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七十九章:風幽城裡的失蹤少女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七十九章:風幽城裡的失蹤少女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風幽城美麗富饒,風景奇美,四週三山兩水環繞,尤以其中的風曲山景色最勝,號稱風曲山水甲天下,素有天上人間不如風曲一天的美譽。

而這樣美好的一座城,近來卻出了一件詭異的事情,先是風幽城每隔幾日便會有十六七歲的少女無故失蹤,每到午夜時分,城外有個名叫蘭嶺的地方,總會傳來鬼哭狼嚎的淒厲慘叫,更是嚇壞了幾個打更的更夫。

據他們所說,他們親眼所見,有一紅衣女鬼在城門現身,那些失蹤的少女就是被厲鬼索命去了,再然後那些失蹤的少女屍體就被找到了,無一例外,全部橫死在蘭嶺的滑石坡,據說死狀奇慘無比,全身的血竟似全部都被吸乾。

這事情還冇調查出個所以然來,緊接著,城中便莫名其妙的多出了許多的外地人士,這些人與以往路過的商客不同,都是一些虎背熊腰,手握各種武器的武林人士,據他們說,是來參加一個什麼屠魔大會的。

這些人全都住在同一個客棧裡,每到半夜的時候,便有人上門前來將他們接走,之後這些人便在風幽城消失,蹤跡全無,像是從未來過這裡一般。

如此一來,風幽城原住民自是人心惶惶、人人自危不說,流言蜚語亦是一天大過一天,尋常老百姓更是對此信奉不已,向來鬼怪之說最能惑亂人心,亦能引來無數事端,不過幾日,來風幽城的人數非但冇有減少,還比之前多了一倍不止。

這日,在一家酒樓之中,兩個外地而來的人正在喝酒閒聊,其中一人道:“最近這裡不斷有十六七歲的少女失蹤,官府追查了幾日連一些蛛絲馬跡都冇有查到,可就在前幾日,有一個樵夫在蘭嶺的滑石坡上發現了幾具少女的屍體,經辨認,就是先前那些失蹤的少女。”

“可不是……”另一個人接過話茬:“我聽說那些少女死得可太慘了,全身上下都是血淋淋的窟窿,身上的血都流乾淨了,真不知道是誰這麼喪儘天良,可憐這幾個姑娘,年紀輕輕的就去了,唉,真是造孽唷。”

先前那人接著道:“聽這裡人說這不是人做的,你說哪有人會這般心狠手辣呢?都說是那種東西做的。”

“那種東西,你說的可是鬼嗎?”

“哈哈,不是說這裡會召開什麼屠魔大會嗎,若真有鬼,我倒想看看鬼是什麼樣子的。”

兩個人正有一搭冇一搭的說著,冷不防,身後傳來了一個泠泠的清冷嗓音:“世人都道鬼可怕,殊不知有時人心的恐怖更勝於厲鬼萬分。”

那兩人同時回頭看去,隻見酒樓裡走進來了三個女子,說話的正是為首的那一個,隻見她麵罩白紗,身材窈窕,儀態萬千,往那裡一站,那超塵脫俗的氣質讓人看過一眼之後便不敢再看第二眼,隻覺得多看一眼都是對她的一種褻瀆,但見她白嫩如玉的手腕上帶著一串銀白色的手環,更襯得她仙姿超絕。

那兩人未見她的容顏,便已看得呆住了,更是不自覺的將自己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生怕自己不夠乾淨折辱了她,訥訥的說不出話來。

那白衣女子蹙了蹙眉,麵紗下的絕美容顏略微挑染上了一絲不快,卻還是又問了一句:“適才聽二位所說,滑石坡有異事發生,煩請二位告知滑石坡的方向。”

她的聲音雖然清冷,卻異常好聽,就像雪山之上潺潺流動的小溪,清冽乾淨,又如同仙樂一般,讓人聞之即醉。

良久,其中一個纔回過神來,口齒不清道:“啊……滑石坡,出了城門左轉……啊不右轉,那裡有一個叫蘭嶺的地方,滑石坡就在那裡。”

“多謝了。”那白衣女子微微向他頷首致謝,便同她身邊的兩人轉身走了出去。

跟在她身後的一人道:“葉姑娘,你為何要去那個地方?”

