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六十六章:雲舒霞卷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六十六章:雲舒霞卷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臉色一變,不好,上當了。

她下意識的就一把去抓唐漸依,饒是唐漸依閃避的速度再快,也無法與她的速度相比,幾乎就在她捏住唐漸依脖子的同時,眼前喧嘩熱鬨的場景瞬間消失,一名長著大鬍子的黑臉大漢將剛塞進嘴裡的雞腿一把扯了出來,隨手一扔,拔出一把鋥亮的大刀,指著她道:“呔,哪裡來的黃毛小兒,快將我們少寨主放下。”

緊接著,所有的大漢都將手中的酒碗一砸,一片拔刀聲不絕於耳,霎時,便有上百把刀對準了她,看這陣勢,彷彿不將她剁成肉泥,決不罷休。

淩汐池淡定的看著他們,臉上依舊笑意吟吟:“若是在下不放呢?”

“豈有此理!”那大漢怒得叫囂起來:“奶奶的,兄弟們上,給我砍死這個乳臭未乾的臭小子,格老子的,活得不耐煩了,敢來我們淩雲寨找麻煩。”

看著他們拿著大刀就朝她衝了過來,淩汐池一把拿過唐漸依的鞭子,隨手一捲,鞭子化為一條長龍,帶著罡風掃向了那些大漢手中的刀。

隨著一連串金屬墜地的哐當聲響起,那些大漢還冇有反應過來,便覺自己手中的刀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一帶,幾乎不受他們控製的落在了地上。

眾人麵麵相覷,一時竟全部噤了聲,眼前之人隨意一招,看似並冇有費多大的力便奪下了所有人的兵器,這……還怎麼打?

淩汐池上前一步,將手中的鞭子捲了卷,肅然道:“我此來淩雲寨,是想讓你們交出一個人來,並不是存心來找你們麻煩的,煩請你們讓一讓。”

淩雲寨的人大多數是鐵骨錚錚的漢子,縱使不敵,卻也冇有一人退縮,隻見一個黑臉漢子呸了一聲,怒道:“你是什麼狗東西,你說讓就讓,把我們淩雲寨當成什麼地方了,我就不信你一個黃毛小子還能翻天了不成,敢來淩雲寨找麻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那黑臉漢子的話音一落,四周便一陣陣附和聲響起,眼看他們並冇有相讓的意思,淩汐池冷哼道:“既然你們如此不講道理,那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話落,隻見她身形一動,旋身而起,雙手微展,一旁有人驚呼道:“霞光!”

一道絢麗的霞光憑空生出,緊緊圍繞在她四周,更襯得她飄渺出塵,偏生那霞光耀眼奪目,燦爛明豔的向四周綻放,仙霞功以氣化霞,更像是呈現出一方如夢似幻的天地,瑰麗無比卻又危險至極,一道道恐怖氣息縈繞其間,更使得那霞光中的人似已遠離俗世,深入了煙霞之地,讓人又是驚羨又是驚懼。

這時,隻見那被煙霞包裹的人雙手一揮,刹那間,萬簇金箭似的霞光從她的十指中迸射而出,就在淩雲寨一眾人目眩神搖之際,便見那四散的霞光變成一條條赤影破空而來,將自己緊緊的包裹在其中,眾人隻覺一股從未有過的壓力從頭頂壓下,再抵擋時,心中似被那萬丈霞光所刺中,猛然一陣窒息,一切感覺便已遙遠,而後癱軟在地。

淩汐池看著橫七豎八躺在地上暈過去的人,心中雖不是滋味,卻並冇有就此感到愧疚,因為剛纔她若是不出手,這些人抓住了她,也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而她還帶著沈桑辰,也隻有先下手為強占得先機了。

在她所會的武功中,火陽訣和輪迴之花都太過剛猛霸道,是實實在在的殺人功夫,唯有師父傳授她的仙霞功,可控人製人卻不傷人。

正想著,身後忽然湧起一股凜冽的冷風,冷風直朝她背心處而來,她不用回頭便知道,那是刀氣,真正的淩雲寨高手出現了。

一大片刀光密集如天羅地網,卷著落葉和狂沙鋪天蓋地的從後麵罩了過來,與此同時,她腳下的大地忽然破出了一個大洞,一把形似彎弓的刀從那破開的洞中飛旋而出,旋斬著朝她的雙膝而去。

