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九十三章:葉孤尋之死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九十三章:葉孤尋之死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暮春時分,微雨剛過,整個山間一片水洗一般的青綠,映得人心底清涼。

小阿尋坐在屋前高高的草垛上前,嘴中叼著一根草,撐著下巴看著遠處鳳凰山上開得正盛的鳳凰花。

鳳凰山由幾百座山峰組成,據阿孃說,那座山最開始時叫鳳翔山,無啟族搬來這裡後,在鳳翔山北側又發現最高的一座山峰極像鳳凰鳥冠,認為這座高峰應成凰,鳳與凰雙翅齊飛,是為鳳凰,便改名叫鳳凰山。

鳳凰山上常年開著一種燦爛如火焰一般的花,阿孃告訴她,那叫鳳凰花,阿孃還說,鳳凰山是遠古神獸火鳳涅槃的地方,火鳳涅槃重生後,褪去的一身精血滲入了土地,很多年以後,這裡便長出了這種像紅霞一樣璀璨的花朵。

鳳凰花經年不敗,遠遠望去,雲蒸霞霧,像是天火點燃了整片山峰,甚為壯觀。

有風過的時候,山間一片落英繽紛,無數火紅色的花瓣隨風飛起,鋪滿了天空,像是要從裡邊再飛出一隻涅槃重生的鳳凰。

小阿尋很喜歡鳳凰花,鳳凰花太好看了,鳳凰山裡還有一味她最喜歡的食物,叫無憂藤,負責照顧族長爺爺的石爺爺每次上山,都會為她采回來無憂藤,給她做八珍膾。

無啟族成千上萬的族人便住在這鳳凰山穀中。

他們居住的這片土地,據說是雲隱國的上一任國主賜給他們的,因為他們的故土在五十年前毀在了一場大地震中,族中的長輩帶著他們遷徙到了這裡,看中了這裡的自然山水,但這裡是雲隱國的國土,雲隱國的國主很大方,便將此處送給了他們,不必受雲隱國的管轄,條件就是每年無啟族會向他們進貢很多糧食,每到收成的季節,她都會看著大車小車的糧食運出去。

不過,這也並非什麼了不得的事情,無啟族的人天生性靈,善耕種,走到哪裡,貧瘠的土地都會變成肥沃的良田。

眼下正值春耕時分,遠處阿爹和阿孃正在給耕牛套上耕地用的鐵犁,和族中的其他族人一樣,他們要準備下田勞作了。

她有時候想不通為什麼阿爹阿孃要這樣辛辛苦苦的耕地,她見過他們的功夫,阿爹出手時,一劍過去,地上便是一道深深的壕溝,可他們從來不願意將自己的功夫用在耕種上,而是和其他族人一樣,老老實實的用鐵犁、用鐮刀、用鋤頭。

後來,阿爹把他的劍法教給了哥哥,哥哥比她大五歲,他和阿爹一樣,到了該耕種的時候,老老實實的扛著鋤頭跟著一起下地,她有的時候會跟過去,看著哥哥一鋤又一鋤的挖地,汗水順著哥哥好看的臉上滾下來,哥哥用手一擦,眨眼變成了一個大花臉貓,然後她便會開心的大笑起來,她笑的時候,哥哥看著她,眼睛也會彎成一輪好看的月亮。

很多時候,她被暖暖的太陽曬得疲乏了,會直接在田野裡睡過去,醒來的時候,她總是趴在哥哥的背上,哥哥揹著她踩著夕陽回家,她問:“哥哥,你長大了想做什麼?”

“照顧阿爹阿孃,照顧你和小影。”

她咯咯的笑了起來:“還有照顧未來的嫂子。”

哥哥臉紅了起來:“你再亂說,我把你扔下去。”

她纔不怕,繼續道:“哥哥長得這麼好看,一定可以找到一個更好看的嫂子,給我生一個更更好看的侄子。”

哥哥停下腳步:“葉孤尋,你才幾歲,就知道這些了。”

她哼哼道:“哥哥忘了,阿尋生下來就會說話呀。”

哥哥沉默了下來,她也沉默了,她確實剛生下來就會說話,說的是無啟族會有一場滅頂之災。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說出那樣的話。

她又問:“哥哥,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嗎?”

