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七十章:看我一劍破千甲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七十章:看我一劍破千甲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此刻,淩雲峰山腳下,寒風蕭肅,一輪紅日當空照耀,陽光落在人身上時,卻絲毫讓人感覺不到任何暖意,冷森森的煞氣籠罩著寰宇。

山腳下的風彷彿都是凝滯的,一股兵臨城下的威壓以及攝人心魄的殺氣繾綣在空氣中。

那是屬於戰場的死亡氣息。

甲光向日金鱗開,數千身著黃金戰甲的將士齊刷刷的站在淩雲峰下,嚴陣以待,隻待將領一聲令下,便可衝殺出去。

一名身著黃金戰衣,身披紅色披風的少年將軍端坐於一匹白色的馬上,年輕俊逸的臉上是專屬於少年郎的意氣風發,他似乎很激動,把玩著手中的紅纓槍,望著在他身側那騎著黑馬,一張臉似乎比這嚴冬還要冷上幾分的年輕人,笑道:“冰塊臉,陛下讓我們倆出來剿滅淩雲峰裡這群悍匪,我看我們就分成東西兩路進攻吧,賭一賭看看誰能先攻上這淩雲峰。”

葉孤野抬了抬眸,並冇有理會他的話,而是望著淩雲峰的方向,緩緩道:“我們未必攻得上去。”

左煜正是鬥誌昂揚之時,心中隻恨不得立馬發兵攻上這淩雲寨,親自將淩雲寨大當家的頭顱砍下來,可葉孤野的話像是一盆冷水向他迎頭澆下,心中那升騰起的熊熊火焰瞬間被澆滅了一半,他神色一變,不滿道:“我靠,冰塊臉,你不要漲他們誌氣滅自己威風好不。”

葉孤野連視線都懶得落在他身上一分,冷冷道:“我感覺到了一股劍意。”

“什麼?”左煜失聲道:“你感覺到了劍意?”

葉孤野點了點頭:“是可以驚天動地的殺伐之劍。”

左煜抓了抓頭,扭頭詢問的看著自己身後的副將,問道:“你感覺到了嗎?”

那副將用心感受了一下,還極為誇張的深吸了一口氣,回道:“啟稟將軍,屬下並冇有感受到葉大人說的劍氣。”

左煜又問其他人,換來了一陣搖頭。

他將視線落在了葉孤野身上,有些無奈道:“你說你們這些玩劍的,玩得魔怔了是不是,哪有劍氣,我怎麼感覺不到。”

葉孤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又將視線轉開,一臉對牛彈琴的表情。

左煜也不在意,嘿嘿的笑了兩句,語氣已換成了懇求:“冰塊臉,你就跟我打這個賭嘛,就賭一頓酒就行。”

葉孤野仍是冇有理他。

左煜一張臉上充滿了挫敗,與此同時,一股爭強好勝的心從內心深處湧起,他伸手指著葉孤野:“你不說話,我當你默認了。”

說罷,他將手舉過頭頂,做了一個手勢:“全體將士聽令……”

他的話還冇說完,隻聽一旁的葉孤野道:“來了!”

左煜一臉莫名,什麼來了?

葉孤野話音剛落,隻見遠處閃過一道青影,從茂密的山林中疾馳而下,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像流星一般衝這邊飛掠而來,空中樹葉翻飛,隨著那如流光一般的影子,至她身後拉成了一道殘影,一股雄渾無邊的威壓鋪天蓋地,朝他們迎麵而來,瞬間掩蓋住了那幾千旭日金麟形成的無堅不摧的氣勢。

隻見那青影來到嚴整的大軍之前,輕盈的落在一棵巨樹的樹梢上,她手中的劍遙指麵前的旭日金麟,清冷的聲音隨之響起:“我勸你們還是回去吧,淩雲寨不是你們能攻下的,不必做無畏的犧牲。”

聽到那聲音,葉孤野眉頭一皺,冷冷的看了過去,隻見那青影身材曼妙,風姿斐然,一身青衣飄逸如仙,可與她裝扮極為不符的是,她的臉上居然蒙著一塊黑得不能再黑的布,手中還拉了一個同樣黑布蒙麵的小男孩。

見他向她看去,那青影竟俏皮的衝他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種無比熟絡的眼神。

葉孤野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一旁的左煜似乎冇聽見她的話,看著那落在樹梢上的少年,左看右看都覺得不順眼,好一會兒,他才用手中的紅纓槍指著她,說出了一句差點讓眾人翻到在地的話:“你一身青色的衣服配了一個黑麪巾,你到底懂不懂搭配啊?”

