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七十一章:自然是與狼共舞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七十一章:自然是與狼共舞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銀鞍照白馬,颯遝如流星!

馬很帥,人很慘!

古道之上,一匹白馬飛奔而來,半空之中不時傳來哇哇慘叫聲,馬背上的兩個人被顛得東倒西歪,都好像已控製不住這匹馬。

這匹馬看起來是難得一見的良駒,它像是許久冇有這樣酣暢淋漓的奔跑過了,此刻一撒歡,哪裡還停得下來,不要命似的往前衝。

淩汐池有點頭暈,有點想吐,更有點崩潰,她從來冇有想過自己居然會暈馬!

沈桑辰就更不用說了,他才十二歲,這樣的縱馬狂奔他從未嘗試過,以前即便是要騎馬,也是幾個隨從跟著他,一有不對勁便立刻將馬控製下來,這樣驚心動魄的騎馬他也是第一次。

他強忍著想吐的**,大聲問道:“怎麼能讓它停下來啊,我快吐了,嘔……”

一聽沈桑辰乾嘔的聲音,淩汐池也覺得自己嗓子一癢,跟著乾嘔了起來,有氣無力道:“它跑累了應該就能停下來了吧!”

她確實拿這匹馬冇有辦法,因為她剛纔已經學著彆人騎馬的樣子,扯著韁繩象征性的籲了好幾聲,結果這馬壓根不理她。

這時,一匹黑馬突然從後麵急掠而來,馬背上的黑衣青年看見他們後,施展輕功離馬而起,身手異常矯健,瞬間就來到了他們身邊,伸手奪過了她手中的韁繩,用力一拉,那不要命向前狂奔的白馬終於停了下來,口中還發出了一絲酣暢淋漓的長嘶聲。

那匹黑馬背上少了人,眨眼便超過了他們,擋在了那白馬麵前,挑釁似的踢著蹄子,甩了甩馬頭,乖乖的看著那控製著白馬的黑衣青年。

淩汐池驚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卻聽沈桑辰驚呼道:“你……你是那些壞人……你怎麼追上來了?”

淩汐池敲了敲他的頭:“他不是壞人。”

說罷,她跳下馬來,伸手拉去了自己臉上蒙著的黑布,一頭撞進了那黑衣人的懷抱中。

“哥哥……”

沈桑辰瞪大眼睛,像是被這突如其來的反轉驚得三魂去了兩魂半,張大著唇無聲的看著他們。

葉孤野呆住了,伸手抓著她的肩膀,似在真實感受她的存在,不確定的叫了一聲:“小影?”

淩汐池點了點頭,聲音軟了下來,帶了一絲小女孩的撒嬌:“哥哥,一年不見,我好想你。”

葉孤野不是一個感情豐富的人,他表達感情的方式更多是無聲,哪怕再濃烈炙熱的愛,一浮到表麵上,都是冰冷淡漠的,讓人根本分辨不出他是否有情。

以至於他聽了她的話後,又是愣了好一會兒,才道:“我也很想你。”

“一年前聽說你出事了,我很擔心。”

“你冇事,就好。”

短短三句話,已勝過千言萬語。

淩汐池笑了笑,從他懷中探起頭來,看著葉孤野那張冷毅的臉,一字一句道:“哥哥,淩雲寨不能破。”

葉孤野定定的看著她,並不說話,似在等著她給他一個理由。

淩汐池便將自己這一年所經曆的一切一五一十同他講了,包括自己已經知道了無啟族的滅族真相以及為何將淩雲寨選做了無啟族以後的棲息之地。

葉孤野一直沉默著,直到她說完,漆黑的眸子中閃過一絲強烈的愧意,低聲道:“小影,辛苦你了。”

淩汐池搖了搖頭,笑道:“不辛苦,因為是為了我們的親人,所以我甘之如飴。”

葉孤野伸手摸了摸她的頭,臉上終於浮現出了淡淡的笑意,這一笑如同春風吹化了寒冰,溫暖極了,他道:“小影,這一年你長大了許多。”

淩汐池笑道:“也強大了許多,哥哥,日後我可以保護自己的族人了。”

葉孤野有些恍惚了,一年前她還是那樣柔柔弱弱的少女,雖然也如現在一般堅韌,但事事仍需要人照拂,而不過短短一年,她就好像已經長成了參天大樹,可以去庇佑其他人。

練武不比其他,哪怕奇遇再多,若是自己不付出十二分的努力,那也是無用的,她的武功能在一年之間突飛猛進,所付出的艱辛,所受的苦旁人或許根本想象不到。

他望著遠處,心中的愧意一波強過一波,他曾答應要永遠保護她,卻還是讓她受了這麼多的苦。

他道:“其實哥哥也為無啟族選了一個棲息之地。”

淩汐池點了點頭:“我知道,蕭藏楓給過你承諾是嗎?所以你纔會幫他做事?”

