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Hit小說 > 曆史 > 花繞淩風台 > 第一百九十五章:雲開月現

花繞淩風台 第一百九十五章:雲開月現

作者:蝦米不會遊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6-24 16:58:30 來源:言情API

“葉伏筠,你給我滾出來,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那含怨帶恨的慘嚎,聲聲泣血,句句誅心。

葉孤影聞言,驟然抬頭看著她,一向淡然的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一道黑影繞到了她的身邊,同她一起望著半空中淒厲大喊著少女,口中道:“孤影,你還在等什麼,還不快動手殺了她!”

葉孤影有些恍惚,扭頭望著自己身旁立著的婦人,問道:“雲姨,你聽到了嗎,她剛纔口中喊的是誰?”

雲姨冷漠道:“不管她喊的是誰,你這次下山的任務是殺了她,隻要殺了她,你就可以順利繼承仙霄宮宮主之位,你忘了你師父跟你說的話了,她是魔,不該活在這世上。”

葉孤影蒼白著臉,她遲疑了很久,緩緩的伸出手,被蘭因石彈出去的宛轉環兀自在半空旋轉著,她的手指輕輕一點,一道指力射出,炫目的白光過後,宛轉環分裂成九個圓環,如淩空的皓月,空夕靈夕,元氣氤氳,像能涵蓋天地,再一次朝半空中的少女飛旋而去。

蕭藏楓的腦子像是轟的一聲炸開了,他瘋了一般衝了出去,擋在了那少女麵前,凔淩劍猛然出鞘,湛藍的劍光如碧海上掀起的滔天巨浪,狠狠的撞向了那如幻月一般的圓環。

宛轉環被逼退了回去,葉孤影伸手接住,被凜冽的劍氣逼得後退了一步。

蕭藏楓不可思議的看著她,怒道:“你瘋了,她是你妹妹!你在仙霄宮長大,你當真不知道仙霄宮做了什麼嗎?”

葉孤影的眼中出現了茫然之色。

蕭藏楓又道:“你口口聲聲自己的妹妹是魔,你不妨回去問問,當年無啟族的滅族,仙霄宮在其中都做了些什麼?如果她是魔,那仙霄宮又是什麼!”

雲姨上前一步,臉上浮現怒容:“你敢詆譭仙霄宮,你該死!”

葉孤影伸手抓住了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動手,她道:“那你說,仙霄宮做了什麼?”

雲姨喝道:“孤影,你怎麼回事,居然相信這些邪魔外道的話。”

蕭藏楓正要說話,這時,他身後的少女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她用儘全力與蘭因石對抗起來,那圍困著她的光繭終於出現了一道裂縫。

五彩霞光四散而出,煙霞流蕩,無邊的真氣四處蔓延,蘭因石“嚶”的發出一聲細微的聲音,白光慢慢消失,所形成的的氣場結界終於被打破,它又回覆成之前黝黑的模樣,緩緩地落在了少女的身上。

少女看起來更虛弱了,像是隨時會死去一般,顯然強行破開蘭因石讓她傷上加傷。

血雨飛灑!

她像發瘋了一般,咬牙切齒道:“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們!”

邪血劍感受到了少女的絕望和恨,飛到了半空之中,幽幽的懸浮在她的麵前,像是一頭吸血的惡魔,肆無忌憚的吞噬著她身上四處發散的火陽之氣,與此同時,地上流淌著的鮮血化作一股股血霧,四麵八方的朝邪血劍彙聚而去。

在一片血紅色中,她看到一道模糊的人影自邪血劍中緩緩走出,與輪迴之花中盤坐的那道人影重合在了一起。

淩汐池愣住了,輪迴之花裡的是葉琴涯,那邪血劍裡的是誰?

是琴無邪嗎?

兩道人影重合在一起的那一瞬間,一股奪目刺眼的紅芒從邪血劍中發出,衝破了層層的地底世界,像一道強烈的光柱,直沖天際,妖異的紅光照亮了整個天水大陸。

天上的烏雲被衝開,頓時雲開月現,周天星鬥怒綻如花,天地之間風起雲湧。

蒼茫天地間,傳來了一聲喟歎:“雲開月現,這一天終於來了啊。”

邪血劍光芒璀璨,劍身上精緻繁複的紋理如同水波盪漾,刻在上麵的符號像周天星辰一般次第亮了起來,劍柄上那九條似龍似蛇的動物像是活了一般,緩緩向四周展開,一副虛幻的景象頓時出現在所有人的眼前,在一個巨大的石窟中,一個黑衣人盤腿而坐,他雙目緊閉,沉靜肅穆得像一尊雕像,手中捧著一個泛著青光的東西,背後是一條淩空欲飛的青龍石像。

一行小字投射了出來:“輪迴煉獄,烈火焚心;浴火重生,始得真龍。”

所有人驚呆了,整個冥界陷入了一片無聲的沉寂中。

好一會兒,纔有人指著半空的邪血劍,顫抖著聲音道:“邪血劍,琴無邪,是龍魂……那是龍魂!”

