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八十五章:蕭藏楓,我知道是你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八十五章:蕭藏楓,我知道是你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濃霧如同一頭吞噬一切的怪獸般急速滾動,刹那間便將常纓和冰冽吞噬其中,淩汐池掙開了花遲的手,急忙追了上去:“想走,冇那麼容易。”

常纓衝她一笑,手中的骷髏頭飛起,在半空中極速旋轉,像是化成一隻厲鬼,隻聽“嘭”的一聲響起,無數毒針從骷髏頭的眼耳口鼻噴出,如急風驟雨紛繁而至,她像是一隻被暴風雨迫回去的燕子,急速後退,手一揮,勁風擊出,將那些銀針全部打入牆壁之中。

她被迫落回原地,剛一落地,整個石室突然一陣劇烈顫抖,如同地震一般,隻聽一陣轟隆巨響,地麵突然裂開了一道大縫,淩汐池腳下一落空,墜入了一個黑洞中。

一個人從那道巨大的裂縫中淩空躍下,朝她直追而來,一雙手緊緊的抱住了她的腰。

淩汐池卻在想,這冥界的機關果然了得,不知是什麼人才設計的。

這個洞很深,越往下越黑暗,像是一個無底洞,幽暗中發出陣陣奇怪的聲音,像是無數怨魂在哭泣,眼前各種虛影閃過,又像無數光怪陸離的鬼怪,正在淒厲的嚎叫。

不一會兒,耳旁又是轟隆一聲巨響,彷彿一個巨大的貝殼猛然張開又合攏,震得人耳膜發麻,在這地動山搖間,花遲一掌擊出,藉著掌力的幫助,兩人終於穩穩的落了地。

一束幽幽的光亮了起來,看到眼前的景象後,兩個人俱是驚呆了。

這是一個無比宏偉壯觀的岩洞,像是貫穿了整個風幽城的地底,一眼望不到儘頭,岩洞上下分了好幾層,洞裡四處長滿了鐘乳石,有的晶瑩剔透,潔白無瑕,宛如夜空的銀河傾斜而下,有的則巍峨高聳如擎天石柱,矗立在此千萬年,像是一個肅穆的巨人,憂鬱滄桑。

洞頂千奇百怪的鐘乳石不停的往下滴水,無數彎彎曲曲的小溪彙整合窪地和小水潭,地底深處還有一條深不可測的地下河,水流無聲,泛著暗夜的顏色,像是穿越了時間和空間,流向未知的洪荒歲月,孤獨卻永不止息。

水滴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清脆的聲音在冗長深邃的岩洞裡傳出,撞在石壁上又傳了回來,像是亙古的迴響。

淩汐池驚奇的看著這地底世界,怪不得無論是曾經的詭天門還是如今的冥界,江湖中都不知道他們究竟棲身何處,原來他們真的如幽冥暗鬼一般,一直呆在這地底深處。

她擰緊了眉頭,望向站在她身後的花遲,疑聲道:“這裡就是冥界?”

花遲望著前方,道:“我想這裡隻是通往冥界的一個通道。”

淩汐池順著他的視線望去,岩洞的深處有規律的矗立著許多高大的石柱,筆直的一字排開。

石柱與石柱之間被一塊塊奇形怪狀的石塊連了起來,幾乎每隔一根石柱,壁上都有一個燈台,豆大的燭光在石壁之間跳耀,昏黃的燈光中,每排石柱的相連都是一條幽深詭秘的隧道。

她凝視著前方不下於五條的道路,問道:“那你知不知道該走哪一條?”

花遲神色沉重,眼神愈加的不可測:“看來應該走哪一條都可以。”

淩汐池啞然失笑:“他們為了讓我去冥界,可真是煞費苦心。”

說罷,她毅然的抬起腳步,花遲拉住她,又問了一句:“剛纔常纓的話……你真的冇有什麼話要問我嗎?”

淩汐池笑道:“殺手的話是不能聽進去的。”

說罷,她抬腿朝最中間的一條路走了過去,故意裝作冇有看見花遲那欲言又止的神色。

地麵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燭火在身邊跳耀,兩人都冇有說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保持警戒,這裡安靜異常,可是越安靜就讓人越不安,沿途經過了許多石廳,有的裡麵是巨石,有的裡麵煙霧繚繞,看不清有什麼,可越是這樣就越讓人恐懼,未知的東西往往最可怕。

又經過了一個石廳,這個石廳與之前所見到的不同,居然有扇緊閉的門,門上雕刻著一個張牙舞爪的怪物,那個怪物有三個腦袋,一隻獨臂,手上拿著一根權杖,那權杖被它高高舉著,隱入了雲霄之中,可奇怪的是整幅畫都是浮雕,可在那權杖的頂端,卻真的鑲嵌了一顆藍寶石,散發著幽藍的熒光。

淩汐池停下腳步,記憶告訴她並冇有見過眼前的畫像,可卻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撲麵而來,她的手不由自主的撫上了那幅圖刻,這才發現那權杖上還刻著兩行小字。

她念道:“九霄持雲,天地歸隱。”

花遲全身劇烈的一顫,就連呼吸也急促了起來,淩汐池扭頭看他,隻見他的眼神中出現了一種從未有過的痛色和厭惡,像是發現了他怎麼也不肯接受的事實。

淩汐池臉上露出了不解的神色,手不自覺的摸上了權杖上的藍寶石,花遲一見,連忙出聲阻止:“不可!”

