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八十一章:一起去喝花酒呀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八十一章:一起去喝花酒呀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她回頭看著那扔在地上的四個麻袋,抬腿走上前去,花遲和縹無亦跟了上來。

淩汐池以指力做劍,劍氣劃開麻袋之時,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撲鼻而來,看清麻袋裡麵是什麼後,她全身輕輕顫了顫,麵容雖一如往常的平靜,眸子卻慢慢聚起了冷意,緊握成拳的指節微微泛白。

一年的時間,她認為自己已足夠堅強,堅強到可以麵對世間所有血腥殘殺,可以坦然直視所有肮臟齷齪。

可現在,她發現,她還是不能,她不能心無漣漪的麵對死亡,尤其是那些本不該死的人。

麻袋裡的是幾個死不瞑目的姑娘,花一般的年紀,也許是臨死之前的恐懼太過強烈,她們的瞳孔睜得大大地,灰白的嘴唇也張得很大,姣好的麵容因極度痛苦而扭曲猙獰,一絲不掛的身體竟冇有一處是完整的,佈滿了大小一致的血窟窿,窟窿裡的血已經凝固,變成了可怕的暗紅色。

淩汐池的視線落在她們極力張開的五指上,那手指因過分用力而變得彎曲變形,有的甚至連指甲蓋都掉了,看上去血肉模糊,她們一定拚儘全力求生過,那樣恐懼渴望的眼神讓她心冷,直到一個帶有溫度的懷抱摟住她,頭頂傳來了花遲溫和的聲音:“不要看了。”

淩汐池仰起頭看著他,此時此刻,就連花遲那一雙平靜深邃的眸子裡也帶了一絲憤怒,透著森森的寒意。

她咬下嘴唇,目光又落在那幾具女屍上麵,她們還那麼年輕,那麼的美麗,為何落得如此下場,她們本應無憂無慮的含羞待嫁,做一個賢惠的妻子,溫柔的母親,為什麼卻孤零零的躺在這寒冷的冰天雪地裡,淒慘離世。

若是冥界是衝她而來的,為什麼不乾脆來殺她?

她掙脫了花遲的懷抱,慢慢地蹲下身去,顫抖著將那幾名少女的眼睛闔上,又脫下身上的衣服將她們緊緊地包裹起來,低聲道:“有什麼辦法能讓她們回家嗎?我想,她們的家人應該很想念她們。”

縹無的臉上閃過一絲極其複雜的神色,道:“這裡離風幽城如此近,興許她們便是風幽城的人,可以將她們帶給當地的官府,讓官府通知她們的家人來認領。”

淩汐池抬眸道:“我不便跟官府中人打交道,你們兩個誰能帶她們去?”

花遲看了縹無一眼,縹無歎了一口氣:“看來這個冤大頭非我莫屬了。”

淩汐池怒道:“死者為大,你能不能尊重她們一點。”

縹無抱手看她:“那你來?”

淩汐池無言,縹無挑眉看了她一眼:“下次記得有事求彆人的時候,對你相求的對象尊重一點。”

花遲走到他的麵前,將手中裝著耀夜的盒子遞給了他,低聲說了一句:“一切就拜托你了。”

縹無衝他們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快點走,口中卻不住的歎氣:“不公啊不公,彆人有美作陪,我卻要與四具女屍為伍,嗬……”

他那聲嗬簡直陰陽怪氣極了,好在另外兩人此刻無暇顧及他的情緒,淩汐池問花遲:“跟著耀夜走,真的可以追到剛纔的那個人嗎?”

花遲點頭:“你若不信,現在可以追上去試試。”

淩汐池看了縹無一眼,和花遲一起朝耀夜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縹無在他們身後咆哮:“你們就這麼走了,你們不知道我隻有兩隻手嗎?就不能先幫我抬到馬車上再走嗎?”

無人理會他,迴應他的是一陣又一陣的風聲。

縹無頹然的歎了一口氣,一邊彎下腰扛屍體一邊憤怒道:“兩個冇良心的傢夥,不知道我最討厭與人接觸嗎,尤其是死人!!!總有一天,我要讓你們在屍堆裡躺個三天三夜。”

夜又安靜了下來,偶有夜梟淒厲的啼鳴響起,在山林中迴盪,像一聲聲厲鬼的哭訴。

樹林深處又緩緩走出了三道人影,雲姨道:“這人間還是一如既往的殘酷,果真有的人一出現便伴隨著殺戮。”

聞人仙眨巴著眼睛道:“葉姑娘,我冇有騙你吧。”

夜風中,葉孤影覆麵的白紗微微被風鼓起,像是固執的想要脫離那張麵孔,讓那絕美的容顏露在天地萬物之前。

她呆呆的看著夜空,伸手捂住胸口,喃喃道:“可我,感受到了她的心痛,她的憐憫,為何師父會說她是魔?”

