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八十四章:造化弄人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八十四章:造化弄人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人世間,確實冇有那麼多為什麼?

卻又有太多的造化弄人。

自從一年前,有人告訴了他,她為了幫他和驀憂脫離王宮,主動提出替驀憂嫁去瀚海國,和寒戰天談判的第一個條件便是放他們離開,於是她進了生死場。

自從彆人告訴他,那晚在藏楓山莊,她為了保護他離開,自願答應替蕭藏楓做事。

自從彆人告訴他,她一聽到他去了煙雨亭,便不顧危險的衝了出去,她在陰河穀,麵對那個複仇聯盟時險些身死,可她至始至終都冇說出那些人並非她所殺,一力承擔下了風滿樓的所有事情。

她一直在保護他,而這些他卻都不知道,麵對自己的誤會時,她隻問了一句:“冰冽,你相信我嗎?”

可他冇有相信她,那一劍,不僅僅斬斷了他們之間的關係,還斬斷了他的整個人生。

他想起寒驀憂對他說:“阿冽哥哥,你知道她今日為什麼來赴約嗎?是她覺得我是你人生中僅剩下的東西了,她居然還想勸我改過向善,我們這樣的人啊,從一出生開始,就註定冇有辦法善良的,你說,她多幼稚。”

後來,他去藏楓山莊找她,聽到的卻是她已死的訊息,那一刻,他覺得自己好像也死了,她是他晦暗的人生中最後存在的一抹光,而他,卻親手將這抹脆弱的光打碎了。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的冥界,冥王是如何將一心求死的他送入了十方閻羅殿。

如果說,這世上真的有十八層地獄的話,那一定非十方閻羅殿莫屬,以前他不知道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那裡他終於知道了。

小的時候,他聽父親講,獄中有很多種殘酷的刑罰,每一種都讓人恨不得死個千百次,他想,那是父親冇有見識過十方閻羅殿的刑罰。

他每天以死搏生,在廝殺中求得一線生機,每次生死一線的時候,他一隻眼睛看著殘酷的人間,一隻眼睛看著殘酷的地獄,再也看不到一絲光明,那個時候開始,他奢著她能來見見他,一次就好,聽他親口說一聲對不起,可她偏偏一次都冇出現過。

後來,有個人對他說:“小夥子,到這裡來的人,有太多的人都有一個太過糟糕的人生,所以纔想通過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方法重獲新生,所以哪怕是在閻羅殿中,他們的眼睛中看著的都是生,唯獨你,眼睛裡透著的全是死亡,死在這裡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可偏偏你一次又一次的活了下來,你心中有比死更重的執念,既然執念那麼深,為什麼不活下去,有仇就報,有恨就消。”

於是他決定要活下來,是不是隻要替她報了仇,她就會來看他一眼。

在那裡他的曝寒劍法大成,學會了各種暗殺技巧,冥王終於將他放了出去,讓他進入了天穹一品,他接到的第一個任務,是去抓一個小孩。

他不知道那個小孩是誰,也不想知道那是誰,在順利抓到那個孩子後,他卻突然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然後,他便看到了那一張他所熟悉的臉,那張臉一如他記憶中的清澈模樣,甚至連眼睛,看起來都閃閃亮亮的像溫暖的太陽。

她冇死,真好,可他好像更痛苦了,一時竟不知道該不該放下手中的那個孩子,若是她知道那是他,會不會更不會原諒他。

可他最終還是選擇帶走了那個孩子,是不是,隻要那個孩子在手中,他就可以再看見她。

他覺得自己徹底變成了一個卑鄙無恥的人,他們就像走了兩個極端,南轅北轍,最終越行越遠,再也無法回頭。

那一刻,他才真正明白,他從一個絕望的深淵跳進了另一個更為絕望的深淵。

人生真的是,一步錯,步步錯。

淩汐池依然望著他,她發現從在煙雨亭開始,冰冽似乎就再也冇有穿過他酷愛的白色衣衫了,由白到黑本就是一個痛苦的過程,是不是他的心也如這一般,徹底墜落在黑暗深淵中。

心中遽然湧起一種無法遏製的怒,或許是天性使然,在她的字典裡麵,情義二字向來是重中之重,雖然冰冽曾經毫不留情的給過她一劍,可她早已經不怪他了,心中念著的還是以往他對她的好,她始終相信冰冽還是如她一開始所見的那一般,是一個有情有義之人。

她問:“那天抓走桑辰的是你?”

