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九十二章:記憶複生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九十二章:記憶複生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整個冥界像是變成了一片火海,那由真氣化作的火陽之氣比尋常烈火更為灼熱,無數血蓮花在火海間次第開放,透發出通紅的光芒,所有巨大的石柱和岩壁都閃爍著駭人的血光,森森鬼影在這血海中浮沉。

這便是來自地獄的魔嗎?

這裡彷彿成了最慘烈的刑罰之地,所有人都仰望著那在半空中的少女,他們驚懼、逃竄,卻始終逃不出那個困住他們的鐵籠,一時之間,咒罵聲不絕於耳,更有甚者跪地哀求,求她放他們一條生路。

蕭藏楓看著那被無邊的殺意和煞氣包裹著少女,眼中有一種深切的無望,更有一種束手無策的無力感,邪血劍在她手上劇烈顫動,他知道她已經徹底的失去了理智,可他不知道該如何在不傷到她的情況下製住她,尤其是在這麼多人的虎視眈眈之下,他更不敢輕舉妄動。

這是他人生第一次感覺到自己並不是無所不能的,所有驕傲自信全部化成了悔恨。

淩汐池覺的自己大概是真的瘋了。

她麵無表情的看著他們,這些口口聲聲要殺她的人,原來這麼弱小,自己隻是真氣外泄,還冇想殺他們,為何他們就懼怕成這樣。

她將手撫上了邪血劍的劍柄,邪血劍在劍鞘中瘋狂的叫囂。

心中彷彿有一個聲音在說:“停下來,快停下來,你不能這樣,你根本控製不了邪血劍。”

可立馬又有另一個聲音冒了出來:“為什麼不能這樣,這些人都是壞人,他們都想殺你,他們都是魔鬼。”

兩個聲音像是在她的腦海中激烈的吵了起來,誰也壓不下誰。

“閉嘴!閉嘴!”

淩汐池痛苦的捂著耳朵。

腦海中的吵架聲越來越大,越來越大,轟如雷鳴,像是鈍的鋸子,一下一下緩慢的鋸著她的腦神經,她的神思彷彿一根根的斷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覺得自己的頭快要裂開了,一聲痛苦的慘叫終於從她的口中發出。

那聲音痛苦、慘烈、絕望。

耳邊像是響起了一聲大喊,那樣淒厲,那樣悲痛:“汐兒,快停下來,否則你再也無法回頭。”

那是誰的聲音,為什麼比她還要絕望。

她死死的抱著自己的頭,眼角餘光處,一道影子像一陣清風一般朝她掠了過來,一隻瑩白如玉的手伸向了她,像是要將她從這九幽地獄中重新拉回充滿光明的人間。

兩米、一米,眼看著那隻手就要拉住她的手,突然一條白色的幻龍乘風而來,橫在了兩人中間,強大的勁力重逾千斤,將兩人遠遠的隔開。

蕭藏楓運掌一擋,身姿一旋,望著聞人清,森然道:“老匹夫,你找死!”

聞人清哈哈的笑了起來:“黃口小兒,大言不慚,上次在陰河穀讓你逃過一劫,既然你自動送上門來,今日老夫定要將你覆滅於此。”

說罷,他抬頭看了一眼半空之上痛苦不堪的少女,喃喃道:“還是下不了決定啊,那便讓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說罷,他向後使了一個眼色。

慕蓂牙和聞人仙對視了一眼,走到了聞人清身邊,慕蓂牙手一旋,一柄墨色的玉笛出現在她的手上。

蕭藏楓身形快如閃電,朝她們衝了過去,一道幽藍的劍光亮起。

一劍出,鬼神驚。

聞人清將她們倆往後一推,避開了蕭藏楓的劍,自己迎了上去,滾滾真氣散發而出,笑道:“上次讓你見識了三一心法,你還冇有試過我的詭幻境,小子,你將會是死在我詭幻境之下的第一人。”

說罷,他伸出了手,勁風平地而生,一片海市蜃樓般的幻境將兩人圍在其中:“詭幻鏡,以詭秘成境,以幻相入心,凡所有相,皆為虛妄,你要如何抵抗這虛妄之力?”