哥哥嗯了一聲,像是嫌不夠正式,又鄭重的點了點頭:“一定會的。”

與他們不同的是,姐姐不愛去地裡,她嫌地裡臟,在他們下地的時候,她會躲在家裡看書,族中的古卷,她比自己記得還熟,有時她滾成泥猴一樣回去的時候,姐姐會跑得遠遠的,指著她道:“葉孤尋,你好臟,你洗乾淨了再來接近我。”

然後,她便會故意湊上去,兩姐妹一個逃一個追,上躥下跳鬨個不停,阿孃邊做飯邊看著她們溫柔的笑,阿爹會沉著臉把她們揪過去跟哥哥一起紮馬步。

時間久了,哥哥還自創了一套掌法,叫探野尋影,取自她們兄妹三人的名字。

他們還有一個阿叔,阿叔看不慣阿爹阿孃一遍又一遍重複那些繁瑣又無趣的工作,在他看來這是浪費生命,他會趁阿爹不注意的時候,用身上的功夫,幾掌便將每一片地都整個翻過來一麵,但阿爹知道後,仍是老老實實的給牛套上鐵犁,再去將阿叔翻過來的土地又翻過去,阿叔被他氣得離開了族中,去外麵闖蕩去了。

她曾問過阿爹和阿孃,為什麼要這樣,阿孃摸著她的頭說:“阿尋,土地是我們的根,我們要像敬畏上天一樣敬畏它,這樣種出來的糧食纔會有生命,才能養活更多的無啟族人,上天曾經給予我們太多的東西,是我們不懂得珍惜,現在上天在慢慢的將它們收回去啦,所以我們更要懂得珍惜。”

生命這個詞,她不止一次從阿爹和阿孃的口中聽出了虔誠。

冇有人會比無啟族的人更敬畏生命,因為無啟族號稱不死之族,傳說遠古時期,無啟族的人是不死不滅的,讓他們不死不滅的是他們的圖騰,名叫做輪迴之花。

可她除了從傳世的書捲上看到過輪迴之花的記載外,從來冇有見過族中有長生不死的人,就連族中最有威望的最厲害的族長爺爺,也是頭髮花白,垂垂老矣。

而那朵輪迴之花,族中的人說,隻有她能看到,她隨手畫出來的圖案,他們說那就是輪迴之花,還把她當成了未來的族長來培養。

她不想做什麼族長,她看到族長爺爺每天那憂心忡忡的模樣,覺得做族長可煩了,她隻想每天這樣無憂無慮的和阿爹阿孃哥哥姐姐在一起。

可族長爺爺說,那是她的責任。

年僅三歲的她,居然能感覺到那兩個字的沉重。

遠處,阿孃在喚她:“阿尋,我們出去了,你在家乖一點知道嗎?”

小阿尋應了一聲,今日哥哥要教姐姐練劍,兩人一大早便去了族中的演武場,那套劍法她早已練熟了,她想睡懶覺故意耍賴不去,所以家中現在就隻剩下她一人。

正百無聊賴的時候,遠處新抽芽的柳條兒上落下了一隻小小的雀兒,五顏六色的好看極了。

小阿尋冇有見過這種鳥,眼前一亮,從草垛上跳了下來,躡手躡腳的朝那隻雀兒走去。

眼看著她的手就要抓住它,那隻五色雀一展翅,從她的手間飛了出去,落在不遠處的石頭上,張開翅膀嘰嘰喳喳的跳著,彷彿在囂張的說著:“來呀,來抓我呀。”

小阿尋撲了上去,眼看著就要撲到它,那隻五色雀雀輕輕的一跳,落在了她的頭上,翅膀不停的扇著,在她頭上跳來跳去,爪子抓亂了她的小辮子。

小阿尋雙手往頭上一合,那隻雀又飛了出去,在她麵前歡呼雀躍的叫著,像在挑釁她:“抓不到我,抓不到我。”

阿尋氣極了,指著它道:“我今天一定要抓到你!”

那隻雀兒張開翅膀飛了出去,阿尋毫不猶豫的跟了上去,五色雀飛飛停停,有時像是故意停下來在等她,這下可把她氣壞了,發誓一定要抓住這隻可惡的小鳥。

就這樣,一人一雀不知道追逐了多久,待她反應過來之時,才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已遠遠的離開了無啟族的棲息地,進入了深山中。

這裡是個幽穀,蒼峰滴翠,綠草如茵,幽穀中還有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溪,溪水旁長著不知名的野花野草,溪水潺潺流動,裡麵漂浮著數不清的鳳凰花瓣,像是在這青山綠水間繫了一條紅色的綢帶,大片的綠中一抹豔紅,是一種說不出的美麗。

五色雀早已飛得不見蹤影了,阿尋也沉浸在這美景中,將五色雀拋在了九霄雲外。

這個地方太美了,一定要帶哥哥姐姐來這裡玩,她想著。

這時,一個蒼老的低吟聲傳入她的耳中,像一顆石子投進古井中發出的聲音,沉悶深重。

阿尋四處找了許久,纔在一大片水草中找到了那聲音的來源,一個身著黑衣的老婆婆躺在裡麵,像是不小心摔倒了之後爬不起來。

小阿尋連忙將她連拖帶拽的從水草裡拉了出來,她的力氣太小,整張小臉因為太過用力而變得通紅。

將那老婆婆拉出來後,她愣住了,那是一個很蒼老很蒼老的阿婆,臉上的皺紋像是一道道深深的溝壑,不知要多久的歲月才能讓一個人老成這個樣子,族長爺爺已經年近七十了,可臉上的皺紋也冇有這麼深。

阿婆喘息著,用蒼老的聲音道:“謝謝你,小姑娘。”

阿尋連連擺手,表示不用謝。

阿爹常跟她說,助人為快樂之本。

她問道:“阿婆,您怎麼了?”

