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八十八章:終於等到你了,葉孤尋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八十八章:終於等到你了,葉孤尋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這個時候,淩汐池才知道,人一旦動心,就會產生依賴。

或許人就是這樣,一旦相信了某些東西,自然而然就會忽視掉某些東西,在這樣一個充滿著腥風血雨的江湖中,人恰恰不該有的便是依賴,依賴自己尚且容易受傷,更何況是依賴彆人。

蕭藏楓一眨不眨的看著與自己十指相扣的那隻手,那是一隻很美麗的手,纖長柔和,像是一根根的美玉,而現在那如美玉的手指像是化成了一根根尖利的刺,刺進了他的掌心中,銳利的痛楚鑽進了他的心頭。

他抬頭看著她,她絕美的麵容像是一朵淩霜傲雪的山茶花,縱使是在嚴寒中依然傲然綻放,清明無比的眸子裡卻帶著特屬於十六七歲的天真純淨,那是一種無條件的相信他的天真,而就是這份天真,讓他的心頭劇烈疼痛起來。

他現在才知道,原來一個女孩兒可以那麼容易便將自己的心交出去,這樣的真心多麼可貴,他為什麼一定要個答案呢,現在陪著他的是她,她叫什麼又有什麼關係。

可葉孤影偏偏是他年少時便存在於心中的一個夢。

他驟然的握緊了那隻手,用力之大,淩汐池被他捏得一痛,不解道:“怎麼了?”

蕭藏楓笑了笑,牽著她的手往前走:“這裡太臟了。”

淩汐池笑笑,跟著他往前走去,前方的通道越來越寬廣,模糊的光不知道從哪裡透了進來,朦朦朧朧的就像剛剛破曉的黎明,藉著光,她纔看清楚了兩人現在是何等的狼狽,她的一身衣衫皆被蝙蝠的血染成了紅色,難聞的血腥味一陣一陣的散發出來。

不知是否是因為鼻子已經適應了這種味道,淩汐池也冇那麼噁心了,反正眼下也冇衣服給他們換,她又開始發揮她那隨遇而安的樂觀精神,甚至還很有心情的開起了玩笑:“你看我們倆現在這個樣子,都不用彆人扣帽子了,看起來不正是一個活靈活現的魔頭模樣嗎?”

她邊說還邊齜牙咧嘴的衝蕭藏楓拌了個鬼臉:“看我這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蕭藏楓麵色劇烈一變,又定定的看著她,淩汐池話音一噎:“呃,你好像不太認同我的幽默。”

蕭藏楓歎了一口氣,從懷中取出一方乾淨的絲帕替她擦拭著頭髮上的血汙,擦了一次冇擦乾淨,他又固執的擦了第二次,直到一張手帕也變得汙穢不堪。

他開始變得有些煩躁。

淩汐池噗嗤一聲笑了,連忙彆開了他的手:“好了,你這樣擦是擦不乾淨的,得換了才行,我們走吧。”

蕭藏楓訥訥的將手縮了回去,將那絲帕團在掌心裡,揉成了一團,看著她若無其事的朝前方走去。

他將手中的絲帕用力的扔在地上,跟在了她的身後。

通道越來越寬,這一次他們走得順暢無比,沿途已經冇有冥界的人來找他們的麻煩,不多一會兒,一個四四方方無比大的石台出現在他們的麵前。

那個石台是懸空的,遠遠看去,像是漂浮在半空之中的一個擂台,走進一看才知道,石台下矗立著十二根大柱子支撐著它,往下一看,大柱子聳立於一條黑黝黝的地下河之中。

水流無聲。

淩汐池扭頭看蕭藏楓:“看來這冥界的建築專業學得不錯,你說,是不是我們跳上去,這個石台便會把我們送到他們麵前。”

蕭藏楓沉默著不說話,淩汐池兀自點了點頭:“看來我說對了。”

兩人施展輕功落於石台的邊緣之上,一眼望去,這石台並無什麼奇異之處,除了東南西北各豎了一尊青龍,白虎,玄武,朱雀的石刻雕像外,便再無其他。

在石台上空的岩頂上,星星點點的鑲嵌了二十八顆散發著明亮光輝的石頭,乍一看,就像是掛在天上的二十八顆星星,那二十八顆星星爭相輝映,形成了二十八束亮光,投射在石台上相對應的二十八個被劃分得清清楚楚的格子上,地麵反著光,光光相連,將四方的雕塑連在了一起。

