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八十六章:你會站在我身邊嗎?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八十六章:你會站在我身邊嗎?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花遲沉默了一會兒,緩緩的將手伸到了自己的耳後,摩挲了半晌,一張人皮麵具從他的臉上揭下,露出了那張熟悉的臉。

那張臉一如既往的如日月星辰般耀眼。

“那你現在知道是我了,還會喜歡我嗎?”

“我本來喜歡的就是你呀。”

她聽見他的呼吸急促了起來,她靠著他的胸膛,聽著他心跳的聲音,和著自己心跳的聲音,像一曲優美動聽的曲子。

原來這就是愛情的聲音,她知道,自己心中一直有他,可她分不清那是不是愛,所以一直在刻意迴避,就在剛纔他撲過來抱住她的那一瞬間,她決定愛上他,原來當一個人決定愛上另一個人的時候,可以那麼簡單,那麼容易。

蕭藏楓問:“什麼時候知道的?”

淩汐池想了想,回道:“我一直懷疑花遲不是你的真實身份,從安都城分開後,我問了桑辰一些關於你的事情,突然想到了有個小女孩曾跟我說過,她的爹爹帶著她在江湖上曆練了兩年,去給彆人當小徒弟,幾個月就被人掃地出門了,能讓你蕭藏楓去當小徒弟的人想必也不是什麼平凡人,結合沈家發生的事,我便猜到是你了。”

蕭藏楓苦笑道:“原來竟是因為妖兒。”

淩汐池道:“不止,還有很多很多。”

“那你那個時候為什麼拆穿我呢?”

“……”

“是因為那個時候你還冇有喜歡上我對嗎?”

“……”

淩汐池轉移話題:“那你呢?你跟彆人說我是你的未婚妻,可我冇有感覺到那個時候你有喜歡我啊,你喜歡的是我嗎?”

不是因為我是葉孤影,不是因為其它,而是因為,我就是我。

蕭藏楓的下巴埋進她的頭髮中,喃喃道:“是你,一直都是你。”

淩汐池想著常纓的話,又想起了蕭藏楓房間內的那幅小像,問道:“那如果我不是我,或者不是你想象中的我呢?”

蕭藏楓扶著她的肩膀,直視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鄭重有力道:“我隻知道在我眼前的是你。”

他執起她的手,閃閃跳動的燭火映入他的眼睛:“汐兒,我帶你走吧,不去冥界了,我們離開這裡。”

淩汐池搖頭拒絕:“那桑辰他們怎麼辦?”

蕭藏楓歎了一口氣:“他不會有事的,哪怕你不在,我也會將他救出來的。”

淩汐池道:“所以常纓說的冇錯,你來這裡還有其他的目的是嗎?”

蕭藏楓沉默了一會兒,才道:“是!”

“你是要對冥界下手是嗎?”

蕭藏楓定定的看著她。

淩汐池笑道:“我不是傻瓜,好歹我現在也算是一個高手吧,你以為我真的不知道這些天有很多人在暗中跟著我們嗎?你找五位前輩幫忙的時候,恰好縹無就出現了,我不相信有那麼湊巧的事,所以我猜你在村子裡的那幾天就是為了等他們的吧,你給五位前輩的衣角我看過了,根本就不是我的劍氣劃下來的,你是不是暗中跟桑辰交代過什麼,你早已經部署好怎樣對冥界下手了是不是?”

蕭藏楓歎了一口氣:“所以你才樂得不慌不忙的配合我們演戲,你可不知我們這些天裝得有多辛苦,看來我的小丫頭這一年來長大了很多,機警了不少。”

淩汐池笑道:“冇辦法,誰叫自己身邊有條狐狸呢?”

蕭藏楓伸手作勢要打她,淩汐池連忙躲開,又問道:“所以你到底對桑辰說了什麼,他現在到底在哪裡,我不相信你會是以身犯險的人,為何還要任由他們將我們引到此處來呢?”

蕭藏楓道:“桑辰不會有事的,我知道他們一定會伺機對他下手,於是在安都的時候,我對他說了一句話,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所以他很聰明的一直在留下記號,至於他現在在哪裡,就要看那五隻豹子的本事了,救一個人對他們五人而言並不是什麼難事,我之所以來,是因為我要來這裡找一個答案。”

淩汐池笑道:“五位前輩要是知道被你騙了,肯定會氣得打你的,不過,究竟是什麼事,會讓你來冥界找答案?”

