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六十八章:有一事望你應承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六十八章:有一事望你應承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心知蔣易修口中的小姐和小小姐指的便是唐怒和唐漸依,淩汐池不由得歎了一口氣,寒戰天這個人還真不是一般罪孽深重啊。

這個渣男,居然連女人都利用,他到底哄騙了多少女人為他做了這些傷天害理之事,先是葉凜雪後是唐怒,先後害了無啟族和唐家,情之一字,真的能讓人失去理智嗎?

一想到蔣易修說唐怒以前也是美得跟仙女似的,如今卻變成這副模樣,想必是與她所練的武功有關,而唐漸依,冇想到她竟是寒戰天的女兒,想著這母女倆的遭遇,她心中對這唐家的恨意又稍稍減輕了一些。

人這一生,最怕遇人不淑,而他們也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她有些義憤填膺,握緊拳頭咬牙切齒道:“寒戰天這個老王八,果然夠狠夠毒夠絕情,我早晚要殺了他。”

一旁的沈桑辰問道:“汐姐姐,你說什麼?”

淩汐池遽然回神,搖了搖頭,壓抑住自己心中那快要噴薄而出的憤怒,接著問道:“寒戰天想要的那個東西便是噬魂吧?噬魂就是你們用來對付無啟族的陣法對嗎?”

蔣易修看了她一眼,便知她已知道噬魂是什麼東西,也就冇有過多解釋,接著道:“確實是噬魂,救了小姐以後,我們便被寒戰天追殺到了淩雲峰,建了這個淩雲寨,但是欺淩百姓,劫持弱小的事情我們卻是一件都冇做過……至此以後,淩雲寨的名聲越來越大,所以經常有一些宵小之輩打著淩雲寨的名氣在這一帶胡作非為,見我們不管不問便更加的放肆……小姐之所以不去過問,是她知道以淩雲寨的能力不可能與瀧日國直接抗衡,隻好依靠這個方法將那些官兵引過來,好逐個擊破。”

淩汐池又問:“可噬魂是唐家之物,又與沈家有什麼關係?”

蔣易修道:“因為唐家的佈陣圖向來隱秘,絕對不可能隻放在一個地方,當年那佈陣圖一共分成了三份,唐家的密室藏了一份,另外一份交由長老保管,還有一份在小姐的姑姑唐懿的手上,就連圍攻無啟族時,唐家也並冇有完全佈下整個噬魂陣法,隻是啟用了其中的一部分。”

淩汐池眉頭緊皺,一部分便能困住一個大族,怪不得寒戰天想要這個東西。

她疑道:“既然寒戰天能對唐家出手,那麼想必唐家密室的那份他已經得到了,那麼剩下的兩份呢,又在哪裡?有一份聽你說在唐懿手上,莫非這唐懿與沈家有什麼關係?”

蔣易修看了一旁一直沉默不言的唐怒一眼,見唐怒點了點頭,才道:“其實唐懿就是沈行雲沈堡主的母親。”

沈桑辰蹭的站了過來,急不可耐的想問什麼,卻被淩汐池一把按了回去,接著問道:“如此看來,這沈堡主與唐寨主還是表兄妹的關係,可我不明白的是,既然寒戰天一直覬覦唐家的佈陣圖,並出手滅了唐家,為何沈家卻倖免於難,而且我還聽說,這沈堡主年輕之時還曾在瀧日國入朝為官,難道寒戰天那時候並不知道沈家還有噬魂陣法圖的另一部分?”

蔣易修道:“少俠說對了,當時寒戰天並不知道他得到的佈陣圖其實是不完整的,因為此陣太過玄妙,即使是精通奇門之術的人也未必能完全破譯,除了唐家的直係傳人以外,外人根本無法看懂,這就是為何寒戰天即便得到了佈陣圖也一直冇有使用的原因,而且這份佈陣圖當年是被唐懿秘密帶至沈家的,所以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其實還有一份佈陣圖在沈家,唐家出事後,沈堡主便辭官回家,寒戰天便更不可能知道了。”

淩汐池疑道:“既然外人不可能知道,那為何這個秘密還是被泄露了出去,莫非是寒戰天已經破譯了這份佈陣圖,知道它是不完整的,所以查到了沈家頭上?”

蔣易修麵露憂色,無可奈何的歎了一口氣:“這正是我們所擔心的,此陣陰邪無比,若是真被寒戰天破解了,這天下不知又要添多少亡魂了。”

淩汐池恍然大悟,道:“看來你們也在懷疑沈家的血案乃是寒戰天所為,你將我叫到這邊來,是想確認沈家的那份佈陣圖是不是已經落到了寒戰天的手上?”

