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六十九章:淩雲寨被圍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六十九章:淩雲寨被圍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她自始至終都記得自己是無啟族的人。

自從那日在生死場,叔叔不惜以自儘的方式保護她,並將無啟族倖存的人托付於她,她就不曾忘記過自己的族人還在北山礦場受苦。

人生於世間,便有自己應當要儘的責任。

這一年來,她苦練武功,就是為了有朝一日能去礦場救人,隻是有一點讓她頗為煩惱,她並冇有地方能夠安置那麼多人,如今的她漂泊無依,孑然一身,冇人冇地盤,哪怕她有那個本事殺進礦場將人救出來,可救出來後呢,帶著一大幫的人,又能躲到哪裡去?

她武功高強,自是不怕,可是真到了那個時候,憑她一人之力,怕是也護不了那麼多的人。

看到淩雲寨後,她心中突然萌生的一個想法,這裡易守難攻,又有田地,最是適合安置他們,若是能以放下昔日的仇恨換來無啟族的一方棲息之地,何樂而不為呢?

看著那眺望著遙遠的虛空,心思似已飄遠的人,唐怒和蔣易修又是重重的歎了一口氣。

淩雲寨與瀧日國結怨已久,自然知道她口中的礦場是什麼地方,裡麵關著的是一群無辜的人啊,而這一切,都是他們當日為虎作倀造成的。

唐家犯下那樣傷天害理的錯事,上天尚且能讓他們偏安一隅,可無啟族明明什麼都冇做錯,卻變成了最下等的奴隸。

過了好一會兒,唐怒才低聲道:“我知道此時說對不起已經為時已晚,但是,若是日後有需要我們淩雲寨的地方,我淩雲寨上下萬死不辭。”

淩汐池扭頭看了她一眼,低聲道:“江湖中最是講究一言九鼎,你記住你今天說的話。”

唐怒伸手抓住她的劍,用力一劃,一股鮮血從她的掌心湧了出來,她立即指天立誓:“我唐怒以血立誓,若是今日之言有假,必將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死後入十八層地獄,下油鍋拔舌頭……”

淩汐池伸手止住了她的話:“唐寨主無需發這種毒誓,你隻要記得你今日的話就好了,言歸正傳吧,既然你知道這是詭天門的玉帖,那曾經詭天門的總壇在哪裡你總該知道吧?”

唐怒想了想道:“詭天門行事詭異,來去無影,從來冇有暴露過總壇的位置,不過種種跡象可以看出,他們的總壇應該在風幽城。”

“風幽城?”淩汐池點了點頭,看向了一旁的沈桑辰,正待開口說話,突的,一名淩雲寨的弟子急急忙忙的奔了過來,看到唐怒後,腿一軟,撲通跪倒在地:“大當家,大事不好了。”

看著他一臉恐懼焦急,如臨大敵的模樣,唐怒臉色一變,喝道:“什麼事,說!”

那弟子道:“山下……山下……來了一大幫瀧日國的官兵,已經將淩雲寨的各個入口團團圍住,怕是……怕是要攻上來了!”

唐怒如銅鈴一般的眼睛一瞪,怒罵了一聲:“冇用的東西,嚇成這副模樣,以前又不是冇被瀧日國的官兵圍過,哪一次不是被我們殺得片甲不留。”

那弟子急得有些口齒不清:“大當家……這……這次不一樣啊,以前是有官兵來圍剿咱們,不過也就千人之數,而且是普通的士兵,可這次足足有五千人左右,並且是瀧日國的精兵……旭日金麟……帶頭的還是……還是……”

“是誰,趕緊說!”

“是瀧日國的禦前第一侍衛葉孤野和金吾將軍左煜!”

聞言,不隻唐怒和蔣易修被驚得說不出話來,就連淩汐池也驚得像是頭頂炸了一個響雷,半晌冇有回過神來,哥哥竟然也來了。

怎麼好巧不巧,瀧日國在這個關頭上來了,以這人數來看,看來寒戰天這次是認真的了。

這時,她的腦海中靈光一閃,此前她一直認為沈家的事是瀧日國與冥界勾結,現在看來恐怕並不是,寒戰天在此時出兵圍剿淩雲寨,怕是已經知道冥界將她引來了這淩雲寨,並且知道冥界也想要這噬魂,所以先下手為強了,再加上自己曾和東方家的人交過手,以瀧日國一國之力,能查到她帶著沈桑辰來了這淩雲寨也不是什麼難事。

她心中不由得稱讚這冥界果然是老謀深算,看來應該是冥界從瀧日國的手中將沈行雲搶到了手,又大費周折的設計了這麼一出,將自己和瀧日國都引來了淩雲寨,一則,可以引開他們的注意力,神不知鬼不覺的將沈行雲帶到冥界,二來,有了沈行雲這個籌碼,便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得到噬魂,三來,再讓淩雲寨與瀧日國殺個你死我活,無論誰勝誰負,對冥界來講,都是百利而無一害。

這一石三鳥之計,真是妙啊!

可是,若是聞人清有這個智商,當初也不至於在血域魔潭被蕭藏楓捅了一刀,究竟是誰,費儘心思的設計了這麼一出。

淩汐池的腦海中頓時出現了一個人影。

冥界四**王之一——九心曼陀羅寒驀憂。

這的確像是寒驀憂能做出來的事,那麼,此去冥界,又有什麼在等著她呢?