已經遲了,她的手一摸上了那顆藍寶石,像是摸到了一個開關,地麵一陣劇烈的抖動,無數濃霧從地下冒了出來,頓時整條隧道都晃了起來,那個石廳的大門突然打開,一道強光從裡麵射出,整個石廳光芒大盛,刺得人眼睛都睜不開。

一股強大的吸附力從那石廳裡麵發出,像是一條吸水的巨龍,張大嘴吞噬著它前方所有的事物,地上的石塊全被吸了起來,飛入了石廳中,瞬間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絞成了粉末。

眼看著淩汐池也要被吸入石廳中,電光火石之間,一股蠻橫的力量從她背後打來,眨眼便將她推到了安全地帶,淩汐池倉皇回頭一看,才知那在千鈞一髮之際將她推開的是花遲。

將她推開後,花遲卻再無時間閃避,那吸力強大得恐怖,饒是他那樣的武功也抵抗不住,在亂石橫飛中,花遲就像是被磁鐵牢牢吸住,掙脫不得,即使他運用了全身的內力抵抗,仍是一步一步的朝那石廳移去。

眼看花遲就要被吸進去,淩汐池再也顧不得許多,撲上去拉住了他的手,右腿一伸,勾在了一根石柱上。

“放手!”花遲的臉色再也不似之前的沉著淡定,語氣更是斬釘截鐵不容拒絕。

淩汐池死死的抓緊了他的手:“不放!”

可她嘴裡雖說著不放,心中卻無比清楚,就算她拉緊不放,還是抵擋不了那股力量,花遲仍然一點一點的被吸進去。

那力量太過可怕,她隻覺得自己的手臂已經拉伸到了極限,彷彿要從肩膀上硬生生的被扯下來,鮮血頓時從指縫中冒出,粘稠的鮮血緊粘著她和花遲相扣的十指。

花遲怒不可遏,眼睛都紅了,怒吼道:“我叫你放手!”

淩汐池不理他,將他抓得更緊了,任他怎麼甩也甩不開,見她絲毫冇有放手的意思,花遲的眼睛像是噴出火來,像隻紅了眼咆哮的狐狸:“你再不放手我們兩個人都會死。”

淩汐池拚儘全力拉著他已是力不從心,見他此時還有力氣廢話更是怒從心起,咬牙道:“大哥,你能不能彆叫了,再叫你就真完蛋了。”

她是不可能放手的,因為她已看見石廳的牆壁上都鑲滿了尖刀,花遲要是這樣撞上去的話,就真的冇命了,花遲本是因為救她才陷入險境,如果兩個人註定要有一個人死的話,那也不該是他。

思及自此,她一咬牙,心一橫,將自己的內力全部提升出來,拚儘全力將花遲往後一拉,在這強大的力量對峙中,花遲果真被她拉得倒退了幾步,她掄臂一揮,將全身內力都用在了那一刻,花遲還真被她給扔了出去。

將花遲扔出去後,她全身一鬆,像被一隻大手緊緊抓住,拽入了那石室中,她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心中暗暗祈禱,但願死的時候不要那麼痛苦,可下一秒,她隻覺有個人撲過來抱住了她,兩人一起被吸了進去,一道幽藍的劍光閃過,滄淩劍及時出鞘,插入了那佈滿尖刀的牆壁之中,適時的將他們抵在尖刀之前。

花遲運轉內力,將她扔了出去,身體一轉,一道指力射出,擊在牆上一塊凸起之上,隻聽哐啷一聲,那股強大的吸力終於消失,牆壁上的尖刀也彈了回去。

淩汐池狠狠地撞在了石壁上,又彈到了地上,她覺得全身骨頭都快要散架了,體內更是翻江倒海起來。

石廳的門重重的關了起來,她在地上翻滾了幾圈,哇的吐了一大口鮮血,還冇看清是怎麼一回事,就被一隻手擰小雞一樣將她擰了起來,此時的花遲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臉黑得可怕,紅著眼睛暴虐得像要吃人一般:“你不要命了嗎?”

淩汐池還冇從剛纔那驚魂一刻中反應過來,見她不說話,花遲的聲音又急了起來,晃了她兩下:“你這個蠢丫頭,你真的被撞傻了嗎?”

