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六十五章:淩雲十八寨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六十五章:淩雲十八寨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做恍然大悟狀:“哦,原來姑娘還未嫁啊,那正好,男未婚,女未嫁,不如我倆湊合著做一對吧。”

而後,她像是突然反應過來什麼,疑聲道:“你剛纔說這裡是淩雲十八寨?”

我靠,不是吧,竟然將她引到這土匪窩裡來了。

淩汐池蹙眉深思,她來此一年多了,自然知道這亂世之中,草莽流寇不在少數,其中不乏占山為王的,可要說形成規模並且惡名遠揚的,就不得不說這淩雲十八寨了。

話說這淩雲十八寨位於安都城和風幽城之間,東離風幽百餘公裡,北距安都六十餘公裡,此間有一座峰名喚淩雲峰,因此山林茂境仙,山勢險峻,峭壁若屏,是一處易守難攻的好地方,大約在十多年前,有一夥人被追殺至此,便占據此處落草為寇,號稱淩雲十八寨,專搶官府,雖不至於燒殺擄掠無惡不作,但名聲也是極其不好的,附近幾縣的老百姓更是談淩雲色變。

可據她所知,這淩雲十八寨向來多與官府作對,很少主動招惹江湖門派,為何這震雷鏢局的鏢居然會運到了這裡,他們與沈家又有何關係?

見她陷入沉思,唐漸依傲慢的看了她一眼,口中道:“正是,怕了吧,晚了!”

淩汐池打量著唐漸依,原來這個人就是淩雲十八寨的少寨主,那個並列武林四大奇女子之一的唐漸依,怪不得這般的心高氣傲了。

她臉上露出一笑:“見到這般貌美的美人兒,開心都來不及,又怎會害怕呢?”

看著她張揚放肆的笑,唐漸依一怒,迅速欺身向前,一巴掌就朝她扇了過來。

淩汐池連忙仰身一躲,一個淩空後轉,手中鞭子用力一帶,以她如今的功力,江湖上能受得住她這全力一拉的少之又少,眼看唐漸依腳下一個踉蹌就要摔倒,她連忙用手托住她的腰,帶著曖昧的口吻道:“美人兒,脾氣不要那麼壞,日後冇人敢娶的,還是我先把你領回家吧。”

唐漸依倒在她的臂彎裡,臉一紅,幾乎是觸電般的甩開她的手,又氣又怒又羞澀:“大膽,你……你這個登徒子,無恥,下流!”

淩汐池抬起一根手指擺了擺:“非也,非也,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這麼美,在下這也是正常反應而已。”

說罷,她還用手抬起了唐漸依的下巴,做出一副輕佻的模樣,唐漸依呸了一聲,正要打開她的手,卻見淩汐池的手一繞,迅速的封住了她的幾處大穴。

“你要乾什麼?”唐漸依一驚,眼中的高傲退去,慢慢的升起了一絲驚懼。

淩汐池做出一副我要做什麼你還不知道嗎的表情,順手捏了捏唐漸依的臉蛋:“我不乾什麼呀,隻是這裡既然是淩雲十八寨的地盤,我想向唐姑娘打聽一個訊息,昨日有冇有什麼人到你們淩雲十八寨,或者有冇有什麼人經過?”

唐漸依臉色惶然一變,把頭往旁邊一側,簡潔明瞭的吐出了兩個字:“冇有。”

那麼便是有了,看來震雷鏢局這趟鏢的目的地便是淩雲十八寨,淩汐池看了沈桑辰一眼,嚴肅道:“桑辰,你先轉過身去。”

沈桑辰不明所以,卻也乖乖的背過身去,直覺告訴他,麵前這個人接下來要乾的事絕不是什麼好事。

眼見沈桑辰已經轉過身去,淩汐池對上了唐漸依一雙充滿疑惑的眼睛,笑道:“你不說也可以,你要是不說,我就脫你一件衣服,直到你肯說了為止。”

說罷,她還用手挑了挑唐漸依的小外套,笑得越加的不懷好意:“美人兒,好像你也冇有穿多少衣服。”

“你敢!”唐漸依深褐色的眼睛凝成了憤怒,卻還是不肯屈服。

淩汐池湊近她的臉:“對著像你這樣的美人,我有什麼不敢的呢?告訴我,震雷鏢局的人在哪裡?”

“哼!”唐漸依冷哼一聲,臉上呈現出一派堅毅剛強之色,大有寧死不屈之意。

淩汐池說做邊做,毫不含糊,順手便將她身上那件紅色的小外套脫了下來,挑到她的麵前,一臉欠揍的表情:“美人,這可是第一件哦,你無所謂的話那我就更無所謂了。”

看著她指尖的衣服,唐漸依憤怒的眼神凝聚成了害怕,怒道:“你這個流氓!”

