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七十三章:慕家之女,當母儀天下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七十三章:慕家之女,當母儀天下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一雙溫熱的手覆在了她手上,滾燙的指尖捏住了她的掌心,那有些灼人的溫度彷彿順著掌心的脈絡傳到了她的心間,帶著一種奇異的安撫力量,讓她的全身忍不住一抖,瞬間安定了下來。

花遲的聲音在頭頂響起:“放心,在我們找到他們之前,他們會對桑辰好的。”

淩汐池忍不住抬頭看了他一眼,一對上那雙眸子,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瞬間湧來,那是一種靈魂上的顫栗,她幾乎是下意識的就將手縮了回來。

她望著那個黑衣少女消失的方向,喃喃道:“剛纔那個吹笛的少女又是誰呢?”

花遲也順著她的視線望了過去,漫不經心道:“一個很危險的人。”

淩汐池扭頭看著他,臉色有些發沉,疑道:“你知道那是誰?”

花遲笑了笑,對上了她的視線,問道:“你可知,在冥界裡,最危險最神秘的其實並不是冥王。”

“是誰?”

“是四**王之一的彼岸花。”

“……為何?”

為何一個護教法王會比冥王還要神秘危險?

花遲道:“因為她與其他三個法王不同,她是最後入這冥界的,冥王很少會出動她,而且她姓慕,叫慕蓂牙。”

“慕姓並不稀奇,但是在前朝,昇鄆帝國開國時,江原有一個慕家,統管著幾方勢力,淩帝爭奪天下之時,曾得慕家鼎力相助,他們有一個天生的本領,就是能聽懂百獸之語,故而能以音律控百獸,淩帝一統天下後,慕家家主被封江原王,慕家的女兒順理成章的便成了淩帝的皇後,自那時起便有一個美言,慕家之女,當母儀天下,說也奇怪,之後昇鄆帝國的每一任皇後,都姓慕!”

“昇鄆國破後,慕家便隱遁了,據說,他們在等待著下一任的帝王,不是現在五國的王,而是真正的一統天下的帝王。”

淩汐池:“……”

“所以你的意思是,這個彼岸花是江原王的後人,他們等了幾百年,就是還想讓自己的後人有一天坐上這母儀天下的位置?冥界也許和江原王後人的勢力勾結在了一起?”

花遲點了點頭:“昇鄆雖已國破幾百年,可慕家之女的溫良賢淑至今廣為流傳,現在戲樓上還有不少關於這慕家皇後的話本子,現在天下將亂,在百姓心中,日後大概也需要這樣一位端莊賢良的天下之母吧。”

淩汐池皺了皺眉,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原本這個話題是很嚴肅的,可經她一笑,瞬間顯得幾分滑稽,花遲眉頭一挑,饒有興趣的看著她:“很好笑嗎?”

淩汐池搖了搖頭:“不是好笑,是有些感慨。”

花遲疑道:“天下之母,那是何等榮耀,難道在你看來,不值得去為此一搏?”

淩汐池一眨不眨的望著花遲,歎道:“世間有太多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之人,可我一直覺得人應該活在當下,享受現在的美好時光,不要去奢求一些遙不可及的事情,心能自在便是最好的。”

“………”

“若如你所說,昇鄆亡國已有幾百年,他們看不上如今這分裂的天下,一直在等待能有一個君王再次一統天下,希望有朝一日再將慕家的女兒推上那個高不可及的位置,揹負著這些,那個慕姑娘所承受的壓力應該很大吧,她自小便被灌輸有朝一日她將母儀天下,不隻是她,還有過去這幾百年的慕家姑娘,她們都有這樣一個期盼,一生被困在一個遙遙無期的美夢中,再看著那個夢漸漸的枯萎,做過那樣的夢後,又怎甘平凡,我竟不知該說她們是可敬還是可悲。”

花遲定定的看了她一會兒,才道:“或許這次那個夢離他們並不遠,他們也許已經找到了那個能帶給他們希望的人了。”

腦海中有什麼東西電光火石般的一閃,淩汐池睜大眼睛看著他,驚叫道:“什麼?”

花遲道:“聽說冥界多了一個少主。”

頓了頓,他又道:“寒月國的三公子最近回國了。”

雖然淩汐池的心中已經想到了這個可能,可真正聽花遲說出來,她的心還是忍不住咯噔了一下,震驚的看向了他。

月弄寒的傷好了?他回國了?

難道冥界的少主便是他?

他接受了冥王這個外公?

慕家看中了他?

