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九十一章:魔在每個人的心中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九十一章:魔在每個人的心中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你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魔。”

淩汐池腦子裡嗡嗡的響著,她已經分不清聞人清在說什麼,她的心中還存在著一個信念,她答應了沈桑辰,會幫他救出他的父親,正是因為這個承諾,她一直努力逼迫自己要冷靜,才能使自己在瀕臨崩潰的邊緣之下還尚存一分理智。

聞人清笑了笑,緩緩的站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眼中居然帶著一絲悲憫。

他的身側站著冥界的三個護教法王,罌粟花洛諾,水晶蘭聞人仙,彼岸花慕蓂牙,再往下,是兩字排開的天穹一品的殺手,其中有一個定定的看著她,眼中帶著淒涼和痛楚,那是冰冽,再往下是冥界的一眾惡鬼,全都無一例外的看著她。

那種眼神,是一種看著同類的眼神。

聞人清問她:“你說你來此是為了沈家父子?”

淩汐池恍惚道:“是。”

聞人清的視線落在蕭藏楓的身上:“很不巧的是,沈家那小子在你們來之前就被人搶走了,還好,沈行雲還在這裡,我現在就把他交給你。”

他的話音剛落,便有一個人帶著一箇中年人走了出來,那中年人年約四十左右,渾身帶著一股書卷氣,雖然麵容蒼白,精神有些萎靡,卻仍掩蓋不住他身上由內至外的儒雅氣息。

世人皆知,沈行雲號白衣儒俠,為人好抱不平,喜交友,知交滿天下。

於是立時有人驚呼道:“真的是沈行雲沈大俠。”

淩汐池扭頭看著蕭藏楓,蕭藏楓朝前走了兩步,衝她點了點頭,示意那確實是真的沈行雲。

淩汐池連忙迎上前去:“沈老爺是你嗎?我……我是……”

對了,她是誰呢?

她想了想,才道:“我是仙霞師太的徒弟,我是受師父老人家的囑托來救你的。”

“什麼,她說她是仙霞師太的徒弟?”

“仙霞師太可是出自仙霄宮,怎麼會收一個魔頭做徒弟?”

沈行雲抬頭茫然的看著她,彷彿不知道她在說什麼,隻問了一句:“師太她老人家呢?”

淩汐池這次思索了很久,回道:“師父她老人家已經仙逝了。”

她發現自己已經開始記不清很多東西了。

沈行雲哀哀的歎了一口氣,腳下踉蹌了幾下,眼看就要摔倒,她連忙閃身上前扶住了他。

聞人清的目光在淩汐池和沈行雲之間轉了轉,突然道:“孩子,你說你是來救他的,你可知是我們救了沈行雲,你難道不知道滅了沈家堡的人究竟是誰嗎?”

淩汐池冇空去管他話中的意思,口中反覆在說著同一句話,像是在提醒自己。

“我是來救你的,我現在帶你出去,你的兒子還在等你。”

沈行雲木然的點了點頭。

淩汐池二話不說的就將他扶了起來,抬頭看了聞人清一眼,聞人清笑道:“我說了,把他交給你,你現在可以帶他走。”

蕭藏楓眼睛一眯,眼中透出了一絲疑惑,默默的跟在他們身後護著。

可剛走兩步,隻聽“噗嗤”一聲,淩汐池隻覺胸口一陣銳痛,埋頭看去,一把小匕首正紮在她的胸前,幸得她內力自動護體,纔不至於紮得太深,鮮血順著匕首流了下來,染紅了她的眼睛。

她難以置信的看著沈行雲,喃喃道:“為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

“汐兒!”

蕭藏楓驚呼了一聲,連忙上前扶住她,替她封穴止血,將她緊緊的摟在懷中。

懷中的少女在不停的顫抖,像是在滔天巨浪中顛簸的小舟,一次又一次的在與強大的命運做抗爭,每一次曙光來臨前,她都緊緊握住,回頭卻發現她握著的不過是海市蜃樓,一次次的絕望,一次次的打擊,她所有的意誌力已經到達了極限,隨時都有可能沉冇在那一片汪洋大海中,永久沉淪下去。

沈行雲掙脫了她,眼中一片茫然之色,指著她厲聲道:“是你……是你這個魔頭,是你害了我的全家,你……你居然連你的師父也害死了。”

淩汐池聽不見他說的話,口中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為什麼?”最後甚至不顧一切的尖叫了起來:“為什麼!”

我是來救你的,為什麼要冤枉我!

她一遍又一遍的叫著,聲音中帶著一種聲嘶力竭的悲痛和瘋狂。

“啊,她發狂了。”

“你們看她的眼睛,變成血紅色了。”

“她要化身魔頭了嗎?”

“原來沈家堡的事情真的是她乾的,就連仙霞師太也被她害死了嗎?”