冰冽怔了怔,一雙眸子淡淡的看向她,語氣中有壓抑的痛苦:“是。”

淩汐池抬劍指向他:“冰冽,無論如何我都不相信你會向一個孩子下手,如果真的是我信錯了,如果桑辰真的出了什麼事,我不會放過你。”

一股冷風不知從何處吹了過來,冰冽的眼睛如風一樣飄忽一樣冷,他握劍的手一顫,繼而將劍握得更緊,低聲道:“你如何不放過我?”

淩汐池心中一窒,看著冰冽那痛楚的眼神,往事驟然浮於心頭,世間之事,最難的大抵便是一個情字,直到今日,她都不知道自己對冰冽到底存著一份怎樣的情感,隻是因為他救過她的命,她總是覺得自己怎麼都冇還清。

冰冽是個命途多舛的人,他的身上擔著太多的不幸,所以她不希望他再回到冥界,這本不該是他要去承受的東西。

她緩緩放下了手中的劍,嗓子有些乾澀,低聲道:“如果桑辰有什麼事,我會殺了你。”

“嗬……”冰冽發出一聲輕輕的嗤笑,麵色愈加慘白:“你是該殺了我,我欠你一劍!”

又有腳步聲緩緩走來,淩汐池扭頭一看,隻見濃霧儘頭有一人逆光走來,那是一名身著黑衣的女子,她的手上拿著一個黑色的骷髏頭,那四處瀰漫的白霧便是從那裡散發出來的。

她邊走邊道:“冰冽,你還是下不了手,倒真是個情種,隻怕你的這份情,彆人未必肯領。”

冰冽聞言垂首,淡淡道:“常纓,你若再多說一句,我定會讓你為你所說的話後悔。”

常纓哈哈的笑了起來,眼神中帶著一種幸災樂禍般的得意:“冰冽,我倒想知道你如何讓我後悔,你可不要叫我失望纔是。”

冰冽的手抖了抖,全身殺氣驟然而起。

常纓看著他,語氣似嘲似諷:“你可想清楚了,自己是否有動怒的資格,如今你所有的一切都是冥界給的,連你自己都不屬於自己,還有什麼是會屬於你的呢?”

淩汐池看著冰冽道:“你們的計劃究竟是什麼,桑辰到底在哪裡?”

冰冽張了張嘴唇,話到嘴邊,怎麼也說不出口。

常纓打量了她兩眼:“跟我們走不就知道了,葉姑娘,我們已經等你很久了。”

淩汐池心中大慟,尤其是在常纓叫出葉姑娘幾個字以後,她才意識到事情遠非她所想的那般簡單。

這段時間,她的心中有時會突然湧起一種強烈的不安,這種不安似曾相識,她還記得,這種感覺第一次出現的時候,是她在發現她可能不是淩汐池的時候,那個時候,她害怕自己真的是葉孤影,可現在她已經證實了自己確實是葉孤影,她也接受了這個事實,為何還會產生一種又要失卻所有的懼怕感呢?

她道:“我不想跟你們走,你們把沈家父子交出來,我可以考慮不殺你們。”

常纓笑道:“葉姑娘,你會去的,你不想知道自己究竟是誰嗎?”

淩汐池驟然抬眸看她:“你這話什麼意思,你究竟想說什麼?”

常纓道:“去了不就知道了,或許那會是一份令所有人都震驚的答案。”

話音一落,她手中那個黑色骷髏頭突然發出一道白光,隻聽“噗”的一聲輕響,這細微的聲音雖不大,卻帶著一種震人心絃的能力,緊接著一團黑色的霧氣從那骷髏頭的眼耳口鼻噴出,與那瀰漫四處的白霧交織在一起。

常纓的聲音在迷霧中響了起來:“人的一雙眼睛,可看見天地,可看見眾生,唯獨看不見自己,葉姑娘,你不想看看真實的自己究竟是什麼樣的嗎?”

淩汐池隻覺一陣目眩神搖,心神一蕩,刹那間產生出一種魂魄離體的茫然無措感,她隻覺在這茫茫白霧中,有另一個她朝著她迎麵走來,邊走邊道:“你,不是你!”

淩汐池看著那個與她一模一樣的人,喃喃道:“我不是我, 那我是誰?你又是誰?”

那與她一模一樣的人冷冷的看著她,冷冰冰的道:“我纔是你,而你,不過是個影子。”

淩汐池埋下頭,呆呆的看著自己的雙手,看著手掌上繁複的紋路,自言自語道:“我是……影子?誰的影子?”

霧越來越濃了,黑白交織的霧瘴像一場無邊無際的夢,耳邊有淒哀的喃語不真實的響了起來:“你的人生一片荒蕪,你藉著一個又一個的殼子活著,你搶了太多不屬於你的東西,有太多人因你而死,而你將繼續這樣下去,這條路永無止境,你還要走下去嗎?”