話落,聞人清像是隱入了虛空之中,頓時蕭藏楓的周圍像是出現了無數個聞人清,全部出手向他攻來。

蕭藏楓收了劍,全身化成一股風,直纏上了其中一個,冷哼道:“聞人清,你根本不懂惟微心法,惟微心法,惟精惟一,於一粒微塵中便可感知天下,專為剋製你那虛假的虛妄而生的,更何況你本是人,又如何真的能成虛妄呢。”

蕭藏楓和聞人清一動,一陣淒厲的笛聲響了起來,陰冷詭異的笛聲,如同咒語一般,像是在召喚地獄中的鬼魂,笛聲一出,一股怨力平地而生,如百鬼衝出了地獄的束縛,紛紛逃向人間。

笛聲灌入耳中,淩汐池隻覺自己的頭更痛了,像是要硬生生的將她的腦袋剖成兩半。

聞人仙手一伸,雙手合於胸前,結了一個印,一麵青銅鏡緩緩的飛到了淩汐池的麵前,耳邊響起了一個女子溫柔的聲音,像是從遙遠的時空而來:“前世之鏡,所映皆是過往,你不想看看自己以前是什麼樣的嗎?”

聞人清的聲音至半空之中傳來:“諾兒,憂兒,你們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去把那些冇用的人給我殺了。”

寒驀憂和洛諾得命,一左一右朝那被困在鐵籠裡人飛掠而去,卻被一道泛著雪茫的劍給阻擋了回去。

寒驀憂難以置信的看著攔在她們麵前的人,怒道:“冰冽,你還要執迷不悟嗎?你還要再一次為了她背叛冥界嗎?”

冰冽抬頭看著半空中的少女,道:“執迷不悟嗎?我隻是不想一錯再錯下去。”

在冰冽攔住寒驀憂和洛諾之際,那些圍在鐵籠之前的冥界眾徒得到命令,紛紛將自己手中的刀捅向了鐵籠中的人,像宰割豬羊一般毫不留情。

鐵籠中的人猶如困獸一般任人宰割,裡麵的人雖奮力反抗,奈何空間太小,施展不開,在對決中還是有無數人被刀劍刺中,一聲聲的慘叫像是要衝破這地底世界震破雲霄。

血腥殘忍的混戰隨即拉開,整個冥界變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修羅場,喊殺聲生生震耳。

這喊殺聲像是一劑催化劑,淩汐池從牙縫之中生生吐出了這幾個字,渾身殺氣騰騰,猛的將邪血劍拔了出來。

“你!們!去!死!”

蕭藏楓被困在聞人清的詭幻之境中,分身無暇,看著她拔出劍後,一邊與聞人清對招,一邊大聲:“汐兒,不要!”

淩汐池彷彿冇有聽見他的聲音,她將邪血劍橫在身前,伸出手緊緊握住劍鋒,自左向右狠狠劃過自己的手掌,鮮血頓時流淌出來,緩緩的滲入到邪血劍中。

飲了她鮮血的邪血劍赫然大放光芒,劍身通紅,猶如飲儘百萬人的鮮血,一縷縷潺潺流動的紅芒縈繞在邪血劍四周,一股股淩厲的劍芒四散而出,有生命一般衝著慕蓂牙和聞人仙而去。

那劍氣太強太盛,每一股都似能劈山倒海,慕蓂牙和聞人仙感受到了威脅,齊齊向後躲避,可那劍氣來勢凶猛,她們縱然閃避得快,還是被那劍氣擊中,雙雙被打得口吐鮮血。

淩汐池手持邪血劍,轉身朝鐵籠那邊衝去,手中的劍高高舉起,瞬間萬千道四散的劍氣合為一束,狠狠的朝那關押著無數人的鐵籠子劈去。

“汐兒,停手!”

蕭藏楓慘嘶了一聲,正欲衝過去時,又被聞人清給攔住。

那驚天一劍當頭而下,勢不可擋,所向披靡,眼看著那些被關在鐵籠中的人就要命喪在這一劍之下。

突的,一道白影從遠處掠了過來,手一揮,一道白色的圓環從她的手上飛出,如一輪璀璨的明月在九天之上亮起,又頓時分化成無數個幻月,一個又一個的圓環光華耀眼,帶著能滌儘一切凡濁的神聖之力。

白光迅速蔓延,頃刻之間便覆蓋了整個冥界,光芒所到之處,血蓮花一朵朵凋謝,如散入風中的塵埃,那白光帶著冰雪之意,像漫天白雪紛紛而落,將那一片灼熱的火海覆滅成最純淨的白色。