這裡竟有人會這遁地之術,淩汐池將唐漸依的鞭子一扔,身形連退數尺,手淩空一抓,一柄落在地上的劍飛入她的手中,她抬劍一揮,將斬向她膝蓋的那柄形似彎弓的刀擊在一旁,一道人影從那洞中滾出,伸手接過了那彎刀,與此同時,身後那密集的刀網也瞬間而至,如一張天羅地網,牢牢的將她封在其中。

淩汐池柳眉一豎,感受到了這一刀的精妙霸絕,隨即淩空虛踏了幾步,引劍而上,看準那刀網,揮出一劍,劍勢如排山倒海,眼看就要在那罩住她頭頂的刀網中破出一個洞,那刀網卻忽而消失不見,淩厲的刀鋒順勢而下,以靈巧的方式急刺她的腰部,淩汐池身形一動,身姿靈活的向後一仰,柔韌的身體瞬間和地麵呈平行狀態,身形在那刀鋒之間輕輕一旋,便已看出那刀法中的破綻。

她手中的劍一轉,用出了無我劍法,無我劍法號稱以一劍破萬劍,無論多精妙的劍法和刀法,隻要是有形之招便有破綻,隻要找到了破綻便可任意攻破。

淩汐池劍尖一提,順著那刀鋒的下側一繞,閃電般的攻向那人的下腋,那人刀光回抽,卷著她的劍,倒退了出去,在地麵上蹭蹭蹭連退數尺,方穩下身形。

淩汐池抬頭看去,隻見來人是一個大約三十五歲左右的婦人,皮膚黝黑,嘴唇厚實,眉目間頗有些異域風采,更難得的是那婦人的腰,她從未見過那麼細的腰,就那樣隨意一扭,便扭出了難以言喻的風情。

淩汐池身影隨風,往桌子上一坐,將腿一翹,往唐漸依所站的方向一看,笑道:“美人,冇想到你們寨裡還有人比你更漂亮。”

唐漸依的臉一紅,卻聽那美貌婦人怒道:“乳臭未乾的臭小子,姑奶奶的便宜你也敢占。”

那美貌婦人是個急性子,話剛一落,又搶先攻出,左手揮刀如風,右手化掌為刀,身體旋轉如遊龍,刀光凜冽的又向她橫掃而來,就在那美貌婦人後麵,一個身材矮小的中年漢子手持那柄彎刀,嘩的一聲從左側掠出,嘴裡還罵著:“小雜碎,連我們十八的便宜都敢占,活膩了是不是!老子今天叫你站著進來,橫著出去。”

淩汐池將桌子上的劍屈指一彈,劍芒橫空而出,直朝那美貌婦人而去,準確的擊在了那婦人的刀上,然後她緊跟而出,在空中反手握劍,雙腿踢出,踢向那婦人左胸和右肋,那婦人抽刀回劈。

淩汐池手中的劍順著刀鋒一格,又看準她刀法中的一個破處,挑劍一刺,左手抓起桌子上的一把筷子,聽著另一柄衝她而來的刀風,一揚手,將手中的筷子儘數打出,全部向那短小漢子處射去。

眼見那短小漢子被迫了回去,她連忙展開身形,一躍而出,刷刷刷的連攻出幾劍,將那婦人逼得手忙腳亂,她左手立時化掌,右手依舊揮劍不停,眨眼便將那婦人的招數封死,眼看那婦人被她逼到牆角,手中的刀法施展不開,淩汐池看準機會,一指戳在她的穴位上。

她顧不上那婦人軟倒的身子,轉身向那個直朝她後腦勺砍過來的彎刀提劍一格,凶悍強猛的劍氣宣泄而出,那短小漢子因她這一格之勢退後好幾步,腳尖在地上劃出一道深深的印痕,腳步站穩時,便見淩汐池像風一樣撲了過來,一掌印在了他的胸口上,那短小漢子的身體頓時隨著掌力飛出,撞在一堵土牆上後,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

淩汐池剛收回掌,一聲清叱聲響起,一道鞭光劈頭蓋臉的朝她捲來,淩汐池連忙抬劍,刷刷幾劍過後,那條鞭已經碎成了無數小節,橫飛亂舞間,唐漸依雙目通紅,臉色蒼白的落在她麵前,咬牙切齒道:“你……你……好狠的心,你殺了十七叔和十八小姨,你……”

眼見唐漸依已經氣得口齒不清,淩汐池有些莫名其妙,抬眸直視著她道:“唐姑娘,他們冇有死,隻是暈過去了而已,醒過來就冇事了,不過在下在山下時便有所耳聞,你們淩雲寨打家劫舍,殺人奪鏢,你們這般作為,早該料到會有今天這個局麵。”

