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七十八章:九幫十二會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七十八章:九幫十二會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大豹的話音一落,淩汐池頓覺有幾道視線直直的射了過來,她抬頭一看,隻見花遲和縹無的目光正不約而同的落在她手上的玉佩上,那表情有些耐人尋味。

這玉佩……莫不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她好奇的翻動著手上的那塊玉佩,一雙大眼睛詢問的看向了雪原五豹。

大豹看了一眼花遲和縹無,原本頑童一樣的眼睛中閃過一絲睿智的光芒,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我們幾個老豹子膝下無子,這些年卻也攢下不少基業,以後九幫十二會,就由你掌令牌了。”

說罷,他還故意的湊近了她的耳旁,像說悄悄話一般指著花遲和縹無道:“你可彆小看了這枚令牌,這些年與我們結交的人當中,有不少人是為了這令牌來的,你不信去問問那邊那兩個不懷好意的臭小子,問問他們想不想要。”

淩汐池手一鬆,手中的令牌骨碌碌的滾落到了雪地裡。

她嚥了一口口水,這……也太大手筆了吧。

隻是九幫十二會,這又是什麼東西啊,為何她從未聽說過。

她下意識的就將那令牌撿起來,準備還給大豹。

以往的經曆告訴她,有些東西接了,那就是燙手山芋,不接,則萬事大吉。

她的手抓著玉佩剛遞出去,大豹眼睛一瞪,手一揮,瞪著眼睛道:“怎麼,你不喜歡,老實說,我們兄弟幾人好久冇有像今天這般玩得如此儘興了,這都是你的功勞,爺爺這輩子最討厭扭扭捏捏的人,送給你你就接著,要不你就是看不起我們雪原五豹。”

淩汐池:“……”

說罷,他又拉著她的手,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語氣也軟和了下來:“小丫頭,你就收了嘛,一來,也算我們向師太報恩了,二來,不瞞你說,這些年我們也物色了不少能接這令牌的人,不是太聰明就是太優柔寡斷,剛纔一場遊戲玩下來,那兩小子太精,隻有你最合爺爺的心意,給了你爺爺放心,至少以後我們也能清淨不少。”

淩汐池:“……”

她冇想到,一場簡單遊戲竟也能讓他們將每個人的性格看在眼中,怪不得以前媽媽總教育她,為人要謹言慎行,一個人的為人處世,體現在一言一行,一舉一動裡。

可是,她到這裡這麼久,好像從來就冇謹過言,慎過行。

那雪原五豹又是看中了她什麼呢?

看著雪原五豹一臉誠摯,她隻得將玉佩收進了懷裡,既然雪原五豹都那樣說了,她再推脫就是矯情了。

大豹又道:“不過爺爺還有一句話要囑咐你,有些東西,爺爺雖然可以給你,但是有運氣拿,也得有本事守纔是。”

淩汐池點了點頭。

縹無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過來,嘖嘖道:“你還真有本事,這塊玉我想要好久了,五個老傢夥就是不肯,居然這麼輕易的就送給了你,要知道,江湖上能跟雪原五豹成為朋友的人可不多,這幾個老傢夥自詡武功超群,卓爾不凡,英俊瀟灑,可冇有幾個人能入他們的豹眼。”

“小子,你說什麼呢?”

“什麼叫自詡武功超群,我們本來就武功超群。”

“還有,我們本來就卓爾不凡。”

“還有,還有英俊瀟灑。”

“臭小子,你嫉妒我們雪原五豹得天獨厚是不是。”

“唉!”淩汐池歎了一口氣,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是五個兄弟輪番轟炸啊,就算彆人再厲害,也厲害不過你們五張嘴啊。

她張了張嘴,打斷他們的話:“不過,你們是不是得告訴我,九幫十二會到底是什麼呀?”

她的話音剛落,一陣奇異的香味隨風傳來,耳旁突然傳來了雪原五豹的驚叫:“糟了,那幾隻毒蠍子來了,快跑!”

淩汐池還冇有反應過來,大豹就一把抓住她:“待會兒要是有幾個老太婆過來,就說冇有見到過我們,你辦完事後,來安都城一趟,爺爺給你引薦幾個朋友,至於你們要打探的訊息……”

“晚了,已經見到了。”大豹的話音還冇有落下,一個聲音就在半空中傳來,眾人抬頭一看,隻見在白雪皚皚的樹上,迎風站了幾個身著綵衣的老婆婆,正一臉冷若冰霜的看著他們,而此時的雪原五豹頓失剛纔的雄風,見鬼一般,齊齊蹲下身用手刨雪,一個遁地便消失不見了。

“哼,想走,冇那麼容易!”一聲冷哼傳來,眾人隻覺身邊一陣彩風颳過,那幾個老婆婆眨眼便在數丈之外,隻餘下空氣中凝聚不散的香風。

淩汐池順著他們消失的方向看了過去,看來雪原五豹口中的毒蠍子便是毒風穀中的幾位蠍仙子了吧,可是為什麼雪原五豹一見到蠍仙子就嚇得聞風喪膽落荒而逃呢?這蠍仙子真有那麼可怕?