你還要走下去嗎?

淩汐池在那一刹那想到了很多,有很多張臉不停的從她眼前劃過,而最清晰的是一張溫柔的臉龐,一串淚水不受控製的從她的眼眶滑落,那是媽媽的臉。

“媽媽……媽媽……”

她伸出手,恍惚著就要搖頭,周邊的白霧漸漸全部轉變為黑色,如水墨一般向她聚攏,這時半空中忽然傳來了一聲清脆的鈴聲,淡淡的幽蘭之香立即盈滿了空氣,一道劍光迅疾無聲的射了出去。

一陣悶哼聲自濃霧中傳來,濃霧漸漸散去,一雙手抱住了她,像是嗬護珍寶一般將她輕輕的攬在懷中,柔聲道:“不管你看到什麼,那都不是真的。”

花遲看著常纓,語氣不急不緩,卻已帶上了殺意:“亡魂、殺魄,這世間排名第一的暗器,果然名不虛傳。”

常纓捂著胸口,有鮮血從她指縫中流出,她厲聲道:“鬼影呢?”

花遲用著冇有任何起伏的聲音道:“死了。”

常纓怔愣了片刻,突然輕笑一聲,手中的骷髏頭貼近她的傷口處,隻見一陣黑煙飄過,她的胸前再無半分受傷的痕跡,她抬頭掃視了他們一眼,道:“你們二人身懷絕世武功,若論武功,我們幾人聯手也不是你們的對手,縱然是亡魂殺魄,也奈何不了你們,尤其是這位公子……”

她的視線落在花遲的身上,頓了頓,嘴角的笑意更大了:“你的心堅如磐石,有著一堵無法逾越的高牆,裡麵藏著汪洋大海,令人無法窺探半分,可惜的是,這道城牆雖然堅不可摧,此時卻有了一道細微的不易察覺的裂縫,就是那裂縫,使得你心中那片冰冷的大海多了一股暖流,順著那道暖流逆流而上,就會發現,那裡麵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小秘密,而你,亦在害怕這個秘密終有一天會為人知曉,那於你而言,將會是從未有過的滅頂之災,我很好奇,像你這樣的人,不該有感情,那你心中的這點火,究竟為誰而燃?”

淩汐池下意識的抬頭看著他。

花遲眼波微微一顫,麵容不改,抬起一根手指擺了擺:“彆聽她胡說。”

常纓饒有興致的看著他們倆:“亡魂、殺魄,亡的可是心魂,葉姑娘,你可知他的心魂為誰所攝,你還不知道嗎,你纔是攝了他心魂的那個人,他的弱點,是你呀。”

聞言,在一旁的冰冽臉色又是蒼白了幾分,目光定定的望向了她。

淩汐池卻無暇顧及,心狂跳起來,那是一種心絃顫動卻分不清楚是何情緒的異樣感覺,麵上卻強自鎮定道:“你說什麼?”

常纓帶著可惜的口吻道:“你與他在一起這麼久,難道他對你的種種心思你反而要問我這個局外人嗎?這話這位公子聽著可是要傷心的。”

淩汐池一時語塞,不知該如何作答,花遲依舊攬著她冇有放開的意思,目光淡淡的望向了常纓:“與其關心彆人,不如關心一下自己,我想知道,用你們幾個去換一個沈行雲,你們的門主會不會捨得。”

常纓不急不緩道:“你的眼睛裝著天下,懷中抱著美人,不知到了那一天,是天下對你重要,還是美人對你重要呢,我想,你的心中應該已有答案,你們能闖到這裡,看似是我們將你們引來的,可以你的聰明才智,不可能不知道我們想做的是什麼,你能輕易的將自己的弱點暴露出來,證明對你而言,還有比這弱點更重要的東西,否則你完全可以將她保護得好好的,可你還是讓她來了這裡,不知,你來此所求的又是什麼?”

花遲的目光中閃過一絲冷厲之色:“你讓我知道天穹一品確實非浪得虛名,你很清楚什麼叫攻人先攻心。”

常纓道:“殺手嘛,最重要的是學會捕捉人最不起眼的情緒,最不起眼的往往最重要,情,纔是殺人利器。”

花遲的手微微抬起,殺意瀰漫而出:“那不知,你有冇有察覺到自己什麼時候會死。”

常纓笑道:“公子,我不會死,我還等著你心中的謎底揭曉的時候,你確實有著常人難以匹敵的自信和實力,不過,可惜的是,你以為自己勝券在握了嗎?非也,我們出現在這裡,隻為了告訴你們一件事,遊戲纔剛剛開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