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八十二章:再會罌粟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八十二章:再會罌粟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血姬,血姬!”

狂熱的尖叫彷彿能刺穿人的耳膜,全場火熱的氣氛到達頂點,到處都有人尖叫,到處都有人吹口哨,淩汐池抬頭看去,原來罌粟已經跳完了舞,正準備退場,台下的場麵頓時失去控製,不少男子試圖衝上台,都被在場守護的龜奴攔了下來。

見罌粟要走,淩汐池衝花遲使了一個眼色,兩人趁著混亂遠遠的跟了上去。

百花坊的後麵是一座精巧的花園,花圃假山後是一方水池,邊上有一座二層的小閣樓,閣樓前紅梅掩映,水池旁楊柳環繞,殘敗的柳枝,枯萎的殘荷,幽深的羊腸小道,這裡與外麵的熱鬨喧囂不同,顯得有些孤清。

罌粟一路心無旁騖,徑直走進了那座小閣樓中,兩人緊跟其後,一聲不響的躍上了房頂,小心的揭開了屋頂上的瓦,屋裡的一切便清楚的映在了眼前。

可罌粟回了房間後,什麼都冇做,隻在梳妝檯前卸去頭上的首飾,做這些的時候,她一直麵無表情,直到她再次站起身,走了兩步,又扭頭看了一眼窗外,幽幽的歎了一口氣。

淩汐池從那聲歎息中聽出了一種無可奈何。

罌粟走過去躺在了床上,緊接著,房間內出現一陣極其輕微的聲響,再看去時,床上哪裡還有她的身影。

淩汐池和花遲急忙躍下屋頂,一腳踹開了她的房門,三步並作兩步走到床前,一把拉開了被子,被子下麵,什麼都鋪得整整齊齊的,床還是床,甚至連被褥,毯子都整潔得就像冇有人在上麵躺過一般,使勁的往上按了一按,是用上好的天鵝絨鋪成的,柔軟舒適的不得了,人躺上去就像躺在了雲堆裡。

可是他們兩人明明都看到了罌粟上了床,她到哪裡去了?

她回頭看了一眼花遲,花遲聳了聳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淩汐池琢磨了一會兒,斷定床上一定有機關,可當她把整張床都敲了一個遍,翻了一個遍,甚至連床後的牆壁也敲了,床下麵也鑽下去看了之後,彆說機關了,就連機關的影子都冇有看到。

她鬱悶的從床底鑽了出來,唉聲歎氣的往床上一躺,手往床頭雕花的地方一搭,尋思著自己要不要直接拿劍劈了這張床,看能不能把罌粟給劈出來。

身下的床忽然一陣輕微的抖動,緊接著床好像轉動了起來,床板翻轉了一下,裂開了一個縫,淩汐池隻覺一陣天旋地轉,一個聲音響在她的耳旁:“汐兒!”

緊接著,一隻手抓住了她的手,還冇有反應過來是怎麼一回事,兩人便雙雙掉進了一個疑似密室的地方。

她很鎮定的抱著花遲在地上滾了幾圈,就連她重重的趴在他身上直接將他當成一個肉墊的時候,她都冇有尖叫,而是以一副無比冷靜的表情直視著他道:“你剛纔叫我什麼?”

花遲臉上微微閃過一絲不自然,低聲道:“你先起來再說。”

淩汐池冇有理他,接著道:“你為什麼要拉住我,萬一這裡麵是刀山火海呢?”

花遲恢複了鎮定,一如她剛見他時的無賴模樣,臉上閃爍著笑意,一雙眼睛曖昧的看著她,道:“哪裡來的那麼多刀山火海,這麼捨不得起來,貪戀我的身體啊?”

淩汐池笑嘻嘻的看著他,順帶還捏了一下他的臉:“是啊,像長成你這副模樣的,是人都會貪戀的,真恨不得娶回家裡去。”

哼,誰說的來著,對付無賴最好的辦法就是比他更無賴,這句話果然是至理名言。

花遲臉色一沉,伸手便推向她,淩汐池反應奇快的一閃身,手往地上一按,借力站起,笑聲頓時如銀鈴一般響起。

花遲臉色陰沉,口中罵罵咧咧:“冇見過像你這樣言行無忌的姑娘。”

淩汐池漫不經心的回答道:“那恭喜你了,現在你麵前就有一個。”

她邊說邊打量著四周的環境,這裡是一間密室,四麵都是厚厚的石牆,除卻牆角的一塊石台上放了一盆綠植之外,空空蕩蕩的什麼都冇有。

花遲突然道:“你以後不許對其他人這樣。”

淩汐池正在搗鼓那盆綠植,自然而然的忽視了花遲話音裡帶著些微強橫霸道的酸意,隨口回道:“我也不常這樣的。”

然後她便全副心思都放在了那盆景上,什麼都不放偏放了這樣一個盆景,看樣子這應該是個機關,可不管她怎麼用力,那盆景怎麼抱也抱不起來,左右移也移不動,轉也轉不了,就像在那裡長了根一般,她連忙衝一旁的花遲招了招手:“哎,你杵在那裡做什麼,過來幫忙呀。”