阿婆道:“年紀大了,不中用了,走兩步就摔了。”

阿尋不解:“阿婆,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你是哪裡人,我怎麼從來冇有見過你。”

阿婆指了指山間:“我在這個山裡已經住了八十年了。”

阿尋吸了一口氣,八十年,那應該是很久了吧,她又問:“那你的親人呢。”

阿婆沉默了很久,道:“他們都死了。”

阿尋又問:“你冇有孩子嗎?”

阿婆搖了搖頭。

阿尋啊了一聲,心裡覺得這阿婆真可憐,還好阿爹和阿孃有他們三個小孩,她發誓,自己絕不會讓他們像這個阿婆一樣可憐。

她側著頭道:“阿婆一個人在這裡肯定會很孤獨吧,為什麼不搬去住呢,那邊是我們的寨子,我們是無啟族的人,你可以搬到我們那裡去住呀,我去跟族長爺爺說,你搬過去後,我們會像對親人一樣對你的。”

阿婆道:“謝謝你,小姑娘,阿婆已經習慣一個人了。”

在阿婆那渾濁的眼睛中,小阿尋第一次覺得習慣是一種深切的無望。

她在阿婆身上感受到了一種曠古的寂寥,像是沉澱了很多很多年。

阿婆身上那股濃濃的悲哀感染到了她,她問:“阿婆,我可以陪陪你嗎?”

阿婆冇有拒絕她。

她陪著阿婆坐了很久,聽她絮絮叨叨的說著以往的事情,很多話她聽不懂,但卻記得一句話,阿婆像是在問她:“受身無間者永生不死,長壽乃無間中之大劫,一個人活太久了,又解脫不了,該怎麼辦呢?”

那個時候,她不懂那句話的意思。

她隻是覺得阿婆應該是很想念已經死去的親人吧。

直到天色漸晚,她纔想起自己該回家了,於是匆忙的跟阿婆道了彆。

臨走的時候,阿婆對她說:“小姑娘,阿婆不希望有人來打擾我,你不要跟人說見過我好嗎?”

阿尋點了點頭,熱切的跟她道彆,又問道:“阿婆,我還可以再來看你嗎?”

阿婆道:“當然可以。”

第二天一早起來,阿尋包了兩塊阿孃做的點心,趁著家裡人不注意,又去了昨日那個幽穀,那是她最愛的點心,她想阿婆應該也會愛吃的。

從那天起,小阿尋隔三差五的便會偷跑出去看望那個阿婆,阿婆會跟她講很多她冇聽過的故事,她時常聽得津津有味,忘記了回家的時間。

她有時也會跟阿婆講無啟族的事,譬如無啟族的水可甜了,是山間崖縫中流下來的一股清泉,無啟族人不愛喝井水;譬如族中最厲害的是族長爺爺,其次是她的阿爹阿孃;譬如無啟族四處都有結界保護,外人想進擅自進去是不能的,如果阿婆想去看她的話是進不去的,但她可以邀請阿婆去族中做客。

她覺得阿婆已經活了八十年了,隨時都可能死去,她想讓阿婆在最後的時光快樂一點,不要那麼孤獨。

突然有一天,阿婆對她說:“小阿尋,你陪了我這麼久,我冇什麼送給你的,我給你變個魔術吧。”

阿尋眼前一亮,興奮道:“好呀好呀!”

阿婆伸出枯瘦如柴的手,握成拳頭,然後掌心緩緩攤開,一朵白色的花浮現在她的掌心中,幽幽的在她掌心旋轉,一縷縷真氣漾起,像是時空長河中蕩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阿尋盯著那朵花看了很久,疑惑道:“阿婆也能見到這朵花嗎?”

阿婆看著她,問道:“小阿尋也見過這朵花?”

阿尋點了點頭,指了指自己的小腦瓜,天真道:“它好像就長在阿尋的腦袋裡,隻是阿尋冇有阿婆這樣厲害,可以讓它開在手上。”

阿婆慈祥的笑道:“你可以的。”

她伸手抓著阿尋幼嫩的小手,阿尋隻覺得有一股熱力傳入腦中,緊接著,一朵純白色的花開放在她小小的手上,她興奮道:“原來真的可以。”

她又仔細的看了看自己掌心中的花,道:“但阿尋手裡的好像和阿婆的不太一樣,比阿婆的要複雜一些。”

她聽見阿婆說:“當然不一樣了,因為你手裡的纔是真正的輪迴之花。”

阿婆抓著她的手一用力,阿尋感覺到腦中傳來一陣撕裂般的疼痛,她叫了一聲,抬頭看著眼前的阿婆,用軟軟糯糯的聲音道:“阿婆,阿尋好難受。”

兩道鮮血順著她的鼻孔流了出來。

阿婆依舊慈祥的看著她:“難受了就睡一覺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