的眼神彷彿在警告著彆人,寫著禁止接近幾個字。

“哼,你這個色狼,盯著本姑娘看什麼看,你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來當彈珠玩,我堂堂淩雲寨的少寨主,豈是你這個臭男人可以看的。”

高傲的語氣,不可一世的態度,淩汐池終於反應過來,此時自己是做的男裝打扮,那女孩口中的色狼便是她了。

看著那女孩氣得通紅的小臉,她不由得玩心大起,目光順著她的全身掃了一眼,故意做出一副輕佻的表情:“嘖嘖嘖,真標緻,不如搶回家當老婆算了。”

“你說什麼?”那姑娘眉頭一挑,怒道:“大膽,你這個色狼,本寨主是你能娶的嗎?”

淩汐池笑道:“姑娘這麼美,難道已經嫁人了嗎?”

“胡說!”那姑娘傲慢的瞪了她一眼,語氣中難掩驕矜之意:“你們這些臭男人,怎麼配得上我唐漸依。”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