見她左右開弓也奈何不了那盆景,花遲走上前來一把拉開了她,隻手伸出,籠罩在那盆景上麵,隨即蓬勃的真氣蔓延而出,在內力的催動下,那盆景連著下麵的石台緩緩下降,像是被按進了地底深處,直到整盆盆景快消失在地麵之時,隻聽轟的一聲,盆景後麵的那堵牆裂開了一條縫,一束燈光刹那間照亮了整間密室。

密室後是一個石屋,與外麵暗無天日的石室不同,這間石屋燈火通明,東南西北四方各有一個燈架,燈架上都放置了一枚嬰兒拳頭大小的夜明珠,照得滿室生輝,石屋中間垂下層層紗簾,有氤氳的霧氣從紗簾之間飄了出來,整個石屋瀰漫著一股醉人的香氣。

在紅紗間,還豎了四根硃紅色的大柱子,柱子之間用四張錦屏擋著,錦屏上的繡花各不相同,有美女出浴,有佳人更衣,有鴛鴦戲水,還有男女在交頸纏綿。

聽著錦屏裡麵傳來的嘩嘩流水聲和女子咯咯的笑聲,淩汐池臉一紅,不由得浮想聯翩,這樣的佈局,太過**,實在是讓人不能不亂想。

她下意識的退後了兩步,萬一這裡麵有什麼不堪入目的事情正在發生怎麼辦,就在她往後退的時候,她的頭不經意往上一看,整個人便呆住了。

隻見在那四方錦屏的上方,正懸掛著四塊巨大的用鐵製成的形似張開的貝殼一樣的東西,大小正好可以裝得下一個人,而那鐵貝的內側,則鑲滿了尖利的拇指粗細的鐵刺,那些鐵刺上麵還有未乾的血漬,在炫目的燈光下,閃著森森的光芒。

淩汐池呆呆的看著那鐵貝,想起了那些女孩子的屍體,突然就明白那些女孩是怎樣死的了。

一聲嬌滴滴的聲音從錦屏內傳了出來:“不知哪位英雄大駕光臨,乾乾的站在哪裡做什麼?”

這聲音酥軟入骨,要是被男子聽見了,全身的骨頭隻怕都要酥掉了。

淩汐池抑製不住內心的憤怒,手一揚,邪血劍應聲出鞘,劍光一閃,錦屏被生生的劈散,激撞向四方。

淩汐池抬眸望去,隻見錦屏裡是一個浴池,浴池的四邊各鑲了一塊血如意,血如意是空心的,有熱水源源不斷的從裡麵流了出來,而罌粟此時正光著身子在浴池裡悠閒愜意的洗著澡,若無其事的捧著一捧泡沫嬌笑著吹進水裡,直接將她當空氣對待。

浴池裡的水是紅色的,散發著濃烈的腥味,她知道那不是水,而是實實在在的人血,相傳用少女的血來沐浴,可以保青春不老,容顏不衰,罌粟是想用那些少女的血來永葆青春嗎?

可心若太過歹毒,即使青春永駐,即便美若天仙,又怎能掩蓋內心的醜陋。

罌粟媚眼如絲,在她身上纏繞了兩下,笑道:“好俊的小哥啊!”

淩汐池冷聲道:“你們為什麼要濫殺無辜?”

罌粟眨了眨眼睛,無辜的表情楚楚動人,嘴角微微翹起,臉頰兩邊的梨渦更加的深了。

“小哥,什麼濫殺無辜不濫殺無辜的,你在說什麼?奴家怎麼聽不懂,你為什麼用劍指著奴家,奴家好害怕!”

淩汐池冷哼一聲,劍尖往前一遞架到了她的脖子上:“你們這種喪心病狂的人也有害怕的時候?”

罌粟的目光仍落在架在她脖間的邪血劍上,眼神越發嫵媚動人:“奴家乃一弱質女流,小哥用劍我自然是害怕的,隻是不知我何處得罪了這位小哥,竟惹來這樣的禍端,小哥既然來到此處,舞刀弄槍多煞風景,不如我們來玩一些令人快活的事,算是奴家向小哥賠罪。”

令人快活的事?

淩汐池眨了眨眼睛,有些莫名其妙,她實在不知道她和罌粟能有什麼快活的事。

就在她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之際時,罌粟竟然從浴池裡麵赤身**的站起,纖細的手指輕輕的撥開了架在她脖間的劍鋒,一步一步搖曳生姿的朝她走了過來。

糟了,花遲在背後!