“真的是龍魂嗎?相傳得龍魂者得天下,原來這魔女是找到龍魂的關鍵。”

得龍魂者得天下,這句話無疑是重磅炸彈,全場頓時一片喧嘩。

每個人都紅了眼睛,那裡麵閃爍著說不出的凶狠貪婪以及毫不掩飾的**。

想將龍魂據為所有的**。

得龍魂者得天下,這是多麼誘惑人的一句話,誰不想要天下。

幾乎所有人都做了同一件事,他們毫不猶豫的化身成了惡魔,四麵八方的朝半空中的少女衝了過去,準確來說,是朝邪血劍而去。

真正的大混戰拉開了序幕,似乎就連那巨大的阿修羅神像也不忍看到這樣的慘狀,猙獰的麵容中竟然多了一絲悲憫,一行血淚自那神像碩大無比的眼睛中流了出來。

聞人清哈哈的大笑了起來,他衝半空中的少女道:“你看到了吧,這就是人,這就是人性,你救了他們又如何,在他們眼中,你依然是魔!”

他緩緩的扭頭看向了冥界眾人,冷酷無情的下了命令:“拿下她,殺光他們。”

淩汐池看著紅芒四散的邪血劍,看著那與輪迴之花中的人影重合在一起的幻影,再看看那些為了搶奪邪血劍而朝她衝來的人,一種從未有過的倦意籠上心頭,她隻覺得自己身心都已到了極限,再也無力支撐那殘破的意識,全身真氣潰散,她像隻枯蝶一般緩緩自半空中落下。

邪血劍飛到了她的手中,她終於想明白了一件事,原來葉琴涯就是琴無邪。

琴漓陌的話又響在了她的耳旁,人有命卻無運,累及朋友親人。

這難道便是上天為她安排的命運嗎?

幽藍色的劍光再次亮起,如淵默後的驚雷,洶湧磅礴,怒意與劍意交加,勢如雷霆萬鈞,碧海清天之下,蕭藏楓如碧波之上踏浪的仙人,滄淩劍終於揮出了那絕世的一劍。

幻天四意訣,一劍傷春,一劍斷水,一劍斬世,一劍裂天!

劍氣衝向了眾人,一陣陣慘呼聲過後,天地歸於沉寂。

靜寂冷寒的天地中,那令人窒息的心寂,混莽而又荒寒。

地上躺滿了橫七豎八的屍體,這絕殺的一劍太狠太殘酷,冇有人敢再上前。

蕭藏楓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轉身朝那緩緩下落的少女掠去,左手伸向了她的右手。

他發誓,這次再抓住她的手,無論如何,哪怕她殺了他,他都絕不會再放開。

他不會再讓她孤零零的一個人麵對這一切,他要讓她知道,哪怕她失卻所有,還有他在身邊。

可就在他的手即將要碰到少女的手的那一瞬,一道劍光突然朝他襲來,一隻手比他搶先一步握住了那少女的手。

那一劍澄澈如月光,並不淩厲,卻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古樸厚重,蘊含著太古的意蘊,劍光一出,如清潭照物,影象昭昭,一股太和之氣瀰漫而出,劍意得自然之真髓,冥然於物,無所對待,又像山風輕拂,自在顯像。

心月疏圓,光吞萬象。

那帶著古意的劍氣,遇之匪深,即之愈稀,彷彿一劍將亙古拉到了眼前,隔開了時空的長河。

長空劍法,一朝塵儘光生,照破山河萬朵。

一個雍容雅逸,皎若朗月的白衣男子突然出現在了少女的身邊。

蕭藏楓提劍相對,兩劍相遇的那一瞬間,隻聽“轟隆”一聲,劍氣激盪,衝向了那矗立在半空中的阿修羅神像,那巨大的神像臉上瞬間多了一道裂痕,神像的幾條手臂被斬了下來,狠狠的砸向了地麵。

兩人都被逼退了一步,蕭藏楓眼睜睜的看著那突如其來彷彿從天而降的青年伸手攬住了少女的纖腰,將她緊緊的護在了懷中。

蕭藏楓咬牙道:“月弄寒!”

月弄寒冇有應他,他掃視了四週一眼,選了一個最安全的位置,帶著懷中的少女落在了地上。

淩汐池愣愣的看著眼前那張陌生而又熟悉的臉,恍惚像在夢中,問道:“是你?你和他們是一夥的嗎?”

月弄寒溫柔的擁著她,搖了搖頭:“不是。”

她又問:“你也是來殺我的嗎?”

月弄寒的眼睛微微泛紅:“不是。”

他隻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揉碎成了一片片,這一年來,他想象了無數次兩人再見麵的場景,那該是多麼美好燦爛的一幕,他會告訴她,他很想她,他會告訴她,他已經痊癒了,終於可以有能力保護她。

可他卻冇想到,他會是在這樣慘烈的境地下見到她。

昔日澄澈明媚的少女已經失卻了往日的靈動活潑,像是靈魂已被抽乾。

他看著她,輕聲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淩汐池看著自己身上的血染紅了他月白的衣衫,無意識的伸出手替他擦了擦,發現越擦越臟,她怔怔的看著,伸手推了推他,聲音輕得彷彿要淡化了一般:“你彆碰我,臟。”

月弄寒一把握住她的手,聲音中帶了一絲晦澀:“這世上冇有比你更乾淨的人了。”

她睜著空洞的眼睛望著他,問道:“為什麼?”

月弄寒全身輕輕一顫,她又道:“為什麼我不是真正的死了,為什麼要讓我一次又一次的活下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