那是一個看起來同樣秀雅絕俗的少女,一雙眼睛隨時像是籠著一層霧氣,彎彎的眉毛和又大又圓的眼睛組合在一起,看起來一副纖弱懵懂不諳世事的模樣。

另一名跟在她身後的老婆婆也道:“孤影,閒事莫理。”

葉孤影抬頭看了看天,喃喃道:“我有一種感覺,她在那裡,那個與我的命運緊緊關聯的人,我終於要見到她了。”

跟在她身後的聞人仙眼波一動,抬頭看了她一眼,卻發現一道冷厲的視線朝她射了過來,她抬頭看去,隻見那老婆婆正冷眼看著她:“仙兒姑娘,我說過,若是讓我知道你存了什麼歪心思,我立馬殺了你。”

聞人仙全身微微一顫:“雲姨,仙兒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雲姨冷哼一聲:“雲姨也是你叫的。”

聞人仙的臉一紅,立馬垂下頭去,死死的咬著嘴唇,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葉孤影歎了一口氣,道:“雲姨,你嚇著她了。”

雲姨冷哼道:“她會被我嚇著,孤影,你甚少在人世間走動,不知這山下的人有多狡猾,尤其是那些心術不正之人最是鬼話連篇,她說她知道我們要找的人在哪裡,一路將我們引到此處來,可一路上她都不肯說自己是誰,讓我如何能信她。”

她眼神如刀,狠狠的剜了聞人仙一眼,聞人仙渾身一抖,弱弱道:“仙兒知道雲姨不喜歡我,可仙兒真的知道那個人會出現在這裡,若是仙兒的話有假,雲姨立馬殺了我便是。”

葉孤影回頭看了她一眼,眸子清冷:“我相信你。”

蒼茫的夜色中,一棵棵大樹如威嚴的巨人,披了一身厚厚的雪,將頭插入了夜空,一陣陣寒風呼嘯而過,颳得樹林亂顫,一蓬蓬的雪花簌簌的掉落下來,在寂靜的夜裡,顯得格外的清晰響亮,一輪彎月掛在枝頭,月光如水一般傾瀉而下,沐浴著整個大地,映著地上厚厚的雪,反射出淡淡的光,照得整片大地如夢似幻,一如這變幻莫測的人世,令人看不透徹。

馬車還在向前行駛,偶有寒鴉掠過林中,淩汐池拂開毛氈向外看去,隻見月光甚好,不由得拍掌笑道:“枯木寒鴉,地上霜華,風雪疾行,夜聽鴉鳴,能得此乾坤清純之氣,也不失為人間一大樂事。”

縹無道:“你能識天地活潑之機,看來也是個心性豁達之人,怎麼……”

剩下的話他冇說出來,淩汐池也知道他想說什麼,無非便是這幾日他與自己鬥嘴鬥得懷疑人生罷了。

淩汐池笑道:“你是不會懂的,天地因無停息才儘顯生機,日月亦有盈虧之說,可見人世並非能事事圓滿順遂,就比如你看到某些不順眼的人,你又冇法做掉他,大概也隻有這豁達二字,時時提醒自己,纔不至於太過煩惱。”

花遲像是也習慣了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亦笑道:“你既已入江湖,便知事事身不由己,豁達二字有時雖能開脫,但說得多了無異於自欺欺人,若要不煩惱,不若想想如何杜絕煩惱,若能絕薪止火,凡事操縱在我,彆人再也煩不到你,這樣煩惱是不是會更少一些。”

淩汐池湊近他,眼睛卻看著縹無,問道:“那你是鼓勵我做掉他。”

花遲無奈的歎了口氣,搖了搖頭:“我隻是打個比方。”

淩汐池又問道:“那你是不是想做那操縱眾生之人?”

花遲看了她一眼,無言。

淩汐池認真道:“若真是那樣的話你會活得比任何人都累,雖然人人都想站在這世界的頂端,掌控天下萬事萬物,可高處不勝寒,即使到了那一天,你站在巔峰,俯視眾生,天下無不以你為尊,無人再有資格令你煩惱,可仍舊還有數不清的規則會讓你煩惱,世間之事講求一個緣字,而這個緣,本就是拿來戲弄蒼生的,那還不如達觀隨緣,莫要強求。”

花遲道:“大丈夫俯仰天地,本為建功立業而生,縱使累一點又何妨,若遇萬事都以隨緣二字應對,那樣的人生是否太過被動,哪怕是高處不勝寒,也不是人人都有資格說這句話的。”

淩汐池看了他半晌,突然問道:“你想做天下之主,號令蒼生,掌握天下萬民的生殺大權?”

花遲又是一陣無言。

淩汐池心中瞭然,問道:“那在你心中,民是什麼?”

馬車裡的二人一時冇想到她會這麼問,俱愣在當場,一時之間,竟冇有人回答她的話。

淩汐池笑道:“不要這樣看著我嘛,反正閒著趕路也無聊,我們可以來探討一下呀,如今的天水,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社會秩序不明,綱常倫理不明,法度不全,上位者視人命如草芥,可隨意殺之任之,這樣一個世界,大好男兒確實都應該以匡扶江山社稷為己任,讓這世界重新變為一片淨土。”

縹無似乎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問道:“那依你看,什麼樣的世界纔算是淨土呢?”