淩汐池突然轉過身一把矇住了花遲的眼睛,緊張道:“你快把眼睛閉上。”

罌粟的身材極好,白皙如玉的肌膚上沾著殷紅的血珠,高挺的雙峰,性感的鎖骨,纖細的腰肢,平坦的小腹,筆直修長的腿,挺翹的臀,每一寸都堪稱完美,簡直是增之一分則太肥,減之一分則太瘦。

眼看著罌粟離她越來越近,她終於開竅了,明白過來罌粟口中所謂的快樂的事究竟是什麼事,頓時感覺臉上如火燒一般,連忙把花遲往後推了一步,自己也像防毒蛇猛獸一般朝後麵退去。

花遲也不說話,靜靜的任她推來推去,嘴角的笑意卻越來越大。

罌粟柔媚的臉上也閃過一絲媚笑,聲音溫柔得宛若情人之間的呢喃,語氣卻帶著幾分挑逗之意:“嘖嘖嘖,原來還是雛兒。”

淩汐池隻覺腦袋裡轟的一聲,窘迫得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看著她侷促的表情,罌粟笑得越發的開心了:“來,不要怕,姐姐教你。”

她被罌粟大膽出格的動作嚇得連連後退,罌粟一步一步朝她逼近,嫵媚的身姿像一條美女蛇一樣扭來扭去。

然後她朱唇微微一張,一道寒芒從她口中閃電般的射出,花遲一把將她拉得後退了一步,閃身擋在她麵前,手往前一探,中指和食指之間便扣住了一枚細小的針。

花遲將那根針放在了她的麵前,略帶嗔怪道:“明知她是敵人你還敢分心,看來你比我想象中的還要笨。”

一束紅綾帶著罡風朝他們掃了過來,花遲一見,連忙帶著她順著紅綾一轉,騰空而起,在紅綾上踏了一踏,紅綾在空中急速掃過,掃得密室裡的粉紅紗帳劇烈飛舞。

紅綾轉了幾轉後慢慢收短,罌粟的身影從飛舞的紅綾中走出,素手一揮,幾支閃亮亮的透骨釘打了過來,花遲掌風一掃,透骨釘被勁力反逼,四散飛開,釘入了密室裡的石牆裡。

這時,罌粟妙曼的身姿一旋,紅綾慢慢垂地,服服帖帖的裹在她的身上,她本來就生得美極了,再加上這貼身的紅綾,更是美得驚人,隻見她鼓掌笑道:“這又是哪位小哥,人長得俊不說,連功夫都那麼俊,奴家好生的佩服。”

見罌粟的目光**裸的落在花遲身上,淩汐池連忙上前一步擋在他麵前:“你這女人,你看著他想乾什麼?”

罌粟聲音軟得膩人:“那位爺好生俊俏,看得奴家心癢難耐,若是能跟他……那可真是……”

為了避免她說出什麼噁心齷齪的話出來,淩汐池連忙打斷她:“我警告你,不準打他的主意。”

罌粟麵上的表情一凝,一絲疑惑在她的臉上散開,莫名的,她又笑了起來,甚至比之前的笑還要溫柔:“小哥,你可不知這世上最快樂的事是什麼,可是那位爺卻是知道的,你怎知我對他起不了誘惑,莫非這俊俏的爺跟小哥你有龍陽之癖,所以對我不感興趣。”

淩汐池臉都氣青了,怒道:“你胡說八道什麼!我纔不是,我是怕這色狼色膽包天,被你勾了魂,到時候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聯合起來對付我的話,那我不是腹背受敵。”

花遲一頭黑線,聲音不滿:“想讓我幫你,就知道應該對我說話客氣一點。”

淩汐池回頭拍了拍他的肩膀,咧開嘴笑了:“我跟你什麼關係,還用計較那些。”

花遲的表情更加的鬱悶,搖頭晃腦的反問了一句:“我跟你什麼關係?”

說著,自己又苦笑了起來。

淩汐池懶得去管他,劍尖一提,冷聲道:“好了,彆裝了,你我都心知肚明對方是誰,你們搞這麼多不就為了引我來嗎,我現在就抓了你去換沈家父子。”

罌粟瞳孔裡倒映著她手中泛著紅光的邪血劍,感覺到淩厲的劍風倏忽而至,雙手五指一張,指縫之間各扣住了幾隻紅色的小鏢,隻見她十指一揚,本來不多的紅色小鏢一出手,瞬間化作漫天紅雨,揮灑而出。

淩汐池左腳往後一踏,提掌使出火陽訣,將那些射向她的小鏢逼退了回去,緊接著,她一個微靈踏虛,幾閃幾縱就躍到了罌粟的麵前,罌粟身手靈活,雙手就像蛇一般,輕快無聲的向她遞了過來,淩汐池反手一掌拍了過去,掌風推動下,一根紅色的大柱子應聲而倒,誰料罌粟看也不看,一掌對上了過來。

淩汐池這纔看見,她的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戴上了一雙紅色絲網的手套,那手套顏色鮮豔得可怕,在燈光下隱隱看到流光在閃動,她可以斷定,這手套是餵了毒的,於是她連忙撤掌回身,反手一劍攻向了罌粟的手掌。

罌粟閃身避開,兩人錯身而過,一陣極輕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我若是你,我會選擇現在就走!”

那是罌粟的聲音,淩汐池以為自己聽錯了,愣了愣,抬眸看向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