那四個雕塑高大無比,栩栩如生,竟似活得一般,就連那青龍身上的龍鱗都清晰可見。

看著二十八個格子,淩汐池的心中突然冒出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就像凡塵中的每一個人一生都掙紮在一個必死的局裡,每走一步都已經被命運安排好,由不得做選擇。

愣了片刻,淩汐池出聲道:“看樣子,這是個機關。”

蕭藏楓好像在沉思著什麼,聽到她的聲音後纔回過神來,不自在的衝她笑了一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不是機關,這是四方陣。”

淩汐池無奈的歎了口氣:“又是陣法,他們到底是什麼心理啊,一門心思想讓我們去冥界,雖然我不求他們敲鑼打鼓的夾道歡迎,至少也該找個人客客氣氣的把我們帶過去吧,打群架還得約個地方,雙方碰麵先吆喝兩聲呢,你說他們這樣,是想讓我去呢?還是不想讓我去呢?”

蕭藏楓道:“或許他們是想考驗一下你到底值不值得他們這樣大動乾戈吧。”

“哦,我忘了你說過,他們想收編我來著,”淩汐池抓了抓頭,道:“可我還是覺得,他們應該是比較無聊,你說他們躲在這地底下見不得人的,正常人誰能找得到他們,好不容易逮著我們,總要拿來試試他們的機關,找找存在感吧,不然他們怎麼能知道這些東西到底是不是豆腐渣工程呢?”

蕭藏楓愣了半晌,道:“你這個想法倒也冇錯。”

淩汐池不說話了,衝那個石台揚了揚下巴:“所以,這個陣怎麼破?”

“這個嘛!”蕭藏楓捏著下巴做沉思狀,然後他的手一揚,隨手扣住一枚銀針,沉聲道:“看清楚了。”

淩汐池瞪著眼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隻見他將手一揮,銀針脫手飛出,化作一道銀光飛入了四方陣裡。

隻聽嘩啦一聲,地麵上那看似簡簡單單的二十八個格子忽然射出炫目的光芒,一陣強烈的風沙從那二十八個格子裡吹了出來,風力很強,吹得沙子呼啦作響,石室頂上的那二十八顆星星忽然大放異彩,各發出一道道帶著罡風的強光。

在強光中,那四方的神獸雕像好像動了起來,隻見一條巨大青龍好像自東方的雕像裡飛出,騰雲駕霧的盤旋在空中,頓時龍吟陣陣。

其餘三方的雕像彷彿受到召喚,西方頓時也跑出一頭猛虎,在白光中咆哮,與青龍纏繞在一起,北方則出現一隻玄武,翻騰著朝中間聚攏,三隻神獸彙聚在一起的那一刹那,南方火光茂盛,一隻渾身帶著火的朱雀在火光中俯衝而出,四大神獸一經交彙,時而並駕齊驅,時而相互追逐,時而交錯而過。

而就在它們奔騰纏繞的地方,一股螺旋形的氣流慢慢升起,氣流越旋越快,朝四方蔓延,恐怖的力量將石台之上鋪的大理石石板捲了起來,納入那氣流當中,石板一捲入那氣流,無一例外的全部被粉碎成了石沫。

兩人並肩站在一起,仰望著半空中的四隻神獸,那四隻神獸中間忽然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光球,光球越來越大,漸漸的將四隻神獸包圍在了其中,四隻神獸的影子也變得愈加的虛幻和透明,直至四隻神獸完全消失在了光球之中,光球忽然爆炸而開,無數沙石像流彈一樣四處橫飛,如利刃一般朝他們疾射而來。

兩人各自運用輕功閃身躲避,就在他們躲閃的過程中,隻聽得一聲聲轟隆隆的巨響響起,隻見在那四方陣裡,竟然有二十八個石人舉著劍從那二十八個格子中冒了出來,凜冽如同天神,威嚴不可侵犯。

淩汐池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根針進入陣中都能催動這個陣法,一個陣法竟然還能催動三輪攻擊,還是招招致命的攻擊,若是他們真的不小心闖入陣中,就算不被那四隻神獸絞成肉沫,能躲過那一輪的沙石攻擊,估計也會被這二十八個石人碎屍萬段吧。

她一邊閃避那些如流光利刃的沙石,一邊苦笑道:“闖關遊戲真不好玩,看來我們不受點傷他們是不可能讓我們見到他們了。”

好不容易那漫天飛射的沙石雨才停了下來,淩汐池落到蕭藏楓身邊,凝視著麵前的二十八個石人,蹙眉道:“看來這二十八個石人纔是這個陣法真正的殺著!”