淩汐池點了點頭,算是承認:“你說的倒也是。”

唐漸依怒視著她,眼底雖然有害怕,但卻依舊冇有鬆動,倒是一個性子倔強的姑娘,隻不過,這唐漸依鐵了心的不說,她總不能直接動手逼問吧,想來想去,還是這個法子比較適合,於是她順手解開了唐漸依的腰帶,手一挑,又將她的一件衣服脫了下來,故意打了一個寒顫:“這天真的好冷啊,你不冷嗎?”

唐漸依乾脆閉上了眼睛,做出一副眼不見心不煩的模樣,淩汐池抓了抓頭,忍不住道:“你可想清楚了,你現在身上的衣服已經不多了。”

“哼!”唐漸依冷哼一聲:“見過如何,冇見過又如何,我偏不告訴你,你有本事就殺了我,囉囉嗦嗦的算什麼英雄好漢。”

淩汐池伸手搭上唐漸依的肩膀,在她耳旁道:“若是你真的不怕,那我就真的將你脫完了,隻不過要是被過路的人看到美人你的……”

唐漸依忽然睜開眼睛,眼神裡蘊滿了憤怒:“你這個流氓,你要……”

淩汐池順手挑動了一下她那件薄薄的裡衣,抖了抖手上那一大堆的衣服,朝她揚了揚:“我要怎樣做,就全看美人你自己的態度了,最後一遍……”

話還冇說完,唐漸依就楚楚可憐的打斷她的話:“好,我告訴你,你不要再脫了,但是,在我回答你的問題之前,你先得回答我一個問題,你為什麼要打聽震雷鏢局的鏢,這趟鏢和你有什麼關係?”

淩汐池並不做隱瞞,向唐漸依抱了一拳道,道:“因為震雷鏢局這趟鏢很有可能和雪沁沈家的滅門血案有關,那個孩子便是沈堡主的孩子,此事對我們很重要,還請唐姑娘告知,沈行雲是不是在你們手裡?”

沈桑辰聞言全身一抖,很想立即轉過身來向唐漸依求證,哪怕是跪下來相求也沒關係,但一想到唐漸依被人脫了衣服,想到平時非禮勿視的教導,又生生的製止了這個想法,隻是握緊了拳頭,臉上已出現急切之色。

唐漸依的目光在淩汐池和沈桑辰背影之間轉了一轉,疑道:“你說那小孩是沈行雲的兒子,這話可是真的?”

淩汐池道:“千真萬確。”

唐漸依沉吟了一下,道:“既然如此,我便告訴你好了,我們確實抓到了一個鬼鬼祟祟的人,那人自稱是震雷鏢局的鏢師,此人現在正在我們寨子裡,你想見他的話,不知有冇有這個膽量跟我上山一趟,隻不過有一點我要告訴你,我們冇見過沈行雲。”

淩汐池嘿嘿一笑,順手捏了一下她的臉,胡亂將唐漸依的衣服給她套好,笑道:“那就多謝美人了。”

淩汐池押著唐漸依沿著山路上山,重重的機關看得她眼花繚亂,基本上路邊的草叢,山間的懸崖,高大的樹木,能利用的全部都被設下了機關,她不由得在心中暗自慶幸,幸好是遇上了唐漸依,要是自己這樣不怕死的亂闖,想上這淩雲寨也是不容易的。

唐漸依倒也乖,一路上並冇有給她耍花招,知道哪裡有機關,還替她主動隱去,沿途過了一個寬敞的人工湖,又走過幾段陡峭的山路,繞過了幾個哨崗之後,終於一道石砌寨牆遠遠出現在眼前,連綿起伏、盤曲蜿蜒的隱藏在茂密的山林中,一堵石砌寨門高高立起,足足有十來米高,上麵龍飛鳳舞的刻了淩雲十八寨幾個大字,看起來倒是蒼樸遒勁,頗有風骨,看來是出自大師的手筆。

淩汐池一直以為淩雲寨隻是一個普通的山寨,現在一看,這淩雲寨的規模如此龐大,連哨寨、烽火台都不隻一兩個,再看那綿延數裡的寨牆,隻怕這淩雲十八寨絕不像外界所傳的那麼簡單。

淩汐池不解的看向身邊的唐漸依:“喂,不是淩雲十八寨嗎?怎麼隻有一座?”

唐漸依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土包子,叫淩雲十八寨就一定要有十八座寨子嗎?淩雲十八寨的意思是一共有十八位寨主。”

“咦。”淩汐池拍手笑道:“那美人是第幾位呢?”

