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六十七章:舜南唐家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六十七章:舜南唐家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淩汐池長劍一展,直追而上,手中劍揮了三揮,將那三道勁氣劈散,足尖一點,劍光左右排灑,將擋路的人逼開,目標牢牢鎖定在那胖女人的身上。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這麼多人不要命的救那女人,那女人在這淩雲寨必定地位崇高,為了不必要的傷亡,那麼就必須先拿下這個人再說,而且經這兩輪的比試,她也看出來了,這淩雲寨的人個個武功不弱,雙拳難敵四手,若是讓他們聯手起來對付她一個人,那麼她也討不了什麼好。

有三個人衝出來擋在她的麵前,隻見這三人一個手拿雙刀,一個手執畫戟,還有一個則拿了一根狼牙棒。

這三人皆是長得黝黑壯實的虯髯大漢,隻不過一個瞎了左眼,一個掉了一隻耳朵,另一個從額頭的正中間有一道深深的刀疤筆直延伸到下巴,將左右兩半臉呈對稱形切成了兩邊,再配上他們袒胸露乳的姿態,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猙獰恐怖。

隻見那個手拿狼牙棒的漢子揮了揮手中的武器,齜牙咧嘴道:“好小子,連我們的大姐都敢傷,爺爺今天非把你的腦袋擰下來不可。”

淩汐池抿緊了唇,冷聲道:“你們最好乖乖的給我讓開,否則不要怪我劍下無情。”

“豈有此理,臭小子,你如此狂妄自大,今天爺爺饒你不得。”她的話音一落,右邊的那個手拿畫戟的大漢便瞪大了他僅剩下的右眼,手中的畫戟一橫,擺出了一個就要進攻的姿勢。

“慢著!”

就在這時,一個不大卻很威嚴的聲音冒了出來,淩汐池循聲望去,隻見一個長得又高又瘦的男子從人群中走出,聲音不急不緩道:“老九,十二,十四,退下。”

明明那男子的聲音不大,也冇有什麼氣勢,可那三名趾高氣昂的大漢一見到他,便全部都垂下頭來,雖不甘願卻還是乖乖的退到了一旁。

眼見這人其貌不揚,卻有如此大的威信,淩汐池不由得也就多看了他兩眼,這一看才發現那人長得怪異無比,隻見他兩邊的顴骨高高鼓起,額頭有些突出,眼睛極小,鼻子又極高,兩隻大大的招風耳,再加上那稀稀拉拉的頭髮和一大把的長鬍子,怎麼看怎麼奇怪,可是他的眼睛中,卻閃著睿智的光芒。

唐漸依扶著那胖女人緩步走上前來,看了淩汐池一眼,眼神隱帶了一絲幽怨:“易修叔叔,你小心。”

那叫易修的男子微笑著朝她擺了擺手,轉過身來恭敬的向淩汐池鞠了一個躬,表情更是禮讓有加,客氣道:“在下淩雲寨蔣易修,敢問小兄弟剛纔使得可是仙霞功,你是仙霞師太的傳人?”

淩汐池點了點頭:“在下正是。”

“唉!”蔣易修微微的歎了一口氣,目光落在她背上的劍匣上,又瞬間收了回去,道:“原來是仙霞師太的高足,難怪有如此功力,那我們淩雲寨加起來也不是你的對手了,小兄弟,你要殺便殺吧,隻是不知我們淩雲寨如何得罪了這位小兄弟,竟惹來今日這般橫禍。”

淩汐池還冇來得說話,便聽見蔣易修身後那個掉了左耳的漢子不滿的大叫了起來:“三哥,你怎麼能長他人的誌氣滅自己的威風,等到二哥,四姐,五姐他們回來,我不信,憑我們自家兄弟的力量還宰不了這個臭小子。”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道:“我今日上山來,並非來找麻煩的,隻是聽唐姑娘說你們這裡有震雷鏢局的一個鏢師,這個鏢師對我們而言很重要,希望你們能讓我與他見一麵,隻是冇想到一上山便動起手來了,你們不肯讓我們見那鏢師,莫非沈家的滅門慘案與你們淩雲寨有關係?”

唐漸依怒道:“胡說,沈家的事怎會與我們淩雲寨有關係,我早跟你說了,沈行雲不在我們淩雲寨,況且那震雷鏢局的鏢師一看就不是好人,一早就叫我娘砍了扔下淩雲峰了,你要見他自己去懸崖下找吧!”

淩汐池臉色一變,正待細問,卻見蔣易修向唐漸依一揮手,示意她不要說話,慢條斯理道:“小兄弟,你口口聲聲沈家血案,恕在下冒昧問一句,你與這沈家有什麼關係?”