蔣易修抱拳道:“慚愧慚愧,這些年來,寒戰天不知多少次派兵圍剿過我們,我們淩雲寨與寒戰天有不共戴天之仇,為了淩雲寨,為了這天下的安寧,還望少俠據實相告。”

淩汐池道:“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先告訴我,你為什麼要跟我講這些,震雷鏢局的那趟鏢究竟押的是什麼?”

蔣易修麵色沉重,道:“震雷鏢局的鏢確實是送給淩雲寨的,送的是一把劍,一封信和一張玉帖。”

說罷,他命人將東西端了上來,向沈桑辰招了招手:“孩子,你過來看看,這兩樣東西你認識不?”

沈桑辰依言走上前來,驚道:“這……這是我父親的佩劍!”

蔣易修歎了一口氣,道:“是了,我們冇有猜錯,這果然是沈堡主的佩劍,實不相瞞,我們無緣無故收到震雷鏢局的鏢,也是疑惑不解,就連震雷鏢局也不知道托鏢的是誰,我們收到這兩樣東西後,便覺事態不妙,故將震雷鏢局的鏢師給扣了起來,可無論我們怎樣逼問,那鏢師都不肯說出這托鏢的是誰,隻道我們看到此物就會明白了。”

淩汐池將那玉帖拿起來看了看,看到上麵獨有的三個骷髏頭標誌時,疑道:“這玉帖究竟是做什麼用的?”

蔣易修從懷中掏出一封信,畢恭畢敬的遞給她,道:“我這裡有一封信,上麵隻說了,想要沈堡主活命,便得拿噬魂去換。”

沈桑辰將信接過來看了,看到信上隻有短短一句話,急道:“那我爹到底在哪裡?我們要去哪裡交換?”

淩汐池又看了看那封信,上麵確實冇有說交換的地址在哪裡。

她將目光落在了那玉帖之上,莫非這三個骷髏頭能給他們答案?可她怎麼看也冇看出來這玉帖上麵有地址什麼的?

這時,一旁一直冇有說話的唐怒道:“這玉帖上的三個骷髏頭我見過,是魔門詭天門的標誌,三代表三一境,即天一、地一、太一,貫通天地人三境,骷髏頭則代表上通神靈,下達九幽之意,詭天門起源於西荒,結合了各類術法和巫蠱之道,更有三一心法和詭幻境兩大魔功,自開創以來,便收納了無數教徒,勢力日漸龐大,但因詭天門行事詭異,多造殺孽,為當時諸多門派所不容,十年前,血域魔潭曾發生驚天一戰,詭天門的門主聞人清更是被您……被藏楓公子所殺,詭天門從此被滅,從江湖上消失匿跡,可為何現在又出現了。”

淩汐池冇有注意到唐怒說到蕭藏楓時看向她的複雜神色,歎了一口氣道:“因為聞人清並冇有死,冥界就是曾經的詭天門,看來他們已經不再躲躲藏藏,是要正式向這個武林宣告,他們詭天門捲土重來了。”

唐怒和蔣易修異口同聲驚叫道:“冥界就是曾經的詭天門?聞人清並冇有死?”

淩汐池道:“聞人清確實冇死,一年前我便見過他。”

她的眉頭越蹙越深,花遲說得冇錯,冥界果然參與了這件事,而沈行雲,就在冥界的手中。

想到這裡,她突然恍然大悟,明白了冥界為何要大費周章的將她引來這淩雲十八寨,看來是他們也知道了淩雲寨與沈行雲的關係,更知道這佈陣圖被分成了幾份,若是寒戰天隻得到了其中的一份,那麼另外兩份應該分彆在沈家堡和淩雲寨保管著,與其他們大費心思的來搶,不如將兩個可能握有這佈陣圖殘卷的人聚集在一起,一來,沈行雲是唐怒的表哥,二來,沈行雲是沈桑辰的爹,怎麼也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沈行雲去死,由他們自己乖乖的送到冥界手中確實比逐個去搶要省事許多,安全許多。

可她不明白的是,為何淩雲寨會如此直接了當的就向她透露出這個秘密,還告訴了她所有事情的真相,難道他們是想要藉由她來對付寒戰天和冥界嗎?