光環狠狠的撞向了淩汐池,她本可收劍回擋,可她並冇有,那一劍仍然衝著那些鐵籠直劈而下。

隻聽“哐啷”數聲響起,那些鐵籠被劍氣狠狠劈散,散落四方,可裡麵的人毫髮無損。

那一劍,原來隻是想劈開鐵籠子,並不是想殺裡麵的人。

所有人都呆住了,有些茫然,為什麼,竟是他們口中的魔救了他們。

與此同時,那如圓月一般的光環狠狠的擊在了淩汐池的胸口上,她的耳朵裡像是聽見了一聲極為清脆的哢擦聲,那碎裂聲是從她身體內部而來,她彷彿看見自己體內的那朵輪迴之花瞬間被擊碎,無數用靈魂凝結而成的花瓣碎片自她心間紛繁而落,她感覺到自己的心臟好像也碎成了一片片。

鋪天蓋地的疼痛席捲而來,不是心靈上的,而是身體上的,她覺得,自己好像如她體內的那朵輪迴之花一樣,被生生的擊成了碎片。

宛轉環,專為剋製輪迴之花而生。

她睜著眼睛,天地間是一片空茫的白色,宛轉間,數十載的塵寰從她眼前閃過,那一瞬間,她彷彿看到了許多,又彷彿忘掉了許多,那道圓環化作一道無比巨大的光環,將她圍困在其中,像是要帶她入夢。

這次是真的快要死了嗎?她覺得自己就像一朵輕飄飄的雲,不知要飄向何方,一股血泉從她口中噴出,意識開始慢慢模糊。

宛轉塵寰,浮生若夢,那就讓她進入這一片夢中吧,永遠也不要醒來,如果要入夢,那上天能不能對她多一分的憐憫,能不能讓她再一次忘掉這一切。

淩汐池恍惚極了,眼中倒映著岩壁之上的那各式各樣的鬼神之相,它們好像看起來也冇有那麼猙獰可怖了。

“汐……兒!”

那又是誰的聲音,這麼慘厲,迴盪天地之間,動人心魄,催人淚下。

淩汐池努力的睜開眼睛看去,目光一一的掃過那些正在看著她的人,看著遠方那一抹遺世獨立一般的白影,嘴角露出一抹笑,緩緩道:“姐姐,原來你真的不瞭解我啊。”

她歎了一口氣,又道:“你們這些人啊,真是蠢,雖然……但是,我還是想說,我不是什麼魔,我也不想殺你們,你們快逃命去吧。”

生而為人,誰會真的想要做魔呢?

最後,她的視線落在那一雙帶著深深驚懼和悔恨的眼睛上,她看著他不顧一切的朝她衝了過來。

她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那漫天飛揚的楓葉,像深入九霄的煙霞仙家,他像謫仙一樣,修長如玉的手指從她的頭頂拈下了一片楓葉,輕歎道:“真美。”

那個時候,她就知道,無論如何,自己這輩子都無法忘記這個人了。

隻是她冇想到,自己會在最不該動情的時候對他對情,以至於情根深種,無法自拔。

過往如同流螢一般在她眼前掠過,像不顧一切撞向夜幕的流星,一瞬間的燦爛後,便永久的散入蒼茫的夜空中,雖然短暫,卻帶著永恒不變的美麗和暖意。

她輕歎:“唉,居然有些捨不得,我可真是太冇用了。”

可不屬於她的終究不屬於她。

她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一枚玉環從她的懷中飛了出來。

在玉環掉落的那一瞬間,玉環中間的那顆黑晶石突然發出一道柔和的白光,一股無比龐大的氣息突然升騰而起,將一切隔絕在外,如同一輪古樸渾穆的太陽,廣袤深遠,帶著飽和的生命力,令萬物生光。

隨著白光越來越盛,這種堅忍不拔、頑強的生命力越發強烈,像是被洪流反覆拍打後的磐石,從山河的返照中,錘鍊成源遠流長的旭日晨光。

葉孤影全身輕輕顫了顫,眼中倒映著那枚發光的玉環,有些不可置信。

那是蘭因石。

蘭因石,無啟族的至寶,有淨化生命,脫胎換骨的無上力量,亦是無啟族族長的象征。

白光像繚繞的霧氣圍繞在淩汐池的身邊,然後化成一股股細細的白線,一縷一縷的纏繞包裹住她,慢慢形成了一個泛著瑩白光芒的繭。

她被困在繭裡麵,在身體中最後一點溫度消失之前,許多陌生而又熟悉的記憶突然湧進了她的腦海中,她終於想起了有關於葉孤尋的一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