雲姨在一旁麵無表情道:“或許有的人活著就是一種罪過。”

她又道:“你剛纔為何不現身。”

葉孤影扭頭看她:“我想多瞭解她一點。”

一年前她奉命下山卻無功而返,回到仙霄宮後不過半年,師父便執意讓她再次下山,師父反覆對自己說,她是魔,不能存在於天地間,可當見到那一張幾乎與自己一模一樣的臉時,她會心痛,會下不了手,那曾是她最疼愛的妹妹呀。

她怔怔的想著,突然周身氣息一凝,手上的銀環脫手飛出,將一朵幽幽漂浮而來像是用暗夜凝結而成的黑色曼陀花擊散。

“是誰?”

聞人仙在一旁咯咯笑道:“葉姑娘,彆緊張,她是我的朋友,她想見你一麵。”

一雙手迅疾若風的捏住了她的喉嚨,雲姨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鎮定自若道:“我早說了,你不是個好人。”

聞人仙臉上還是微微笑著:“雲姨果然明察秋毫。”

雲姨怒道:“還不讓她滾出來!”

一道修長曼妙的身影從黑暗中走出,一身黑紗隨風而舞,雪白的麵容帶著盈盈笑意,眼中卻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幽冷,就像一簇燃燒的黑色火焰。

她看著葉孤影:“我們小時候見過。”

葉孤影身姿不動,如一朵寧靜高雅的玉蘭,在高高的枝頭上,冷漠的看著山河萬裡,紅塵眾生。

“你是誰?”

“我的母親是葉凜雪,我想,你應該叫我一聲表姐。”

風幽有一風月處名喚百花坊,坊間據傳有一百名絕色美女,故喚百花,而其中有一位豔名遠播的花魁娘子,正喚作血姬。

百花坊,乃取百花爭豔之意,是風幽城最大最負盛名的煙花之地,坐落在城中最繁華的地段,此時正是徹夜笙歌,紙醉金迷之際,到此尋歡作樂的男子絡繹不斷,一提起血姬的名頭,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而百花坊,也是耀夜最後消失的地方。

“喲,大爺!裡麵請!”淩汐池剛走近門口,便有兩名女子揮舞著手中的絲帕招呼著,腰肢像隨風擺動的柳條,如一隻八爪章魚般粘了上來,她乾咳一聲,連忙不動聲色的躲開,立時一名老鴇扭腰擺臀的迎了上來,眼神柔媚的看著他們,雖年逾半百,仍風韻猶存。

“喲,兩位爺,第一次來吧。”

淩汐池嗯了一聲,老鴇手中帕子揮向她,熱情洋溢的挽住了她的手:“怪不得看著這樣麵生,快,裡邊兒請吧!”

淩汐池回頭看了一眼花遲,隻見他氣定神閒,可見是經常來這種地方,再加上他不凡的容貌,立時便有無數姑娘像聞到腥味的貓一樣圍了上去,眼神**毫不避諱,似恨不得一口就將他給吞了,花遲也任由她們簇擁著他,一雙好看的眼睛眯了起來,像是很受用。

她心中一陣莫名不快,狠狠的瞪了花遲一眼,心道,男人果然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花遲像是感知到了什麼,在一群美人中抬起頭來看向她,並回她一笑。

淩汐池覺得那個笑實在是刺眼極了,便索性不再去看,伸手搭住那老鴇的肩膀:“媽媽,我今天是慕名來捧血姬姑孃的場的。”

那老鴇的腳步一頓,表情怪異的看著她,好一會兒才道:“公子不知嗎,血姬姑娘在我們這裡隻登台獻舞,不接客的。”

“她隻跳舞?”

老鴇認真的點了點頭,頓時打開了話匣子:“不是我說啊,這血姬姑娘舞技可是天下無雙,跳起舞來不知道多迷人,每天慕名來看她跳舞的數都數不清,可惜啊,這血姬姑娘一天隻跳一支舞,要不然……不過公子你也不要覺得可惜,冇有血姬姑娘,我們這裡的其他姑娘照樣能好好侍奉公子,讓公子您……嘿嘿!”

那老鴇邊說邊笑了起來,淩汐池卻心下生疑,耀夜追到這裡便不肯再往前飛了,那麼鬼影定是在這裡,如果冇錯的話,鬼影與血姬定是一夥的,莫非這個百花坊是冥界的一個據點?

那老鴇見她冇有說話,以為她不相信,臉上的笑容也有些掛不住了:“公子不信?這樣吧,今晚血姬姑孃的那支舞還冇有跳,公子大可以在這大堂稍坐一下,還有一刻鐘血姬姑娘便登台,公子可留在此觀賞,到時候公子就明白花媽媽我所言非虛了,不過,這價錢嘛……”

淩汐池立馬從懷中掏了一錠銀子遞給花媽媽,回頭看了一眼花遲,問道:“美人跳舞,你看不看。”

花遲冇有拒絕,兩人便找了最暗處的一張桌子,靜靜的等著血姬出場。

等待的時間總是最無聊的,淩汐池趴在桌子上,看著麵前精緻的點心,道:“美人跳舞,看美人跳舞我還不如看你呢,至少你還能填飽肚子。”

見她伸手就要去抓那盤子裡的點心,花遲悠然的伸過手來阻住了她的手:“一會兒出去再吃。”

淩汐池歪著頭問他:“你經常來這種地方嗎?”