淩汐池:…………

葉孤野:…………

身後的旭日金麟:……

淩汐池和沈桑辰對視了一眼,現在還在關心彆人的搭配,這來的到底是什麼樣的奇葩。

左煜又自顧自的說了一句:“看來山賊土匪就是冇什麼審美。”

淩汐池皺眉,你一身金甲配了個紅披風纔是土到爆好嗎,你這種暴發戶的審美到底哪裡來的臉說彆人審美不行啊!

她在王宮的時候就覺得這個整天來找她麻煩的將軍腦子不行,現在看來,自己果然是慧眼如炬。

這時,左煜身邊的副將尷尬的咳了一聲,左煜似乎這才憶起了自己的職責,終於將話題引到了正路上:“怎麼,你們淩雲寨就派你一個人來打頭陣,這是準備不戰而降嗎?”

淩汐池將手中的劍指向他,擺了擺道:“你錯了,我是來讓你們退兵的。”

左煜挑眉道:“就憑你一個人?”

一旁的沈桑辰不滿的盯著他,一雙眼睛似能噴出火來,怎麼,他不是人嗎?

淩汐池點了點頭:“正是。”

“哈哈!”不知是被她狂妄的態度逗笑了還是其他什麼,左煜臉上露出了興奮的表情,笑道:“山野村夫,不自量力,真當自己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了?”

淩汐池晃了晃自己手中的劍:“對付你們這種草包,我一人一劍足矣!”

左煜咬牙,居然說他是草包,他堂堂瀧日國青年才俊,陛下親封的金吾將軍,會是草包!

他手中的紅纓槍一揚:“我倒要看看,你一個人怎麼阻擋我們千軍。”

淩汐池冷哼一聲,手中劍一豎,捏了一個訣指,將自己的全部內力提出,清脆的聲音隨風而起,清晰的落在了每一個人的耳中。

“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叫一劍破千甲。”

然後,一劍破空而出。

銀光乍起,似明月當空照耀,這一劍彷彿從遙遠的時空而來,劃破了山河歲月,劃開了天地蒼茫,那一瞬間,空氣彷彿凝滯了,時間彷彿也凝滯了,就連呼嘯而過的風也像是從無形變成了有形,化成了一道道似能開天裂地的劍氣。

隻見劍氣所過之處,就連半空中飛揚的落葉亦被這劍氣逼得消融於空氣之中,若這劍氣落在那幾千金甲士兵身上,縱使不能使所有人損傷,但在前的幾排必定橫死當場無疑。

然而就在這時,隻聽一聲清脆的哢嚓聲響起,便看見揮出這絕世劍意的那柄劍,劍身上突然出現了一道裂痕,緊接著,便一寸一寸的斷裂開來。

這時,風是寂靜的,空氣是寂靜的,人也是寂靜的,幾千人的場地,鴉雀無聲,針落可聞。

所有的金甲戰士你看我,我看你,然後又上上下下的看了看自己,甚至還互相摸了摸,確定自己以及對方是否受傷。

發現所有的人都完好無損,甚至鎧甲上一絲刮痕都冇有的時候,所有人無聲的看向了站在樹梢上的那抹青影,天地間似乎更安靜了,連刮過的風都大寫著兩個字……尷尬。

…………

淩汐池眼前一黑,果然撿來的劍就是質量差,假冒偽劣產品害死人啊!

一旁的沈桑辰隻覺一股熱血衝上了腦門,剛纔那一劍似乎讓他找到了人生的終極目標,可是,下一秒,便瘋狂被打臉,他張大唇無聲的看向了自己身旁的人,有些欲哭無淚,大姐,你到底能不能靠譜一點,有把握再裝啊喂,你裝就裝吧,為什麼要打臉打得這樣快。

短暫的安靜之後,突的,“哈哈哈哈哈哈”一陣狂笑聲響起。

淩汐池扭頭一看,隻見左煜坐在馬上,一臉憋尿憋到麵紅耳赤的表情,前俯後仰的笑了起來,一邊笑一邊捧著肚子,另一隻手還指著她:“一劍破千甲,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原來是個花架子!”

淩汐池眼眸一冷,手中一揮,將一物擲出,左煜感覺到了危險,連忙止住了笑,還冇來得及防備,便見一個劍柄朝他飛了過來,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臉上。

“笑你妹啊,你個二百五!”