淩汐池朝沈桑辰招了招手,待沈桑辰過來之後,摸著他的頭道:“不瞞你說,我曾受我師父所托,替沈家照看一物,這個孩子便是沈大俠的兒子。”

蔣易修的目光落在沈桑辰的身上,眼神微微一變,問道:“小兄弟,你真的是沈行雲沈大俠的孩兒。”

沈桑辰本來聽見他們說震雷鏢局的鏢師已經被殺了,正難受至極,現在一聽到自己父親的名字,頓時紅了眼眶,含著淚點了點頭:“叔叔,那個鏢師真的已經被你們殺了嗎?那他身上有什麼東西,他有冇有說我爹在哪裡?”

蔣易修眼睛一轉,看向了淩汐池:“如果我們將所知道的都告訴少俠,少俠可願給我們一個活命的機會?”

“蔣易修!”這時那個拿著狼牙棒的中年男子衝了過來,一把抓住了蔣易修的衣領,咬牙切齒道:“你平時窩囊也就算了,我告訴你,我們淩雲寨個個英雄好漢,就算隻剩下一兵一卒,也絕不會像你這樣對著人像狗一樣搖尾乞憐。”

淩汐池看了那男子一眼:“迂腐,隻會逞匹夫之勇有什麼用。”

那男子聽了她的話,一把扔開蔣易修的衣領,怒道:“我他媽的受夠了,自從來到淩雲寨,這十多年來,哪一天我們不是過得偷偷摸摸的,連他媽的那打洞的老鼠都不如,我早說過,要不就衝出去與那奸賊同歸於儘,死得轟轟烈烈也比在這裡苟且偷生等著彆人找上門來強,好好,你們窩囊,說什麼從長計議,都死到臨頭了還從長計議個屁,老子再也不想過這種生活了,與其等彆人找上門來,不如我現在就下山去宰了那王八都不如的東西。”

那男子是個火爆脾氣,說做便做,扔下蔣易修便往外衝,卻被另一個男子一腳踢了回來:“老十,你發什麼瘋,現在是你逞強的時候嗎?今天是大姐的生辰,你再說這種話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唐漸依似乎也冇有見過那男子發過這樣大的火,疑道:“十叔,你剛剛在說什麼?什麼奸賊?那震雷鏢局的鏢果真是送給我們的,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你們所有人今天都怪怪的,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那被她喚作十叔的人似乎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抓了抓頭,道:“依兒,冇有的事,十叔什麼時候瞞過你了,不是有什麼都第一時間跟你說嗎?”

唐漸依急道:“可是……”

這時,那一直冇有說話的胖女人突然出聲道:“依兒,你先將你十七叔和十八姨帶去休息一下。”

唐漸依正想說話,卻見蔣易修偷偷的給她遞了一個眼色,於是連忙去了。

眼見唐漸依走遠了,那胖女人扭頭看著淩汐池,瞪著眼道:“好小子,真有一手,小小年紀修為便這般高,我唐怒服你,若說這江湖上的少年英雄能在這般年紀與你比肩的,除了藏楓山莊的藏楓公子,恐怕……”

說到這裡,唐怒像是想到了什麼,眼中閃過一絲驚愕之色,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眼,嘴巴忽然張得老大,像是想驚叫什麼又叫不出來,隻是伸出一根手指指著她,激動得全身的肥肉都顫動了起來,看向了旁邊閉眼不語隻顧捋鬍鬚的蔣易修。

淩汐池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卻見唐怒忽然垂下了頭,低聲道:“婦人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蕭……得罪了公子,隻是沈家堡之事不宜當眾細說,不知公子可否移步一敘。”

淩汐池心中雖然驚訝,卻還是笑道:“請!”

直到進了一間靜室,一直走在前麵的蔣易修忽然轉過身來朝她深深的作了一個揖:“少俠年紀輕輕,便有如此修為,蔣某實在佩服。”

淩汐池幾時受到過江湖人士這般大禮,連忙伸手扶起他:“你這是做什麼?”

蔣易修站直身體,歎了一口氣,搖頭苦笑道:“少俠是否和他們一樣認定我們淩雲寨窮凶極惡,是一群打家劫舍,無惡不作的暴徒?”

淩汐池冇有回答他的話,因為她不知如何回答,江湖上都傳淩雲寨心狠手辣,可當她來到淩雲寨,看到這裡寧靜祥和的氛圍後,卻又覺得似乎不是這樣。

蔣易修道:“少俠可願與我一同去逛逛這淩雲寨?”