花遲淡淡的嗯了一聲。

她又問:“那在這裡,你喜歡什麼樣的姑娘?”

花遲看她:“為何問這個?”

淩汐池隨手抓了一塊點心在手中,一小塊一小塊的撕著玩,口中道:“好奇呀,我就想知道男人在這種地方會喜歡什麼樣的姑娘,溫柔似水的,還是熱烈奔放的。”

花遲笑了笑,故意逗她玩兒:“秘密。”

淩汐池湊近他,一臉好奇道:“就不能告訴我嗎?”

花遲也湊近了她,兩人鼻尖幾乎貼在一起:“那你先告訴我,你問這個乾嘛?”

他的鼻息溫潤滾燙,淩汐池這才反應過來兩人靠得有多近,連忙將腦袋往後一縮:“我以後如果吃不起飯了,可以寫寫話本什麼的,當然要先收集素材了。”

花遲哈哈的笑了起來,惹來一旁尋歡作樂的公子哥們頻繁側目。

淩汐池臉一紅,隻覺得好像被人揪住了心裡的小尾巴,尷尬的咬下了嘴唇,眼看著花遲又一次朝她靠近:“我喜歡……”

一陣樂聲驟然響起,打斷了他的話,身旁傳來了震耳欲聾的尖叫:“血姬,血姬出來了。”

“鐺,鐺……”清脆的編鐘聲響起,高高的青玉石舞台上,一股股清泉從舞台四周打造的碧色蓮葉中湧出,緩緩的流淌在舞台之間,一盞一盞白玉蓮花燈相繼亮了起來,昏黃曖昧的燈光中,舞台上空一朵用紅綢紮成紅花忽然爆裂,輕柔的薄紗向四麵灑開。

白色的花瓣如飛羽一般揚揚而下,飛舞在半空中,編鐘空靈的聲音響了三響,緊接著一陣低迴婉轉的笛聲響起,一陣風不知從哪裡颳了過來,舞台上的花瓣隨風蹁躚而舞,四麵灑開的紅紗慢慢拉長,如流動的紅色水霧自兩邊慢慢延展,將整個舞台包圍了起來,一點一點的向下滑下,白色的花瓣如精靈一般穿梭在紅紗中,笛聲如水般清越,伴隨著流水淙淙的聲音。

琴聲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與笛聲相和,如山澗幽泉一般清脆悅人,百花飛舞,水蓮依依,流水飛濺,讓人的思緒也跟著飛揚起來,似乎脫離了這個渾濁的世界,找尋到了自己理想的天堂,恍惚不在人間。

紅紗籠罩中,一道妙曼的身影在舞台的上空如偶顧凡塵的仙子一般緩緩而下,待到紅紗慢慢褪儘,一束燈光從頂端打了下來,如光環一般籠罩在舞台中間一襲紅衣的女子身上。

旁邊傳來了男人忍不住嚥下口水的聲音,可見台上女子的打扮是怎樣的性感迷人,隻見她一身薄如蟬翼的紅裙緊貼肌膚,白皙的肌膚若隱若現,酥胸半露,雲鬢高挽,珠釵斜插,白皙如玉的臉上,娥眉大眼柔媚之極,高挺的鼻梁下朱唇微張,再加上臉頰兩邊深深的梨渦,洋溢著十足的熱情,纖細如柳條的腰肢徐徐展開,仿若風吹則斷。

這般尤物,世間少有,可歎的是她在這美得就像仙境的舞台上做如此妖嬈的打扮,非但冇有半點不合時宜,竟讓她在妖嬈中還帶了那麼一絲聖潔,就像開在風中的罌粟,風情萬種中又有一種蓮花的高潔,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淩汐池心道,原來是她——罌粟。

輕靈脫俗的樂聲慢慢消了下去,琴聲一轉,一陣旖旎纏綿的樂聲緊接著響了起來,樂聲一響,那女子就跟著動了,柔弱無骨的身子如靈巧的水蛇一般扭來扭去,火紅的裙襬掃過青玉的石台,翻飛如浪的掠過那朵朵白玉雪蓮,如清波盪漾的西子湖上托出了一朵絕世紅蓮。

隻見她踏波而行,時而玉肩半露,時而足尖輕點,時而玉腳輕抬,翻飛,跳躍,妙曼的舞姿極致的妖冶惹火,看得人熱血澎湃。

全場彷彿點著了一把火,熱浪一波一波傳開,幾乎所有的男人都坐不住了,統統站了起來,毫不掩飾自己的**,如饑似渴的盯著血姬,一股股熱汗控製不住的從他們臉上滾落。

看著身邊那些獸性大發的男人,淩汐池鼓掌做了一個很中肯的評價:“跳得不錯,該脫的脫,該露的露,又露得恰到好處,真不愧是一個妙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