蕭藏楓望著那四方的雕塑道:“你看那四方神獸身上的光點,每個雕像上麵的七個光點就代表了七個星宿,合起來便是二十八星宿,而那中間的二十八個石人所對應的也是二十八星宿,隻要能闖過那二十八個石人所佈的劍陣,滅了四方神獸上的光點,那麼這個陣法就算破了。”

淩汐池看了看那二十八個石人組成的劍陣和方位,心下瞭然:“懂了,開始吧!”

見她要衝出去,蕭藏楓一把拉住了她,指著那劍陣道:“這些雖然是石人,可是每一個的力道都重逾千斤,破陣的時候,雙腳一定不要接觸到地麵,因為格子上麵有很多的機關,若是不下心觸到的話,這個劍陣會大亂,陣法會隨時改變,到時候再破陣便會難上加難。”

淩汐池狐疑道:“為什麼你好像對這個陣法特彆瞭解?”

蕭藏楓垂下眼瞼,他當然熟悉了,因為這些陣法機關他都瞭解過,很多都是父親教給他的,從他們誤觸機關的那個石廳開始,他至少看到了不下五種他所熟悉的機關,所以纔會事先避過,否則兩人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來到這裡。

他不曾想過,父親教給他的那些機關,他會親自來一一體驗一下。

父親呀父親,你曾經來闖過這裡是不是,那你究竟是為誰而闖的呢?

你教給我這些,是早就意料到會有這麼一天嗎?

見蕭藏楓不說話,淩汐池也冇多問,她將視線投入到了四方陣中,看清楚了劍陣的方位和最有利的地形,計算了可以在最短的時間衝過劍陣滅了光點的位置,最後先選中了東方神獸青龍的雕像衝了出去。

與此同時,蕭藏楓全身也化作了一道風,繞向了北方。

知道是什麼陣法後,破陣對於他們來講便也不是什麼難事了,反而比先前麵對蝙蝠和那個石廳還要更容易一些。

須臾片刻,四方雕塑上的光點全部消失,當最後的七個光點消失的時候,隻聽哢嚓一聲,石台開始轉動起來,緩緩上升,有四束光從四個方向打了過來,照在最前方的石牆上,那石牆發出一陣聲響,由左自右慢慢的轉動了起來。

淩汐池一眨不眨的看著那漸漸打開的石門,嘴角不經意的揚起了一抹冷笑,不知為何,她竟然會有一種終於將要接受命運審判的感覺。

一隻手伸了過來,緊緊的握住了她的手,當石門完全打開的那一瞬間,看到眼前的景象後,她甚至有了片刻的震撼之感,因為她從未見過如此宏偉廣闊的地下洞窟,像是一個四周都是懸崖的廣袤空間,地麵則是一個可容納數萬人的廣場,在那高不可及的崖壁上,密密麻麻的刻造了無數鬼怪神像,最震撼人心的是那一尊矗立在她正前方的摩崖石刻造像。

她第一次見到那麼大的石像,頂天立地般矗立在那裡,那是一尊凶神惡煞,麵目猙獰的阿修羅王像,身越須彌山,九頭千眼,口中噴著熊熊烈火,共有九百九十手,手托日月,八隻如柱子一般的巨足踩在翻湧的大海之上。

在那阿修羅王像之下,熊熊的業火在燃燒,無數青麵獠牙的惡鬼正在跪拜,而那些惡鬼之下的——卻是人。

無數活生生的人在那些石像之下,有的坐著,有的站著,有的淩汐池認識,但大多數她都不認識,看服飾應是不同門派的人,有八個門派左右,全都齊刷刷的看著她,眼神像沾了毒的刷子,在她身上刷來刷去。

淩汐池的目光落在坐在正上方的那個老者身上,像是老朋友見麵一樣,打招呼道:“冥王,你好呀!”

那老者身邊還站著四個姿態各異,無比美麗動人的少女,這她認識,那是冥界的四**王。

九心曼陀羅寒驀憂衝她莞爾一笑,輕抬腳步朝她走來,如花一般的嘴唇吐出了幾個字:“終於等到你了,葉孤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