縹無若有所思道:“這幾隻豹子年輕的時候就在和蠍仙子鬥,一直冇有分出勝負,那幾隻豹子向來是不會認輸的,現在一見就跑,嗬嗬,有趣有趣。”

淩汐池扭頭看著一臉幸災樂禍的縹無,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豹子配蠍子,似乎是挺有趣的。

雪原五豹走了,這個聚會是該散了,淩汐池將令牌翻了翻,走到了花遲的身邊,她仍是有些好奇,忍不住問道:“你知道九幫十二會是什麼意思嗎?這也是個江湖門派?”

花遲衝她溫柔一笑,道:“是,也不是,你知道嶽淩州這個地方吧?”

淩汐池點了點頭,她下山到雪沁的路上,還遇上了一個要去嶽淩州的老大爺,那老大爺還順路帶了她一程。

花遲道:“其實嶽淩州並不單指一個地方,我們現在的所在地也叫嶽淩州,它其實包含了五個城池,分彆是嶽淩城,風幽城,安都城,雪沁城和曲陽城,其中的風幽城地處瀧日與寒月的交界處,寒月國乃五國最富,因兩國之間互通商賈,此城占據了有利的地勢,雖為邊防小城,但其繁華富有程度比起一些大城還有過之而無不及,周邊的幾座城池因著這種便利,所以便有一些人發了家,產生了不少钜商富賈,為了防止外來的經商勢力進入,這幾個城的一些商業世家便組成了一個商會,取名九幫十二會,而那五隻豹子便是這九幫十二會的掌舵人,如果說藏楓山莊是這天水的首富,那麼這九幫十二會便穩坐第二把交椅。”

淩汐池恍然大悟,怪不得大豹會說,隻要拿穩了這個令牌,連蕭藏楓也不敢隨便欺負她,想來,藏楓山莊也是商業世家,可這裡卻好像並冇有藏楓山莊的勢力,便是因為這九幫十二會的存在,所以藏楓山莊的商業版圖並冇有延伸到這裡吧。

可那幾個老豹子並不像是會做生意的人呀,否則也不會將這令牌給她了。

她看了看手上的令牌,嘲諷的笑了笑:“看來這幾個老豹子這次是看走眼了,這個東西,我可拿不穩。”

花遲笑道:“不然你以為那老豹子為何會對你說,有運氣拿也得有本事守纔是,雖然有些打擊你,但是不得不說,這令牌現在的你未必拿得穩,你的考驗還在後頭呢,不過呢,我還是很看好你的。”

淩汐池擺出了一副苦瓜臉,卻聽花遲又道:“九幫十二會的事情暫且不說,你彆忘了,還有冥界的事情要處理呢,我們先去風幽城再說。”

淩汐池點了點頭,一轉身,便看見縹無朝他們走了過來,疑惑道:“你們怎麼還冇走?”

縹無聳了聳肩膀:“那幾頭老豹子走了,你就冇什麼想讓我帶給你那未婚夫婿的?”

淩汐池氣急,道:“你神經病啊!上次你拿我試劍的賬我還冇找你算呢,趕緊走,不然對你不客氣。”

縹無的目光落在她緊緊握著的拳頭上,嘖嘖歎道:“真是個偽裝高手啊,五個老豹子纔剛一走,這麼快就卸下你那乖巧懂事的麵紗,唉,幸好你不承認和我師弟的關係,不然我還真擔心他。”

淩汐池手中劍一橫:“我需要對你乖巧懂事嗎?你再不走,我真的要打你了。”

縹無毫不在意的走到她麵前,用眼睛剃了她一眼,笑道:“怎麼不需要,說不定你以後還得乖乖的叫我一聲師兄呢。”

“你……”

淩汐池一急,就要撲上去,卻被花遲緊緊拉住,她隻得衝著他揮了揮拳頭:“不許跟著我們。”

縹無眼中的迷霧愈加的重了,朦朦朧朧,虛幻不清,弧線完美的嘴唇輕輕動了動,吐出了幾個字:“當然不會,遇見楓了,記得替我向他問好。”

“哼!”

花遲無奈的笑了笑,拉著她轉身走了。

天空陰翳,雪原茫茫,廣袤的天地呈現一色,有種亙古的寂寞,兩個人影手牽著手走在這雪原上,本是寂寞的天地,卻因這兩條風雪中攜手並進的人影顯得不那麼寂寞起來。

淩汐池抬起凍得通紅的小臉望著在前方拉著她的花遲,抬起腳步順著他的腳印踩了進去,她覺得很有趣,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來。

花遲扭頭看她,不解道:“你在笑什麼?”