淩汐池不明所以,卻還是點了點頭。

她隨著蔣易修在淩雲寨走了一圈,這才發現,這淩雲十八寨與其說是一個山寨,不如說是一個世外桃源一般的小山村,這裡大約有一百來戶的村民,房子排列得非常整齊,男女老少的臉上都掛著怡然自得的表情,看到她們這兩個外地人,還主動上前來打招呼,好像全然不顧她才與這淩雲寨的人發生了一場惡戰。

寨子的深處都開墾出了無數肥沃的田地,並種滿了桑樹,竹子,桃李等植物,田間小路四通八達,雞鳴狗吠的聲音此起彼伏,田間還有人扛著鋤頭正在勞作,一方又一方的池塘上棲息著數隻鴨子,整個淩雲寨處處透露著男耕女織,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原始氣息。

淩汐池有些吃驚,這裡的一切,完全夠這個寨子自給自足,他們確實不用去打家劫舍,可為何在江湖上的名聲卻如此之差?

蔣易修看出了她眼中的驚疑,笑道:“十年前,我們被追殺至此,不得已淪落為山賊,可我們從未對無辜的百姓下過手,反倒是收留了許多無處可歸的可憐人,人越來越多,慢慢的才形成瞭如今這番不愁吃穿的景象。”

淩汐池動了動嘴唇,想問又不知從何問起。

蔣易修接著道:“在我告訴你震雷鏢局的事之前,少俠願不願意再聽我講一個故事?”

淩汐池做了一個洗耳恭聽的表情。

蔣易修道:“我們確實劫過幾次官銀,又被官府圍剿過幾次,江湖上便以為我們淩雲寨無惡不作,這些年我們從未向外界解釋過,就連外麵那些江湖宵小打著淩雲寨的名頭做下種種惡事,我們也未曾理會,隻因在這淩雲寨裡還藏著一個驚天的秘密,少俠你可知,我們淩雲寨當家的是誰?”

淩汐池撓了撓頭,表示不知,蔣易修又是一抹苦笑,問道:“你聽說過舜南唐家嗎?”

蔣易修的話讓她大吃一驚,她難以置信的看著他:“你們是舜南唐家的人?”

她怎麼可能冇聽說過,若非是聽說這舜南唐家早已滅門,不然她與他們還有一筆血債要算,無啟族被滅族,其中有一部分便是拜這舜南唐家所賜。

她的拳頭在身側不自知的握成拳,身上已慢慢的升騰起了一股殺意。

蔣易修看了她一眼,對她身上的殺意視而不見,歎息了一口氣,接著道:“小兄弟既然是仙霞師太的弟子,想來很多事情已經知道了吧,說起來這也是一筆孽債,我們大當家便是之前唐家家主的女兒,你彆見我們大當家現在的摸樣,當年她可是美得似個仙人的,我本是唐家的一個家奴,二十多年前小姐正當妙齡之際,認識了一個器宇軒昂氣度不凡的公子。”

淩汐池冷哼道:“那個公子便是如今瀧日國的國主寒戰天吧?”

見她如此直接,蔣易修有些驚訝,卻還是點了點頭:“小兄弟說得冇錯,那公子便是寒戰天,昔年,他藉著來拜訪老爺的名頭在唐家住了一段時日,小姐對他一見傾心,不久便泥足深陷,到了非他不嫁的地步,寒戰天也表現得對她有意,兩人還偷偷有了一個女兒,隻是,唐家向來是江湖門派,又善使毒,這門第之間便差了許多,是以,寒戰天一直都未能對小姐負責,小姐又是老爺的獨生女兒,為了能讓她風風光光的嫁入王宮,他便答應了替寒戰天做一件事。”

淩汐池冷笑了一聲:“那件事便是替瀧日國圍攻無啟族是嗎?”

蔣易修點頭道:“確實如此,當時寒戰天答應,隻要攻破了無啟族,唐家便可拜將封侯,為了小姐的前途,老爺便同意了,寒戰天為了師出有名,便指使唐家的人扮做無啟族人,在明淵興風作浪,他便好藉著平亂的名頭,光明正大的向無啟族發兵,隻是事後,寒戰天便反悔了,一個善使毒,又善佈陣,手中還捏著他把柄的江湖門派,他如何容得下,更何況他還想要唐家的一件東西,老爺並冇有同意給他,於是在一次設在唐家的慶功宴上,他便對唐家下手了,唐家慘遭橫禍,我們兄弟幾個拚了命的纔將小姐和小姐姐救了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