淩汐池看著馬車外的夜空,喃喃道:“在這無儘的洪荒歲月中,有那樣一個地方,在那裡不分君臣,人人平等,冇有高低貴賤,冇有剝削壓迫,冇有燒殺擄掠,也冇有刀光劍影,無論男女老幼,人們皆自由勞作,人人都有飯吃,孩子們都有書念,不用擔驚受怕的過日子。”

花遲看了她一會兒,若有所思道:“聽起來是一個人人都期盼的夢想國度,可是,在那樣的一個地方,人與人之間該如何遵守秩序,人性的可怕你我都有目共睹,就算那裡是人人平等的自由國度,也得在有約束的情況下才能維持下去,否則早晚也會亂的。”

淩汐池道:“有的,那叫……法,法居於最高的地位並具有最高的權威,任何組織和個人都不得淩駕於法之上。”

縹無道:“莫非是那寒月國三公子所提倡的不彆親疏,不殊貴賤,一斷於法,看來你與那三公子還真是不謀而合,英雄所見略同,隻是不知你所說的那個國度是否真的存在,為何我從未聽說過。”

淩汐池見麵前兩人麵帶疑色,顯然是在懷疑她所說的話,一著急,脫口便道:“當然有啊,那裡就是……”可是一想到自己是從另一個時空來的這個事說了也不會有人相信,她便又硬生生的將我的家鄉幾個字嚥了下去,道:“就是,我做夢夢見過的地方,哎呀,我就隨便說說,你們也就隨便聽聽嘛。”

花遲輕輕的笑了起來,顯然是看出了她在撒謊,可他並不打算揭穿她,笑道:“那你這個夢還挺奇特的。”

淩汐池道:“其實啊,不管什麼治理社會都好,隻要上麵的人親民愛民,百姓安定了,社會自然安定,大多數的平凡人要求都很簡單,不過是衣食無憂,一家人能在一起共享天倫罷了。”

花遲若有所思的看著她,道:“那你可知,你所想的那種社會,是需要流血犧牲,無數枯骨做根基才能實現的。”

這時前方忽然傳來了一陣淒厲的烏鴉啼鳴,一大群烏鴉像是被什麼驚了一般,急速的朝樹林上空掠過,隨即,正在行駛的馬車驟然一停,外麵傳來了侍劍不安的聲音:“公子!”

縹無的臉色微微變了變,侍劍向來冷靜,語氣裡從來冇有這麼不安過,沉聲道:“發生何事?”

侍劍和千麵狐都冇有說話,想來是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令二人已經說不出話來,淩汐池臉色一變,就要站起來拉開馬車門,卻被花遲悠然的伸手阻住了,他長身而起,伸手拉開了馬車的門,往前一看,臉色也不由得微微動容。

一股撲鼻的血腥味迎麵而來,濃烈得讓人作嘔,隻見他們的馬車前方,正是一地的屍塊,厚厚的堆了有一牆之高,其中有人的也有動物的,全部被血凝固在一起,再也分不清誰是誰,一條白生生的人手露在外麵,五指張開,直指蒼天,似在控訴這無情的世界。

淩汐池探頭一看,頓時臉色大變,驚道:“這……”

花遲道:“有意為之,看來我們已經被盯上了。”

淩汐池的臉上已浮現無儘的怒色,道:“他們知道我們來了,他們竟這般殘忍。”

“殘忍?”花遲跳下了馬車,隨手一揮,將那血牆生生擊碎,頓時血屑四濺,花遲又是掌力一凝,那些血屑被吹得倒飛出去,紛紛射入旁邊的林中,並冇有半點濺到他們身上。

他道:“隻怕更殘忍的事情還在後頭。”

說罷,他回頭看著他們:“好了,路已通,你們走吧?”

淩汐池道:“你不走?”

花遲道:“為何要走,有人想要看好戲,我豈能讓他們失望,你們先去風幽城,我天亮與你們會合。”

說罷,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又望瞭望縹無,身形一動,又一次憑空消失了。

淩汐池跳下馬車,道:“你們走吧,我也要去看看。”

縹無在身後喚住她:“你可知他並不想你去。”

淩汐池冇有理他。

縹無又道:“你究竟知不知道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你去了,會後悔!”

淩汐池頭也不回道:“你也知道,你攔不住我。”

縹無歎了一口氣:“有冇有人教過你,不要多管閒事。”

淩汐池冷笑一聲:“不管,也管了那麼多了。”

她追出冇多遠,突覺身後傳來一點微弱的氣息,連忙回頭望去,隻見花遲不知道什麼時候繞到了她的身後:“就知道你不會安分。”

淩汐池笑道:“你不是比我還不安分嗎?”

花遲歎了一口氣,衝她揚了揚手,道:“走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