“我不是,哼,我待會兒叫我的十八位叔叔嬸嬸好好修理你。”

“修理我?我還以為美人你會殺了我?”

看著她一臉壞笑,唐漸依罵了一聲:“臭男人”,便扭過頭去不再看她。

“不臭啊,”淩汐池四下聞了一下,將她的頭扳了過來:“你聞一聞,還很香呢。”

沈桑辰頓時翻了翻白眼,一副不忍直視的表情。

看著她認真的表情,唐漸依突然之間大罵起來:“你這個混賬。”

“噓。”淩汐池連忙捂住她的嘴,將她的身子拉矮下來,將臉湊近了唐漸依的臉:“喂,你們淩雲寨也太自信了吧,設了這麼多個哨崗,怎麼連一個放哨的都冇有,莫非這個哨崗都是設著玩玩的?”

唐漸依臉一紅,埋下頭道:“因為今天我孃的生辰,所有的兄弟都為我娘慶生去了。”

“生辰?”淩汐池恍然大悟的笑了起來:“原來今天是嶽母大人的生辰啊,看來我來得正是時候。”

唐漸依的臉越紅了,呸了一聲道:“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誰是你的嶽母大人,憑你也配嗎?你少往自己的臉上貼金,你也不……也不……拿鏡子照照,你……什麼模樣。”

“什麼樣啊?”淩汐池湊近她的臉:“是不是風流瀟灑,玉樹臨風啊。”

“真不要臉!”唐漸依低罵一聲,撇過頭去。

淩汐池伸手將她拉了起來,一陣風似的朝淩雲寨衝去:“走了,看嶽母大人去了。”

此時,淩雲寨裡正是笙簫鼓樂,推杯換盞,一派其樂融融,大紅的壽字燈籠掛滿了一條街,大大小小的流水席擺成了長龍,桌上無一不擺放了整隻的雞,整隻的鴨,整條的魚,大塊大塊的肉,和一隻隻烤得金黃的乳豬,一大群虯髯大漢圍在桌子的四周,敞開衣襟,就著大瓷碗正在喝酒猜拳,喝得醉了的,便在周圍的空地上耍拳,摔跤,要不就是在旁邊擲骰子賭錢,其間還夾雜著小孩間的追逐嬉戲,大人之間的高談闊論,呈現出一片無比祥和的氣氛。

淩汐池有些愣住了,看著麵前那一排排整齊的房舍,以及所有人臉上都掛著的那種安適愉快,自得其樂的神情,此時的淩雲寨非但不像外間所傳一般皆是一幫殺人不眨眼的凶惡之徒,反倒是這裡的人看起來都那般的質樸自然,這裡冇有刀光劍影,冇有血腥殘殺,甚至連一點吵吵嚷嚷的聲音都聽不到,人與人之間看起來那麼平和,那麼誠懇。

見她和唐漸依走在一起,幾乎所有人都上前來打招呼:“少寨主回來了,寨主夫人在家等著您呢,您還不快去給她磕個頭。”

“少寨主,您跑哪裡去了,剛在蔣先生還在到處找您呢。”

“少寨主,今天是寨主夫人的生辰,我們也冇有什麼貴重的禮物孝敬她,恰巧前兩天打到了一隻狐狸,孩她娘做了一件狐皮領子的大衣,寨主夫人不嫌棄的話就收下吧!”

唐漸依笑嘻嘻的收過那大叔手裡的狐皮大衣,笑道:“謝謝牛叔,牛嬸嬸的手工活最好了,我娘一定會喜歡的。”

牛叔這才注意到了唐漸依身邊的兩人,疑惑道:“少寨主,這兩位是?”

唐漸依看了淩汐池一眼,道:“他們是來給我娘祝壽的,好了,牛叔,你去喝酒吧,我回去看看我娘。”

唐漸依一路領著淩汐池和沈桑辰來到了一座類似於練武場的地方,剛到大門口,便聽見了裡麵傳來的高談闊論、杯盞相碰、喝酒猜拳的聲音,不用看,便讓人知道裡麵的場景是怎樣的熱鬨。

淩汐池隨著唐漸依走了進去,裡麵自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隨興所至,任意而行的逍遙場景,看到唐漸依走了進來,所有人都朝唐漸依舉起了酒碗,道:“喲,少寨主回來了,來來來,喝酒!”

唐漸依看了他們一眼,又看了淩汐池一眼,道:“眼下先不急著喝酒,還記得今天早上我娘處置那個小賊的時候對大家說的話嗎?”

其中一人道:“那哪能忘呢?寨主夫人說了,若是有人冒充沈家之人上山,立刻殺了去喂狗,難道……少寨主小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