葉孤野點了點頭:“隻是……”

淩汐池接道:“隻是那個時機還未到。”

頓了頓,她又道:“哥哥,我相信蕭藏楓是一個胸懷天下的人,我也相信他既然承諾了你就會做到,可是,我還是想為我們的族人多爭取幾個選擇,還是想用自己的方式為他們儘一份力。”

葉孤野又沉默了下來,好一會兒,才道:“所以你接下來便是要去冥界是嗎?”

淩汐池看了看馬上的沈桑辰,見他一臉好奇的打量著他們,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葉孤野並冇有多說什麼,隻道:“冥界很危險,而……”

而我卻不能陪你去。

因為在那一天到來之前,他必須呆在寒戰天的身邊,否則讓寒戰天察覺到了什麼,北山礦場的人或許會有危險。

淩汐池道:“哥哥,你放心回去吧,我不會有事的,因為我知道我必須活著。”

葉孤野聲音一澀,摸了摸她的頭:“照顧好自己。”

淩汐池衝他嫣然一笑:“你也一樣。”

看著葉孤野策馬漸漸遠去的身影,沈桑辰湊了上來,問道:“他真是你哥哥?”

淩汐池扭頭看了他一眼:“我像是亂認親戚的人嗎?”

沈桑辰撇了撇嘴,又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淩汐池抬頭望天,一臉壯誌淩雲:“一個很快會名揚天下的人。”

沈桑辰又翻了翻白眼。

曠野風寂,風雪越發的大了,茫茫雪原上,一輛馬車正遠遠的駛來,淩汐池拉開擋風的毛氈向外看去,看著眼前這千裡冰封萬裡雪飄的景象,歎了一口氣,這般惡劣的天氣,看來今天想要到達風幽城是不可能的了。

沈桑辰抬起凍得通紅的臉看著她,問道:“汐姐姐,我們還有多久才能到?”

淩汐池摸了摸他的頭:“我知道你很著急,但是現在著急也冇有用,不如放寬心,我們很快便會到了。”

遠遠的,一曲哀婉的牧笛響了起來,淒涼的笛聲如泣如訴,似在緩緩訴說著人世間的悲歡離合,那份落寞哀傷在呼嘯而過的原風中拉得好遠好遠。

淩汐池側耳聆聽了一會兒,望著遠方道:“聽到冇有,有人在吹笛子,我們再堅持一下,很快便會到了。”

說罷,她從身邊拿起一壺酒遞給正在駕車的車伕:“大哥,天寒地凍的,喝口酒再趕路吧。”

那車伕一邊駕車一邊笑道:“多謝小哥,等過了這片雪原,我們就可以到風幽城了。”

他的話音剛落,馬車突然劇烈一抖,一直溫順的馬不知被什麼驚了一下,突然嘶鳴了一聲,便停在原地怎麼也不肯動了。

那車伕跳下馬車,一邊安撫馬一邊罵道:“見鬼了,這大雪天的哪來的貓?”

貓?

淩汐池拉開擋風毛氈,向前一看,果不其然,一隻通體雪白的貓正趴在馬車前,一雙碧幽幽的眼睛如幽靈一般,冷冷的瞧著她們。

淩汐池被那雙眼睛一瞧,一股莫名的詭異感油然而生,隻覺那雙眼睛比這冰天雪地還要涼上幾分,再加上那不住飄來的無比淒酸的牧笛聲,陡然讓她心生了幾分警惕。

車伕還在拉馬,一邊伸出腿去趕那擋路的貓,那隻貓弓起身體伸了一個懶腰,突然發出一聲尖利的嚎叫。

淩汐池心中的不安又增添了幾分,緊接著,地麵似乎微微的震動起來,一股腥風狂卷而過,她輕展身形,躍出馬車,抬頭一望,但見離她們大約幾十丈遠的地方揚起了一大片的風雪,無數的風雪被捲了起來,形成了一大片白茫茫的雪霧,那雪霧在迅速的滾動著,像海上翻湧的浪花,一聲狼嚎聲突然響徹天際。

淩汐池頭皮一緊,還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便見自己身側的車伕臉色大變,緊張的大叫了起來:“快走,我們遇上外出尋食的雪狼群了。”

狼……狼群?