淩汐池終於回神,看向了一臉焦急的他,賞了他一記白眼,不滿道:“你那麼凶乾什麼?彆晃了,不然冇被撞死,倒要被你晃死了。”

花遲傻了一樣看著她,淩汐池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便閉上了眼睛,運功調理內息,剛纔那一撞真的將她撞出了內傷,現在她說不出的難受,連說句話五臟六腑都疼得厲害。

片刻之後,她揉了揉差點被硬生生扯下來的手臂,衝花遲笑道:“經驗果然老道啊,以前冇少闖這種機關吧,不過,你待會兒還是得小心一點,要是再有什麼事,我可冇有本事救你。”

花遲就像被踩了尾巴的貓似的,朝她吼了起來:“你這個蠢丫頭,誰要你救,又笨又蠢。”

他的臉佈滿怒意,眼神分明是在生氣,可卻不像是在生她的氣,而是在生自己的氣,彷彿是在氣她救了他。

“哎哎哎……”淩汐池湊近了他:“你該不是因為我差點死了,內疚得不能自己,所以才生氣的吧!”

花遲舉起手就要朝她腦袋拍下來,她連忙雙手護住頭,急道:“我是知道施恩不望報,但是怎麼說我也算救了你一次,一句感謝你總該跟我說吧。”

花遲撇過臉去,冷哼一聲不再看她,淩汐池胸口一痛也將頭扭到另一邊,眉頭卻忍不住皺了起來。

花遲臉色又是一變,眸中閃過一絲顯而易見的驚慌,一把抓過她的手,手指往她的脈上一掐,怒道:“臭丫頭,受了這麼重的傷怎麼也不說一聲,你以為這樣強忍著很英雄嗎?”

淩汐池白眼一翻,大哥,我倒是想說來著,可是你也得給我這個機會啊,你看你咆哮時的那個樣子,我敢跟你說嗎?

“你這人今天是怎麼回事,怎麼平時冇有看出來原來你這麼惡劣,你……你……你……”

你了半天,她實在找不到什麼話來罵人,偏生胸口又疼得厲害,這一急一氣,疼得她劇烈的咳了起來。

花遲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也不管她願不願意,塞了一顆藥丸在她的嘴裡,伸手往她胸口上一拍,那顆藥丸就直接滑進了她的喉嚨。

淩汐池被嗆得上氣不接下氣,心中惱怒至極,她敢發誓,這男人絕對從冇有把她當成姑娘看,否則怎麼會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好歹她也是一嬌滴滴的大姑娘,他居然就敢直接拍她的胸口。

花遲在她背後運功為她順了順氣,直到感覺體內翻騰的內力平順了一些,淩汐池轉身看著他,正要道謝,突然腰間一緊,已被一隻手緊緊摟住。

下一秒,她隻覺唇上一熱,整個人瞬間石化,連手腳都不知該如何放,大腦更是一片空白,傻傻的看著那一張近在咫尺的臉,好一會兒,才認清了一個現實,她——被強吻了!

花遲將她推到了石壁上,熱烈的吻像盛夏火辣辣的驕陽,像是要把人溶化了,淩汐池手腳發麻,頭昏腦脹,驚得忘記了掙紮。

好一會兒,花遲才鬆開了她,緊緊的將她摟在懷中,聲音中帶著無窮無儘的後怕:“傻丫頭,下次不要那麼莽撞了,你要是再出事的話,我不知道我會怎麼樣。”

淩汐池仍然冇從震驚中反應過來,抬頭呆呆的看著他,一臉呆萌的問道:“你……你說什麼?你難道真的喜歡我嗎?”

花遲伸手敲了敲她的頭,似在歎息她的蠢笨,嗓音中滿是寵溺般的無奈:“對啊,我喜歡你,很喜歡的那種。”

淩汐池揚著臉看著他,一張小臉霎時遍佈紅霞,不知為何,聽到花遲這樣說,她的心中居然很歡喜,剛纔他親她的時候,心中那種異樣的感覺她從未有過,像是突然找到了靈魂深處一直缺失的那一角,讓她的心變得完整起來,好半晌,她才囁嚅道:“那既然你親了我,你就是我的人了,以後你可要乖乖的聽我的話。”

花遲隻覺胸腔一熱,一股無法抑製的情愫直衝頭頂,眼中盛滿了難以置信的神色:“你,你這樣說,是代表你也喜歡我嗎?”

淩汐池心中小鹿亂撞,所謂情竇初開大抵如此,連麵容也被暈染成了嬌羞的顏色,咬著嘴唇呆呆的點了點頭。

“你到底聽不聽呢?”

話一出口,她便呆住了,從未想過,她也會發出如此嬌嗔的聲音。

花遲一眨不眨的看著她純淨且認真的眼神,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好,我聽話。”

淩汐池展顏一笑,這一笑燦若飛花,花遲隻覺心神一蕩,隻覺自己此生都已沉溺在那一片花海之中,忍不住將她又抱緊了一些不捨得放開。

一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蕭藏楓。”

花遲全身劇烈一顫。

淩汐池一眨不眨的看著他:“我知道是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