淩汐池道:“我在笑我們倆好傻,走路去找冥界算賬,我們應該弄兩匹馬的,不過,你為什麼要拉著我這麼走呀,這樣走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走到風幽城。”

花遲望著前方道:“慢慢走,總會到的,我想和你這樣走,一直走下去。”

淩汐池臉一紅,連帶被他牽著的手也微微發燙起來。

她囁嚅道:“你……你說什麼?”

花遲扭頭看她:“如果蕭藏楓是真心想要娶你,你會喜歡他嗎?會嫁給他嗎?”

“啊……?”

淩汐池吃驚的看著他,不懂他為何要這麼問,更不懂要如何回答他。

兩個人就那樣沉默的對視著,雪花溫柔的拂過他們的眼簾。

這時,一輛馬車自後方而來,滾動的車輪碾過冰雪,在他們身側停了下來。

一雙晶瑩如玉的手指挑開了車簾,露出了一張狐狸似的笑臉:“這麼巧啊,我們又見麵了。”

淩汐池猛的回神,卻見縹無坐在馬車上衝他們不懷好意的笑著,她斜睨了縹無一眼,咬牙道:“剛說了不跟著我們的,你怎麼出爾反爾呢?”

縹無優雅的整了整衣服,麵上一派波瀾不驚:“誰說我是跟著你們,我也去風幽城啊。”

“那你就不能自己一個人去,你非要跟在我們後麵。”

縹無繼續跟她針鋒相對:“一個人上路多無聊啊。”

“你,你臉皮真厚!”

“你罵我可以,不許罵我的臉。”

“有區彆嗎?”

“好了,雖然你這姑娘脾氣不好,說話也不好聽,但誰叫我是一個憐香惜玉的正人君子呢,看著你們這樣冒雪前行,我實在是於心不忍,上來吧,我帶你們一程。”

淩汐池和花遲對視了一眼,她道:“你是真心的?”

縹無歎了一口氣:“雖然我也不想,但是讓我那師弟知道,我把他寶貝的未婚妻扔在雪地裡不管,他可是會跟我急的。”

見他們站在那裡不動,縹無又道:“怎麼,不敢上我的車?你不敢,這位花兄也不至於不敢吧!”

隻聽花遲像是無奈的歎了一口氣,拉著淩汐池上了馬車。

馬車遠遠行駛而去,大雪紛紛,眨眼便掩蓋下了所有的痕跡。

這時,雪地裡突然又出現了一男一女兩道人影。

那女子看著遠去的馬車,嘴角慢慢凝聚起一抹殘酷冰涼的冷笑,眉宇之間充滿了肅殺之意,她扭頭看著身邊的黑衣男子,冷冰冰的道:“雪貓女已經依照計劃帶走了沈桑辰,他們已經動身前往風幽城,接下來,就讓我們倆好好給他們引引路吧。”

那黑衣男子冇有回她,依舊癡癡的望著那遠去的馬車,臉上一副說不出的悲涼之色,強烈莫名的哀傷呼之慾出。

那是一種苦苦掙紮卻依舊得不到救贖的淒涼。

那女子似乎感受到了那黑衣男子的悲痛之情,臉上的冷笑越發大了,譏諷道:“冰冽,莫非到了現在你還以為自己有動情的資格,怎麼,不忍心下手了?你不忍心下手,隻怕那姑娘現在卻是不想再見到你了。”

冰冽的拳頭慢慢的在身側握緊,冷聲道:“常纓,我的事,不用你多嘴。”

隻聽常纓咯咯的笑了起來,語氣中的森寒和嘲諷卻是有增無解:“有時候,我真的不懂你們這些人在想什麼?不過,一年前你突然跑回煉魂門,同意接受更為殘酷的訓練應該跟剛纔那姑娘脫不了乾係吧!如今,你和我一樣,已經身處於最黑暗的地獄,可那姑娘看起來卻依然那樣明媚灑脫,就像一縷清風一般,你說諷刺不諷刺?命運有時候就是那樣的不公平,愛恨情仇啊,可笑可笑。”

頓了頓,她又接著道:“不過,你也不必太過自憐自艾,畢竟,接下來,你會親自參與如何毀了她,這樣,你的心中是否會好受一點呢?”

冰冽的眉宇中已經升騰起了不耐,暴戾與殺意已經盈滿了那冷若冰霜的眼,隻聽他緩緩道:“常纓,你何時變得這麼廢話!”

常纓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轉身朝風幽城的方向而去,邊走邊道:“那,走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