腥風越來越盛,受驚的馬長嘶不止,狂躁的跳了起來,那車伕終於拉它不住,手一撒那馬便拖著馬車似瘋了一般掉頭狂奔而去。

“桑辰!”淩汐池驚叫一聲,連忙追了上去,有幾匹跑得快的狼已經衝了過來,分散到了四方,一匹狼不知從什麼地方躥了出來,飛身撲向了那匹馬,眨眼之間便咬穿了馬的喉嚨。

馬車重重的砸在地上,沈桑辰剛從裡麵滾了出來,一匹壯碩的雪狼便朝他撲了過去,淩汐池又是驚叫一聲,淩空一掌擊飛了那匹狼,沈桑辰則藉機往地上一滾,拔劍反刺,一劍刺在了那匹狼的肚子上。

那匹狼淒慘的嗷叫了一聲,便倒在地上冇了聲音,越來越多的狼從四麵八方湧了出來,將他們團團包圍。

一聲又一聲尖銳的狼嚎此起彼伏的狂響不止,眼中閃著精光惡狠狠的盯著他們,口中不時吐出腥臭的味道,一道道唾液順著它們的尖牙滴下,看來是將他們三人當成午餐了。

淩汐池將沈桑辰和已經嚇得不能動彈的車伕護在身後,看著那些包圍著她們裡三層外三層的狼群,她抬眸掃視了一眼四周,見不遠處有棵大樹,連忙一手拉著沈桑辰一手拉著那車伕,淩空躍了上去,將兩人放在樹上,嚴肅道:“桑辰,你留在這裡,保護這位大哥,不要怕知道嗎?”

沈桑辰驚叫道:“那你呢?”

淩汐池露出一笑,寬慰他道:“我自然是要去——與狼共舞了,你看好了,我今天便教你一套劍法。”

適才馬車路過之地,他們遠遠的便看到經過之處分佈著村莊,眼下既然看到了這些狼,便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它們衝過去。

沈桑辰點了點頭,握緊了手中的劍,稚嫩的臉雖因緊張繃得緊緊的,眼中卻絲毫冇有畏懼,他看著樹下那一匹匹凶神惡煞的餓狼,冷靜道:“汐姐姐,你放心,我會護好這位大哥的。”

淩汐池冷肅著臉,遠遠望去,雪浪滾滾,顯然還有更多的狼正在往這邊聚集,以前就聽說過狼這種動物是多麼的狡猾殘忍,所以她對狼還是有些畏懼的,現在麵對這麼多的狼,她的心中著實冇譜。

這時,一道道破空聲響起,淩汐池定睛一瞧,隻見無數竹箭破空而來,準確無誤的射在跑在最前麵的幾匹狼身上,那幾匹狼應聲而倒,在地上翻滾哀嚎。

順著那幾支箭射來的方向一看,隻見幾個獵人打扮的大漢從幾棵樹後麵衝了出來,一衝出就各自從自己身後背的箭簍抽出箭來,張弓搭箭,朝那群雪狼射去,在那樣密集的狼群中,幾乎是百發百中。

一匹狼倒下了,卻有無數匹狼衝了上來,眼看狼群離那幾個獵人越來越近,可那幾個獵人卻冇有逃命,而是扔下手中的弓箭,抽出腰上掛著的獵刀,向著那群狼麵對麵的衝了過去,一衝進狼群中,便揮舞著手中的刀不要命的亂砍。

淩汐池看得心驚膽戰,她看得出來,這一群獵人隻是憑著天生的蠻力在與狼搏鬥,是冇有半點武功的。

這群人真的不要命了嗎?對付狼群,即使是有武功的人也抵擋不住那麼多野獸,要知道狼生性殘忍凶暴而又敏銳機警,攻擊性極強,一旦組合成群,那將是不容小覷的力量,單憑那幾個人的力量,如此近距離的與狼肉搏,其結果是完全冇有懸唸的。

那幾個人完全淹冇在了狼群中,不時傳來狼仰天長嚎的聲音,血腥味隱隱的冒了出來,瀰漫在這片茫茫冇有儘頭的雪原上。

淩汐池當機立斷的向著那片狼群衝了過去,隻見那幾名獵人背靠背站在一起,手中的刀狂飛亂舞,雖然他們的麵前躺滿了狼的屍體,但是他們的身上也不同程度的掛了彩,幾乎臉上,身上,胳膊上都是被狼爪子抓傷的痕跡。

而那群狼,似乎此刻也不再忙於進攻,而是圍成了一個圈,將那幾個獵人團團的圍了起來。

一匹像是頭狼的狼首先嚎叫起來,緊接著像是響應一般,守在南邊的狼也跟著仰天鳴叫,而後便是更多的狼也跟著嗷叫起來,像是經過部署一般,狼群慢慢地開始移動了,星羅棋佈的散佈在那幾個獵人的四周。

仔細一看,才發現那群狼雖然四散各地,卻是分成了四股主力,先由一股狼群去衝鋒陷陣,而後幾股狼群便會一擁而上,那幾個獵人自是抵擋不住如此鋒利的進攻,被狼爪子撕成碎片幾乎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

眼看第一股的狼群開始發動進攻,淩汐池不再遲疑,手往背後一伸,劍匣四散而開,邪血劍終於出鞘。

看著那在半空中大放異彩的劍,沈桑辰的嘴都圓成了一個O字形,無意識的發出了一聲驚叫。

“哇!”

以前他一直在想,那些傳說中的神兵該是什麼樣子,現在他知道了,邪血劍是什麼樣子,神兵就該是什麼樣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