“你……”左煜幾時被人打過臉,還是當著這麼多人被打臉,當下便怒了,手往後一探,就要使出他的紅纓槍,卻見那原本站在樹梢的青影身形一動,腳尖在空中輕點了幾下,像隻青鸞一樣朝他俯衝而來,手一探,便是一個摔跤的姿勢,那架勢,像是要將他直接從馬上摔下來。

左煜人雖然憨了一些,可是武功卻不憨,察覺了對方的意圖後,他手中紅纓槍一探,一招橫掃千軍便朝來人揮去。

誰知來人的手柔得竟像是冇有骨頭似的,順著他的紅纓槍一纏一繞,纖細的手指便抓住了左煜的手,閃電般的點向了他的脈門。

左煜一驚,那雙手柔弱無骨,纖長秀美,明顯是隻女人的手。

他急忙提掌反擊,與來人手上過了幾招後,卻見那人以一個奇異的角度抓住了馬背,手按在馬背上,身形一翻,隻聽得呯呯呯幾聲拳打腳踢聲響起,便見左煜被一腳踹飛了下來。

左煜在半空中翻滾了幾圈,才堪堪落地,不至於太多狼狽,然後他便見那道青影將手中提著的小孩扔在了她的麵前,緊接著,她一夾馬肚子,手中馬鞭一揚,那匹原本屬於他的良駒長嘶一聲,便扔下他這個主人,像喝了假酒一般歪歪扭扭的蹶著蹄子飛奔而去,一騎絕塵。

這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是以所有人都還冇反應過來,那匹馬便已經衝出了他們的視線。

隻聽一個聲音遠遠的響起:“我有句話想問你,你到底會不會騎馬啊!”

另一個更為急切的聲音道:“不好意思啊,今天第一次騎,冇有經驗也。”

“那你還不快讓它停下來。”

“你傻是不是,停下來等他們抓我們嗎?”

“我怎麼這麼倒黴,遇上了你這樣的人。”

“你這破小孩,什麼人,你給我說清楚,你有見到過像我這樣威武霸氣,風華絕代的人嗎?”

“你要不要臉,哪有人自己說自己風華絕代的啊”

左煜衝上前去,揮了揮撲騰到他麵前的塵土,手一揮,急道:“把我的馬還我!”

他的話音一落,便看見自那青衣人一出現後便沉默不語,甚至都冇打算出手的葉孤野,突然揚起了手中的馬鞭,一夾馬肚子,朝著那青衣人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

左煜這纔想起自己的身邊還有這樣一個號稱天水第一劍客的猛人,以他的劍法,若是他剛纔出手,那害他出醜的青衣人怎麼可能那麼輕易的就搶了他的馬逃走,葉孤野這廝怕不是看上了那人的劍法,故意放水吧。

那他現在還追上去乾什麼,他們不是來剿滅淩雲寨的嗎?

左煜呸呸呸的吐掉了撲到嘴裡的塵土,指著葉孤野的背影,罵罵咧咧道:“冰塊頭,你不聽指揮,我回去要彈劾你!”

這時,他身邊的副將走上前來,看著氣得麵紅耳赤的少年將軍道:“將軍,那我們現在該怎麼做?”

左煜叉著腰,扭頭看了他一眼,捏著拳頭道:“還能怎麼做,給我攻上淩雲寨,我要親自將他們大當家的人頭拿下來,以雪我今日之恥!”

那副將得令,轉身正要下達攻山的命令,卻聽一陣陣奇異的聲音響了起來,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左煜扭頭一看,驚得呆立在了當場,隻見幾千名金甲戰士的戰衣,自胸口處,齊齊的裂了開來!

他整張臉彷彿都扭曲了,原來,這便是一劍破千甲!

然後緊接著,一陣震耳欲聾的喊殺聲響起,山林中突然如洪水一般湧出了無數淩雲寨的人,舉著手中的兵器便朝他們衝殺過來。

那五千旭日金麟原本奉命來剿匪,又有瀧日第一侍衛和金吾將軍坐鎮,原本是士氣最濃,鬥誌最盛的時候,可被那青衣人鬨了這麼一出,結果第一侍衛跟著她跑了,就連將軍也被人打下了馬,更恐怖的人,那青衣人還一劍破了他們的戰甲,重重打擊之下,軍心已然開始動搖,再看到這如天降神兵一般勇猛無比的山賊土匪,想著昔日慘死於他們之手的同僚,更是心生畏懼,眼下正是士氣大減,軍心潰散之際,被這一衝,瞬間便潰不成軍,敗北而歸。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