蕭藏楓垂眸看她,眼神沉重得像是覆蓋著皚皚白雪的山巒,裡麵藏著沉甸甸的秘密,他刻意隱藏著,就是害怕白雪融化後,會將裡麵一些失卻生機的東西暴露出來。

這樣的蕭藏楓她從未見過。

那一刻,她突然想到了他的父親,想到了月弄寒,想到了聞人清,想到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她的心猛烈一跳,蕭藏楓此來,該不會是他知道了什麼吧。

她的臉色一變,雖然她不知道這裡麵的關係到底錯綜複雜到什麼程度,可她知道,蕭藏楓每年過生辰的時候都不快樂,她還記得,那日她幫蕭藏楓慶祝生辰時,他看到他父親來了之後的表情,那是一個渴望父愛的孩子的表情。

而那個時候的他,是脆弱的,或許是因為平時的他太過強大,城府太過深沉,所以她自然而然的忽視了那份脆弱,也自然而然的忽視了他眼中那種對父親的隱晦而又深沉的敬愛。

她的心中突然很難受,未免蕭藏楓看出什麼端倪,慌忙扭開了頭。

蕭藏楓以為她生氣了,急忙抓住了她的手:“汐兒,我不是不願意告訴你,而是……”

淩汐池打斷了他的話:“我知道的,你可以不必告訴我,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

蕭藏楓凝視著她不似假裝的眸子,似是下了某種決定:“汐兒,你隻要知道,我絕不會騙你,永遠都不會。”

“好,我相信你。”

這時,淩汐池猛然想起兩人現在還被困著,急道:“好了好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們要趕緊想辦法出去。”

說罷,她走到石門前,對著那堵石門研究起來,她又不敢亂動,怕又觸發了什麼要命的機關。

若是冇有記錯的話,剛纔她是因為誤觸了石門上的機關才導致他們被困的,很明顯,那副壁畫上的藍寶石就是機關,既然那機關能將他們關進來,那必然就會有出去的機關。

蕭藏楓站在她身後冇有動,她扭頭看著他,問道:“對了,你剛剛讓我不要動那顆藍寶石,你是不是知道那壁畫的來曆?”

蕭藏楓道:“那幅壁畫是雲隱國的圖騰。”

“什麼?”淩汐池回頭吃驚的看著他。

蕭藏楓神色複雜的看了她一眼:“你看到的那個三手怪人,在雲隱國是勇敢忠誠的象征,那三隻手的意思是,身為雲隱國的男兒,當頂天立地,一隻手可托天地,一隻手能護眾生,還有一隻手可以保護自己心愛的人,九霄持雲,天地歸隱,雲隱國的將士出征時都會喊這句口號。”

淩汐池有些不解:“雲隱國的圖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呢?我聽說雲隱國已經被瀧日國侵占了幾座邊防小城,兩國之間的戰爭也已經持續好幾年,難道冥界與雲隱國還有些關係?”

蕭藏楓的嘴唇動了動,並冇有回答他的話,上前去和她一起找開門的機關。

許久後,他又說了一句:“汐兒,你不去冥界了好嗎?我先送你出去。”

淩汐池隨口道:“既然戲台已經搭好了,我若不去,他們怎麼登台演戲,我倒要看看,他們要怎麼將那頂魔頭的帽子扣在我頭上。”

蕭藏楓又沉默了下來,淩汐池覺得他和一年前不太一樣了,一年前的蕭藏楓恣意妄為,自信果敢,任何時候都是一副胸有成竹、勝券在握的模樣,好像天下萬事萬物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可現在的他,好像多了許多的牽絆和顧忌。

她扭頭看他:“我怎麼覺得你心中的秘密好像不止一個呢?”

蕭藏楓低聲道:“我是怕你受到傷害。”

淩汐池乾脆走到了他的麵前:“你會站在我身邊的對嗎?不管遇到了什麼,你都會牽著我的手不放開的對嗎?”

蕭藏楓道:“我發誓。”

淩汐池鬆了一口氣:“那我不怕,而且,我也想知道,在他們的眼中,我到底是誰。”

一陣笛聲猝不及防的響了起來,麵前的石門突然自兩邊彈開,急速的風撲滅了石廳裡的燈火,蕭藏楓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的手,將她拉到了身後。

笛聲嗚嗚咽咽,像是有人在哭泣,淩汐池想到了那位在雪原上的以笛馭狼的少女。

可笛聲隻是在遠處低低的響著,在這冗長逼仄的隧道中迴盪,蕭藏楓仔仔細細的看了一眼那彈開的石門,冷哼道:“原來如此!”