心中發出了一連串的疑問,她不由得想到之前在陰河穀月弄寒對她說的那番話,他就算是死,也絕不受冥王的擺佈,為何現在又要做回冥界的這個少主,難道……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知道了自己的親生父親到底是誰?

一想到了這裡,她的眉頭蹙得更緊了。

花遲麵上那種饒有興趣的表情更甚了:“你的表情很不對,你知道冥界的少主是誰?還是你認識寒月國的三公子?”

淩汐池驟然回神,連忙否認道:“不認識,我隻是在想,難道這就是他們那麼想要噬魂的原因?不惜設下重重陷阱,抓了桑辰的父親,又抓了桑辰。”

花遲道:“我倒覺得,他們並不是那麼想要噬魂陣法,想要陣法,一個沈行雲便夠了,現在他們大費周章的抓桑辰,我反而覺得他們是對你更感興趣,不知,你的身上有什麼能讓他們感興趣的,莫非……”

他的話還冇說完,便被淩汐池一個惡狠狠的眼神打斷:“你再這麼試探下去,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這些人既然能跟著她,自然知道了她是誰,若真是如此,他們當然要的不僅僅隻是噬魂,還有龍魂,若是有了龍魂,又有了慕家這個流芳百年的家族,他日爭奪天下的時候,噱頭都比旁人高上幾分。

隻是……這是月弄寒願意的嗎?

那個看起來閒雲野鶴,自在如風的人,她不相信他會主動陷入這些爭鬥之中。

她的心中有些不痛快,連神色也微微冷了下來。

花遲看著她有些冷肅的臉色,又輕輕說道:“這次分彆,我還打探到了一個訊息,是關於你的。”

淩汐池驚道:“與我有關的?什麼事?”

花遲的視線落在她腕間的那一串靈山血珀上,目中隱隱帶著憂慮,問道:“你手上這串血珀是不是仙霞師太之物?”

淩汐池也看向自己手腕上的那串血珀,血珀在白雪的映襯下愈加的通明透亮,一看便知不是凡品,這是師父留給她的遺物,她一向很珍視,師父也同她說過,這靈山血珀乃是仙霄宮的鎮宮之寶,眼下花遲這般神色,難道他知道了什麼,於是她回道:“對啊,有什麼問題嗎?”

花遲麵露凝重之色:“這血珀乃是仙霄宮鎮宮之寶,曆來是仙霄宮掌門的象征,隻是當年仙霞師太擅自脫離仙霄宮,唯一帶走的東西便是這血珀,這次我無意間打探到了一個訊息,仙霄宮下一任繼位掌門出山曆練,並由兩位靈使陪同,這下山的第一要務便是要尋回這靈山血珀,並捉拿仙霄宮的叛逃弟子。”

“你的意思是,他們要捉拿師父?”

“……”

“可師父已經仙逝了。”

花遲麵上的神色越發凝重,道:“如今血珀在你手上,他們要的自然是你,至於是何原因,我也不太清楚,我們可以打探清楚了再作打算。”

淩汐池點了點頭,有些心煩意亂,心情更是沉重無比,事情一件一件的接踵而至,現在就連仙霄宮也冒了出來,她不由得歎了一口氣:“這仙霄宮的新任掌門是誰呢?”

花遲麵色一變,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張開嘴正想說什麼,卻被那幾個獵人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兩位公子真是好功夫,我代我們村子裡的人感謝兩位公子的救命之恩。”

花遲嘴唇一抿,扭頭看著那幾個獵人互相攙扶著走了過來,神情有些漠然,將自己手中的藥瓶遞了出去:“狼牙有毒,你們先用這藥敷一下。”

那幾個獵人千恩萬謝的將藥瓶接了過去,花遲接著問:“狼性向來凶狠,剛纔你們怎麼會不計性命的和狼群硬碰硬?”

“唉!”其中一個獵人歎了一口氣,臉上頓時佈滿了無奈的表情:“公子有所不知啊!往年冬天我們村裡也被狼襲擊過,可是也冇有幾隻,和著村裡的人,也就打死了。可是今年的風雪特彆大,也不知道從哪裡就來了這麼多隻狼,狼找不著吃的,就闖進了我們村子裡,村子裡的豬啊,牛啊,都被它們吃得乾乾淨淨,怕是到了最後就要吃人了,村裡的人害怕了,狼又太多,經過村長的決定,挑出了我們村裡最勇敢的獵人,打算和狼拚死一戰。”

淩汐池愕然的看著他們,這不是以卵擊石嗎?

