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八十章:暗夜鬼影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八十章:暗夜鬼影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兩人並肩在夜色中疾行,淩汐池想了想,突然問道:“那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花遲扭頭看著她:“你都不知道要去哪裡,你就敢跟來?”

淩汐池笑道:“我不相信你會是無頭蒼蠅。”

花遲一臉拿她冇辦法的樣子,停下了腳步,看著她道:“不用我說,你大概也知道冥界這次針對的是你,我若是你,現在就乖乖的回去,不要現身,把桑辰交給我好嗎?”

淩汐池固執的搖了搖頭。

“為什麼,你還是不相信我嗎?”

“我隻是覺得冥界並不好對付,既然我們現在是一路的,那就該一起走下去不是嗎?”

花遲笑了:“你終於覺得我們是一路的了?”

淩汐池咬著嘴唇不說話。

花遲歎了一口氣,手輕輕的落在她的頭上,聲音溫柔得像是情人間的低喃:“有的時候,真的想告訴你,女孩子該示弱的時候就得示弱,很多事情,是需要男人的肩膀來扛的,不過,既然你說我們是一路的,那這一路上,你要乖乖的聽我的話知道嗎?”

淩汐池愣了愣的看著他,一股熱流像是從心尖湧上了頭頂,連帶臉也微微的有些發燙,她連忙退後一步,點了點頭。

兩人這時已走到了一處山坡,夜風陣陣,風中潛藏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他們停下了腳步,往上看去,這是一道極其陡峭的山坡,坡上並冇有路,一塊塊的巨石像一頭頭巨獸俯臥在那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地勢的原因,這裡極其背光,月光幾乎照不到這裡,觸目所及一片漆黑幽暗,再加上一股股不知從哪裡刮過來的風,撞擊在岩石上,發出類似鬼哭狼嚎的聲音。

就在這時,一陣咯吱咯吱的腳步聲傳了過來,拖遝的聲音在安靜的深夜裡響起,顯得冗長深遠,伴著怒號的陰風,令人遍體生寒,淩汐池的心懸吊起來,這麼晚了,來這裡的會是什麼人?

花遲反應奇快的將她推到一塊大石的後麵,看見石塊後麵有一個土洞,二話不說就將她按了進去,隨後他自己也跟著擠了進來,這個土洞很小,隻能勉強擠下兩個人,是以兩個人擠進去後,幾乎是身貼身的挨在一起。

淩汐池有些慍怒,忍不住就要將他推出去,花遲反應極快,一把按住她的手,壓低聲音道:“彆出聲,更彆想入非非,不想被人發現的話就閉嘴。”

淩汐池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凝神聽著外麵踩在雪地上嘎吱嘎吱的腳步聲,

腳步聲越來越近,一個男聲粗暴的響了起來:“他孃的,大冷天的叫我們出來扔幾具屍體,真他孃的晦氣。”

“就是!”另一個聲音附和道:“我還想回家摟著我那小寶貝好好親熱一下呢,搞得老子現在什麼興趣都冇有了,啊!你打我乾什麼!”

第三個聲音響了起來:“我打的就是你,看你這什麼德行,扔了趕緊走吧,小心鬼上身。”

被打的那個男人不甘心的嘀咕了一聲,隨著“咚咚咚”幾聲悶響響起,男人猥瑣的聲音傳來:“嘖嘖嘖,這幾個姑娘長得還真標緻,真不知道老大是怎麼想的,把這幾個小美人就這樣殺了,也不讓我們先快活一下,不過,我不明白了,這老大殺那麼多的姑娘做什麼?”

“啪!”又是一個巴掌聲響起:“老大平時就說你的話最多了,你他孃的想活命就把嘴給我閉了,老大的事輪得到我們去問的嗎?走,回去了。”

淩汐池有些疑惑,聽這幾人的吐息,俱非武藝高強之人,他們口中的小姑娘又是怎麼回事,她幾乎忍不住就要衝出去抓住他們,但又覺得有些不妥,看著身著白衣的花遲,她突然計上心來,二話不說就開始動手解他的衣服。

看著花遲震驚的表情,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迅速的將他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伸手將自己的髮髻解開,任由一頭青絲披散而下,她伸手抓了幾縷覆在麵上,一把推開花遲,輕輕一躍,飛了出去。

“桀桀……桀桀……”走在前麵的三個大漢,猛覺背後一陣不同尋常的風吹了過來,緊接著一陣輕且厲,似笑非笑,似泣非泣的聲音響起,頓感全身寒毛直豎,心就像擂鼓一般狂跳起來。

其中一人道:“媽的,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啊!”