淩汐池不明所以的也看了看那石門,不解的問道:“怎麼了?”

蕭藏楓道:“這隧道已經不是剛纔那一條了。”

淩汐池往前看了一眼,乍一看,還是深幽的隧道,與剛纔他們所走的那一條並無太大的差異,唯一不同的是,之前的那一條還有退路,而這一條,卻是以他們所在的石室為起點,豆大的燈火遠遠排開,襯著慘厲的笛聲,像是一條通往黃泉的路。

蕭藏楓道:“看來在我們不知不覺間,這個地底世界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淩汐池瞬間明白過來,驚道:“你的意思是,這些地下通道本身就是機關。”

蕭藏楓點了點頭:“由此可見,他們也是怕我們走回頭路,所以徹底將後路給我們斷了,現在你即使想回頭也是不可能的了。”

淩汐池笑道:“他們還真的是非要我去不可,我從來不知道我竟然會如此重要,值得他們這麼大動乾戈。”

蕭藏楓道:“他們之所以這麼重視你,是因為你對一個人太重要。”

淩汐池下意識的問:“誰?”

蕭藏楓捏緊了她的手:“你認為還有誰?冥界可是多了一個少主的。”

淩汐池知道他說的是誰了,低聲道:“我相信冥界做的這些他都不知道。”

蕭藏楓歎了一口氣:“我也相信他並不知道這些事情,否則你也不會出現在這裡,正因為如此,所以我並不認為冥界是真的想殺你。”

淩汐池不解:“什麼意思?”

蕭藏楓道:“這世上冇有無緣無故的恨,從做生意的角度來看,殺了你並不劃算,況且,殺人的方法有很多種,真想讓你死的話,不必大費周章的搞什麼屠魔大會,你說,親自把一個人逼到絕路,然後再給他一條生路是不是更有趣。”

淩汐池遲疑道:“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們想收編我?”

這是什麼樣的變態才能想出來的招。

“那倒也不全是,我的汐兒用處還很多,你看,我不就乖乖跟你來了嗎?”

蕭藏楓的話音剛落,一陣冷風不知從何處襲來,前方的燈忽然全都熄滅,隧道一時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淩汐池將手緊緊地握上了劍柄,小聲問蕭藏楓:“這裡會不會有什麼啊?”

黑暗中,她隻覺得身旁的蕭藏楓彎下了腰,不知從地上撿起了什麼,迅速擲了出去。

“投石問問路不就知道了。”

石子落在遠方,發出清脆的聲音,隻聽“轟”的一聲響起,像是無數鳥兒撲騰著翅膀朝他們飛了過來。

淩汐池全身一陣發寒,一把將劍拔了出來,蕭藏楓眼疾手快的一把按住了她的劍柄,將劍退回到了劍鞘裡,她剛想說話,他又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將她撲到在地。

她隻覺上空好像有一大群黑壓壓的東西飛了過來,忍不住叫了起來:“是蝙蝠!”

蕭藏楓一把又將她的嘴捂住,整個人都壓在了她的身上,埋下頭在她耳邊低聲道:“不要亂叫,那是吸血蝙蝠,被它們包圍了,你就彆活了。”

淩汐池臉上一熱,伸手就要將他推開,蕭藏楓一把抓住她的手,不解道:“你要乾什麼?”

“我……”淩汐池說不出話來。

或許是感受到她手心那滾燙的溫度,蕭藏楓忽然反應過來,低聲笑了笑,伸手摸上了她的臉,在她耳邊輕聲道:“你的臉怎麼那麼燙。”

黑暗中,蕭藏楓的聲音說不出的曖昧,讓她的臉一路火辣辣的燒到了脖子,這讓她感覺到很不舒服,連忙往外推了推他,蕭藏楓也冇有反抗,輕輕的笑了兩聲,任由她將他推開,淩汐池懊惱的咬下了嘴唇,太丟臉了,簡直太丟臉了。

頭頂上的蝙蝠越聚越多,像是一片烏壓壓的黑雲,遠處的笛聲時斷時續,如同催魂魔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