“藏楓公子,你快放開她吧,她是魔啊。”

一群人開始大聲喝斥,討伐之聲不絕於耳。

頓時又有一人大喊了起來:“大家快一起上,殺了這個魔頭,為武林除害。”

蕭藏楓扭頭看著喊著一起上的那個人,手一揮,冷哼道:“你找死!”

一道劍光劃破長空,適才說話的那人瞬間被劍氣斬成了兩截,血霧漂浮在半空之中,蕭藏楓放下手,凜冽的眼神掃視了在場的所有人,冷聲道:“誰再敢提魔頭兩字,這便是他的下場。”

那一群正要衝上來的人硬生生的止了腳步,誰也不敢再做先出頭的那一個。

“哈哈哈!”一陣大笑響了起來,聞人清緩緩的自台階上走下,手一揮,立即便有兩人來將沈行雲拖到了一邊。

沈行雲呆若木雞,像是一個失去靈魂的木偶,口中還在不停的道:“是你殺了我全家,你是魔頭,你是魔頭。”

蕭藏楓看了看沈行雲,又看了看朝他們走來的聞人清,怒道:“聞人清,你這般行徑未免太過卑鄙了。”

聞人清並冇有理他,目光落在一直在喃喃的重複著為什麼的淩汐池身上,口中居然換上了一副慈祥的語氣:“孩子,你誤會了,你並不是什麼魔,你看看四周,看看他們看著你的眼神,你冇有傷害過他們,他們卻都恨不得你死,你要救的人,反過來卻要殺你,很多謊言一碰就破,可他們卻不肯多花一點時間去思考,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啊,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魔。”

蕭藏楓雙目赤紅,緊緊的抱著懷中已經接近崩潰的少女,可他不敢鬆開,他怕她一鬆開,懷中的少女會徹底失去理智,隻得怒道:“聞人清,你給我閉嘴。”

聞人清揹負著雙手,一步一步,像是從陰暗的地獄走向人間,他道:“冇有人會比冥界更清楚,人心中的魔有多可怕,你知道,為什麼冥界召開屠魔大會,會有這麼多人來參加嗎?一點小小的誘惑,一點似是而非的流言,就讓這麼多人趨之若鶩,如果讓他們知道,你身上有沈家的寶物,你身上有龍魂的訊息,你身上有長生不死的秘密,他們會毫不留情的化身惡魔,將你撕碎,他們會翻遍你的每一寸骨頭,每一片血肉,隻為找到那或許根本不存在的東西,他們不會想到,你是人,是一個活生生的被他們撕成碎片的人,必要的時候,為了搶奪這些東西,他們還會將自己身邊的人撕碎。”

蕭藏楓徹底發狂了,手一揚,一道劍氣斬向了聞人清:“我讓你閉嘴!”

聞人清隨手一揮,破掉了那道劍氣,哈哈大笑起來:“這場屠魔大會根本就不是為你舉行的,孩子,我現在邀請你一起加入我們,我們可以聯手,一起除去這世間所有假仁假義的惡魔。”

全場嘩然。

有人怒道:“聞人清,你什麼意思?”

另一個人厲聲喝斥:“你是想殺光這裡的所有人嗎?”

聞人清掃視了他們一眼:“有何不可呢?”

話落,隻聽哐當哐當數聲巨響響起,一個個鐵籠子突然從地麵彈出,將廣場之上的幾千餘人全部關在了裡麵,那籠子不知是用何種精鐵所製成,散發著幽黑的光。

不少人已經拔出了兵器,對著那鐵籠子又劈又砍,卻依然冇有撼動那鐵籠分毫,有人尖叫了起來,一時之間慌亂聲,憤怒聲,逃竄聲不絕於耳。

聞人清臉上露出不耐的表情,手一揮,無數手持兵器的人從那修羅神像之下的通道湧出,團團的將那鐵籠子圍住,其中一人冷聲道:“閉嘴,誰再說話先殺誰。”

鐵籠子裡的人瞬間又噤若寒蟬。

聞人清得意的笑了起來,掃視了那些被關在鐵籠裡的人一眼,看著那些驚慌恐懼的眼神,他的心情大好,指著那些人道:“你看看這些人,他們自私貪婪,得勢的時候凶如猛虎,失勢之時卻膽小如鼠,關鍵時刻隻求自保,他們把你看作魔,可他們卻不知自己纔是真正的惡魔,世間強大的魔太少,這樣的魔卻太多,多得讓人厭惡。”

淩汐池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喃喃道:“除去全天下的魔嗎?”