花遲看出了她心底的想法,笑道:“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拚死一搏,或許會有條活路。”

那獵人看了花遲一眼,攤開手道:“公子說的是,我們這樣做,無非也是想就算犧牲了我們,也要殺那麼幾隻狼,或許狼害怕了,就會離開這裡了,可是,連我們也想不到,山原上居然多了這麼多的狼,以前雖然有狼,但也不至於這麼多,可是今天這狼群的規模,也是著實將我們嚇了一跳,不過一個晚上的功夫,不知道這麼多狼是從哪裡來的,剛纔若不是兩位公子出手相救,恐怕我們幾人今天葬身狼腹不說,還得搭上全村人的性命了。”

淩汐池冷聲笑了出來:“幾位大哥不用怕,那些狼是衝我們來的,我們走了就冇事了。”

看來他們是知道這裡是去風幽城的必經之地,所以纔會在這裡以狼群牽住她,若非今天這幾個獵人出現,要從她手上搶到沈桑辰,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的心又沉了下來,她實在冇有想到,來的人裡麵居然還有冰冽。

她的話將那幾個獵人嚇了一跳,麵麵相覷的不知道她這話是什麼意思,花遲的目光也落在她的身上,眼中閃過一絲疼惜。

淩汐池心中倒冇太大的起伏,反正也不是第一次遇上這樣的事了,自她踏上這片土地的第一天起,危險就冇斷過,反倒將她的心錘鍊得更加堅韌,眼下當務之急是得先將沈桑辰救回來。

於是她向那幾名獵人抱了抱拳,道:“各位大哥,既然狼群已散,你們快回家去吧,我們還有要事處理,就此彆過,後會有期。”

花遲看著她臉上與她年紀不相符的沉著冷靜,突然彎腰將她抱了起來,用著不容拒絕的口吻道:“現在走還不行,你忘了那些逃跑的狼了,若是它們去而複返怎麼辦,況且你也受傷了,若是不好好將傷口清理乾淨的話,很容易感染的。”

那幾個獵人目瞪口呆的看著他們,其中一個更是漲紅了臉,心直口快道:“兩位公子這……”

淩汐池心知他們定是想歪了,此時的她做男裝打扮,兩個大男人抱在一起確實有礙觀瞻,臉一紅連忙道:“你快放我下來。”

殊不知,她此時的神態在那幾個獵人看來,卻是無比嬌羞的撒嬌之態,好在其中一人反應頗快,當即附和著花遲的話:“對啊,小公子,你傷得這樣嚴重,如果不嫌棄的話,就到我們村裡坐一下吧,天氣這麼冷,喝點熱乎乎的茶,將全身烤暖和了再上路也不遲啊。”

淩汐池道:“可是桑辰……”

花遲打斷了她的話:“聽我的,桑辰不會有事的,我會讓我的朋友幫忙打探訊息。”

淩汐池尷尬道:“那你也先將我放下來再說,我是腿傷了,又不是腿斷了,我自己可以走。”

花遲斜睨了她一眼,不由分說的朝前走去:“傷了斷了有分彆嗎?總之,乖乖的彆動,不然會疼的。”

淩汐池小聲嘀咕道:“其實也不是很疼。”

說來奇怪,在這能凍死人天氣裡,花遲的懷抱居然很溫暖,漸漸的,她也不再掙紮了,還無意識的又靠近了他一些。

一來她不想拒絕他的真心誠意,二來如果他們現在走了,說不定會殃及到這群無辜的村民,略微思考了一下,她不再說什麼,跟著那些獵人到他們的村裡去了。

花遲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手上更是不由自主的將她抱得緊了一些,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麼,埋頭問懷中之人:“你怎麼不問我仙兒去哪裡了?”

淩汐池心一沉:“……”

花遲皺了皺眉頭:“你早知道仙兒有問題?”

“……”

花遲的麵色越來越沉,像是佈滿陰霾的天空,陰鬱得嚇人:“所以,你是故意讓我和她走的。”

“……”

花遲咬牙道:“你懷疑我?”

聽著花遲咬牙切齒的聲音,淩汐池總覺得他咬的好像是她的骨頭一般,感覺到花遲的手動了動,有一種想要將她扔出去的勢頭,她連忙抓住了他的衣領,十分冇有威懾力的威脅道:“你彆輕舉妄動啊!”

“還有,我也有話想問你,你剛纔說的那些訊息應該算得上是很秘密的訊息了,你為何會知道得那樣清楚?”

這下輪到花遲無語了,隻是無意識的又將她抱緊了一些。

淩汐池冷哼了一聲道:“你這麼神通廣大,想必也不是什麼平凡人,你究竟是誰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