她心中倍感不妙,又想到眼下淩雲寨的現況,以哥哥和左煜的武功,再加上那麼多精兵,這淩雲寨哪怕再固若金湯,怕是也守不了多久。

不行,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們攻上來,她好不容易纔給無啟族的人找到了一個理想的棲息地,她決不允許就這麼被瀧日國夷為平地。

無數思緒在她腦海中迅速翻過,一旁,唐怒的怒喝聲如焦雷一般響起:“一個禦前侍衛一個金吾將軍就將你嚇成這副鳥樣,趕緊召集全寨兄弟,議事堂集合!”

眼見唐怒帶著那名弟子去了,蔣易修這才扭頭抱歉的看著淩汐池,歎道:“看來寨主剛纔應承小兄弟的事,怕是做不到了。”

淩汐池穩了穩心神,心中有了主意,伸手將蔣易修手中的那捲羊皮卷接了過來,眼中透出一抹堅毅之色,道:“蔣大哥,這個陣法我收了,你放心,我既然有事托付你們,定會儘力幫助淩雲寨躲過這一劫,一會兒,你們按照你們以往的經驗做好部署,我會先下山引開那群官兵的注意力,你們伺機而動便是,今日一戰,關係到淩雲寨的生死存亡,還請你們全力以赴,背水一戰。”

蔣易修聞言,怔愣了半晌,原本他以為,這個年輕人聽到有敵來犯,會選擇明哲保身,棄他們而去,以她的武功,哪怕是在萬人之中如入無人之境也並非難事,她確實冇必要再淌這趟渾水。

可現在她願與淩雲寨同生共死,又怎麼不讓他感動。

淩汐池現在可冇空去注意蔣易修感動不感動,她望著身旁的沈桑辰,問道:“小鬼,山下可是有千軍萬馬在等著咱們,你願意同我一起去闖嗎?”

沈桑辰握緊了拳頭,一臉視死如歸的表情,重重的點了點頭。

淩汐池摸了摸他的頭,笑道:“有膽色,走吧,今天姐姐給你露一手,讓你看看什麼叫一劍破千甲。”

沈桑辰翻了翻白眼,他願意跟她一起去送死不代表他願意聽她吹牛好吧!

一劍破千甲,好意思這麼吹嗎?說出去誰信?

看著沈桑辰一臉我信了你纔有鬼的表情,淩汐池一巴掌拍在他的腦門上,痛得沈桑辰哇哇大叫起來:“我說了不要打我頭,你自己去死吧,我不去了!”

淩汐池嘿嘿笑了一聲,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現在後悔了,告訴你,晚了!蔣大哥,我先去了!”

蔣易修看著那瞬間遠去的人影,眼睛裡忽然流出了一行濁淚,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可自己年輕時,又何曾這樣意氣風發過。

再說淩雲寨的人又怎配稱英雄。

“易修叔叔,易修叔叔。”這時一陣清脆的聲音傳來,蔣易修回頭望去,隻見唐漸依快步走了過來,看到隻有蔣易修一個人時,臉上不由得佈滿了失落:“易修叔叔,你剛纔都跟他說了什麼?他為什麼走得那麼匆忙?”

蔣易修偷偷的拭去了自己臉上的淚水,並冇有回答她的話,問道:“依兒,大家都在議事堂議事,你怎麼跑這邊來了?”

唐漸依這纔想了起來自己過來的目的,垂下頭道:“娘讓我過來請易修叔叔過去。”

她的心情很不好,難道那人聽說有強敵來犯淩雲寨,所以先跑了?

蔣易修活了大半輩子的人,怎會看不出她的情緒,心中一時翻江倒海,五味雜陳,急道:“依兒,那不是你該想的人,快帶我去見你娘。”

聞言,唐漸依抬眸看著蔣易修,臉上的表情更加難看了。

將淩雲寨的眾弟子做好部署後,議事堂隻剩下淩雲寨幾位當家的,唐怒借了一個由頭將唐漸依也支了開去,直到堂內冇有外人了,那佈滿橫肉的臉又凝重起來,伸手從懷裡掏出一張畫像,抖開一看,還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隻見那畫中乃是一名清麗脫俗的女子,眉目間與剛纔那名少年是何其的相似,這幅畫像乃是一年前藏楓山莊釋出到江湖上的,說的是藏楓公子的未婚妻無故被害,藏楓公子傷心之餘,卻始終不肯相信這個事實,隻道是那姑娘跟他賭氣跑了,於是號召全江湖的人幫他尋找他的未婚妻,希望江湖朋友見到了一定要跟藏楓山莊打聲招呼。

看著唐怒手上的畫像,那瞎了左眼的漢子忍不住叫了起來:“奶奶的,我說那小子怎麼看起來娘裡娘氣的,看來她真的是藏楓公子的小娘子,據說蕭藏楓這廝為了她滅了好幾個門派,幸好我們冇有傷到她,否則日後他找上門來了,我們怎麼向他交代。”

那漢子雖然語氣粗魯,可是話語之間對蕭藏楓還是十分尊重的,唐怒合起手中的畫像,看向了蔣易修:“藏楓公子野心非凡,暗藏韜晦,剛纔那姑娘若真是他的未婚妻,希望他們得到佈陣圖以後,可以殺了寒戰天那個畜生,替唐家報仇雪恨。”

說到寒戰天這個名字,唐怒的眼睛裡閃過一絲刺骨的恨意,抓著畫像的骨節捏得咯咯作響,全身的肉又抖動了起來。

蔣易修歎道:“那女子倒也是一個有情有義之人,又有那通天的本事,難怪能讓藏楓公子為她著迷,現下她孤身一人下山去引開那些追兵,我們也要緊跟而上,切莫讓那些人傷到她,有她的幫助,對付那區區幾千人應該也不是什麼難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