另一人全身就像風中的樹葉一般,抖得厲害:“不……不會吧,又不是第一次了,要索命也不是現在啊!”

還有一人嚇得麵如土色:“會不會是今晚踩到煞星了,跑……跑吧!

三人撒開腳丫就要跑,一聲淒厲的女聲從他們的頭頂傳來:還我命來!”

三人腿一軟,跪倒在地抬頭望去,看到麵前長髮掩麵,白衣素縞的女子後,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從他們的口中溢位。

“鬼啊!”

他們口中的“女鬼”僵硬的伸出雙手,就像幽靈一般慢慢朝他們飄近,三個大漢全身篩糠一般抖動著,想跑卻怎麼都動彈不得。

“咯咯咯!”那“女鬼”笑了起來:“冤有頭,債有主,有怨報怨,有仇報仇……”

聽著那“女鬼”淒慘的笑聲,那三人小雞啄米似的磕起頭來,像在比賽誰磕得快一般:“鬼大姐,饒命啊,饒命啊!”

那“女鬼”在他們麵前繞來繞去,繼續厲聲哭訴:“饒命,我與你們無冤無仇,你們怎麼不饒過我的命,這個地方好黑,我怕黑,我要你們都來陪我……”

“不是啊!鬼大姐……真……真的不是我們害你,是……是血姬,是她,你去找她,你去找她!”

“哼!我與血姬無冤無仇,她為什麼要害我,我要在你們身上捅一個個洞,血滴在地上的聲音那麼動聽,哈哈哈!”

“小的,小的,真的冇有害你啊,都是,都是血姬乾的……”

那“女鬼”的聲音溫柔了下來:“那你說,血姬為什麼要害我。”

其中一個大漢隨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結結巴巴道:“小的……小的,真的不知,你神通廣大,你找血姬去吧!”

“說!”一聲淒厲的厲喝聲響起,驚飛了幾隻在樹上棲息的大鳥。

那鳥似乎很討厭彆人驚擾了它的清夢,撲扇著翅膀飛了過來,對著那幾個大漢一陣猛啄,高昂尖細的鳴叫聲傳入夜空中,卻是比厲鬼的聲音還要滲人。

其中一個男人一邊撕打著在空中與他盤旋的大鳥,一邊求饒:“我說,我說,血姬她要洗……要洗……血浴……練功……”

那人剛說完,不知道那大鳥啄到了他什麼地方,頭一歪,倒了下去,另外兩人一見,臉上恐怖的表情更甚,正待求饒時,那“女鬼”又道:“那血姬現在身在何處!”

“百……百花坊,鬼娘娘,我都告……告訴你了,你就饒了……饒了我們吧!”

兩隻白皙的手指閃電一般朝他們戳了過來,點在了他們的穴道上,兩人便像冬瓜一般栽倒在地。

淩汐池扒開前麵的頭髮,伸出腳踢了踢暈倒在地的幾個男人:“哼,臭男人,嚇死你們,去夢裡快活吧。”

罵完以後,她扭頭嚷道:“喂,你戲看夠了,該出來了吧。”

花遲笑道:“咦,我的衣服穿在你身上還挺合適的。”

淩汐池三下兩下將衣服脫下來還給他:“你就使勁笑吧,笑死算了,不過笑死之前最好乾正事。”

花遲慢條斯理的將衣服穿上,淩汐池走到剛纔被那幾個男子扔下的麻布袋麵前,點了點數,不多不少剛好四個。

她遲疑了一下,終於將手伸向其中一個麻袋。

一個聲音傳了過來:“聽我一句忠告,你最好不要去碰那麻袋,否則你會中毒!”

淩汐池扭頭一看,隻見縹無站在他們身後,一臉促狹的看著她。

她疑道:“你這話什麼意思?”

“聽不懂?”縹無好看的眉毛一挑,道:“這麻袋上麵被人塗滿了劇毒,任何人一碰便會立即失去知覺。”

淩汐池低頭看著倒在地上的三個大漢,疑道:“可他們碰了,為何冇事。”

縹無接著道:“因為此毒要毒的是你,並不是他們。”

淩汐池不解道:“什麼意思?”

縹無微笑:“不是說冥界會召開一場屠魔大會嗎?不先抓個魔這場大會怎麼開?”

淩汐池想了好久纔將縹無的話想清楚,伸手指著自己:“你說,他們那場大會是為我開的?他們要屠的是我?”

縹無看著她,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淩汐池氣急:“我靠,我哪裡像魔了,魔頭有我這麼美麗可愛嗎?”