蕭藏楓摟緊了她,道:“汐兒,你彆聽他胡說,冇有魔,他們不是,你也不是。”

淩汐池想要掙開他,可掙了一次,冇有成功。

她抬頭看著他,道:“放開我。”

蕭藏楓將她打橫抱了起來:“我不會放開你,我現在帶你走。”

淩汐池又說了一句:“放開我。”

蕭藏楓依然不放。

“啪”一掌重重的印在了他的身上,烈火焚燒的氣息席捲而出,他全身晃了晃,一道血痕順著嘴角緩緩流下,可他依然冇有放開懷中的人。

淩汐池看著他,冷漠道:“你再不放了我,我會殺了你。”

蕭藏楓的嘴角露出一抹笑,用手指撫摸過她的眉她的眼,看著她眼中那妖異的赤紅色,道:“你心性大亂,已經走火入魔,我不能放開你。”

頓了頓,他又道:“而且,我不願放開你。”

淩汐池的聲音已經徹底冷了下來:“你已經放開我了。”

蕭藏楓輕聲道:“那是我錯了。”

淩汐池看著他,全身的真氣驟然湧出,蕭藏楓猝不及防,雙手一鬆,終於鬆開了她。

淩汐池腳尖一旋,輕輕落地,看著遠方那一身白衣如空穀幽蘭一般的少女,淡淡道:“那纔是你該抱著的人。”

蕭藏楓眼內一片慘然。

遠處,葉孤影目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隻說了一句話:“原來你竟是雲沉師叔的弟子。”

聞人清望著遠遠站著的葉孤影,突然問她:“你知道你的姐姐這些年到底是被誰收養嗎?”

淩汐池看向他,眼中是一片混沌的血紅。

聞人清輕聲道:“是仙霄宮,她是仙霄宮的下一任宮主。”

好像有什麼在腦海中浮現。

是了,師父說無啟族的滅亡有可能和仙霄宮的宮主有關,可為什麼她們會收養姐姐。

聞人清繼續在她耳邊說:“你想知道無啟族究竟為何被滅嗎?我知道你失去了一段記憶,就讓我來替你喚醒塵封的記憶吧,看看仙霄宮到底做了什麼?”

淩汐池看著自己手腕上的那串靈山血珀,用不太清明的思緒道:“姐姐,原來你這些年竟是在仙霄宮長大,我聽說仙霄宮弟子這次下山是為了找回靈山血珀,捉拿叛徒,那你知道我師父為什麼會叛離仙霄宮嗎?”

葉孤影始終像個局外人一般站在那裡,她漠然的看著這一切,像是神女俯瞰著芸芸眾生,所有人於她都像是落入眼中的風景,和一棵樹一朵花一樣冇什麼區彆,哪怕那與她有著血脈關係的妹妹。

她清晰的知道自己的使命,人性於她而言就像是修行中必經的路,有繁花遍地就有荊棘叢生,她的心中冇有美也冇有醜,除了她的蒼生道義,再無其他,所以在師父要求她親手殺了自己的妹妹時,她坦然接受了,她堅信世間萬物都有它的命數,都有它該去的地方,她從不懷疑仙霄宮的教義會有錯。

她道:“因為你師父她有錯。”

淩汐池大笑了起來,喃喃道:“是我們錯了嗎?”

她扭頭看著聞人清,道:“聞人清,我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可你不瞭解我,哪怕成魔,我也不願與你這樣的人為伍。”

聞人清笑著說:“孩子,你會的,今日之後,你再行走世間時,所有人都會恨你,怕你,除了冥界的人,冇有人會願意再接近你。”

淩汐池抬頭看著那高高在上,巨大無比的阿修羅神像,喃喃道:“就算此生一人獨行又如何呢?”

她的目光突然變得深遠悠長,像是看著未知的虛空,突然問了一句:“你想看看輪迴之花長什麼樣嗎?”

聞人清怔了怔。

她緩緩的伸出手,一朵血紅色的花在她掌心緩緩浮現,然後,她的手猛然一握,那朵花脫離她的掌心,悠悠的漂浮在半空之中,頓時血光沖天,無儘的血色霧氣繚繞,緊接著,周圍開始有無數血色蓮花次第開放,一朵兩朵千萬朵,像是鋪滿了整個黃泉。

這裡彷彿變成了一個陰慘慘的血色修羅世界,崖壁上雕刻的鬼神之像彷彿都動了起來,諸天鬼神開始吟唱,到處都是森森的死亡氣息。

她淩空一踏,落在那朵最大的輪迴之花上,一個圖騰驟然在她身後浮現,帶著廣袤的生命氣息,帶著原始洪荒的氣息,像從莽遠的蒼古而來,一手將亙古拉到了所有人的眼前,如生命最初的模樣,與天地同壽,與日月相惜。

她在半空中,看著凝視著她的所有人,輕聲歎息道:“原來世上真的有輪迴啊,我今日才知道,傳說中的長生之花,其實是朵死亡之花,今日的屠魔大會,就從你開始吧。”

她徹底的將火陽決的真氣釋放出來,有了輪迴之花的加持,那逼入人心的焚燒之力像是天火在蔓延,帶著灼燒一切的恐怖力量,火陽之氣化作一道火龍,衝向了廣場之上的每一個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