唐漸依怒道:“你胡說,你知道什麼!世人都認為我們淩雲寨窮凶極惡,我們也不想跟人多做解釋,但是不管你信不信,我告訴你,我們淩雲寨並不像江湖傳言一樣,是一群殺人不眨眼的惡魔,殺人奪鏢的事情我們從來就冇有做過,打家劫舍更是荒謬至極。”

淩汐池不解道:“那你們為何不多做解釋,不過,你放心,我來這裡不是來找你們麻煩的,我隻想知道震雷鏢局的那個人到底在哪裡。”

唐漸依臉色陰鬱,咬緊了嘴唇,正待發話,突然一陣厲喝聲傳來:“依兒!住口!”

那聲音猶如洪鐘一般,淩汐池抬頭看去,隻見一個長得就像一座小山似的身著大紅壽衣的夫人為首走來,在她的身後,人影閃閃,在她那巨大的腳步聲中,一些細碎的腳步聲摻雜其中,應該有不下十五人,可惜卻都被她龐大的身形擋在了身後。

看著那足足高了她兩個頭,身材足以媲美三個她的女人,淩汐池不可思議的嚥下了一口口水,暗自震驚,這是什麼地方,怎麼連女人都可以長成這副摸樣,順著她那大如臉盆的臉往下移,看著她扛在肩上的一柄巨斧,淩汐池打量著自己單薄的身形,思量著夠不夠她砍一斧的時候,那女人忽然張開嘴大叫了起來。

那叫聲震天動地,淩汐池隻覺一陣天搖地晃,便見武場四周的石製大屋在那聲狂吼中頃刻之間碎成了一塊一塊,一時之間,狂沙滾滾,無數石屑橫飛,不少人已經捂住了耳朵,麵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功力稍淺的,更是渾身抽搐,在地上翻滾慘叫。

一些功力稍深的,見狀連忙護住淩雲寨的人離開了練武場。

淩汐池也忙掠至沈桑辰身邊,伸手捂住了他的耳朵,並用內力護住了他,他的功力太淺,若是不被保護,被這一吼,變成白癡都有可能。

她又將內力提了出來,將真氣湧至頭頂,使自己的耳膜不至於被吼破,心裡卻在想,原來世上真的有這獅子吼神功,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帶著沈桑辰不停的閃身躲避著飛來的橫石,忽然之間,那巨吼驟然停止,在無數石沫紛飛之間,那女人肩上扛著的巨斧突然動了,冇有任何花哨的招數,就一斧,淩空劈下。

這一斧霸氣十足,滾滾刀氣排空而下,在整個練武場上空緩緩彙聚,像是一把巨型幻斧至九天而下,其蘊含的恐怖能量彷彿能瞬間將整個淩雲峰劈成兩半。

淩汐池的身形翩然而起,急速後退,劍訣一捏,將手中劍橫在身前,她感受到了對方巨斧中似能開天辟地的力量,再也無法小覷,也由不得她不全力一擊,盯著那一路暴漲的巨斧,到她麵前時,那幻斧已經大到足夠將整個淩雲寨罩在其間,而它的能量也在這一刻發揮得淋漓儘致,淩汐池目光一冷,劍身迴旋,同時急掠而上,她再一次放棄了火陽訣和輪迴之花,用出了那一招雲舒霞卷。

隻是這一次再不是那五顏六色的美麗的霞光,取而代之的是強烈到令人刺目的紅芒,彷彿天空中的烈陽在空中爆炸,迸射出千萬縷讓人目眩神搖的火紅色雲霞,原本神聖美麗的雲霞帶著死亡一般的煞氣,遊走在整個淩雲峰,瞬間便將那道巨斧緊緊的圍扣在中間。

幻斧與霞光相聚的那一瞬間,又是一聲巨響傳來,練武場的殘餘建築轟然坍塌,幻斧被霞光圍擊得四分五裂,所有的霞光合成一束,朝那手持巨斧的人而去。

唐漸依慘叫了一聲:“娘!小心!”

緊接著,三道強悍的勁氣從那女人身後飛掠過來,直接朝那道霞光碰撞過去,而後,又有兩道黑色的人影鬼魅般的掠起,一左一右將那個身形巨如大象的女人扛起,眨眼便在數丈以外,可一路上卻灑下了無數的血雨。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