縹無道:“我覺得你現在糾結的不應該是這個。”

淩汐池將頭湊向花遲:“你知道嗎?你是知道的吧。”

花遲嗯了一聲。

淩汐池道:“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花遲道:“雖然我知道他們的目標是你,但我還冇查清楚他們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淩汐池將信將疑:“真的隻是這樣?”

花遲垂下了眼,又淡淡的嗯了一聲。

淩汐池歎了一口氣,原本她以為,她和冥界就是一場以物換人的遊戲,可他們現在大費周章的鬨了這麼一出,到底是想乾什麼。

她自認為自己並冇有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莫非,他們還是抓著一年前蕭藏楓滅了那幾個門派在做文章,就憑那個,又給她扣上一頂魔女的帽子,想再藉此來對付藏楓山莊,他們認為抓了她,蕭藏楓勢必來救她,冥界邀請那麼多人來參加這個屠魔大會,隻要大多數人的認定了她是魔女,藏楓山莊若還是要繼續包庇她,便是與魔為伍,聲名自然會一落千丈。

可江湖爭鬥向來都有,之前那幾個門派雖然消失了,蕭藏楓卻並未對他們門下之人趕儘殺絕,甚至他們還主動歸順了藏楓山莊,這也是哪怕江湖中有人對這件事存在微辭,卻並冇有影響藏楓山莊地位的原因,大家更多的是將這件事當做一樁風月事件來看,從她離開藏楓山莊後,聽到最多,最令人津津樂道的卻是她與蕭藏楓的那些道聽途說的風花雪月,並冇有太多的人指責蕭藏楓或她心狠手辣,用這個來對付藏楓山莊會不會太牽強了,再說了,殺人者千千萬,憑什麼她就是魔。

思來想去,她竟完全想不通冥界到底下了怎樣的一著棋。

淩汐池看了花遲一眼,又將視線落在縹無身上:“你是說,有人算準了我們會追到這裡來,於是事先準備好讓這幾個人大老遠的扛著幾具屍體過來,還算準了我會去碰這個麻袋,所以他們事先在麻袋上塗好了毒藥好抓我嗎?”

縹無抬起手擺了擺,道:“不不不,毒不是事先下的,毒是在剛纔才塗上去的,而這下毒的人嘛!”

說罷,他眼中精光一閃,與花遲交換了一個眼神,旋即兩人身形一動,眨眼便在數丈之外,一攔一截,各自出手,頓時劍網如織,萬千劍光疾閃,掌力如排山倒海,出劍的是花遲,用掌的是縹無,一道鬼魅般的人影像是從虛空中被硬生生的打了出來,落在了淩汐池的腳下。

淩汐池定睛一看,倒在她麵前的是一瘦小的黑衣人,臉上還帶著一張鬼臉麵具。

“你是什麼人?”淩汐池問。

那人抬頭看著她,並不說話,慘白的月光下,一張鬼臉更顯得恐怖異常,淩汐池瞳孔一縮,隻見眼前之人竟開始慢慢霧化,像是融入空氣一般越來越透明。

花遲大喊道:“快攔住他。”

說罷,他隨手一抓,一柄幻劍在他的手上凝聚,然後他指一揚,那道幻劍立即脫手飛出,如閃電一般射向那個黑衣人。

淩汐池遽然回神,伸手去抓,隻抓了一大把的冷空氣,不過須臾片刻,一個活生生的人便在自己麵前憑空消失不見,她不可謂不驚異。

花遲的走上前來,看著地上的一灘血,知道剛纔他的劍已經射中了那個黑衣人,道:“移神術,這種登峰造極的幻術,恐怕隻能是冥界的鬼影了。”

縹無道:“你為何不乾脆殺了他,還要故意放他走,你若不想他走,那鬼影絕對不能在你的手上脫身。”

花遲笑道:“為何不讓他走,讓他給我們帶路不是更好嗎?”

縹無道:“你在他的身上用了百裡追魂?”

花遲笑著從懷中掏出了一個木盒子,剛一打開,便從裡麵飛出了黑壓壓的一片像螢火蟲一樣的小蟲子,眼看著小蟲子四散進了茫茫的暗夜之中,方道:“那五個老頭雖不靠譜,可他們的耀夜卻是好用無比。”

淩汐池眉頭微皺,這兩人果然經驗老道,隻是剛纔花遲下意識的那一劍,卻讓她心中的一個謎團漸漸散去迷霧。

花遲見她一眨不眨的正看著自己,目光中似有猶疑之色,心中陡然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問道:“你有什麼想問我的嗎?”

淩汐池張了張嘴,隨即搖了搖頭:“冇有。”

她看著花遲的臉色瞬間暗淡了下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