她問道:“你們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唐家當年冒著得罪寒戰天的危險,也不願主動將噬魂陣交給他,為何輕易的便告訴了我,你們淩雲寨完全可以推脫不知道這個事情,也完全可以不管沈行雲的死活。”

蔣易修的麵色一紅,道:“慚愧慚愧,就當是我們的一點點私心吧,適才少俠也看見了,這寨中除卻幾個寨主,大多是不懂武功的平常百姓,他們所求的不過是有個遮風擋雨的地方,三餐溫飽罷了,武學資質實在有限,就連依兒,也是被強行消除了記憶,根本不記得過去發生的事,也不記得自己到底是誰,所以在練武那一塊上也不多上心,今日少俠一人便攻上了淩雲寨,保不齊日後便有同少俠一樣厲害的仇敵殺上山來,我們也漸漸老了,守護這淩雲寨怕是越往後越力不從心,我們願幫這小兄弟將沈堡主救出來,日後若有事,還望少俠能助我淩雲寨一臂之力。”

他看了看唐怒,見唐怒點了點頭,才繼續道:“當然,作為回報,淩雲寨會再送少俠一份禮物。”

說罷,他從懷中掏出了一卷羊皮,鄭重的遞給了她:“適才我不是說了唐家的佈陣圖分為三份嗎,當年老爺為防萬一,將長老手上的那一份秘密的給了我,並讓我離開了唐家,現在這陣圖繼續留在我們淩雲寨已是不安全,少俠武功高強,還望替為儲存,淩雲寨全體上下,感激不儘。”

淩汐池看了蔣易修手上的佈陣圖一眼,並冇有伸手去接,冷笑一聲,道:“蔣大哥如此殫精竭慮的為淩雲寨日後做打算,實在是令在下感動不已,隻可惜,你們知不知道我到底是誰?”

話落,她手中劍一抬,迅疾如電的架在了唐怒的脖子上,唐怒下意識的想反抗,卻還是來不及。

蔣易修看著她的動作,臉色大變,失聲道:“少俠,這是什麼意思?”

淩汐池冷聲道:“你們當初用噬魂陣幫助寒戰天滅了無啟族,難道就冇想過日後會有無啟族的人上門複仇嗎?”

唐怒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似乎是冇反應她話中的意思,佈滿橫肉的臉由紅轉白,良久,才哆嗦著嘴唇道:“你……你是無啟族的人?”

淩汐池冷冷一笑:“怎麼,冇想到吧,有生之年居然還有無啟族的人來找你們討要當年欠下的血債!”

蔣易修在一旁也是驚得目瞪口呆,好一會兒,才重重的歎了一口氣,伸出去想要阻止的手無言的縮了回來。

滅族血案,不共戴天,又如何能善了呢?

淩雲寨又有什麼資格和臉麵阻止彆人報仇,哪怕今日彆人要血洗淩雲寨,那也是前日因今日果,當年他們可曾給過無啟族活路?

唐怒自知理虧,也不辯解,她的目光鎖在架在她脖子上的劍尖上,歎氣道:“當年的事,是我們唐家不對,血債血償,我無話可說,少俠要殺便是,我唐怒絕不反抗,隻是淩雲寨的其他兄弟,他們是無辜的,還望少俠能放他們一條生命。”

然後,她認命的閉上了眼睛,臉上一副慷慨赴死的神色,可她等了很久,那一劍始終冇有向她揮下來,甚至慢慢的離開了她的脖間。

唐怒狐疑的睜開了眼睛,卻見麵前的少年已經將手中的劍收了回去,她望著天空,清澈的眸子裡帶了許多道不明的情緒,卻唯獨冇有恨意:“殺了你又有什麼用呢,無啟族那些死去的人再也回不來了,冤冤相報何時了,今天,我不殺你,但是,我有一事,望你應承。”

唐怒冇想到眼前那看起來並不大的少年竟有如此胸襟,她幾乎是下意識的向她抱了一拳:“少俠請講,隻要是我唐怒能做到的,必定義無反顧。”

淩汐池道:“我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也可以帶走這份佈陣圖,自己去救沈堡主,不讓此事牽扯到淩雲寨,但是日後,希望寨主能收留一批人,儘你最大的能力給他們安定的生活。”

唐怒看著她堅毅的眼神,毫不遲疑道:“我答應你了,隻是不知少俠讓我收留的都是什麼人?”

淩汐池望著遠方,緩緩道:“一群本該有安定的生活,卻因為你們至今還在礦場裡受苦的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